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3: 只要有你在,就是我的家(一更)
    “妈,堂哥脑抽了吧?居然娶了她?”乔思艺见三人已经进了书房,不可思议看向姚茵晴,“就她那种身份,肯定不够格啊,而且,不是小三生的吗?说出去我都觉得丢脸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说什么呢?”姚茵晴假意训斥了她一声,“行了,好好管好你自己,你堂哥的事情你爷爷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以为她想靳绍煜娶温舒韵吗?现在还怀孕了,对他们可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闭嘴吧,别人的事你管什么管,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。”乔景轩丢出一句,又站起身,“妈,我出去了,今天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要去哪?”姚茵晴喊住他,一脸不悦。

    “去参加一个朋友聚会,回来估计晚了,我就不回来了,就这样啊。”乔景轩笑嘻嘻又说了几句好话,戴上自己的牛仔帽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妈,你看他!”乔思艺也站起来跺跺脚,似乎也料到姚茵晴会偏心乔景轩,拉着脸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乔立鸿一家向来不会参与这件事,也早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只剩乔立豪与姚茵晴在客厅,他阴沉着脸,压低声音道,“这个靳绍煜,还真是有一套,这个时候结婚生子,估计能从老爷子身上捞到不少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温舒韵估计也不好惹。”姚茵晴想起刚刚对方接话,可谓是将她堵得死死,还在乔郭面前卖了一会乖。

    “都二十三了,别让景轩在外面瞎混了,过几天叫他去公司上班,不学点东西以后怎么办?我还能拼几年?”乔立豪看向她,微微露出不满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么拼都是为了儿子,乔景轩倒是好,一点都不在乎,整天吃喝玩乐,简直就是个纨绔子弟,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东西?

    姚茵晴自然也想,但是儿子不肯,也就不断替他推着,总觉得还小,眼珠一转,转移了话题,“我刚刚在想,娶温舒韵就娶吧,除了有个孩子,其余都不是事。”

    乔立豪没明白她的意思,拧着眉,转身看向她,只听她继续解释,“你想啊,以靳绍煜的身份,以后联姻肯定是名门,而温舒韵左右是小三生的,温家也没什么实力,还不是拉后腿的?顶多我们以后给景轩选老婆的时候眼光高一点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乔立豪也松了一口气,脸色都缓了一些。

    楼上书房。

    乔郭走到书桌边,拉下来,一股威严感袭来,他目光落在温舒韵身上,“温小姐,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他在一起,但现在既然结婚了,也怀孕了,我也不好说什么,我就说一下我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婚礼会补办,乔家也会认可你,但我们不会接受在娱乐圈的孙媳,所以结婚后你在家就行,生下孩子之后,在家照顾孩子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,补办婚礼,是乔家对温舒韵的承认,他可不希望他曾孙出来被冠上不明不白的帽子。

    靳绍煜刚要说话,温舒韵已经率先出口,“我不知道爷爷心底认为在娱乐圈的人是哪种人?可演戏不仅是我的爱好,也是我的事业,我会在家庭和事业中权衡,但我不会放弃我的事业和梦想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顿了顿,脸上带着坦然,“婚礼补不补办我也不在意,但我希望得到爷爷你的承认,毕竟你是阿煜为数不多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乔郭脸色微变,先是被人挑战权威的愤怒,而后,情绪复杂,锐利的目光扫向温舒韵,试图从她眼底发现什么一点端倪,可对方眸子清澈,毫无波澜,甚至,这些话带着诚恳。

    他是靳绍煜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亲人,这句话有些触动他的内心,说明对他还是尊重的,可别以为他听不出来,还带着不易察觉的威胁。

    若是他不承认?

    想到此,他神色间带上了严厉,冷嗤一声,“别和我说得那么好听,乔家不缺你出去赚的这份钱!”

    在乔家,就算不出去工作,还是会有一大笔零花钱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温舒韵赚的那些钱不过是九牛一毛,出去还败坏乔家名声,圈子又干净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爷爷什么意思?”靳绍煜插话了,将她拉在身后,“我也是演艺出身,在您眼底就是不入流的事情是吗?那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没和你讲话,能一样吗?”乔郭一看他讲话就火,简直是无法无天了!

    在他看来,靳绍煜是走国际道路,还是什么什么奖的获得者,听说是为国内争取荣誉了,他自然是自豪的,温舒韵算什么?一个娱乐圈女星,再说,家人和外人的标准当然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靳绍煜还真跟他杠上了,“这样没法往下聊,我带老婆孩子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第一次见他这么痞的样子,十分随意,好似下一秒就要带她走了,像个随心所欲的豪门子弟,偏生又有点资本然后无所畏惧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乔郭气得七窍生烟,要不是看温舒韵在他身边,一个烟灰缸就砸过去了,怒道,“你还真给我长本事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她好好的家不待着,去演什么戏?”

    靳绍煜也沉下了脸,掷地有声道:“他是嫁给我,不是嫁给乔家,我没有权利去剥夺她的梦想和喜欢做的事情,而且,我说了,如果乔家若不下她,那么这个门她就不进了,只要进靳家门就好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站在他身边,挽着他的肩膀,心里有些涨。

    对啊,从一开始,她想嫁的就只有他,不是乔家。

    乔郭听得火冒三丈,眯着眼看向靳绍煜,他这孙子,鲜少去忤逆他的意思,但他也知道,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他懒得去和他争执,但还是十分有想法,若是与他对上,怕是也讨不到好处。

    但他气啊,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看着乔郭,语气微微歉意道:“抱歉,爷爷,这个要求我做不到,但我能保证的是会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家庭上,放在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请个保姆得了,哪来那么多麻烦事?”靳绍煜无所谓说着,甚至有些嫌弃。

    乔郭:“…”

    他气得不想说话了,看向靳绍煜,恨不得上去抽几巴掌,瞧瞧他这幅样子,他安心让他小曾孙在他身边吗?非得把他气死不可。

    温舒韵轻轻拉了拉他,柔声道:“孩子还是要我们自己教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两个人爱情的结晶,是两人生命的延续,怕是怎么爱都不够的。

    乔郭看着靳绍煜被她说服的模样,面色又变了变,依旧拉着脸,出口道:“混小子,既然结婚生子,你就给我担起责任,不然就带回来老宅,爱做什么随你们!”

    还请保姆,那他还不如养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话落,看向温舒韵,还是妥协了一些,“这件事我先不管你,但是,若是做出什么有损乔家声誉的事情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靳绍煜又不情愿了,温舒韵却笑着答应了下来,“谢谢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婚礼的事情尽快提上行程,免得月份大也不好。”乔郭勉强应了一声,而后又开口说着,又叮嘱了看两人几句,最后开口,“今天也晚了,就在家里住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温舒韵点了点,心底也是松了一口气,她有多在乎靳绍煜,自然就有多在乎他家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傍晚,饭桌上。

    乔立鸿一家早已经离开,只剩乔立豪还有姚茵晴加上一个乔思艺,几人都坐下来。

    姚茵晴看着温舒韵,热络开口:“也不知道小韵喜欢吃什么,所以今天也就让厨房准备得多了一点,如果有什么想吃的,下次可以告诉我,好让厨房准备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挑食,谢谢大伯母。”温舒韵礼貌出口。

    乔思艺低声嘀咕着,“虚伪。”

    装得一副白莲花的模样,切。

    离得近,姚茵晴自然听到了,悄悄踢了一下她,用眼神警告了一下,乔思艺也没再说,低头吃饭,一脸不高兴。

    乔郭年纪大了,耳朵不好,没听到,但温舒韵是听到,但她也聪明当没听到,先吃着靳绍煜给他夹的菜,小口小口吃着,在温家的时候,有了温昕悦这个典范,她向来也是十分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。

    虽说比不上真正的名媛,但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饭后,温舒韵被靳绍煜拉着从后门走了出去,往后院走去,出了门,一排排竹子排在小径边,周围还有些花草树木,看起来风景还算宜人。

    “在那。”靳绍煜指了指前面的两层楼小洋房,将她又揽着怀里,“这边鲜少回来,可能会有点冷清,没关系,明天我们回去,所以只能委屈你将就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里面家具都没几件,她一会要穿的衣服,他现在才让人送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啊。”温舒韵听了下来,抱住他的腰,昂着头,眸光痴缠看他,“我觉得在哪都不重要,只要有你在,就是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心咯噔了一下,那个柔啊,低头猛地就来了个法式舌吻,温舒韵最后脸颊滚烫躲在他怀里,十分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一路被他抱到房间,放在床上,环视了房间一圈,果真是冷清。

    偌大的一间房,一张床,两边有床桌,对面角落是一个办公桌,后面是一个书柜,外加一个衣帽间,显得有些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的确是有些冷清。

    她在床上躺了一会,他下去一趟,她自己都觉得被子都是冷的,一点都不想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索性还好,乔家除了主宅,都是像这样的独立小楼,她以后可要根据自己的爱好装修和改造,以后生孩子以后肯定是要回来得频繁一点,自然要住得舒心一些。

    没多久,靳绍煜拿着几个袋子上来,从其中一个里面拿出一套米色的纯棉睡衣,对她道:“给你放浴室,要现在去洗澡吗?还是一会?”

    “多少点了?”温舒韵坐起身来,将他手拉了过来,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,轻轻念出道,“七点十分,那我现在洗吧,一会八点有直播。”

    “直播?”靳绍煜蹙了蹙眉,“什么直播?”

    “尘哥给我接了个代言,是博乐直播的,上次也说粉丝超过两千万要有福利,定在了今天,但是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已经宣传很久了,所以必须直播。”她解释着,跪坐起来,看了看他的办公桌,又看了看他,“阿煜你的电脑能用吗?我一会只能在那直播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”她说着顿了顿,美眸含着笑,带着请求,“你帮我先弄好?好不好?一会我出来没时间啦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要下载好app,还要登陆一下,其实也没什么,但她自己出来迟了,而且用得不是很熟练,当然,最重要的是在他面前容易偷懒,产生依赖。

    “我能拒绝吗?”他挑眉反问,她笑嘻嘻站了起来,抱着他,整个人就挂在他身上,往他脖颈蹭,声音别提多酥软了,“答应答应嘛,最好了最爱你了,好不好嘛?”

    爱死他是真的。

    今天那么无助的时候,他出现了,像个保护者,将她保护得很好,来乔家的时候,忐忑不安,他也像个守护者,宁愿将压力背在自己身上,也没让她受一点委屈。

    所有所有的感情,她不知道如何出口,只能换了另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靳绍煜托着她,低低轻笑,拍了拍她背,“乖,洗澡去,有事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抱我去嘛。”她还是不肯抬头,一身娇滴滴的。

    他没法,又将人抱了过去,将衣服放了起来,给她讲着电器用法,毕竟她第一次来,说完对她说道:“地板上滑,一会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麻烦啊?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啊?”她粉唇撅得老高,可怜巴巴看着他,双手还揽着他的脖颈,凑得很近。

    “闹事情是不是?”靳绍煜咬着牙,伸手就要往她屁股上打,似想到什么,受惊般收回来,某女眼睛笑得弯弯,眨了眨眼,俏皮道:“呀!都忘了,有护身符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你们昨天居然说要打我,冬季最近已经是废季了,你们还要打我,好残忍啊o(╥﹏╥)o,我逃跑本领真的特别强,嗯哼!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