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055: 你这么聪明,肯定懂
    温舒韵向来是软柿子,打骂都不会还手的那一种,这般伶俐,温昕悦都有些没反应过来,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,浑身有些哆嗦,强忍着,呼吸起伏得厉害,沉声轻斥,“奶奶还在生病,你连家都不回,一眼都没去看,我这么说也是为你好,不要因为前途去走一些歪路,以免以后你后悔!”

    “无论怎么样,无论发生什么,家人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,小韵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听着,还像是苦口婆心劝说步入红尘的妹妹回头的好姐姐。

    温舒韵听着,心底只觉得无比可笑。

    “妈说你不肯回来,还不接她电话,再怎么样你也不能这么做,长辈毕竟是长辈,下班之后和我回去,我已经说服奶奶了,她那边已经不计较了,别和家人赌气!”温昕悦见她不说话,语气又放软了一些,徐徐诱导着。

    温舒韵掌心里的手里震动了几下,被她握紧了一些,自嘲上扬了嘴角,“奶奶的病有姐姐,很快就会好的,我怕回去后影响她病情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家人是不是我最坚强的后盾…”她说着,似笑非笑看向温昕悦,表情古怪,“你,心里比我清楚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温昕悦被她的眼神盯得发毛,心中骇然越来越大,忍不住就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这样的温舒韵让她越发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以往她根本不是这个样子,稍微用点手段,便能拿捏住。

    现在却让她有一种,对方已经看透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从来没人能看透她,只有她将人玩于股掌间!

    “你心里想的意思。”看着对方失了方寸,温舒韵倒越发镇定了,嘴角勾起一抹笑,语意不明留下一句,“你那么聪明,肯定懂。”

    尾音未消,抬脚离去。

    寂静的走廊里,只有高跟鞋清脆的响声不断回荡着。

    温舒韵背影笔直,每一步都走得沉稳有力,再也不是印象里那个会躲在房间里偷哭,也不是那个会缠着她,说她很很厉害,更不是那个随意能被她欺负,每次都忍住不出声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寒冷彻骨的感觉席上温昕悦的心头,让她觉得猛地身子发凉,联想到上一次,温舒韵同样警告了她,嘴唇苍白失色,眼神慌乱不已,不断呢喃着,“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,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…到底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处处小心设局,怎么可能会被知道?

    “看到温舒韵了没?”李雪嘉看见她,说道,“我问了工作人员,说她已经结束了拍摄离开了,你见到人没?”

    温昕悦没反应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握紧的手青筋直冒,指甲扣入她掌心的嫩肉中,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小助理跟在李雪嘉身后,暗暗观察着温昕悦,脖子不自觉缩了缩,一股害怕在心底蔓延生长。

    “小悦?”李雪嘉见她没应,走上前,又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温昕悦回神的瞬间,眼眶倏然红了,又故作坚强忍着,吸了一口气,哽咽着出言,“刚看到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和她说清楚了?”李雪嘉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恩,她说不回去了,并不想回去,自己在外面过得很好,叫我别再去找她。”她说着,眼底的泪光已经退却,叹了一口,像是强忍着往前走着,“我也不想管了,就当没问过她,浪费精力又不讨好,也不知道为什么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太不要脸了吧?”李雪嘉听着,火冒三丈,“这样的人和人渣有什么区别?老人被她气病了,连回去看一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跟上温昕悦,叮嘱道,“我早就知道她是那样的人,以后你也别接触了,左右是一个狐狸精的女儿,对她好一些,还真以为自己上得了台面了!简直是可笑!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温昕悦扶着额头,忧心忡忡,低着的头,眼神深思,透露着一股阴冷毒辣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脱离她掌控的事,那对母女既然被她控制了这么多年,那就应该被一直控制下去!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,这样的人就是狗眼看人低,我回头打听去,到底是被圈内哪个金主包养了,这么嚣张…”李雪嘉还在断断续续念叨着。

    小助理跟在身后,看着两人都背影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但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之前,温昕悦在她面前,一向是温柔亲切的模样,出自豪门,举止间,透露着优雅,平易近人,没有偶像包袱,工作的时候,也是一副努力上进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觉得,这样的人,不仅受上天眷顾,自己本身也十分优秀,“当红花旦”当之无愧,简直是完美无缺的人。

    但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,便会肆意生长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在暗暗观察温昕悦,越是观察,怀疑便越多,说不出的怪,就像特意做出的某种行为,说白了就是表里不一,而又像是面具带久了,就黏在了脸上,取不下来,融不进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温舒韵已经坐在了保姆车上,周尘往里坐了一些,脸上有些僵硬,眉宇间染上了一些愁绪。

    “尘哥,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她侧头,询问出言。

    “没事,先去吃饭吧,然后去下一个地点,有些远,我怕你拍不完,这样晚上得加班了。”他往后一靠,情绪收了起来,解释出言。

    温舒韵看他脸色越发不对,脑海里想了想,还是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她之前与周尘算是比较亲近,算得上好朋友,但那是两年后,现在的事情,她还真不清楚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会,她还是说,“尘哥,下午的拍摄,我一个人也可以,你要是真有事,那就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你赶得急,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状况,后面进度也会被延误,我必须在场!”周尘正经了起来,语调有些强硬,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还别说,他正经起来的模样,倒挺严肃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出错吧?”温舒韵说得有些底气不足,周尘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她刚好看到,好像是他妈妈打来的电话,“尘哥,你是家里出事了吗?”

    话落,她倏然想起,他的妹妹是因为癌症去世的,每次提及,他总是不愿意多说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好像是这个时候,心下猛地一紧。

    周尘看着手机,没有接,眼底染上寂寞愁绪,有些无力,“恩,我生病妹妹在医院,不过现在去也没用,我妈在,现在正是你关键的时候,不能掉链子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这些天,他有空就往医院跑,今天早上才出来,早餐都是在医院陪她妹妹吃。

    而且,他必须全力培养温舒韵,两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,只有她赚钱,自己才能赚到更多的钱,才能给他妹妹更好的治疗。

    电话还在响个不停,温舒韵轻蹙眉头,忍不住道,“我自己可以协调好,上次没你,我在许可睿导演那里不也是好好的吗?你有事还是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笑了笑,出言安抚,“我以前有经纪人和没有一样,什么事情都是我自己处理的,能力都被锻炼出来了,所以尘哥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说,周尘有些动心了,正在这时,电话又打了过来,他还是没忍住,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车厢内逼仄,隐隐约约她能听清楚。

    那头是一个女生,好像还带着压抑的哭腔,听起来柔弱可伶。

    “我在工作,晚上回去行吗?”周尘轻声与她说着,语气里打着商量。

    那个模样,倒是让温舒韵差异,影响里,这个家伙,要么是有些阴柔的模样,要么对她严厉得不像话,却偏偏没有那种气势。

    小心哄人的模样,像个大哥哥,倒是有几分男人味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等我。”他还是妥协了,又交待了几句,无非是要对方好好吃药,好好打针,这才挂了电话,再次抬头,看向温舒韵,语气有些歉意,“她昨天刚做化疗,我一会去陪她,那边要有什么事的话,你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温舒韵点点头,又问,“是哪个医院?你就让司机把你送去吧,我不急,那边还早。”

    “q市第一人民医院。”他回答。

    司机掉头,向医院驶去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好友新书《凤吟九霄之惊世狂妃太嚣张》阡陌子然著,pk中,奖励多多,欢迎入坑!

    她,21世纪的绝顶杀手,隐世家族的少主,一朝被人陷害穿越重生,变成了神幻大陆郁孤家的超级废物——郁孤凌然。

    从此废材逆袭,凤吟九霄。

    都说百里家的少主高冷神秘,那她面前这个嬉皮笑脸,一脸谄媚,摸爬滚打求包养的是谁?

    “登徒子,滚远点,我们不熟!”某然拍走那只咸猪手。

    某彻一脸委屈,嘟着嘴巴,“你昨天才亲过人家的,难道打算始乱终弃?”

    “靠,那只是个意外,意外懂不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人家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!你就收了我吧,小然然!”

    某然一脸生无可恋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