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0: 你在趁机吃我豆腐吗?(三更)
    午时。

    温舒韵一行人从酒店出来,往拍摄地点去。

    要来拍摄的前几天,她便有些焦虑,昨晚抱着小包子,她都失眠了,第一次离他这么远,知道对方没有哭闹松了一口气,但又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她给余秋凤打电话都没敢给小家伙听到,怕反而挑起对方的情绪,这样就挺好。

    “舒韵,你先眯一会,行程大概还有一个小时,等一下估计要拍一个下午,还是有些累的。”周尘从前座转过身,与她开口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温舒韵也没拒绝,给靳绍煜发了一条消息,然后往后靠了靠,合上眼。

    周尘看了看导航,又看了看时间,冲司机低声出言,“开慢点,开稳点。”

    对方点头。

    寂静的车厢放着轻音乐,温舒韵呼吸均匀了起来,大家都没发出声音,许欣儿倒没眯眼,拿着手机在聊天,但也没发出声响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半的车程开了两个小时,到达拍摄地点是恰好下午两点。

    太阳高高挂在空中,炙热的光芒烘烤着大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哪里走漏了消息,她一下车时,粉丝的高呼声不断传来。

    “韵韵,韵韵,你最棒!”

    “韵韵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韵韵!韵韵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拍摄地点在一条古老的街道,为国家aaaaa级景区,此时已经被封锁一半,剩下的都是群众演员和店主,粉丝被拦在外面,顶着炽热的太阳,脸上热得火红,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六月,正是夏季最热的时候。

    从她一出现,粉丝更加激动,不断往前挤着,而她被保安护在中间,不断往前走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的时候,温舒韵停了下来,看向她们,语气关切道,“回去吧,这天太热了,小心被晒黑。”

    “韵韵,韵韵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出来!”

    “韵韵,超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一听她讲话,粉丝脸色都喊得涨红,气氛达到了最**,不远处,聚拢来的人越来越多,好多工作人员都望过来,就连导演都注意到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温舒韵的影响力不容小视。

    即便脱离了靳绍煜,她依旧是金雀奖的影后,有自己的代表作品,并且成绩十分凸出,像她这种资历,可以说是较高的成就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温舒韵走之前冲她们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好些粉丝热泪盈眶,泪点低的还哭起来,捂着嘴,在温舒韵离开之后哭出声。

    因为要封锁街道,肯定会走漏风声,她们当中有些人已经来了很久,早晨就到了,等了很久,顶着大太阳,的确很热,但她们还是不想离开,不想错过有可能见到温舒韵的任何一秒。

    粉丝对偶像的喜欢,很可能是疯狂追她的剧、半夜去接机、拼命去买他们的专辑或者听演唱会,或许很多人不理解这种喜欢,但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这多么有意义。

    偶像的优秀努力,有时候对粉丝来说就是一种激励。

    而温舒韵就是一个很好的偶像,勤奋、上进、谦和、礼貌,是一个很好的榜样,也值得这么多人去喜欢。

    “温姐。”李昭看她进来,唤了一声,还有点拘束。

    温舒韵轻笑,看向他,半开玩笑,“你别这样,我知道自己已经老了,但是你这样叫反而时刻清醒我。”

    对方这次广告的男主角,在《阴阳相隔》的试镜中,是她定下了他,后来证明他的能力的确不错,现在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,可以说是发展最快的一个,不然也不会在这次大牌的广告中与她搭档。

    或许出于感激的心理,他每次看到她总会恭敬脚上一声,可实际上,她比他也大不了一岁半岁吧?

    “没事,我没有这个意思。”李昭也扯了扯嘴角,连忙否认,气氛一下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温舒韵哪里老?

    虽说结了婚,生了孩子,但人家老公是靳绍煜,自己又是林家大小姐,已经获得了影后,今年才不到二十五岁,简直可以算是人生赢家了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着,温舒韵本身就随和,人缘很不错,没什么架子,从闲话聊到剧情,直到导演过来,这才结束话题。

    导演是个北方人,声音粗犷,这次拍的是国内知名维生素饮料新品宣传片,既然是维生素饮料,自然以快速补充能量为主。

    这个广告的主题也是围绕这个。

    不过,设计新颖,两人饰演的是旅游的情侣,女生拉着男生逛街,不带停歇,最后两人正逛着街上的古宅,累得精疲力尽,凭空出现一瓶饮料后,喝下一口,立马精神了。

    甚至,观察那些古宅古物之时,仿佛穿越到了那个时代,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古今融合,运用夸张,这一向也是这种广告的风格。

    拍摄之前先进行场地安排,温舒韵与李昭前去化妆,今天目标就是先把前半段拍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穿衣也以休闲服为主,温舒韵头发高高扎起,戴上一顶深蓝色的帽子,显得活力十足,一点都不显年龄,现在说她十八岁都毫不夸张。

    李昭头发稍稍做了整改,中间竖起来一些,与温舒韵同一系列的休闲服,脚上穿着蓝白条纹白板鞋,看起来阳光帅气。

    各部门准备一下。

    导演拿着扩音器在喊着,“各部门尽快准备,各就各位!”

    李昭与温舒韵已经站在街道中央,两人已经背熟了台词,对上两边就能上去饰演,可谓是让导演十分省心的演员。

    导演做了下手势,“第一幕第一场,a!”

    摄像机慢慢推动,画面里,温舒韵与李昭往前走着,她饰演的角色十分活泼,看起来朝气蓬勃,气质也一下变了,像陷入热恋中的小女生,依偎在李昭身边。

    对方身姿高挑,也是一脸笑意。

    慢慢的,画面变了,她挽着他,越走越慢,周围人越来越多,到了闹市区,排队买票,脸上变得有些急躁起来,拭擦着汗。

    “咔!”导演突然喊停,两人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两个人问题。”导演冲两人说完,看向旁边的副导演,“群演就这么多吗?少了,效果这边不行,起码还要有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一半?”副导演愣住,语气有些为难,“这边已经清场,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么多演员,若是从别处来,怕是还要两个小时才能到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和李昭的行程安排有限,哪怕是两个小时,也是等不起的。

    导演一听,黑了脸,又将镜头上的效果看了一遍,还是摇头,“不行,这个效果绝对是不行的,体现不出我要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粉丝在外面吗?要不…”旁边的工作人员出口,也没将话说完,将目光望向温舒韵。

    大多都是她的粉丝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权利替她们做决定。”温舒韵接话,粉丝也不是她的附属品,她很珍惜她们对自己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去问问吧,片酬增加一倍。”导演开口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浪费两个小时,那是相当不划算,单单温舒韵的一个小时都是大笔大笔人民币,和这些比起来,这点钱算什么呢?

    “一定要将收工时间确定,而且,仔细询问清楚她们的行程,不能耽误。”温舒韵在一边说着,语气上带上认真。

    不能耽搁她们的行程,有些人可能有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副导演说着完,便和几位工作人员往外头走。

    粉丝走了一些,但还是有好多在那,坐在树荫下,正等着温舒韵出来,见有人出来,有些奇怪,一看是一个大叔,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那个副导演将群演的要求一说,好些人眼底一亮,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他面前,一脸认真出道:“是韵韵的剧组吗?不是我可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包饭,片酬…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我,我不吃饭,我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吃饭也不要片酬,选我。”

    “演戏找我,我是戏精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副导演抽了抽嘴角,一脸认真重复,“我们要的群演,不讲话的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演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是群演里最有灵魂的,一定要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什么我都演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工作人员深深吸了一口气,还是将温舒韵的要求说出来,并且强调,一定要是自愿,与自己的行程没有冲突,不过一会会准时结束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比韵韵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迟早等韵韵,我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选我选我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最后选了二十个,粉丝们可激动了,进去便看到温舒韵正在补妆,一些大胆的冲她招招手,念及是剧组,不敢发出太大的响声。

    温舒韵也注意到她们,轻笑了笑。

    群演换上剧组衣服,微微化妆,拍摄继续开始。

    温舒韵与李昭先出境,群演在后面充当背景,不过这背景,还是要有技术一点,不能给镜头造成违和感,第一幕顺利通过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幕的时候,出现问题了。

    快要录好,一名粉丝走错方向,导演喊了一遍,“咔!”

    那个粉丝有些惶恐,低着头,本来就是第一次上镜头,偶像又在身边,十分紧张,然后脑子里就有些空白,出错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重来一遍,往边上走,往边上走。”导演拿着扩音器不断在说着。

    “各部门准备,a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咔!”导演站了起来,指着后排,“我刚刚说了中间的时候要往走,怎么还有人出错?”

    北方人嗓门本来就有点大,这么一吼,那些群演都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?”那个导演指着其中一个群演,脸色也黑起来。

    温舒韵往后一看,对方有些害怕看着她,生怕自己被赶出去,她看向导演,开口道,“先休息一点吧,我和小昭对一下下面的戏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吧。”导演也没说什么,刚刚两人已经补了后面没群演的场景,时间还是充足,休息一下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温舒韵朝那个粉丝走过去,对方更加忐忑了,语气恳求,“韵韵,对不起,我下次会演好的,你别赶我走,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生本身长得有些肉,温舒韵看着她,倏然笑了起来,“我看起来这么凶,会赶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。”她连忙摇摆着手,语无伦次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老往方向走?不跟着队伍走的吗?”温舒韵话语很轻,带着随和亲切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这个角度会看到你,然后就会失神。”那个女生也没隐瞒,如实出口,接着又保证,“韵韵,我下次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无奈,眉眼更弯了起来,“那你下一场,目光可以不要往我这边看,还有几场,拍完就可以了,然后你们也可以早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会我可以和韵韵合影吗?想要签名。”她柔和的态度让粉丝大胆了起来,有几个也走了过来,正大光明盯着温舒韵看。

    眼底一脸花痴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看帅哥。

    温舒韵属于那种让人惊艳的美女,脸上每一处都很精致,生了靳永奕之后,被调养得更好,肤若凝脂,身材比之前更好前凸后翘,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不能再走向反方向了,一直这样就拍不完,也没有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她刚一出口,粉丝一脸兴奋,差点尖叫,看了看周围,用力捂住嘴巴,带着激动,“韵韵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,再忍一下。”温舒韵依旧笑着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,韵韵,你来这么远奕奕不闹吗?”有个粉丝很胆大,看向导演,对方还没喊开始,她连忙又问出口。

    没办法,温舒韵脾气太好了,她忍不住将想知道的问题都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,没说闹,他其实很乖,脾气随了阿煜,很好哄。”温舒韵说起儿子,眼底更柔了。

    粉丝听到她这么温柔叫靳绍煜的名字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充满渴望,“想看帅靳带奕奕上综艺,韵韵,会有这个可能吗?”

    温舒韵老实摇摇头,“我不会干涉他的决定,暂时应该还没有这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演戏是她的职业和热爱,靳绍煜也有自己的事情,他们也不会利用孩子去博取什么所谓的知名度,没有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闻言,粉丝有些失落,不过还是宽慰道,“那也没事,我们看你演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上扬了嘴角,导演那边已经叫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准备开拍之际,她冲那个粉丝无声说了一句,“加油。”

    话落又指了指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准备!a!”

    这一遍,出奇顺利,接下来也挺顺利。

    导演越发满意,拍摄进度不断加快。

    提前结束前半段拍摄。

    “舒韵,我看下半场也抓紧时间拍一点,明天可以提前一点结束。”导演走了过来,与她商讨着。

    温舒韵这个速度,说不定早上就可以拍摄完成。

    “可以,导演,等我二十分钟可以吗?”温舒韵看了看他,询问出口,目光又落到不远处的粉丝身上,她们已经换好了衣服,正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导演点点头,拿着喇叭道,“休息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走了过来,粉丝很激动,围着她,近距离看真的很漂亮,刚刚才拍完,她额间还带着细汗,脸有些微红,让她们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只给我本子啊?笔呢?”温舒韵朝给她递本子的粉丝说,手还伸了伸,“是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笔。”那个粉丝连忙递过去,笑得很憨。

    温舒韵被她都笑,笑起来俏丽无比,低头在认真签着,一本本接过来,眼神认真,全部签完,然后还与她们合影,一遍遍开口,“辛苦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教养极好,全然没有架子,就像一个邻家的大姐姐,有些粉丝大胆还上去抱了她,虽然愣了愣,还是回抱了,勾唇道,“你在趁机吃我豆腐吗?”

    “韵韵你好软。”那名粉丝一脸得逞,“奕奕肯定也很可爱,和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:“…”

    粉丝走后,温舒韵又连续拍了两个小时,汗流浃背,换了三套衣服,补妆更是数不清,李昭都不得佩服她的敬业精神,他都屡次出错,对方却鲜少出错,让他十分愧疚,却还得到包容,一遍遍从头开始。

    晚间。

    温舒韵回到酒店,隔了一段时间,她体力都有些更不上,冷汗一直流,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晚饭都没什么胃口,周尘还是给她买了一份,以防她饿。

    “你还强撑,要不放慢进度?你明天休息?”周尘看向她,语气担忧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身价,只有别人配合她时间的份,今天已经拍了这么多,休息一天也没什么,状态还是要调整,导演那边他也可以出沟通,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用,还差最后一点,你定下午的机票吧,我们提前回去。”温舒韵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他蹙眉,“你行程没那么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我儿子了。”她叹了一口气,语气有些闷。

    “…”周尘无奈,“行吧,你早点睡,有事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缓了一会,练了一套瑜伽,然后才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洗好澡,整个人精神一点,饭菜还让热着,她又强迫自己吃了几口,刷牙洗脸上床,拿出手机,上面已经有几个靳绍煜的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已经有一年以上没离他这么远了,还有孩子在,真的是一直牵挂着。

    点了视频电话播过去。

    没响几下便被接,他的脸出现在屏幕上,应该也是刚刚洗澡过,头发还有些湿。

    “今天拍摄晚了,然后回酒店有点晚。”她率先开口解释,靳绍煜点点头,“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了,宝宝呢?”

    靳绍煜倚靠在床头,点了一下后置摄像头,靳永奕坐在床中间,穿着短袖,手里拿着一个玩具,不仅能放出音乐,摇晃起来还会发出声响,他正摇着,脑袋还跟着上下乱点。

    萌翻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还没看够,靳绍煜又将摄像头按回来,他的俊脸出现在屏幕上,出口道,“他有我好看吗?”

    靳永奕出生后,全家人的视线都在他身上,虎头虎脑的家伙,他可没多大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比?”温舒韵无奈,“你一会记得给宝宝冲奶粉,不然他半夜该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转移话题,回答我的话!”靳绍煜眯了眯眼,板着脸。

    “你是帅,宝宝是可爱。”她认真想了一下,回答他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靳绍煜是不是太入迷,没察觉到靳永奕已经注意到他,还十分有心机带了耳机,温舒韵的声音传不出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听到爸爸一个人在讲话,好奇看了一眼,丢掉手中的玩具,往他爬去。

    一下就瞄到了屏幕上的妈妈,伸手就要去抓。

    他今天都没看见妈妈。

    靳绍煜一下收起来,盖住屏幕。

    “哇…呜呜…”小家伙坐到他身边,大哭起来,豆大的眼泪直接流出来,伸手要去拿他的手机,别提多可伶了。

    妈妈,他要妈妈。

    “宝宝怎么了?”温舒韵着急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,“是不是摔着了?阿煜?”

    她看不到,一颗心直接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到你了。”他安抚着,看向小家伙,拧了拧眉,“哭什么?”

    靳永奕继续大哭着,上前就打他,还要抢手机。

    妈妈,把他的妈妈还回来。

    爸爸是坏爸爸。

    靳绍煜脸彻底黑了,温舒韵那头听着小家伙撕心裂肺的哭声,叹气声不断袭来,他没发,将耳机拔下来,将手机递给他。

    靳永奕小胖手接过来,眼底还挂着眼泪,看向温舒韵,可把她心疼坏了,放软了声音,“嘟嘟怎么哭了?妈妈不是说男子汉不哭吗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”小家伙瘪着嘴哭,以往都没在屏幕上看过妈妈,心想妈妈怎么只说话不出来,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脸,“咿呀呀…”

    妈妈出来,出来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更三更,卡着时间点,这里是一只最近忙废的冬季,o(╥﹏╥)o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