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9: 双胞胎(三更)
    温舒韵将小家伙抱了过去,靳绍煜先接过去抱在腿上。

    婚宴开始了。

    主持人致辞之后,卿一挽着卿雄走了进来,她身穿白色拖地婚纱,修身裁剪的上半身饰以浮雕视感的蕾丝花设计,轻薄透纱上点缀着立体的蕾丝花,花瓣上镶嵌着钻石碎片,彰显优雅大气又不失仙美气息。

    无疑她是美的,平日里含蓄的美瞬间释放出来,林嘉恒紧紧盯着她,卿一目光与她对视之时,微微低下头,两边脸颊泛红。

    在座嘉宾的目光尽数被她吸引,全场鸦雀无声,而这其中,就包括宋谦,原以为卿一会妥协然后与他成婚,也就心安理得等着,期间顺便玩久一点,没想到却等来她结婚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是与林家联姻,他一开始冷笑,嫁给林家的老头吗?看到林嘉恒的那一刻,他羞愧难当,面色尴尬,连上前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也清楚,自己与林嘉恒比不了,根本不在一个档次,无论哪一方面。

    林嘉恒将卿一的手从卿雄手中接过来,将她牵到自己身边,主持人就站在一边,先是询问一下新郎新娘的感言,然后是证婚人上场,最后才到交换婚戒环节。

    作为林家干女儿,白皛皘自然也是要参加,她腿已经好了很多,能够站立起来,但还是不能走得很快,婚宴正在进行时,她手机响起,看了看号码,她起身走向厕所。

    “喂?”她压低声线。

    “最近好吗?”严勇在那一头询问出言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白皛皘没回答,反而将问题丢了回去,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也就关心一下你,这都不行?”严勇笑了,“好歹我们也在一起过,适当的关心还是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我们已经分手,既然是和平分手,那就不需要什么假意的关心维护,我可没有和前任做朋友的习惯,所以你懂的。”她没犹豫,淡淡说出这句话,脸色未变半分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么绝情的性子。”他不怒反笑,“行吧,我直说了,你是沈映蓝认的干女儿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可没听你说过。”严勇挑了挑眉,感慨般出口,“看来谈恋爱的时候没走进你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卿雄的私生子我也不知道,是不是也代表我也没走进你的心?”白皛皘轻呵了一声,接过他的话。

    严勇面色僵住,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调查你,只是听林家人提起罢了。”在他变脸的时候,她又继续出口。

    闻言,他脸色缓下来,语气未变,“那倒没有,调查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白皛皘那一头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说正事,有个合作,有没有兴趣?”他重新开口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她直接拒绝,“我知道你要卿家,但也只能奉劝你,林嘉恒不好惹,卿一也不是善茬,所以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多不好惹,比得过靳绍煜?”严勇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,讥诮反问。

    白皛皘沉了脸,直接将电话挂掉。

    听到忙碌声,严勇将电话拿了下来,轻嗤一声。

    白皛皘重新回到大厅的时候,流程已经走完,宴席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林家人坐在一桌。

    靳永奕有点耍性子,要吃炸排骨,正在撒娇,温舒韵在哄着他。

    靳绍煜还在,小家伙还真不敢多放肆,在爸爸怀里拉着妈妈的手,软萌萌的,“嘟嘟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是不能吃的,妈妈给宝贝盛汤好不好?”温舒韵语气放软。

    小家伙摇晃着他的小脑袋,“不要,嘟嘟要吃肉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小手还指向金灿灿的一团,结果靳绍煜推了一下转盘,直接就转到另一边了,小家伙目光一直盯着,但好远,在爸爸怀里扭了扭,看向沈映蓝,一脸恳求,“外婆——”

    沈映蓝一脸无奈,但也笑了,桌上的人看着这个小机灵,皆被逗笑。

    何曼与蔡渊乾正坐在不远处,她的目光一直都落在温舒韵身上,掺杂着怨恨和憎恶,恨不得将对方杀了,每每看到她,内心都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“曼曼。”蔡渊乾轻唤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何曼回神,可怜兮兮的眼神对上他,像是在隐忍着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们吃饭吧,一会我就带你回去,先吃点东西垫肚子。”蔡渊乾心底头直叹气,放软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她微微低下头,软弱的声音传来,“不公平,你知道吗?为什么那么不公平?”

    此言,一下击中蔡渊乾的心,这么久时间,还是让他无法喘过气,若说罪人,他不也是罪人吗?紧紧握住双手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哥哥的错。”她吸了一口气,拿起筷子,默默在吃饭,接下里的时间,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蔡渊乾心底的愧疚感就越深,眼底一变再变。

    婚宴走入尾声之时,宾客渐渐开始离去。

    “抱着宝宝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温舒韵将小家伙递给靳绍煜,从他手上拿过自己的包,她是生理期,又穿着裙子,自然是要拎着包合适。

    靳绍煜点点头,“我在大厅门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话落,她转身走向洗手间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找了一间开门的,进去,关门,打开她的包,眉头一皱,最上面居然有一张白纸,她拿了出来,打开,望着上面的字,瞳孔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“小心乔立鸿”

    这五个字是印出来的,就放在她包里。

    谁放的?

    温舒韵强迫自己冷静,冷静,再冷静,一定不能慌。

    靳绍煜抱着小家伙等了一会,稚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“妈妈,嘟嘟在这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,温舒韵正朝这边走过来,没什么也别奇怪的地方,但他却能感觉到她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待对方走近,他低声询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温舒韵摇摇头,挽着他的手往外走,神情自然,却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缓缓出口,“刚刚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条,说要小心大伯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眼底闪了闪,脸色也没变,还笑了笑,“恩。”

    没有过多交流,一家三口走出去,上车,回家。

    酒店角落,打扮得像清洁工的一个女人,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,转身推车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等卿一与林嘉恒从酒店回到婚房,已经是晚上。

    穿了一天的高跟鞋,她进房间就脱掉,看着红肿的脚趾,皱眉要坐到床上,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抬头看向林嘉恒,自觉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若是坐到床上,她家有严重洁癖的林医生说不定马上就换床单了。

    林嘉恒倒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,等看向她的时候,对方正在看着通红的脚趾,走过去,将她拉起来,坐在化妆桌前,“先帮你把头发解开,然后你去洗澡,一会擦药再睡,明天起来就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卿一透过镜子看着他,正模样认真给她解着,放发夹拿下来,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为了固定发型,肯定要喷好些发蜡,摸起来有些硬。

    “林医生。”她看着他,突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嘉恒没回,动作慢了下来,用眼神询问。

    她突然转了身子,伸手抱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这一动作,他没想到,怔了怔,柔声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很开心。”她昂头,眉眼弯弯,“就是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不会有这么一天,和他一路走来,恍如在做梦一般,美好得让她不敢置信,以后也会这么一直一直走下去。

    林嘉恒嘴上上翘,手还放在她的发间,继续替她解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没点表示吗?”卿一见他没理自己,撅了撅嘴,圈他腰的手又紧了紧,有些撒娇。

    他又将一个发夹拿出来,放在一边,低头看了眼她,“恩,我也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敷衍。”卿一接话,但还是笑了。

    “没敷衍。”他看着她,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会让她信任,莫名的信任,看着他的眼,便不会再质疑。

    将头发解下来,弄好之后,她卸了妆,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林嘉恒帮她擦药,睡觉之前还帮她按摩了一下小腿,今天站立太多,怕她明天醒来脚疼。

    虽说是新婚之夜,但卿一身子特殊,林嘉恒不会胡来,睡觉之前她紧紧抱着他,待在他温暖的怀里,心想着,他一直这样好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可事实比她想得还要好。

    林嘉恒真的有在改变,那种改变,是她能感觉得到的,不是义务的好,也不是责任,想起来心甜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卿一孕期满八周这一天,林嘉恒想带她去做个检查,医院骨科那边刚好有事,他先带她过去一趟。

    途中,一直牵着她的手,进入电梯也是将她护在身侧。

    出电梯之时,有个病人应该是赶时间,走得很快,险些撞到她,林嘉恒一下就把她揽在怀里,皱着眉,眼底有些怒火,带着薄怒,对那个病人道,“看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那人连连说了几声,又加快脚步走了。

    卿一穿着平底鞋,在他怀里显得有些娇小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林嘉恒搂着她,眼底的还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“我没被撞到。”她抬头看着他,轻声道,“林医生,你脸有点白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林嘉恒吸了一口气,揉了揉她的头,万分无奈,“对啊,我不得时刻看着你,心就没放下来过,医院人多,你自己也注意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笑了,拉着他的手,“不用那么紧张的。”

    她都没他紧张,月份还这么小,若是再大一些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林嘉恒摇摇头,也没回话,拉着她往里走,处理了一些事情后,这才带着她来到妇产科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做个b超看看,结果医生说了一句,“是两个妊娠囊,恭喜,是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准爸爸盯着影像愣了,好久没反应过来,倒是卿一声音惊喜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因为精力不足,所以林嘉恒说要一个就行了,又不需要继承林家,他们好好培养一个孩子就够了,但如果一下来两个,她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身为独生女,她自小也比较孤独,也希望自己孩子以后能有个相伴,有人扶持,在他们离开后在这个世上还有手足的亲人。

    “发育情况怎么样?”林嘉恒回过神,询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目前来看,没什么问题,而且…”

    卿一就听着一大推专业术语,偶尔能听懂一些,林嘉恒表情严肃,带着她又做了几项检查,本来半个小时的检查生生检查了一个上午。

    看着林嘉恒没有丝毫不耐烦,一项项数据在看,询问着医生,她不知道是该发愁呢,还是该高兴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手抚摸着小腹,再抬头看看林嘉恒,眉眼逐渐上翘。

    若不是要吃饭,林嘉恒怕是还会更深入了解。

    路上,他一直看向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林医生,你不高兴吗?”卿一看着他略带沉重的面容,忍不住出口,脸都拉了拉。

    这样就能生两个了呀。

    林嘉恒看向她,刚要开口,话到嘴边变了,“怕你太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啊。”卿一快速接话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而后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怀双胞胎很辛苦,不光光是身体承受多一倍的负担,母体营养供应跟不上的话,一个胎儿会吸收另一个胎儿的营养,从而导致一个可能身体虚弱,甚至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这些就不和她说了,以免再增加她的负担,让她害怕,看来照顾上要更细心一些,可不能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被两家知道,直接就不同意他们再住到外面,要么搬回林家,要么回卿家。

    卿雄和李琪现在也没回到公司上班,林睿这个年纪也比较闹,所有林嘉恒干脆把李琪和卿雄接来住,反正林崇辉给两人买的别墅空旷得很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屋内也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某日。

    “林嘉恒这个小子,又去哪了?一天到晚不见人影。”卿雄下楼,见李琪和卿一坐在沙发上,沉声出口。

    两人没理他。

    卿雄可不满意这样的无视,走过去,“问你们话呢。”

    李琪转了一个台,“你羞不羞啊?不羞我都替你羞,天天逮着机会在一一面前降低嘉恒形象,你说说你,有空给我处理卿家那一堆破事去,别在这瞎晃悠。”

    卿家的事情当然还没解决,卿老爷子隔三差五“病危”一次,但是严勇还在卿家住着,算盘打得也是好,但又不敢轻举妄动,林家惩治他们是分分钟的事情,又想要孙子又是卿一回去。

    卿一捂嘴笑,卿雄面色尴尬,眼神还闪躲着,强撑着道,“胡说八道什么?我没有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你自己清楚。”李琪可不给他面子,再次出口打击,“你女婿比你负责着呢,人家给你女儿买水果去了,你这个老爸在干嘛?”

    这下,卿雄脸色更僵。

    “还好意思。”李琪瞥了他一眼,“你看看嘉恒,人家那是让着你,你倒好,天天给人家找茬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召了上门女婿,再受气一一都要骂你了。”

    还要给林嘉恒立威,人家那是脾气好,丈母娘看女婿,自然是越看越满意,很快就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卿雄板着脸,“行了行了,别给我瞎说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心底有些窘迫,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了。

    林嘉恒这么轻而易举就拐走他养了几十年的女儿,作为一个父亲,他的感觉自然没人能体会,那个心啊,是相当相当揪的。

    卿一在,李琪也给他两分面子,没再继续说。

    林嘉恒很快回来,手里提着两个袋子,卿雄看到他,轻哼了一声,上楼了,模样还有些傲娇,但也怕李琪又乱说话,赶紧走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?”卿一迎上去,胎儿四个月了,所以显怀了,余光看到溜走的老爸,笑得更开了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林嘉恒看着她的样子,嘴角也勾起,“聊什么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她摇摇头,卿雄的面子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“袋子给我吧。”李琪说着,被林嘉恒婉拒,“您和一一坐着,我给你们洗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拎着袋子便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李琪看着卿一的样子,上前戳来戳她额头,“指挥还挺得心应手,嘉恒怎么娶了你这个祖宗?”

    林嘉恒还挺听,一说就去。

    她现在都搞不明白,卿一哪里的魅力?居然命这么好。

    “是三个。”卿一轻笑,将她手拿下来,笑嘻嘻着,“我和他一起洗水果去,顺便快点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”李琪冲着她的背影叮嘱,“别碰冷水啊。”

    对方没应,她摇摇头,算了,林嘉恒比她懂得多,总会护着她。

    果然,没多久,里面传来他轻柔的声音,“站一边就好,我自己能洗,你好好待着。”

    李琪失笑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更晚了一点,多写了一些,明天见。js3v3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