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0: 你想再回温家?(一更)
    “你爸爸把我和你弟弟赶出来了,小韵,你快来啊,你弟弟发高烧了,现在马上来…”她断断续续说着,急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婴儿哭声越来越微弱,温舒韵一急,连忙问了地址,挂掉电话,急匆匆便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穿上!”靳绍煜不知什么时候也站起身,拿着衣服正朝她走来,脸上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,温舒韵低头看了看自己,还穿着单薄的睡衣,连忙又将衣服换下,这才往外边赶。

    到了冯琳说的地点之时,她眼眸睁大,对方抱着婴儿,正躲在自助取款机下,身上已经被淋湿,面色煞白,正在瑟瑟发抖着。

    温舒韵撑着伞小跑过去,冯琳一看到她,一下就哭出来了,险些没跪在她面前,将孩子往她怀里塞,“小韵,救救你弟弟,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,救救他…”

    靳绍煜一把将孩子又塞回冯琳手里,拉着温舒韵往后退,看向她,“离她远点,救护车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煜,我…”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自己怀孕了?生病了有得你受,又不是医生,你能帮什么忙?”靳绍煜沉了脸,轻斥了她一声,丝毫给她说话的机会,转身又对上冯琳,没说话,但目光一片冰冷,警告意味明显。

    温舒韵或许对他们还做不到漠视,但他不一样,她从小到大遭的罪,大部分是来自这个母亲,凭什么需要的时候拉过去,不需要的时候丢弃?当玩具呢?

    拿着孩子就能博取同情了?

    “小韵…”冯琳抹着眼泪,哽咽着,她不敢看靳绍煜,语气恳求望着温舒韵,乞求她能帮帮自己,抽泣着,我“妈妈知道以及以前不好,你原谅妈妈好不好?小韵…”

    温舒韵心底复杂,更多的则是担忧她怀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最起码,那是她有着血缘关系的弟弟,若是真出了什么好歹,她心底也是过意不去的。

    正着急,救护车来到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与靳绍煜也跟着来医院,冯琳虽然浑身湿透,但怀中的孩子却一点都没被淋湿,不过身子滚烫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叫人送来衣服,冯琳换上之后,眼底无神坐在一边,看着病床上的儿子,红肿得不像话的眼睛再次落泪,对着温舒韵道:“小韵啊,你一定要救救妈妈,我们只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刚刚忙得没空询问,看着冯琳这个样子,温舒韵也升起疑惑,温家人将这个孩子看做宝贝,怎么可能这么狠心,甚至不管生死呢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李国昭说你弟弟是他的儿子,然后就去做亲子鉴定,结果就符合了,然后你爸爸和奶奶就把我和你弟弟赶出来,我怎么解释也不听。”冯琳越说越觉得冤,同时还觉得荒唐,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温舒韵听得蹙了蹙眉,认真看向她,“那你和李叔到底有没有事情?”

    她不是傻子,无风不起浪,李国昭她自然认识,温家的老佣人了,看起来老实巴交,可谁知道真正的人品又是什么样呢?

    “小韵,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!”冯琳急急看了靳绍煜一眼,气得胸口起伏,口口声声说着,“我就是清清白白的,肯定是温昕悦那个小贱人,肯定是她要陷害我和你弟弟,这样整个温家就是她一个人的了,小韵,你要为我和你弟弟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叔怎么说的?这件事总要有依据吧?”温舒韵又接着问。

    温文杰如何会相信李国昭的话?又怎么去做了亲子鉴定?这件事是要有经过的吧?如果她说没有,对方又以什么理由冤枉她的?

    “就是…”冯琳眼底闪烁着,咬着牙出口,“李国昭说有一次我喝醉酒,叫他去我房间,但我根本没有,是他撒谎,肯定还是温昕悦的阴谋,小韵,你赶紧拿你的弟弟的dna去鉴定一下,不能让她得逞!”

    在她心底,认定就是温昕悦设计的,她不相信这个结果!她一定要把真相找出来,然后让温昕悦吃吃苦头,趁这件事,也能让温家人看清温昕悦的本来面貌,就是看不惯他们母子,就是想把他们赶出去!

    “这件事明天再说吧。”靳绍煜率先开口说着。

    “小韵。”冯琳明显带着不情愿,“现在就去鉴定,明天早上就知道结果了,不然我和你弟弟要多久才能回家?”

    温舒韵揉着眉间,无奈道,“你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现在怎么做鉴定?最起码得拿到温文杰的样本,才是最直接的证明吧?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她还想争取,靳绍煜直接把温舒韵拉了出去,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她,面对此景,她只能乖乖闭嘴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温舒韵只觉得的头疼,嗡嗡嗡作响,这是一天闲日子都不想让她过,眼下这种情况,她还真要管,看了看靳绍煜,“明天我去找一下温文杰?”

    “你去也一样的,多半是真的。”靳绍煜直接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。”她任由他牵着,叹气道,“温昕悦要是设计,也不会用这么笨的方法,二次鉴定就会真相大白,李国昭那边多半是有问题的,但还是需要再鉴定一次的。”

    不然也没办法,冯琳应该也隐瞒了一些事,那次喝醉酒,多半是发生了事情,只是对方不愿意去承认罢了,或者说,接受不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行吧,明天我处理。”靳绍煜改成拦着她的腰,似乎还想开口问什么,看到对方带着疲惫的脸,将要问的话吞了下去,没再继续挑起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冯琳心底也着急,一个晚上没合眼,给温舒韵打了数十个电话催,到最后,直接打不进去了,对方关机,直到下午的时候,才见她来到病房。

    温泽熙正在打点滴,冯琳手忙脚乱哄着,见温舒韵走进来,一股火气上涌,责备道:“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现在才来,我一个人看着你弟弟怎么忙得过来?”

    她满心焦虑在等,结果对方连电话都打不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,你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?”她越说越气,看向温舒韵的时候都带上了几分不善和埋怨的眼神。

    温舒韵早就已经习惯了,也没多少,将一份报告递了过去,又将手机点开,一段视频也放在她面前,看着冯琳倏然煞白的脸色,她面无表情,淡淡道:“你觉得现在,你还能回去吗?”

    视频明显是偷拍,是她叫章茂黑了温昕悦的电脑,看看有没有证据,结果发现了这段视频。

    冯琳穿着性感的睡衣,喝着红酒,结果李国昭进来了,她明显醉了,搂着李国昭,后面的时候,自然而然就发生了,后面片段她就不播放了,实在不雅。

    温昕悦在其中扮演上面角色现在也不重要,亲子鉴定结果也证明,温泽熙与温文杰是没有血缘关系,反而和李国昭是99。99%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我记得那天明明是你爸爸。”冯琳站起身来,又跌在椅子上,眼神空洞,呢喃着,“不可能,这一切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看到鉴定报告,又拿了过来,猛地一看,整个人僵住了,温文杰那份温昕悦可要从中作假,那么温舒韵这一份呢?如何作假?

    温泽熙已经被她放在床上,此时正哭着,她却置若罔闻,拼命摇着头,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完了,完了。

    她看向温舒韵,泛红着眼,透露着恨意,“我要温昕悦不得好死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李国昭无缘无故为什么会来她的房间?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?她不信和温昕悦没有关系,这个贱人,这个贱人!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她,我要回温家!”冯琳又站起身来,神情恍惚着,慌忙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去能讨到便宜?无论温昕悦做了什么,这件事已经成定局,能改变什么?”温舒韵看着她,眼底平静,淡淡吐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闻言,冯琳止住了脚步,含着热泪看着她,猛地抓住她的手,“小韵,你帮帮妈妈好不好?妈妈真的是被陷害的,妈妈只有你啦。”

    表情很无助,那种感觉,带着恐慌,害怕失去所有。

    “你想再回温家?”温舒韵看着她,询问的话语也带上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对,我要回去,我不能和你爸爸离婚。”冯琳没有犹豫,直接就开口,不断恳求着,“小韵,我不能和你爸爸离婚,我是不会离婚的!”

    她都到这个年纪了,还离什么婚?离婚后别人怎么看她?

    温舒韵只觉得心底悲哀,“出了这种事情,你觉得温家还容得下你吗?那个孩子,你又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看向床上不断哭闹的孩子,眼底闪过一次复杂,甚至开始产生一种同病相怜的同情,就好像他们的出生都代表了一种利用价值,代表了某种利益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冯琳捂着脸,蹲在地上,毫无形象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这种事情,依照温家人的性子,她当然知道是容不下她的,不仅容不下,还不会放过,她若是现在回去也没有好果子吃,可是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努力了这么久,隐忍了这么久,好不容易站在温太太的位置上,她怎么可能轻易下来?

    哪怕,赖着也行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冬季今天早上去看检查一下脖子,不然不行了,根本没有办法码字,坐着码两千,脖子后面全麻了,头开始疼,整个人就很急躁,根本没有办法去更新,最近状态实在不佳,我会尽量去调整,小可爱也可以养养文,早安(* ̄3)(e ̄*)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