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068: 你又是谁?我是她妈!
    气氛倏然僵冷,冯琳神色间闪过一抹慌乱,紧绷着脸,气恼道:“你这是在怪我吗?你要是有小悦那么听话,我能不管你吗?小时候你怎么样,你自己不清楚?顽皮成什么样子,你自己不清楚?”

    她培养温昕悦,的确是想得到温家人的认可,同时,对温舒韵也是窝火,明明检查是个男孩,生下来却是女孩,害她被温老太太指桑骂槐好久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个孩子根本不在她期望里,只想把温昕悦培养好,得到温家人的认可,早点怀上儿子,生下来巩固自己的地位,那种生活,才是她真正想过的日子!

    温舒韵理所应当成为被忽略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多年,一直没怀上,温舒韵才成为了她在温家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“既然双方都有错,那么,追究这个问题毫无意义。”温舒韵不急不缓说着,将书打包好,情绪如常,好似在讨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已经看淡了,是生养她的母亲,什么都做不了,但很多事情,她会选择忽视看淡。

    冯琳气得脸色扭曲,对付这幅样子,如同一圈打在棉花上,愤怒得她直哆嗦,“我不管你现在心里头怎么想,奶奶昨天发了大火,你现在回去,说说好话让她原谅你,不然这温家的门口,你以后都别想走进去!”

    昨夜她是整晚未眠,温文杰不回,现在到了她这个女儿这,又被气得内伤,想有点好脾气都不行!

    温舒韵是温家她唯一能发火的人,积累的火气自然全都涌上来,之前说上几句话就能解决的事,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对方的性子突然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就说得很清楚,温家这门口,我以后都不会去了。”温舒韵毫不犹豫,直言出声。

    别说温老太太不让她回去,就是她自己,也不想和这个让她心灰意冷的家有任何的牵扯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冯琳声音尖锐,上次根本就没把她的话听进去,只当她说气话。

    温家是豪门,谁不想进去?

    谁不想成为豪门的子女?

    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?

    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,那么她怎么办?

    简直是荒唐!

    “如果您觉得在那里憋屈,等这部剧片酬发下来了,我手里就有些存款,到时候,我给您买套房,贵一点的按揭也行,到时候,我每个月给您打钱,离开温家吧。”温舒韵说得很无奈,这就算她对冯琳的赡养吧,毕竟是将她带来这个世界,也哺育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冯琳总想着在温家熬出头,其实温老太太惜命得很,一时间死不了,白受罪倒是真的,再者,就算死了又怎么样?

    温昕悦在后面顶着,她能落得什么好?

    轮情商和智商,冯琳永远比不过温昕悦,再付出讨好都没有,不然也不会让她们两人几十年在温家都过着这样的生活,何况,温昕悦身后还有一个李家顶着,冯琳是从农村出来的,可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温文杰是商人,他知道该怎么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买房?你给我打钱?”冯琳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,“小韵,你知不知道这q市的房价多贵?就你那点片酬,能买得起房?还每个月给我钱,你知道妈现在的花销多少一个月吗?”

    “好几千万、上亿的一套房,你要拍多久的戏?”她脸色越来越冷,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怒气,声色俱厉道,“你是温家的二小姐,你爸所有的东西,你都有资格继承,凭什么留给温昕悦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现在断绝关系,所有的东西你都没资格继承,我告诉你,这些东西,你就是拍一辈子的戏,你也挣不到!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手上拿着的包多贵?戴着的项链多贵?用的化妆品多贵?

    如果脱离了温家,这些她都会失去,变得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这个女儿是疯了!

    她拼了命才从穷山沟里出来,怎么可能放弃奋斗这么久、忍受了无数白眼才换来的生活!

    看着温舒韵无动于衷的样子,她简直要咬碎一口牙,沉声道,“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想,必须跟我回去,如果你还认我是你妈,就好好听我的话!”

    必须认错,必须回到温家!

    冯琳正说着话,温舒韵手机响起,她站到一边,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尘哥…我准备好了,随时能出发…”正说着,手机一下被人抢了过来,冯琳冷着脸,冲那边吼道,“今天她有事,不能走!我不让她走!”

    温昕悦说要去拍几个月,这要是回来,温老太太那个记仇的老太婆能原谅她才怪!

    今天必须回去,必须认错,让温家人原谅了她,也能替自己开脱,说明她没说慌,毕竟温舒韵今天回来了,然后再解释昨天电话的原因,可以说是伤心过度,自责内疚怕温老太太不原谅她。

    理由她都编好了,就等温舒韵回去。

    周尘在那边也被吓了一跳,谨慎了起来,“你是谁?舒韵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我是她妈!”冯琳听到他的声音,质问道,“你是不是她身边那个男人?我告诉你,她是温家的二小姐,她爸爸是温氏的董事长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,最好离她远一点!”

    温舒韵脸色一沉,看向冯琳的眼底越发暗淡。

    虽听着疑惑,但也是温舒韵的母亲,周尘还是放软了语气,“阿姨,我是舒韵的经纪人…”

    “经纪人更好啊。”冯琳抓着电话,直接吩咐,“我们小韵今天有事,不能走了,你把行程改了,改到那天都行,就是今天不行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冬季差点忘记二更了,抱歉抱歉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