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9: 乖一点,让为夫省心一点
    那头,靳绍煜带着手套给温舒韵剥虾,一只只剥好之后,放在她餐盘里,看着她一脸享受的神情,简直比自己吃到还要喜悦。

    她目不转睛看着他剥大闸蟹,将壳打开,香味顿时四溅,一块块完整的蟹肉被取了出来,一脸崇拜看着他,毫无保留夸赞,“你太厉害了吧,我就不行,每次取出来都是残破的蟹肉。”

    “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露出这样的神情,毫无疑问,她至少是喜欢这个男的,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也不错,是情侣?”周蓉蓉又问向他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周济彬冷声回答。

    情侣吗?

    他在停车场看到那一幕的时候,本能觉得她同其他女星一样,用了一些特别的手段获得捷径,但他心底抵触这样去想她,但现在才发现,承认她有一个喜欢的人,两人感情很好,比这个还要难上百倍!

    周蓉蓉没有在说话,目光望向不远处温舒韵身上,女人最了解女人,对方脸上洋溢的笑意,是发自内心的,而一个男人,带着手套,给一个女人剥壳,无论是不是在热恋,最起码能说明,这个女人在他心底一定是分量,分量还不小。

    “再沾一点。”温舒韵笑着看向靳绍煜,继续发言,“你手边那个,我要辣椒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靳绍煜皱了皱眉,将手上的蟹肉伸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她躲了躲,就是不张嘴,“无辣不欢,你放我碗里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没理她,再次往前伸了伸。

    “放我碗里。”她也在固执,还将自己的碗拿了起来,下一秒,整张脸直接皱了起来,愣愣看着他直接塞到了自己嘴里,全程没有一丝丝犹豫。

    那是一大块蟹肉啊,她看着他弄了好久,就等着呢。

    “不吃算了。”他选择忽略她的神情,慢悠悠说着,将手套脱了下来,给自己盛了碗汤,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“我要跟你决裂!”她一脸肉痛,“在你把它吃下去的时候,我感觉我们的玻璃友谊走到了尽头,走到了尽头!”

    她说到最后,还强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啧,我就记得你这几天都有节目吧?”靳绍煜一脸不在意,“吃辣椒长痘痘影响不怕影响美感?再说,我记得你经期就在这几天了吧?少吃辣椒。”

    “别狡辩!”她别过头,“你就是不想给我吃,你就是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块肉你要跟我决裂是吗?”他抬头,清冷的目光望向她,“温舒韵你能耐,我都不知道你这么能耐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都说了给我吃的。”她现在还在垂涎,可这会都在他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找机会决裂是吗?”靳绍煜可不管她解释了什么,“下一步是找机会做什么?你今天好好给我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男人胡搅蛮缠起来,那就没女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懵,她刚刚只是随便说说,这会好像把事惹大了?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离婚的念头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靳绍煜说着,眯着眼看向她,“别忘了,你现在可是我公司的艺人,报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把报复说得这么明的吗?”她说着嘴角都抽了抽,“靳先生,你这样也是不对的,诺,给你吃,安慰一下你的心灵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夹着一块虾仁放在他面前,还笑嘻嘻说着,“老板,我先讨好一下你,高抬贵手,不要报复我。”

    乖巧得就差没摇尾巴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很给面子张嘴,一副被顺毛了的模样,傲娇道,“你乖一点,资源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温舒韵伸脚又要踢他,狠狠瞪着他,为自己愤愤不平,“我很不满意,你说得我就像被包养的情人!我们是领证的,受法律保护的!”

    “情人有你这么不省心的?”他笑出声,低柔道,“乖一点,让为夫省心一点,更好为我们家努力。”

    前一秒还在嚷嚷,下一秒突然冒出这句情话,温舒韵都有些措手不及,直接就脸红了,声势也小了很多,脱口而出,“谁要你省心!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不对,谁要你操心?”她连忙辩解,嘴硬道,“没人强迫你操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凑上去的,不关心你难受。”靳绍煜自然接话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温舒韵没忍住,直接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和谐暧昧。

    “不过去看看?”周蓉蓉看着自己弟弟一脸心不在焉的模样,出口问。

    周济彬盯着面前的餐盘,盯了这么久,怕是要盯出花来了吧?

    按照对方平时速战速决的习惯,一顿饭根本不可能吃这么久,也不可能和她坐在这里这么久,说到底,还不是因为那个女的在,她这个弟弟想多看看呗。

    “刚刚看过了。”他淡淡说,语气听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去看看那个男的?”她继续说着,吃了块水果含糊不清道,“看看他长什么样,你说你脸长得虽然没我好,但是也不差,身价也高,家庭嘛,自然也是不差的,说不定你比他还要优秀,这女人嘛,也是会比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商品。”周济彬说着,眼神不自然闪了闪。

    除了这张脸,他可能还真没什么地方比那个男的优秀,那天他看到他开的是两千多万的迈巴赫,这样的人,就算身价不高,家室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在q市,有钱人多如牛毛,他家也不过是比平常人好一些,算不上什么豪门。

    “真不去啊?”周蓉蓉刚说完,看向前面,叹了一口气,“得了,别去了,人走了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两人已经吃好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靳绍煜背对着,自然瞧不见脸。

    “穿好,出去冷。”他又将外套拿过来,替她披上,又拉起她的手,往一边走。

    “好饱。”温舒韵吃得有点撑,又穿着高跟上节目那么久,脚实在有些酸,整个人往他身上靠,靳绍煜干脆不牵她了,揽着她腰,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这个男的身材真有型,是个背影杀手啊,不过我瞧着,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吧?”周蓉蓉盯着两人,又开始叨叨絮絮起来,直言道,“完了,你们身高相近,但是身材…我觉得他更好一点,万一脸还比你好,那几率又小了,毕竟女人也是视觉动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怎么办啊?现在你可能已经处于弱势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周济彬蹙起了眉头,珉紧唇。

    周蓉蓉立刻闭嘴,不敢惹他。

    两人不过差一岁,自小他比较成熟一些,而她又成熟得慢,性子大大咧咧,所以他鲜少喊她姐,很多时候都直接叫名字,这点让她很不满,丝毫没感受到身为姐姐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还有通告,先走了。”没多久,周济彬又站了起来,说完,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!”周蓉蓉也拿起包,快步跟在他身后,不满道,“我就知道,你根本不是陪我,我们都多久没在一起吃饭了?时间那么紧?分点给家人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回哪?”周济彬直接无视她的话,直接问。

    “爸妈那。”她接话。

    “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咦,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”她有些不可思议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们都各自有房产,她倒是经常回去,可他这个弟弟这两年是能躲则躲,还不是老太太每一次都要唠叨人生大事,奉承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则了。

    别问她这个姐姐为什么被没唠叨,她不婚主义,两老口已经没法了,所以他身上压力重了一倍。

    周济彬只顾向前走,对她说的话,只当听不见,放在一边的手却握紧了,气色更说不上好看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