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5: 恩,是他们的家(一更)
    夜里,群星点点。

    温舒韵盘腿坐在床上,两人都结婚了,自然是住在一间房内,她抬眼环视着四圈。

    前一世两人不过回来匆匆吃一顿饭,而后便离去,她还真不知道他住的地方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床的旁边是衣柜,前面是书架,上面摆满了书和奖状,年代久远了,都有些泛黄,一眼望去,好些奥数奖,还有些创新奖…

    侧面角放在一台电脑桌,上面放在一台电脑,机子都是好些年前的了,倒是不符合他风格,应是不常用也懒得换,旁边还放着两盆仙人掌,不像养了很久,倒像是新买来的,不知道是不是余秋凤怕她觉得房间太单调,用来装饰一下。

    被单是新换的,暖暖的,是太阳的味道,是今天洗完晒干换上的,从没被人如此照顾过,她心底涌入一股暖流,慢慢的,心变得很柔很柔,很像她认知里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没有体会过,如今倒是有些迷茫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走进来,看到她坐在床上,抱着被子傻笑,俊眉一挑,直接上前去,轻声道:“想什么呢?这么入神?”

    何止入神,还有些傻。

    见他走过来,温舒韵收回视线,往里挪了挪,给他让一个位置,等他坐上来,略带感慨说了一句,“阿煜,我觉得你家这里很有家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话说一说,头上被不轻不重一敲,她柳眉狠皱,无辜看向他。

    靳绍煜深邃的黑眸带着严肃,盯着她的眼,那种眼神像是直接探入了她心底,只听他一字一顿道:“这里不是我家,是我们的家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鼻子一酸,狠狠点头,伸手抱着他。

    恩,是他们的家。

    靳绍煜就势倒下,身子一翻,后面的事情自然而然就发生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翌日,温舒韵带着口罩,穿着休闲服和布鞋从屋内走出来,靳绍煜正与靳胜坐在枣树下,看着她,轻笑,“帽子带好,路上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会看着外婆的。”她保证着。

    靳绍煜说的根本不是这个,余秋凤身子硬朗,对这里也熟,又不是走得多远,不过见她这幅模样,也就没有反驳他。

    道别之后,她便和余秋凤去买菜。

    余秋凤拉着她,脸上笑意就没消过,离得不远,两人便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关于温舒韵的家庭,靳胜也告诉她了,更多的便是心疼,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也从未提及关于她家人的话题,对她却越发慈爱。

    老两口这辈子就生了靳碟一个女儿,后来乔立临两夫妇早逝,留下靳绍煜,那孩子沉默寡言,这个家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是讨喜的,她甚是喜欢。

    走入菜市场,掺杂着各种味道传来,即便带着口罩,温舒韵还是有些不适应,她虽在温家不受宠,但有冯琳在,温昕悦什么事也不敢做得明显,顶多没人关爱罢了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发现,菜市场长这样,商贩在吆喝着,有些过道里,有些肮脏,菜叶子被扔得到处都是,垃圾车都被堆满了,越往里走,一股鱼腥味传来,特别特别浓。

    余秋凤还在拉着她的手,叨叨絮絮说着:“菜我们家有,阿煜说你喜欢吃海鲜,这个时候的鱼最新鲜,都是刚上岸的,有钱都买不到,你们去餐厅吃的,都不知道冰冻了多久,味道就没那么新鲜了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小心翼翼扶着她,许是购买高峰,人流还是蛮多的,她听着倒是又了兴趣,眼睛不断观察着眼前都新事物,味道虽然难闻,但她能忍受,倒不会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c市有好几处港口,这时候,渔船都上了岸,一筐筐活泼乱跳的鱼被抬了上来,好些蹦还蹦出了筐,渔民带着手套的手一抓,又给丢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外婆,那个鱼,我没见过。”温舒韵颇有兴趣,盯着看,一副想要走近的模样,却又怕鱼蹦到她身上,眼睛都发亮了。

    鱼身扁扁,周身还带着些许黄色,看起来倒是稀奇。

    温老太太不喜鱼,再说,居住在城市内,离沿海远,能见到的鱼品种很少,餐厅里能吃的,便更少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金鲳鱼。”余秋凤笑着对她说了一句,话落,已经上前问商贩多少钱了,“给我五条吧,都杀了,要弄干净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一愣,眼睁睁看着商贩利落应了一声,放在称上称完,然后拿出刀,开始开肚,三两下便从鱼肚子里拿一堆血肉模糊的东西,左边一刀,右边一刀,鱼鳃便去掉了,没几分钟,装在了袋子里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温舒韵连忙接过来,刚要拿出手机付账,发现人家不用手机,都用现金的,只能眼睁睁看着余秋凤付完账,她感觉手里的袋子还在动,她有些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外婆,这么多能吃完吗?而且好便宜。”她看到余秋凤递过去二十块,还找回来几块钱。

    “这种鱼适合煎着吃,到时候回去用盐阉一会,这样煎起来才入味一点,煎起来很入味,别看它很大,很少肉的,以前阿煜一个人能吃三四个呢。”说完又继续解释,“这也不是什么贵重的鱼,也就几块钱一斤,哪有大城市那么贵?”

    这里又是小镇,消费什么的都比较低,很多东西比较天然,靳绍煜也不知道没叫他们去城市生活,但老两口还是比较喜欢这里,过着慢节奏的生活,别提多舒心了。

    “几块钱?”她瞪了瞪眼,有些不可思议,这时候,袋子又扭动了几下,她整张脸又皱在了一起,隔着口罩都把余秋凤逗笑了,伸手过去,“来来来,外婆拿,被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。”她没将袋子伸过去,生命力也是顽强,这么久了都没死,她都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余秋凤也不强求,拉着她的手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外婆,这个鱼红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,买回去阉了当咸鱼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我知道,是石斑鱼。”

    “恩,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外婆,我想吃这个…”

    “多买几条,我们晚上做火锅吃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温舒韵像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,原本有的那点拘束尽数不见,缠着余秋凤撒娇,听着对方说着菜谱,口水都快留下来了,脑海里全是吃的。

    两人回家时,靳胜已经去找老伴下棋去了,靳绍煜依旧坐在树下,盯着石桌上的电脑,撑着下巴蹙着眉头在思考,一抬头便看到两人拎着好几袋东西走回来,也是一愣,站起身来便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买了什么?”他询问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想两人去逛逛,怕温舒韵在家太闷,也想让两人增进感情,家里不缺什么,没想到买了这么多东西回来。

    一走近,鱼腥味传来,加上知道她的口味,心里也有底了。

    哪知,余秋凤开口道:“把韵韵没吃过的鱼都买了,换着做给她吃。”

    原先还买得比较多,最后就变成一种买一条了,不然实在太多也吃不完。

    靳绍煜扶额,无奈伸手接了过来,的确是不轻啊,看向她,某人很不好意思躲在余秋凤身后,带着娇羞又带着窃喜,还满脸小幸福的笑意。

    第一次被长辈关怀的感觉啊。

    只要她问,余秋凤就都买了,她已经很收敛了,后面那些她也没吃过,都不敢说,两人将整个港口都逛了一遍,她心底无比满足啊。

    “什么眼神?”余秋凤可不乐意了,护着温舒韵,“我是要买的,能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在这种港口买,很多都是白菜价。

    “外婆,不能连续吃这么多鱼的。”靳绍煜没有指责她的意思,只是听说换着做来吃,有些不赞同,毕竟深海物种,高蛋白又偏寒性,这些多得吃多少顿?

    “我觉得买回来给她看也是值的,又不是你花钱,凶什么?”余秋凤上前就要抢过来被他拿过去的好几个塑料袋,还冷下脸,“把我的鱼还回来!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知道了,我帮您放到厨房去,您看着办吧。”他无奈,只能妥协。

    头疼,怎么比他还护犊子?

    那又是个吃货,这么下去可怎么办?

    温舒韵躲在她身后,看着靳绍煜一脸吃瘪的神情,像只偷了腥的猫。

    “人家韵韵长得漂亮,有一个卖鱼的小伙还少收钱了呢。”余秋凤莫名提起这句话,靳绍煜走向大门的脚步顿了顿,脸色一下全黑。

    温舒韵还一点危险不自知,看着他的背影笑眯眯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吃的是全鱼宴。

    深夜,温舒韵求饶声音不断,两人汗水淋漓,他喘着气,伸出两根手指捏住她下巴,被迫让她抬起下巴,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眸,倒是好不心疼,反而有些像狠狠蹂躏,声音粗哑,“除了少钱,有没有小伙子给你送鱼了?”

    温舒韵吸了一口气,可怜兮兮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买了这么多年,怎么没人给我少钱?”他又将她下巴太高,眼底危险的气息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她真害怕哭了,两滴眼泪黏在修长的睫毛上,别提看起来多骄了。

    她承受不住,想睡觉,能不能放过她?

    “我。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哪敢按照余秋凤说的是因为漂亮,那她肯定被折腾得半死的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不够明白啊。”他若有所思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…唔…”

    温舒韵还未说完,嘴又被封住,感觉自己都要窒息时,这才被放开,他又轻啄了两下,抵着她的额头,“老婆,你乖啦,我们小声点,一会又该害羞了。”

    她实在气急,手直接要打过去,结果被人抓住,手指被含着嘴里轻咬了下,他笑出声,“怎么还是不乖?这是谁惯的脾气?”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她说什么都没用,还不是乖乖被折腾到深夜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靳家老两口以为两人就呆两天,蛋糕店那边,还写上了第四天才开张,结果两人都不急,又多待了几天。

    靳胜不仅是个顽固的老头子,还言而有信,蛋糕店一天不经营倒是没什么,但放出的话,他若是不做到,怕是会难受许久,靳绍煜深知,拉着温舒韵,两人也跟着去蛋糕店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当然没意见,还略带些兴奋,毕竟是个糕点吃货。

    那家店开在大学城,主要买家便是大学生,店铺也不大,老两口忙也够了,不会很累,只当乐趣。

    靳胜以前的梦想还是当厨师,结果去当了老师,现在退休了,对糕点也有些研究,也就开了这个店。

    “韵韵,这个要放在最里边。”余秋凤将泡芙端上来,温舒韵负责摆在柜子里,蛋糕店装修复古有情调,角落还放着几张桌子,墙上还摆放着几排书,整体格局颇有韵味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温舒韵乖巧接过来,开始整齐摆放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是早上,老两口做的糕点都是当天做当天卖,很多还没做出来,此时已经有了顾客,是对小情侣,看了一眼大半空的蛋糕柜,女的有些失落,“还没有我要吃的肉松饼。”

    “吃泡芙吗?刚刚做出来的,很好吃哦。”温舒韵冲她甜甜出口。

    带着口罩,又穿着工作服,特意换了个造型,扎了个马尾辫子,倒是不怕会被认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女生原本都要走了,听到她声音,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她脸上,温舒韵心底咯噔,眼底还是保持着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声音真好听。”那个女生夸赞着,挽着自己男朋友的手,又往前走了一步,“那我们就要半斤泡芙吧,顺便问一下,肉松饼多久能出来?”

    店里会有固定的糕点,自然会有稳定的客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余秋凤从里面走出来,经过几天的相处,温舒韵已经自然喊出口,“外婆,肉松饼有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做得会晚点,中午才能做出来。”余秋凤语气歉意。

    “有肉松蛋糕,你要一点吗?”温舒韵指了指旁边,肉松蛋糕卷被她整齐摆上最上一排柜子里,色泽诱人。

    “五个卖吗?”那个女生有些犹豫,也是没卖过,不想买多,又不好意思买少,说得声音都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卖的。”温舒韵热情点头,称了之后,又拿过盒子,给她整整齐齐装起来。

    小年轻嘛,除了重视味道,对包装看得也十分重要,无论是装修还是包装,老两口都下了很大的功夫,当然,其中很大部分请教了靳绍煜。

    “老奶奶,还是第一次见你的外孙女。”那个女生也是热情的,等待的时候,和余秋凤聊天起来,看来也是这里的常客。

    “是外孙媳妇,所以第一次来呢。”余秋凤笑着解释,看得出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那个女生说着,又看了温舒韵两眼,看向对方的眼睛,突然说了一句,“我刚刚觉得你的声音特别熟悉,现在看到你的眼睛,倒是想起来了,和温舒韵特别像,你认识吗?就是《那年夏天我和你》的女主耶。”

    余秋凤嘴角一僵,温舒韵手上动作也是楞了楞,将两个盒子放在包装盒里,声音迷茫轻笑,“啊?不认识,第一次有人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声控啊,真的很像。”她说着,还扯了扯他男朋友,对方无奈,“我不认识,所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和你说。”那个女生嘟了嘟嘴。

    “一共是二十一块。”温舒韵两只手将盒子递给她,那个男生看了看自己怄气的女朋友,像是时常碰到的情况,摇摇头,接了过来,然后打开手机开始扫码付账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他将付款成功的页面给温舒韵看。

    “恩好,谢谢。”

    男生的手拉上女生的手,半拉半就向前走,透露着一丝丝别扭又透露着一丝丝属于青春的甜蜜,温舒韵看着两人的背影,上扬了眼角。

    年轻真好。

    她也曾遗憾未曾在大学里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羡慕两个人牵手走在校道上的身影,或者坐在学校的小森林、草坪上、图书馆…

    在最单纯的时候,留下爱情的记忆,释放属于青春的激情。

    不过,与靳绍煜在一起后,倒是庆幸没谈过,彼此最美好的记忆里,都有对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午时到了,客流量多了一些,蛋糕店的生意还算好,她手脚伶俐招呼着。

    “我要三个原味蛋挞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个草莓蛋糕。”

    “一盒泡芙。”

    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