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03: 宝宝,妈妈想死你了(三更)
    温舒韵休完半个月,回剧组后,《太子妃》继续拍。

    上次的事情,媒体没有报道,但剧组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她一走进剧组,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,说不出是什么表情,似乎对她有点恭敬?还有点忌惮?她都觉得这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欣儿。”她侧脸,看向旁边的许欣儿,眼底皆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温姐,现在他们都知道你不好惹耶。”许欣儿在她身边说着,语气都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温舒韵疑惑。

    她不好惹?这是什么话?

    “林氏往剧组里投钱了,数目不小哦。”许欣儿笑嘻嘻看向她,“他们当然不敢惹你,现在你才是老大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以往的时候,虽没在温舒韵面前说,但背后议论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嫉妒心嘛,酸溜溜的,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。

    现在是有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加了多少?”她询问出声。

    许欣儿没说话,伸出一个手指。

    “一千万?”她接话,嘀咕着,“怎么往里面砸这么多钱啊?”

    赚钱不容易啊,她也没想当老大啊,别人的看法她早就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对方摇摇头,“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一个亿?”她有些犹豫,眼底沉了沉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许欣儿笑着看向她,“而且,我还听到吴导接电话了,说缺多少加多少,温姐你都不知道,吴导那个脸,都要笑成菊花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导演来说,可不就缺资金吗?若是资金充足,效果可是很不一样的,不用去拉赞助,底气都不知道足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温姐,导演来了。”许欣儿小声提醒,她抬头,吴康正迎面走来,嘴角的确泛着笑意,“舒韵啊,状态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今天可以工作。”她笑着接话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些天在家陪靳绍煜和小包子,她已经忘记这回事了,但也不能说出来,毕竟大家对她是同情的,至于有几分真心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吴康看着她,那是越看越满意。

    温舒韵是没缺点啊。

    这部剧不碰个奖回来,他如何原谅自己?

    江凯也注意到温舒韵,这次看她,气色好似又好了些,眉梢间都洋溢着笑意,一看就知道这段时间过得不错,被生活滋润的人,脸上会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休息室,温舒韵拿出电话,给林浩打了一个,挂掉之后,又给林冠玮打过去,语气无奈,“爸,你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。”

    林浩告诉她,哪是林氏投资的,林冠玮借公司名义,实则是他个人出资。

    给她撑场面也不是这么撑,这部剧的未来还不知道在哪,一下砸入这么多钱,万一赔了呢?她想起来就会很肉痛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她手里钱的确花不完,可是开始有点小财迷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多。”林冠玮在那头笑着,轻声道,“我是相信你的,但是也别有心里压力,没了就没了,下次爸还给你投,多少都行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:“…”

    她不是在玩过家家啊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“爸,剧组富得流油也不好,好些钱都花不到应该花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剧组大了,难免就管不过来,起异心的人不少,到底不是大风刮来的钱,她还是觉得这样不妥。

    “绍煜那边会管,你别操这些心,好好拍戏就好,累了就停了,也不用在乎那些花销。”林冠玮丝毫没把她的话当回事,一副无所谓的态度。

    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种土豪的气息,只觉得她高兴就行,其余的无所谓。

    温舒韵也很无奈,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在剧组中的生活,可是比之前又滋润了不知道多少,据说林崇辉也要追加资金,都被及时阻止了,原因是已经不需要了,拍完还有剩余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九月下旬。

    拍摄进入收尾。

    温舒韵可谓是饰演了一个女人大半生,而且还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女人,同时又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人,她生命的每一次转折,都无比鲜明和令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今天刚刚饰演完扶持新皇登基的一幕,她垂帘听政,眼神凛冽,着实将一个狠厉的女人尽情诠释了出来,尤其身上那一套华丽的衣服,太奢侈了。

    采用3d效果制作,上面的珍珠宝石,全部都是真的,纯手工,价值超过四百万。

    这么大手笔,一下成为微博热门话题,而她,也的的确确把这个气势撑了起来,让人过目难过,单单看剧照,太令人震惊了,连黎斌都转发微博,称赞道:“温舒韵的潜力无穷,期待下次合作@温舒韵,加油,期待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此时正躺在酒店的床上,按摩师正给她按摩,那套衣服重量达到38公斤,穿着演了几个小时的戏,她肩膀酸软,今天吃饭的时候握筷子都觉得费力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温舒韵叫了一声,“在往上一点吧,我感觉没力。”

    “好,稍微忍一下,气血不通,通了就会好很多。”按摩师手往上又移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她半眯着眼,有些想睡,手机震了震,是靳绍煜发来的一个小视频,她点开来看。

    画面里,小家伙坐在床上,拍的是背面。

    镜头不断靠近,他低着头,在看什么东西,她无比好奇。

    小家伙已经快要到十个月,瘦了一些,但还是一样白白嫩嫩,一看就像想咬一口。

    看清楚他手上拿的东西和嘴里说出的话之后,她顿时僵住了。

    小家伙手里拿的是一个相框,里面是她的照片,如果记得没错,是放在床头的照片,他小手放在相框上,咬字不清晰,却在一边边认真重复,“麻…麻麻…麻麻…”

    困意一下消散,她直直看着小家伙,一脸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再次重复视频,她将声音开到最大,一道稚嫩的声音传出来,“麻…麻麻…”

    温舒韵身子一下僵了,连按摩师都感觉到她浑身紧绷起来,眼底泛着激动,颤抖着手打过去视频电话。

    那一头,很快就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煜,宝宝呢?宝宝呢?”她语气有些急,眼神不断飘散着。

    靳绍煜早就料到这一幕,将电话给了床上坐着的小鬼头,对方一看是她,笑得起来,将相框放下,点着头,一字一顿道,“麻…麻…”

    温舒韵捂着嘴,“嘟嘟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小家伙看向她,笑得,再次开口,“麻…麻…兔兔…”

    “兔兔…”

    他不断呢喃着,看向她重复。

    温舒韵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妈妈这两个字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浑身气血倒流,眼底不自觉就湿润了,心涨啊,强忍着叫了一声,“宝宝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笨拙点头,嘟着他的嘴,一脸认真,“兔、兔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的声音在一边传来,“后院的兔子生了,外婆今天带他去看,借兔子的例子,好像懂了一些,一直看着你的照片叫妈妈。”

    余秋凤在后院养了几只兔子,温舒韵是觉得很可爱,对于他来说,还是红烧兔肉比较吸引他。

    温舒韵吸了一口气,笑着看向父子俩,“嘟嘟,你再叫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有大半个月没回去,小家伙快到十个月了,她怕他把她忘记,没事的情况下,天天都要和他视频。

    小家伙举起她的照片,笑得露出小乳牙,冲她吹泡泡,“噗噗噗…兔兔…”

    任凭她怎么哄都不说了,就只会说兔兔。

    对他老说,就是超可爱的兔子,还动手动脚给温舒韵比划着,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可是说得非常的认真,无比认真,眼底都在冒光。

    温舒韵却久久没有从他说的话中回过神,她的孩子会叫妈妈了,会叫妈妈了…

    将小家伙哄睡了,靳绍煜才能和她讲话,结果她根本听不进去别的话,笑意盈盈,“阿煜,宝宝叫我了,他刚刚叫我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。”他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开心,好像回去。”她说着眼睛都在湿润,“他叫我了…”

    靳绍煜本来有些不悦,看着她这个样子,只能哄着,“乖,好好睡觉,有空我会带他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想他。”她看着屏幕里睡得很熟的小家伙,心底一片柔软,真的很软。

    “乖,很晚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陪我聊会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没聊多久,靳绍煜还是赶着她去睡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在床上辗转难眠,另一头,靳绍煜挂掉电话,看了两眼小家伙,没犹豫,直接就将人抱了起来,收拾一下往车库走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温舒韵昨晚失眠,睡得迷糊,身边好像有人?

    怎么在摸她?

    “麻麻…麻麻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的声音充斥着耳边,她险些都要哭了,做梦都梦到她儿子了,不行,她要请假回去看儿子,无比伤心睁开眼,小家伙就坐在她身边,小胖手还拍着她,认真叫着,“麻…麻…”

    看到睡在一边的靳绍煜,她眼底了然,别提多高兴了,拉着小家伙就抱到怀里,一脸爱意,猛亲着他,“宝宝,妈妈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在一边的靳绍煜满脸黑线,他觉得自己做错事了。

    “兔兔…妈妈…兔兔…”小家伙也抱住他,蹭了蹭她,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嘟嘟…亲妈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兔兔。”

    “亲妈妈…”

    看着母子闹成一团,他叹气之后,也认命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