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3: 冯琳怀孕(三更)
    “妈!”徐轻芮打断她的话,态度也有点强硬起来,“现在很多事情还没确定,我和他感情也没什么问题,说不定有什么误会…”

    她不是害怕,只是心底有些慌,纵使再相信林浩,可要他违背他家人的意思,那两人会走向何处?

    温舒韵不是没与她说过,靳绍煜的父母就是一个再典型不过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误会?”周彩燕黑着脸,“我都亲耳听到了还能有什么误会,我是你妈,我会害你吗?”

    “那您急什么?”她的目光紧锁在她身上,带着探究,再次出口,“我们现在是正常恋爱,他也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,我也没受到任何伤害,您急什么?就算我们分手,我又没做错什么,为什么要离开公司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徐言卓也疑惑了,“对啊,妈,你这是想让两人断绝联系,为什么?这事说不定有什么误会,您别这么急。”

    周彩燕不仅话语急,动作也急,就好像徐轻芮不立马答应和林浩分手,她就不依不饶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哪有!”周彩燕眼神闪躲,气势一下降下来,顿了一会,又开口解释,“就是因为你现在没受伤害,所以我才急,这不是关心你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林家的公司,如果你还在那里,万一以后被为难怎么办?我也是为了万全才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说的也对。”徐言卓点头,“你和他分手之后换一家公司也好,不然以后撞见也尴尬,指不定他还会做出什么事。”说话着,还挥起拳头,“那个王八蛋如果敢欺负你,你跟哥说,哥绝对打得他满地找牙!”

    “哥!你别添乱。”徐轻芮无奈说完,头疼道,“妈,你先别激动,这事我弄清楚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弄清楚的?人家会承认的?还不是想着先玩弄你的感情!”周彩燕听她这么一说,整个人又急了,上前就戳她脑门,“我说你这脑子怎么想的?啊?妈会骗你吗?这样的男人就应该远离,你知不知道林家水多深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为了这份高薪,我会去做吗?你现在还往火坑里跳!脑子是不是坏掉了?”

    “您不是说那里挺好的吗?”徐轻芮捂着额头嘀咕,“连过年都不回来,都待在那里了,如果不好为什么要做那么久?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不这么说,你们能心安理得待在老家读书吗?做父母容易吗?还不是为了你们!”周彩燕说着又叹了一口气,“过年工资高,你们哪里知道什么,你爸早些年怎么样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如果不是我这份工作顶着,你们能在老家好好读书?”

    闻言,徐轻芮与徐言卓都沉默了,就算心底有些抱怨她这些年不在乎家庭,这时候听到对方的话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早年的时候,徐振南的确没有什么收入,因为有了周彩燕的收入,他们才不至于过得艰难,但后来为什么也不关心他们?

    这话他们没说,也被倏然升起的情感淡化了。

    周彩燕心底也打起了警钟,知道不能逼得太紧,见徐轻芮有些动容了,缓了缓语气,轻声出口,“或许是妈语气不对,但我也不会害你,这样是为了你好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徐轻芮点头,她只是觉得太突然,一时有些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想逼你了,用你的心去感受吧,不要让自己陷进去,尽快结束吧,不要让自己跳入火坑。”她又继续出口说着,充满了无奈。

    徐轻芮心底越发不是滋味,头疼得越发厉害,全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“好好想想吧,妈不会害你的,一定要尽快远离他,你们真的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!也别过多去追究这件事情,林浩或许都不知道他的命运,两人一生都很长,为什么还要苦苦坚持原本就不合适的家庭?”

    “对于两个人或者两个家庭来说,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尽快分手吧,别让自己受伤,也别进展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离开前,周彩燕一再强调。

    门被关上,没多久,手机响起,是林浩的电话,徐轻芮没有立马上前接,盯着电话没动,眨了眨眼,有些恍然。

    她脑海的思路就像被一层雾蒙着,看不清,消不去,一闪而过的思绪,让她总是抓不住,十分难受压抑。

    心塞难受之余,总感觉那些地方不对,但她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夜,越来越深了。

    徐轻芮躺在床上,几乎睁眼到天明,而在隔壁的房间,周彩燕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,辗转反侧,心底越发慌,眯着眼,便会噩梦连连。

    她的确是要好好想个两全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当月下旬,《那年夏天我和你》正式结局。

    作为这段时间热搜户,这次自然也是不能少,大批网友叫嚷着要看续集,不想结局,温舒韵凭借着这剧本,外加上次《明星的大本营》上的表现,收获了好大一批粉,微博粉丝突破一百万,名气瞬间上了好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温家。

    温老太太从沙发上起来,着急看向门口,眼底焦虑,不断念叨着,“怎么这么久还没到?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了吧?我说我要跟去的,偏不让,这叫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我的乖孙要是出了什么事,这可怎么办才好哟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您先坐下。”温昕悦上前扶着她,安抚道,“爸爸不是半个小时前才打电话吗?哪有那么快?再说,这车那么多,得开得慢一点啊,您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温老太太又点点头,由她扶着坐了下来,看着她,脸上露出喜悦,“这下好了,你可算有弟弟了,这个家啊,好久没小孩了,可算要热闹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温昕悦眼底划过一丝讥诮,嘴上附和着,“对啊,有小孩家里也会热闹一些,挺好的,只是妈妈这个年纪了,怀孕很辛苦,我在想,要不家里再聘一位营养师吧?两个人也好照顾一些。”

    温老太太听着,十分满意,拍了拍她的手,“难得你还这么为你妈考虑,我也这么想的,两个人的确方便一些,我也一大把年纪了,没那么多精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奶奶,你可要长命百岁,看着弟弟长大,娶妻生子。”温昕悦板着脸,与她说着,倒是把她哄得眉眼弯弯,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她盼了几十年的孙子啊,这下可算是怀上了。

    两人还想说些什么,门外车声传来,温老太太直接就站了起来,往外走,手脚别提多利索了。

    温文杰这时候已经下了车,从车上将冯琳扶了下来,对方一路上笑意就没有收敛过,她就说这一胎一定是个男孩,果然没错,上天可算是眷顾她一会了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一切就要苦尽甘来。

    看着温老太太着急走过来,她轻缓了一声,“妈。”

    温老太太难得这么好脾气应下,看着她的肚子,“哎哟,赶紧进去,今天的风有点大,这要是生病了可怎么是好?”

    “妈,医生说很健康,您就被这么担心了。”温文杰接着她的话,也笑着,露出眼角的细纹,看的出来心情也是很好,也算老来得子。

    自小被温老太太培养大,骨子里也染上了一些封建的思想,冯琳可算是怀上了男孩,他这下可有人继承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温老太太也一直在催,他不是没留意外面,可实在要不到,再者,别看冯琳好欺负,实际上这方面对她是严加看管,他也是好面子的人,自认为还算有责任感,如果不是冯琳一直怀不上,他还真没想过动那种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那群医生就那么说,万一出点事情谁负责?”温老太太沉下脸,不悦出口,上前就要扶冯琳,将她看得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可不,里面可怀着他们温家的金孙呢。

    “文杰,我们就听妈的,毕竟妈懂得比我们多。”冯琳顶着她还没显怀的肚子,轻柔出口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算是琢磨出一套哄温老太太的方法,可之前在家里地位不高,对方自然没什么好脸色,这下怀里孩子,一下有了护身符,加上这一套,温老太太别提多满意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,您慢点,妈那边有爸呢,您腿不好,我来扶你。”温昕悦走上前去,扶着温老太太,劝说着她。

    “对啊,妈,文杰扶我就好了。”冯琳笑着说,心底一下子感觉自己扬眉吐气了,受全家看中,腰板都直了几分,可算是没白忍这些年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入屋内,温老太太坐在沙发上,看冯琳倒是越发满意,轻咳了两声,出言道:“刚刚小悦和我说了一下营养师的问题,光有胡嫂一个人的话,也不太保险,就再聘一个吧,保全一点,毕竟现在你的年纪也大了,凡是都要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,都听妈的。”冯琳点点头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奶奶找吧,您看人准一些,也更有经验一点。”温昕悦这时候又出口。

    冯琳听着这话,悬着的心又放下来一些,她又不是那种半点心眼都没的人,若是这样,也不会借着怀孕嫁入温家。

    她现在怀孕,最不利的是谁?

    温昕悦。

    原本温舒韵离开,若是温文杰没有儿子,大部分的财产都会落入对方手里,这时候她怀孕,她就不信对方没有一点想法。

    所以她平时可谓是处处小心,若是营养师是温昕悦找来的,她还真不敢用。

    “也行,我会好好把关。”为了她的孙子,温老太太有什么不愿意的?要求说不定都要比之前高几倍,这可是她的金孙,可不能出什么差错!

    “妈,你也别太操心,实在不行,家里再请几个佣人,一把年纪了,别太累。”温文杰是孝子,看到温老太太这幅样子,出口叮嘱。

    “什么累不累的?我能累到哪里去?”温老太太无所谓摆摆手,又盯着冯琳的肚子,乐呵呵道,“多动动身体才能好,我可是要好还活着,等着我白白胖胖的孙子生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冯琳笑着,下一秒脸色却又僵住了,只听温老太太突然又道,“这回性别确定是对的?可别像上次一样,说是男孩,生出来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冯琳原本不过是温文杰的秘书,又是贫苦家庭,按照温老太太的眼界,怎么可能会看上?还不是当初检查出来是男孩,这才顺利嫁入温家,谁知道生出来是温舒韵,把温老太太气得大病一场,所以这些年才不愿待见对方,温昕悦虽说也是女孩,人家母亲娘家家底好,两家人企业上也有合作,自然受宠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让医生确定了三遍,保证没问题的。”温文杰连忙出口,他自己当时也是空欢喜一场,自然也是十分注意,一次教训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温老太太又松了一口气,提起这个,自然就记起来温舒韵,恰巧,这时候电视上还放着对方的广告。

    最近在电视上经常看到她这个孙女,演的那部剧也看过,昨天去和其他老太太喝茶,其中两个老太太还求她帮个忙,说自己的外孙女很喜欢温舒韵,能不能要个签名?

    她想不到温舒韵火到了这样的地步,直接就答应了下来,那种被别人羡慕的感觉,实在不错。

    “小韵那个丫头呢?这戏应该也拍完了吧?闹了这么久脾气,也是时候回家了。”她心情不错,像是随意提及,“和家里人闹什么别扭?叫她回来吧,上次的事就当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话落,又皱着眉,“这姑娘家家的,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像什么?和家里闹什么脾气?”

    看着是做了极大的让步,温昕悦听着,眼底闪过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从知道冯琳怀孕开始,在这个家,她就一直被无视,倒是能理解,温老太太现在看到温舒韵也有价值了,自然愿意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骑到她头上了?

    温昕悦暗暗握紧了拳头,她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!

    “是啊,小韵那个孩子,最近怎么没信了?”温文杰被说得也想了起来,看向冯琳,“你现在怀孕了,也可以让她回来帮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太忙吧。”冯琳极力扯开一抹笑,看向温老太太,“妈,您又不是不知道,小韵那个孩子最近忙疯了,现在肯定在努力发展事业,公司肯定也不随便给假期,正在事业的上升期,这样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家也没什么事,还有营养师和保姆看着,就不去麻烦她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她过了这一阵,再让她回来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一下子火了倒是她没想到,温昕悦上次还说拍完戏就让温舒韵回来,她上哪找人?

    还以为温舒韵这次必然惹温老太太不愉快了,突然这么火了,可不就有理由解释了吗?

    照这样的趋势,温舒韵比温昕悦还要火是必然,她现在又怀了男孩,可谓是双喜临门,再也不用看其他人脸色了。

    过段时间,她自然还是要去找温舒韵,这样她就会多一个依靠,底气就更足。

    “也是,我看她这部剧不错,听说下一部签约了黎斌导演的,应该也会取得不错的效果。”温文杰也点点头,语气欣慰。

    “你看,又是那个丫头的广告。”温老太太看着电视,上面播放着温舒韵代言一款还算有名的化妆品广告,清脆的声音从电视里传来。

    温昕悦看着全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温舒韵身上,眼底越发阴暗,她还真要想点办法,不然在这个家,就会一点地位都没有,那对她来说可是很不利。

    “那就忙过再回来吧。”温老太太宽容出口。

    越红不就越帮衬家里吗?

    事业很重要!

    冯琳看着两人对温舒韵的态度都好了起来,她眼底笑意更浓,不自觉微微昂起下巴,这下她可就是人生赢家了,再也不用讨好温昕悦,讨好整个温家人!

    “小韵的这部剧的确是很好,未来发展潜力也是无限的。”温昕悦在一边插话,紧接着有点忧愁道,“我前段时间见到她了,她好像变了一个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到她了?”温老太太诧异。

    “恩,不过她没怎么理我,说已经和温家断了关系,我不是她姐姐,以后也当做不认识。”她微微垂头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这话,让刚刚还在得意的温老太太面色下沉,气势一下寒了下来。

    温文杰也皱了皱眉,冯琳则有点紧张,心底微微埋怨温舒韵又来坏事!

    温昕悦好像看不到这些人的神情,继续说着,“当时是在餐厅,安菱也在,她与安菱哥哥的女朋友在一起,安菱当时就过去,不知怎么发生争吵,小韵…她对安菱动了手脚,还用果汁泼了安菱。”

    这明显不是温舒韵的做派,所以她赶紧又道:“若不是我亲眼看到,我都不知道小韵变成了这个样子,当时我怎么劝她都不听,还说她已经和温家断绝了关系,我已经没资格管她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谁听了不心惊?

    林安菱可是林家最受宠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温文杰神色骤然一遍,急忙道,“最后结果怎么样?林小姐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温昕悦摇摇头,“安菱非常生气,我还是劝住了她,她可能也觉得自己说话过分,但小韵动手很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温文杰松了一口气,看向她,“这件事是小韵不对,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反了!”温老太太怒喝,“都这么久过去了,不追究她也就算了,还真翻天了,和家里闹到底是吗?还要我这个老太太去求她是吗?”

    她给温舒韵面子,但不是让对方蹬鼻子上脸的!

    “妈,小韵可能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冯琳小心翼翼开口,“可能真的是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她翅膀硬了?觉得不用回来了是吗?”温老太太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这是在挑战她的威严,她哪能轻易放过?

    “小韵那个孩子您还不知道吗?她哪里会这么想,这里面估计是有什么误会吧?对吧小悦?”冯琳现在也算有了护身符,平日里不敢说的话,这次也出了口。

    温舒韵的性子在她看来也的确变了一些,但打人这个,她还不能相信是她干出来的,她那个女儿,这方面还是很胆小,应该不会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再说,温舒韵现在正红着,万一超过温昕悦,还回到这个价,得意的可就是她了,这时候她当然选择抱住对方的声誉,当她在温老太太面前多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温昕悦嘴角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总不能执意说是她看到,温舒韵就是这个样子了,现在温老太太可是偏帮冯琳,说不定还以为她故意排挤,话落,目光无意撇像冯琳,无声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还真让她猜中了,这个女的,怎么会没野心呢?

    那就要看她有没有能力保住了,她准备的好戏可还没开场。

    “算了,懒得理她。”温老太太不耐烦摆摆手,“提及这个丫头我就烦,行了,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,我倒是要看看,她什么时候才记得!”

    要她去讨好?不可能!

    若不是心里有别的打算,加之冯琳肚子也争气,她才懒得搭理!

    “妈,她有空就会回来的。”冯琳这么说,心底其实已经有了打算,她一定要再去找温舒韵,对方现在也算受温家重视,她现在又怀孕了,自然需要人护着,地位也需要巩固。

    温舒韵是她的女儿,是唯一的人选。

    温老太太随意应了一声,看向冯琳的肚子,越看越满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