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066: 妈,您怎么来了?(二更)
    车上,温舒韵又接到周尘的一个电话,与对方说着见面地点和时间,有一搭没一搭接着说着。

    靳绍煜方向盘打了个弯,瞥了几眼她,没说话,眼底却沉了沉。

    待温舒韵一挂电话,他语气淡淡,像是随意出口,“什么都管,是经纪人还是生活助理?”

    详细到问带什么季节衣服?

    什么化妆品?

    生活用品?

    他都没管这么详细这么宽!

    温舒韵刚要回答,眼珠子一转,侧头眉眼弯弯道:“你吃醋啦?”

    周尘本就是这样的性子,比女性还要细心一些,说话也是阴柔一些,他又不是第一次知道。

    “坐好,有没有安全意识?”靳绍煜面不改色,目视前方开车,轻斥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越是故作镇静,便越说明被她猜中了心思,每次都是这样,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温舒韵笑得更甜了,忍不住询问,“你明知道尘哥的性子,为什么还让他做我的经纪人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?”他挑了挑眉,想都没想,丢出一句,下一秒,脸色微变,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,但没说话,眼神里还略带一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观察我的?”温舒韵往后一靠,美眸含笑,接着问。

    她刚刚不过试探,这只是她的猜测,这下得到了确定。

    周尘果真是靳绍煜找来的。

    她就说嘛。

    前一世这个时候,周尘哪是在云影娱乐,分明在星源娱乐,就算她跳槽过来了,他怎么也跟着过来了?

    还是在她之前。

    靳绍煜本身就没防她,不然也不可能这么轻易被套出话,清了清嗓音,说道:“云影有我的股份,周尘是我叫成俊专门挖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,周尘恰好有肯定,这件事进行得没有一丝难度。

    闻言,温舒韵的笑意僵在了嘴角,抓着包的手收了收,一时无话。

    周尘进云影是在她之前,那个时候,她可能还没回来,两人的误会还没解开,他怀有怒火在心,却知道她会在星源过得不好,为她跳槽云影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心底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千百思绪流转,久久不能得以平静。

    “不算观察监督,只不过你回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罢了。”他顿了顿,珉唇笑道,“你的两个电话我都看到了,只是不想接。”

    接了做什么?

    怕听她说话,也怕自己情绪失控。

    但都没有想到,她会那么快找上他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将这压抑的气氛打散,温舒韵撅了撅嘴,瞪了他一眼,语气嗔怪:“还要装作不认识,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独自一人支撑着,失望近乎席卷了她。

    如果当时他完全不认识她,对她没有感觉,她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靳绍煜没说话,抓上她放着的手,放在手心里,握紧。

    心底无比庆幸她回来了,还好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温舒韵也没继续说话,回握他的手,与他十指相扣,交缠着,抬头,目光深深看着他的侧脸,眼底越发温柔。

    车子在她租房楼下停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去上班吧。”她下车,轻声说,“我们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不差这点时间。”靳绍煜下车将她的行李拿下来,帮她拿上楼,叮嘱道,“别往里面放太多东西,如果真的是必须的,我到时候给你寄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助理来,你让她们搬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啦。”她乖巧应下来,靳绍煜又看了她两眼,叮咛几句,接了个电话,这才离去。

    有周尘在,对方也会安排好,他在这也不能帮什么忙,没准到时候还说不清。

    关上门。

    她扬起的笑意迟迟未消,在他面前,就感觉自己还像个小孩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,可就是改不掉。

    许是太久没被人在乎,压抑隐藏的天性就被她尽数暴露,很多时候,还会特别幼稚求关注。

    想起来就脸红。

    打开行李箱,里面已经被装了一半,将一些习惯用品放了进去,又放了一些衣服,勉强能装合上,扫视了出租屋一遍,趁时间还早,拿出另一个行李箱,将有用到东西装进去,等她回来就搬过去他那边了。

    这个地址已经暴露,对她来说,也是不安全。

    收好之后,拿出纸箱,刚想把书架上的书装好,一阵敲门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扣扣扣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疑惑,周尘说到楼下打电话,这个时候来的,只有靳绍煜。

    他又折回来做什么?

    但心底还是小窃喜,快速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拉开门,冯琳阴沉的脸出现在她眼前,打扮端庄高贵,身上妆容得体,像个富太太,我很难想象在温家那副低声下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温舒韵脸上的笑容不动声色收敛起来,“妈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冯琳没回答,冷哼了一声,推开房门,走进去,眼神快速扫了一圈,脸色越发难看,看着放在一边的行李箱,家里大部分东西都被打包,略显空荡。

    许久没人住,温舒韵翻箱倒柜,地上也不是很干净,有了些灰尘。

    冯琳往里走着,眉头不断皱起,眼带不悦,甚至还有些嫌弃,转身对着温舒韵,伸出手,上面带着闪烁的钻戒和价值不菲的首饰,指了指地上的行李箱,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温舒韵将行李推向一边,将凳子拉了过来,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冯琳看了一眼,收敛回神情,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见此,她也不强求,不咸不淡道:“新公司给我安排了住宿,收拾一下,准备搬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给我撒谎!”冯琳突然大声冲她吼了一句,语气激烈,大声苛责,“温舒韵,你能耐了是吗?啊?你姐姐都得到消息你今天要去外省拍戏,你跟我说你搬家!什么时候这么会撒谎了?”

    这个温顺乖巧的女儿屡次反抗,让冯琳也心生警钟,心底更是气愤,道个歉就能完成事,非得弄得这么复杂。

    她在温家如今的地位,更是尴尬难堪。

    温文杰一夜未归,温老太太早上更是对她冷嘲热讽,对她态度恶劣无比。

    这一切,她默认为拜她这个女儿所赐!

    温舒韵一听到温昕悦的名字,脸色也拉了下来,看来对方没少在背后抹黑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冬季pk过了呐,存稿存稿,上架万更\(^o^)/~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