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6章 答应就给你
    卿一与林嘉恒这边是安静了,另一边却起了战火。

    李琪冷嗤一声,看向卿雄,“怎么?回来了?不去开房一起重温一下旧情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卿雄沉下脸,被说得难为情,“就问了一些事情,没你想得那么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得多复杂?你又不是第一次偷偷去见她,我就问问,没管。”李琪目光淡淡,“你就是去一家团聚我都不管你!”

    反正他和严方姿不是有儿子吗?说是一家人也没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卿雄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,也觉得有些理亏,“她叫我去的,你也知道,这件事到现在还僵着,我也是想快点解决。”

    事情已经发生,他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卿老爷子认准严勇,一定要他继承企业,还让他在中间调和。

    到底是父亲,有时候就算再恼,也不能做什么,若真是因他出了好歹,那么他下半身也得在愧疚中度过。

    很疲惫,却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解决?”李琪只觉得可笑,“让严勇继承对吗?还是让你把股份收回来?你说说想要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见他的脸色,她也猜到了,“想都别想,叫老爷子把手里的股份全转给严勇啊,他不就坐稳了吗?和一一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真在意这个外孙,别霸占着自己的股份,还打着一手好主意。

    卿雄一脸无奈,“不是,方姿没这么想,爸那个脾气你也知道,倔得很。”

    事情因为他而起,可他却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不用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,你去和他们过好了。”李琪拉着脸,直接走到床边,“反正一一现在也嫁人要生子了,你怎么样我管不着,也不想管。”

    还叫得那么亲密,像是巴不得别人不知道他们曾经好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”卿雄一下就黑脸了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商品,还能让来让去?而且,与严方姿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,还能有什么感情?

    “就是你听到的话。”李琪可不怕他,冷着脸,直接给他一个背影,“给你时间冷静,今天就去客房睡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他气不过,这是两个人的房间,说被撵出去就被撵出去,面子呢?

    “凭这是我女儿和女婿的房子!你不是看不惯嘉恒吗?趁早搬走也好,让我清静清静。”李琪摆摆手,“不想去睡客房就睡地上!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这个女人!”卿雄额间青筋暴跳,指着她,“你一个人的女儿?想得很美,把我赶出去了,孙子孙女你来照顾,便宜都让你占了,你当我傻?”

    李琪没反应过来,卿雄直接上床,被子一盖,跟个无赖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下来!”她气急败坏,上去就扯。

    男女力量本身就悬殊,卿雄的体重还是她两倍,不仅拉不动,他还紧紧卷着被子,直接翻了个身,闭上眼装睡。

    “给我起来!”李琪气得胸口发疼。

    他就像死人一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卿雄!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“马上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无论怎么叫,他就是不理,就是装死,让她险些气出内伤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街上的霓虹灯亮着,路上依旧车水马龙。

    属于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,白日里在工作上奔波的白领们,此时摘下面具,开始尽情放纵自己。

    在酒吧买醉,一杯杯酒下肚,在舞池里疯狂扭动着身躯,释放压力。

    某个包间,许瑶笑得有些牵强,忍着接过推到眼前的酒杯,又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许小姐不仅演技好,人也比较豪爽啊,我就喜欢你这种性子。”说话的男人有些秃顶,说话间,手还放在她的大腿上,隔着布料,不断往上摸。

    许瑶胃里突然阵反胃,连忙站起身,“不好意思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那位老总沉了沉脸,许瑶的经纪人一看,笑呵呵赔笑,“小瑶一会就回来了,来来来,王总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不情不愿举起酒杯,经纪人悄悄松了松气,这许瑶,怎么又给他找事情?

    不就是吃点豆腐吗?死不了,如果这都受不了,想要往上走会很难,在圈内混,如果没有家庭背景,每一步都会很难,这绝对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现在那些出人头地的,好些都有一段不堪的过往,要想红!就得先付出!

    许瑶走到卫生间,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,画着精致的妆容,口红涂得红艳,看起来有些妩媚,眉眼上调,略带一丝挑逗,她都快要不认识这张脸了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她走进其中一间厕所,没多久,一阵呕吐声传来。

    半响,再次出来的时候,气色好了很多,手紧紧握着。

    再忍忍,忍一忍,她现在孑然一身,还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再有半年合约就已经到期,只要存一笔钱,她就可以脱离这个成立,逃离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钱,对她很重要。

    洗了个脸,又快速给自己补了个妆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不巧,转弯便看到席贤瑞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心虚什么,她第一眼就避开他的目光,眼睛闪了闪。

    “小瑶。”席贤瑞倒有些诧异,走上前,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问着,眼神看向她身上的打扮,一袭镂花短裙,将姣好的身体显露出来,脸上妆容更是娇媚,发型衬托她小小的瓜子脸,他眼神一眯,想到某种可能,周身温度直接下降。

    两人本就分手,许瑶觉得自己完全能怼回去,张了几次嘴,喉咙就像被棉花堵住。

    “你孩子磨蹭什么?赶紧赶紧,王总等着呢。”经纪人的声音传过来,他只看到了许瑶,席贤瑞的身影被墙挡住,走过来拉她的时候才看到,脸色也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走!”席贤瑞脸色铁青,一下就拉住她的手腕,往外拉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做什么呢?”经纪人也急了,上前拦住,“你怎么随便拉人走?搞笑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恋爱他原先是不知道,事情闹大才知道,他当然同意两人谈恋爱,接着席贤瑞的热度,许瑶还能上升一个台阶,结果什么都没捞到就分手了,把他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投资人还在等,就这么把人拉走,他能同意?

    “你是经纪人,不是拉皮条的!”席贤瑞火气很大,眼底还有些猩红,显然是已经气狠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经纪人拔高声音,许瑶一下甩开他,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经纪人是拉皮条那她是什么?

    出来卖吗?

    原来他就是这样看她的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!”席贤瑞现在没有脑子去揣测她的心里活动,不由分说拉着她就往外走,连拉带扯,不给她丝毫反抗机会,经纪人上来直接把他推开,脾气相当火爆。

    许瑶被塞到车内,他进去之后锁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啊?”她气狠了,怒瞪着他,“席贤瑞,你是不是有病?”

    “我不允许你去!”他也不让步,没把她的骂声听进去,一字一顿道,“不允许,听到没有!不允许!无论是陪酒还是卖笑!都不行!”

    他没把她往那个方面想,可是这个圈子他比她了解得多,稍一不注意,便会沦为玩物,他不想让她冒这个险!

    “你家住海边吗?管这么宽!”许瑶咬着牙,“我们已经分手了,分手了,你没有资格管我,马上开门,我要回去!”

    席贤瑞听到这句话,非但没开门,直接开了车。

    “停下!”

    “别让我分心,出意外就不好了。”他没回头。

    许瑶动作一下就停下来,脸色都僵了,不敢和他扯。

    车上拉扯最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席贤瑞看着她安静下来,车速也缓缓放慢,余光有意无意看向她,珉紧唇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开了一会,许瑶越看方向越不对,“你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这是去他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席贤瑞没理。

    开到楼下,应是老天在帮他,突然就下起了暴雨,许瑶刚要走出去的动作倏然止住。

    她穿着这身衣服,出去淋湿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我家?”席贤瑞俨然也看出她的顾虑,但也没点破。

    僵持一会,雨根本你没有停下来的趋势,许瑶还是进了他家。

    摆设还是没变。

    茶几上放着她挑选的仙人掌,鞋架上还是两双拖鞋,阳台上放着摇椅,电视旁还有一个相框,那是两人的合照,当初他还有些嫌弃,还以为马上就会扔。

    勾起一些回忆,她很快冷静下来,“把伞借我就好,我明天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没…”席贤瑞还未说完,两人的视线都放在鞋架上的那把伞上,而且,还是她买的,不过是放在他家,“没伞!”

    他快步走上前,抢在她之前,一把夺过来,往后面一扔,“这把伞比较贵,我不借,你弄坏怎么办?我女朋友的!”

    许瑶看着对方幼稚的行为,“贵?你这么扔你女朋友知道吗?”

    席贤瑞眼底闪了闪,“知道啊,反正不借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,现在还我。”她懒得多说,走到沙发后想要拿。

    “那你拿了就是我女朋友。”他又去抢,放在身后,“答应我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“还要不要?”席贤瑞见她没回,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请加上一个前字。”许瑶淡淡提醒。

    “那就未婚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她以前从来没发现席贤瑞这么无耻,还这么幼稚!

    最终还是没走,睡客房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更见,么么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重生娱乐圈:盛宠隐婚影后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