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099: 现在谁需要你澄清?(二更)
    温舒韵也走了下来,坐在她身边,从衣服里拿出纸巾,递给她和许欣儿,并未听进去她的话,反而打趣,“这句话我都在你嘴里听到几遍了?”

    她早就准备好爬楼梯,所以穿衣服都是宽松舒适的休闲装,鞋是运动鞋,平时每天都有运动,体能是很不错的,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接了过来,甘小烟往许欣儿身上靠,还有些缓不过神来,笑嘻嘻着,心虚摸了摸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太累了,浑身都在冒汗,很热很热。

    温舒韵看着她披散下来的头发,伸手过去,用手上的胶圈,给她随意扎了起来,方便散热,柔声道:“捂着容易出痱子。”

    甘小烟刚要出口道谢,楼梯门倏然传来一阵声音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响亮的巴掌声,伴随着小声的尖叫。

    三人都蒙了,转身盯着离着不远处的那扇门。

    高楼层,楼梯平日里多半没人走,门都关着,需要用力才能推动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幅样子,知道拉着谁炒作吗?谁给你的胆子?”一道声音传来,温舒韵紧蹙起眉头,只觉得很是熟悉,却想不起在哪听过。

    倒是许欣儿,她睁大了眼,无声说出了一个名字,“林安菱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了然,心底再次震惊。

    她不是在q市吗?怎么在这?

    “林姐,真的不是我炒作,这件事我也不知道。”另一道声音也响起,话语轻颤着,带着哭腔,显得害怕无比。

    不容易猜出,就是被打那位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林安菱轻哼了一声,上前抓住她的头发,直接揪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那位女生直接哭了出来,凄惨叫唤着。

    三人光听着声音,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,甘小烟脖子缩了缩,嘴唇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难道买营销号的不是你经纪人?炒作起来的不是你经纪人?”林安菱可不吃她这一套,狠狠扯了一把头发,直接将她又往墙上推,“煜哥哥不和你计较,我就是专门从q市飞过来和你计较的!”

    “怎么?这个绯闻炒得很爽吧?靳嫂?呵,一个艳星也好意思这样自称?我看你是没彻底明白你这见不得人的身份吧?靠卖肉上升的贱人!我看你是活腻了!”

    她说得火气冲冲,反手又是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这件事,在她察觉到时候,立马便去调查,这个张歆蕊倒好,非但没澄清,还给她来这一招!

    买水军撮合她和靳绍煜?

    她今天就撕烂她的脸!

    林安菱的声音传来,台阶上的三人又是一顿震惊。

    被她叫煜哥哥的还有谁?

    林安菱可是公开表示对靳绍煜的好感。

    那么,另一位主角,铁定就是今天与靳绍煜传绯闻的张歆蕊了。

    张歆蕊闻言,捂着脸颊,浑身开始发寒,连忙哭着解释,“我不是有意与靳前辈炒作的,真的是偶然,后面的时候,是我经纪人做的,我也是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她遇到靳绍煜也不是有意设计,只是被曝光之后,经纪人想要借机让她火一把,于是有了后文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?这炒作不是挺爽的吗?你刚刚不是一脸得意吗?”林安菱嗤笑一声,“跑啊,不是要往房间跑吗?怎么不跑了!”

    她刚刚叫住她,还敢给她跑,从来就没有哪个女生敢违背她命令,上一个违背的,已经让她教训得跪着求饶了!

    “我以为是记者,对不起林姐。”张歆蕊这回还有什么气势,哭着认错,蹲在角落里,蜷缩着身子,无助可伶。

    真的以为是记者,她现在当然不能被堵住,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哪曾想,是遇到林安菱,倒了八辈子血霉都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?”林安菱居高临下看着她,话语皆是讽刺,“我给你打电话,给你经纪人打电话,通通不接,不是想炒作到底吗?”

    说着就来气,她上前就狠狠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若不是气不过,也不会提前来,专门逮着她。

    张歆蕊若是好好配合澄清,能有这么多事吗?她还会仁慈给她一条活路,本来也是来参加活动,眼下提前了两天,这笔账得好好算!

    张歆蕊又尖叫了一声,抽噎哭着,她的小助理早就被吓得瑟瑟发抖,被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当时是在拍摄,没有想到林姐会发消息来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现在就去澄清,林姐,您大人有大量,放过我吧,求求你了。”张歆蕊瘫在地上,发丝凌乱,声泪俱下祈求着。

    隔着一扇门,温舒韵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传闻林安菱嚣张,她没想到,对方已经无礼蛮横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现在谁需要你澄清?”林安菱低头,缓缓看了看手上的鲜红指甲,蹲了下来,眼神一寒,倏然用力抓住对方下巴,冷声道,“我看你是狗眼长不对地方,这是你能碰的人吗?他懒得管这些事,但这也不是你这种下贱人能触碰的!”

    张歆蕊被迫抬头,对方尖锐的指甲刺进了她下颌的肉里,疼得她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哭着求饶,“林姐,是我的错,是我有眼无珠,对不起,我和你道歉,我该死!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。”林安菱看着她哭哭啼啼的模样,摇了两下头,将她头往边上一甩,厌恶看了一眼,站起身来,如同施舍般道,“行啊,求得我原谅,现在你跪着给我磕头,磕到我满意我就原谅你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手里可是有你好多精彩的视频照片,要不要也往网上放一放?这样的炒作我觉得会更火,你没准一下子就红起来了,你觉得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