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0: 她很喜欢靳绍煜?(三更)
    林安菱不是一个人在这里,张歆蕊望着她带来的一群保安,心底无比难堪。

    但她同时又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这原谅,代表着她能不能在这个圈子混下去。

    林安菱的一句话,决定了她的生死。

    留着泪,咬着牙,她跪在地上,苦苦哀求着,“林姐,别,你别发,我给你磕头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入圈这么久,她被迫或者权衡利益之后干过多少事,自己心里也是清楚,若是曝光,那么她的前途又在哪?

    太多的阻碍,所以只能屈服于现实。

    “那就看你怎么做了。”李安菱慢悠悠出口

    张歆蕊垂下来的眼底,眼底布满浓浓的不甘,她还是咬着牙,对着她的当面,一遍又一遍磕头着。

    “响点,我听不到。”林安菱睨了她一眼,懒洋洋说出一句,“这幅样子做给谁看?再给我响点,长点记性!不然你不知道谁不能碰!”

    从今天看到绯闻,看到有些没脑子的网友还祝福,她胸腔里的一团火,简直没处发。

    她这么些年,就那么喜欢过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势必要拿下的男人。

    张歆蕊是什么货色?居然敢玷污。

    她要是不好好给她一点颜色看看,难平心中的怒火!

    当然,也是因为靳绍煜没理过她,让她难堪不已,找不到发泄的出口,偏偏有人往火枪上装,那就怪不得她了!

    酒店的走廊铺满了地毯,张歆蕊也不知用了多少力气,那额头与地板的碰撞声,一下又一下,在寂静的走廊里,格外响彻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“砰…林姐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姐我错了…砰…”

    张歆蕊带着隐忍哭腔的声音也不断传来。

    温舒韵柳眉紧紧拧在了一起,站起身来,其余两人吓了一跳,纷纷以为她要去救张歆蕊,拉着她的手摇头,对方那个公主脾气,两人还有过节,现在去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温舒韵指了指楼上,无声道:“走啦。”

    她才没那么圣母,张歆蕊的名声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,她没有理由往上凑。

    甘小烟与许欣儿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听墙角可不是什么好事,林安菱那么凶,若是被抓到,那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三人放低声音,快速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么滴,甘小烟都不带歇息的,咬着牙往上走,生怕被抓住一样。

    一口气爬了近十层,甘小烟最后连推开楼梯门的力气都没有,趴在门上,胸口剧烈颤抖着,“这下是要了我半条命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失笑,双手推开楼梯门。

    别看她个子纤瘦,力气不小。

    这种门很重,是得用一些劲,她爬了那么久,此时还能有力气,其余两人也是佩服得紧。

    温舒韵的房子里楼梯口最近。

    甘小烟脚已经软了,跟着她便往房间里钻,不愿多走那么一小段,嚷嚷着自己要精疲力尽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,坐着,给你倒水去。”温舒韵摇摇头,语气纵容。

    几人中,甘小烟年龄最小,大家都很照顾她,很多时候,没有上下级关系,撒娇是常有的事,都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衣服脏死了,不能坐温姐床上,坐沙发。”许欣儿看着她要往床上倒,连忙拉住她,甘小烟点点头,连忙又倒在沙发上,“我都忘了,刚刚坐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倒了两杯水走过来,恰好听到她说,“肯定是刚刚被吓死了,我刚刚跑得贼快了,要是被发现,死的不就是我们几个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林安菱简直就是恶魔啊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都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太不把人当人了,怎么能那么侮辱一个人?

    即使她知道张歆蕊有意与靳绍煜炒作,心底也很生气,但那么对待一个人,着实是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长记性?”温舒韵将水递给她,轻轻敲了敲她的头,“说过多少次了,莽撞的性子要改,话不能随便所,你不怕被人听了去,她找你算账?”

    甘小烟一听,快速捂住嘴,一脸害怕,坚决摇了摇头,委屈道,“这里不是没别人吗?只有你们,而且,我刚刚实在是被吓到了,想要发泄一下,下次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她可不想成为林安菱的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她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行为,要是没人的地方,你也不知道她能干出什么。”温舒韵徐徐诱导着,“不光光是她一个人,你要时刻注意每一个人,别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甘小烟性子不拘小节,做事缺乏思考,她担心她日后会吃亏。

    对方一听她这话,立刻像小鸡啄米般点头,脊背压抑不住发冷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惜命啊。

    “林安菱性子无常,温姐你要少接触她。”许欣儿站在一边出言,看向温舒韵担忧道,“尤其是温姐还和她有过节,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少发生比较好,她很记仇,逮到机会就会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忘了,欣儿还当过林安菱的助理,天啊,她是不是会打骂你们啊?”甘小烟看向她,缩着身子,一脸同情,光想着刚刚的片段,都让她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其实还好,不过我听她们说,前一个被辞退的助理毁容了,好像是被林安菱用咖啡泼的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还去给她当助理,不要命了吗?”甘小烟打断她的话,瞪着眼睛,语气不悦,像是心疼当时的她。

    “刚来的时候都不知道,不过工资很高,比平均水平高了三倍,其实只要不惹到她,都还好。”许欣儿想想,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。

    她也是一个看得很开的人,很多事都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她很喜欢靳绍煜?”温舒韵站在一边,试探性询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