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92: 给我废了他(一更)
    温舒韵去了医院处理伤口,林安菱则直接去了急诊室。

    针筒被取出来,鉴定结果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中,含有最新的冰毒,而且是高浓度,不仅如此,其中还含有hiv病毒的血液,警方看到报告都狠狠被怔住了。

    这也太恶毒了。

    染上这么高浓度的毒品,大多数人一次就上瘾,哪怕用毅力戒掉,那也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,更别说hiv,那可是无药可治,病毒会不断攻击人类免疫系统,最后,使人完全丧失免疫功能,一场小小的感冒都能要命。

    温舒韵也浑身发凉,她坐在病床上,脸色平静让护士抽血进行化验。

    因为她身上已经有伤口,而林安菱身上也有伤口,而hiv的感染途径之一,就是血液,温舒韵的记忆中两人是没直接接触,但,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呢?

    “没事的啊,没事的。”周尘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,这句话都是从嘴里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心里将林安菱骂了无数遍,简直就是个魔鬼,心理扭曲的魔鬼!

    温舒韵扯开一抹笑,看向他,“我没事,尘哥,你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温姐。”许欣儿不争气,眼眶早就红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感染了可怎么办?

    一辈子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周尘见温舒韵眼神明显黯淡下去,扯了扯许欣儿,对她道,“你还没吃东西吧?我去给你买点东西回来吃,垫垫肚子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没等她回答,就已经拉着许欣儿出去。

    这检查结果还没出来,哭什么哭?还嫌事情不够乱?

    “恩,谢谢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去之后,护士拿来阻断药,温舒韵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感染了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最短的空窗期也要七天到十四天,也就是说,这段时间内,她都无法确认是否感染,检查结果可能是假阳性,不过,也在不断安慰自己,她已经服用了阻断药,哪怕是感染,也能阻断,就算不能,也会起到一个很好的早期治疗。

    周尘把饭菜买了回来,神情严肃,“林安菱抢救无效,你可能会惹上一些麻烦,靳总那边已经得到消息了,正在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抢救无效?”温舒韵没想到这么严重,而后又收敛了神情,安抚着,“我知道了,尘哥,你先和欣儿回去休息吧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是正当防御,哪怕下重了手,面对这种情况,还是有证据在手。

    只是,又要麻烦靳绍煜过来,她心底一阵愧疚。

    许欣儿还想守着她,看她一副坚持的样子,也就没留下来,门口还有保镖,的确也用不到他们来保护。

    “那你早点休息,放宽心。”周尘有出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后,温舒韵靠在床上,刚想给靳绍煜打个电话,发现手机还落在酒店。

    叹气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候说不害怕是不可能,她好多留恋的事情,还有还多未完成的心愿,心情极度复杂,也没有睡的**,就呆呆坐着,眼神放空。

    靳绍煜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。

    走到她的病房,温舒韵就静静坐在病房上,手上绑着缠绷带,他推开门慢慢走出去。

    听闻声响,她抬头,见是他,神情一下僵住了。

    许是来得很急,他发丝略微凌乱,站在不远处看着她。

    所有的委屈,在那一刻就暴露出来,毫无保留,眼泪夺眶而出,她一开口,声音就哽咽了,“阿煜…”

    靳绍煜心如刀割,上前就将她拦在怀里,抱得紧紧。

    情况他都知道,也一阵阵后怕,不过对她的心疼覆盖了怒火。

    “疼不疼?还有哪里受伤了?”靳绍煜松开她之后,出口询问。

    温舒韵抬了抬手,“伤口不深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腿上和肩膀都有淤青,被撞的和被砸的,现在也看不到,她不想让他担心。

    “没睡吗?”靳绍煜也没多说,更没有提及其余话题,对她道,“先睡吧,有事明天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她看他面容疲惫,“阿煜你陪我一起吧?”

    话落,她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,美眸黯淡,“你睡沙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现在检查结果还没出来,虽说接触不会传染,但她手是受伤着,若是靳绍煜哪里破皮或者流血,那就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靳绍煜回都没回,上床就将她抱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阿煜…”她急了,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“别动,好好睡觉!”他皱眉,没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,缓缓出口,“再动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不客气指什么,温舒韵无比清楚,一下稳住了,眼泪开始止不住往下掉。

    靳绍煜也怔了,手忙脚乱哄着,“好好好,我不对你凶,别哭别哭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有事,你要好好的呀。”她眼眶里全是泪水,“不然宝宝怎么办?你要好好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又是这个小鬼头,靳绍煜沉了脸,却对她凶不起来,摸了摸她的头,安抚道,“抱着又不会感染,我不碰你,乖,好好睡觉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自然知道,但还是害怕,总怕自己连累他,最后却又屈服于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很暖也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不安可以渐渐放下,恐慌也会得到安慰,抱着抱着,也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在她睡着之后,睁了眼,黑眸里怒火涌现。

    再等一会,他慢慢松开她,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某地下室。

    靳绍煜看着被捆绑的男人,眼底冰冷,“松开他。”

    梁伟点头,上前松绑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如同得到解脱,一下往侧边跑,靳绍煜大步上前,男人警醒,两人才过几招,他便被踢中腹部,还未反应过来,又被一腿踢中脑门。

    靳绍煜下狠了力气,他一下倒在地上起不来。

    那个看起来矜贵优雅的男人此时无情至极,走过去,毫不留情踩在他的身上,“你只有一次机会,说,谁指使?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事件后,他给温舒韵是安排保镖的,而他就是队长,当天晚上保镖集体失踪,不然林安菱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进去?他会一个个算账。

    “林安…”

    他还未说完,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又传来,还带着痛苦的叫喊。

    对方冷汗直冒,立刻改口,“是乔海瀚,是乔海瀚,是他身边的一个女的,叫许欢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收回脚,“给我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更见,么么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