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8: 十个男人九个坏!二更
    “这事我就不知道了。”温昕悦唇角含笑,摇了摇头,一副不关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去查过,甚至怀疑温舒韵身后还有更大的金主,毕竟长得还是有几分姿色,富二代或者老头花钱包养一下也不是不可能,可这么久,一点线索都没。

    林安菱果真没让她失望,直接就出口,“那我倒是要去查查,看看她到底用了什么手段!”

    “安菱,你还是小心点,就上次的事情,我觉得她变了很多,不是很好惹。”她奉劝着,林安菱一听,整张脸黑了,不提这件事还好,这简直就是她人生中的污点!

    从就没人敢这么对她!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,她这么猖狂的底气从哪里来!看我不给她点颜色看看。”她将牙齿咬得咯噔响,看得出来怒气不深,眼底更是阴沉,不把对方剥层皮她都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温昕悦又不痛不痒说了几句,林安菱哪里是劝得回的性子,烦躁站起身,“行了,这事是我自己的事情,和你也没有关系,就这样吧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安菱往外走,看到站在一边的服务生,直接丢出一句,“记我账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林小姐。”服务员弯腰恭敬说着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电梯,温昕悦将一张房卡放在林安菱手里,压低声音道:“原装的,有没有兴趣试一试?我可帮你看过了,非常不错的小鲜肉,去调教调教?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东西你留给我?自己不留着用?”林安菱话虽这样说,手还是伸了出去,她这些日子是过得有些压抑,许是真的心底有些发怵,不敢随意出去浪。

    习惯嘛,隐忍得越厉害,倒时候就会反弹得更厉害,听温昕悦说的时候她已经有些心痒痒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喜欢这种没经验的。”温昕悦挑了挑眉,又拿出另一张卡,勾唇道,“我喜欢躺着享受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林安菱轻笑,扬了扬手中的卡,“谢啦,改天请你吃饭,真是好姐妹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酒吧,直接走入旁边的酒店。

    林安菱似乎有些迫不及待,直径就走入房间,温昕悦走入另一边的房间,房内,一个精瘦的男人在里面,模样俊俏,看着她进来,眼底露出些许精光。

    还以为是长满肥肉的富婆,没想到是温昕悦,那可是大明星,他这回可赚到了,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真的,难道是整容脸?

    无论是不是真的,这可是掉馅饼的事情,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,往前走去,对方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张卡,丢给他,冷着脸,“这里面是十万。”

    他接住,有些不解,等待她后续,同时动作也止住了,做这一行久了,最会的便是察言观色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待一个晚上,明天十一点半之前不准离开,若是有人问起,就说我碰巧在她来之前离开了,若是没有,那就没什么事。”她继续开口,而后脸色变了变,又冷了几分,看向他,缓缓出声,“至于这张嘴,能不能管得住,知道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,我相信你也是聪明人,不会做让自己吃亏的事情,是吗?”

    可以说是威逼加利诱,他几乎没犹豫,直接点头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虽说没发生点什么有点可惜,可手上这个数字很诱人,对他又没损害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“很好,我喜欢和聪明人合作。”温昕悦上扬红唇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经过林安菱的那道门,脚步放慢了下来,耳边已经听到了声音,她嘴角笑意讽刺,接近林安菱是有目的,她自然已经将资料调查清楚,知道她喜好男色,她若没有跟着这样做,对方可不会将她拉入一个阵营。

    要想处得好,还真需要步入一个坑,而她可没林安菱那般无脑,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之地,她自然是要留着这身体,让她实现最大利益化。

    比如说,用来绑住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。

    林浩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清晨,太阳从东边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温舒韵从楼上走下来,今日的她穿着一双十厘米细高跟,一件雪纺上衣加紧身裤,脚腕那处被挽起两圈,露出白皙细嫩的肌肤,脸上画着一个淡妆,眉眼精致纤秀,粉唇莹润水嫩。

    靳绍煜背对着她,现在客厅窗前,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装,身体挺拔,暖阳透过落地窗,照在他的身上,像是镀了一层光,让她离不开眼,她走了过去,对方没发现她,耳朵上还带着耳机,挺入神,她一下来了兴趣,上前从后面抱住他,在他耳边轻笑,“你今天起得好早,在听什么这么认真?”

    那一头,刘成俊握着手机的手一抖,险些掉在地上,说话声更是止住,他刚刚好像听到了一个女声,是幻听?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靳绍煜薄唇轻吐,伸手抓住她环着他腰上的手,用指腹慢慢摩挲着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么迅速?同居了?”刘成俊可没兴趣再说什么工作,没多久前他才发现靳绍煜对温舒韵有意思,这才过去多久?

    不仅得手还同居了?

    看温舒韵的样子也不是那种随意的人吧?最最最主要的是,万年单身狗脱单了?他还以为他还要磨蹭上几年,简直是惊天大新闻。

    温舒韵身体也是一僵,脸色更是透红起来,他在打电话…

    她还以为他刚去运动回来,带着耳机听音乐。

    “结婚了。”他轻飘飘说出这一句,刘成俊猛地刹车,一股刺耳的声音传入耳,靳绍煜眼底闪过一丝嫌弃,关小耳机声音。

    “结、结婚了?”刘成俊变结巴,断断续续又道,“什么、什么时候的事啊?不对。”他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头,“别开玩笑,结什么婚?行了,多过过两人世界,世上女人千千万,好歹多采几朵不是?尝遍不同滋味嘛。”

    话落,才想起刚刚电话里出现的声音,脸色一僵,尴尬一笑,急忙挽救,“不是,开玩笑呢,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把男人之间才能说的小秘密说出了口,被女人听到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他一讲完,还想挽救,脑海里不断旋转着,思考,结果,那边直接挂掉,一句话没说。

    “嘿,挂小爷电话?”他将手机放下来,嘴里念念叨叨,“什么结婚,这个小子故意刺激我是吗?我可是不婚主义,有什么好刺激的?有女朋友了不起?小爷几天换一个,见我嘚瑟了吗?”

    心底丝毫不相信靳绍煜结婚了,那么严谨的一个人,会突然跑去结婚?

    开什么国际玩笑?

    “嘶…”靳绍煜摘下耳机,痛得龇牙咧嘴,握上她的手,倒吸着气,“乖,轻点,疼。”

    “多尝几朵?”温舒韵一个字一个字往嘴里蹦出来,她穿着高跟,与他身高没差那么多了,瞪着他,一脸泼妇的模样,“好啊,你居然背着我打这样的主意,才结婚多久?啊?”

    靳绍煜痛得皱眉,腰间都快要被掐青了吧?

    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力气这么大,抓上她的手,忍着痛一个手指一个手指掰开,将她的手握在手里,认真道:“老婆,你别对我腰下手,这可是和你息息相关,到时候受委屈的人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出了什么问题,她后半身的性福怎么办?

    温舒韵白了他一眼,轻哼道:“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十个九个坏,剩下那一个…”

    “剩下那个就是我了。”他抢话,一脸笑意看着她,黑眸里溢满温柔。

    “最后那一个是傻的。”她缓缓吐出一句话,说得简直不要太狠。

    在他脸僵那一刻,将手从他手心抽出,凉飕飕的话传来,“最好给我没胆子,不然,哼!靳绍煜,我要你好看,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!”

    在这个事情上,她绝对不是软柿子,是母老虎!

    靳绍煜一怔,随后一笑,明明被训斥,春心荡漾的模样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餐桌上,摆放着稀饭加煎蛋,还有从靳家带回来的小菜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对面,温舒韵的筷子频频夹入那些腌菜中,再一次伸手之时,直接被靳绍煜挑开,她知道他什么意思,佯装生气,接着刚刚的事出口,“别惹我,还没跟你算账你!”

    “话又不是我说的,他什么样子你不知道?我没那么饥渴,有一个就够了。”靳绍煜也不是吃素的,三言两语就把责任全推到刘成俊身上,顺便还说了情话,温舒韵连气都装不起来了,板着的脸都有些崩裂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别吃这么多,不好。”说着,他又抬起手腕上的表,“还有,时间要到了,你没时间了,赶紧去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已经对我抠门到这种地步了吗?”她拉着一张脸看着他,“下次是连饭都没有得吃了吗?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她手上动作却加快起来,今天上午八点《阴阳相隔》的最后一轮试镜开始,如果再挑选不到合适的,那么就会用之前初步预定的演员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第五轮试镜,黎斌的要求是不断提高,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的成功给了他莫大的自信,她都发觉这次对方比前一世还要认真,《那年夏天我和你》让云影名气高升,对于黎斌这一次的动作,自然也是默许,甚至还会全力配合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赶紧去。”靳绍煜无奈轻笑,叮嘱道,“开车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还有事,就不送她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温舒韵拿上自己的包,与他道别之后,往车库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她也算个小富婆了,自然不用住在租房那里,周尘以为她买房买车了,其实哪有,车是靳绍煜给她买的,一辆高配置的宝马,对于她现在的身份,也算奢侈品了吧,毕竟领到手的片酬还不多,大部分还未拨款。

    有车就方便多了,她可不想每天有保姆车来接她,为了保持与靳绍煜的关系不被曝光,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一路开着往公司云影总部去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红路灯,手边的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司机小李?

    温家的那个?

    她正开着车,带上了蓝牙耳机,出口道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小韵啊,是妈妈。”冯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带着温和笑意,那是一种鲜少对她露出来的情绪。

    温舒韵柳眉轻蹙,渐渐放慢了车速,语气不咸不淡,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打的那个电话,她还清楚记得她说的那些话,心底早就冷了。

    “妈都好久没见你了,这些天也一直在担心着,只是身体的问题,所以暂时搁浅,但都有时刻关注你的消息的,那个电视剧妈也有看的,小芮你很棒,妈妈为你自豪,听说最近又要拍剧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有什么事?”她接话着,情绪没有过多波动,嘴边甚至还有些冷笑,若是那天不打那个电话,或许这些话她就信了。

    “妈想见见你,有些话想和你说,好吗?”冯琳态度也放柔一些,最近她腰板可直了,温舒韵地位也在不断上升,她当然不需要让对方去讨好温家人,轮到她们抬起头的时候了!

    “我今天没空,还有事。”温舒韵没想多,开口便拒绝。

    “出租房那边妈去过了,没看到你人,也是,你现在都这个身份了,自然不能住在地方,工作是要来公司吧?妈现在就在你们公司外面,如果不急的话,外面说说话好不好?就一下会。”她颇为耐心的话又传来。

    温舒韵又要拒绝,但对方态度很好,到底是自己的母亲,若是她也走了,那么她在温家就彻底没有地位,也是担心她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若是没事,冯琳是不会来找她的,现在她手里也有了些资本,若是她还想脱离,她还是能给她最资本的保障。

    “我五分钟后到,就在后门吧。”她这般说。

    大门太多招摇,被人看到也不好。

    “好的,妈现在就去。”冯琳明显也欢喜得很,挂掉电话,将手机递给前面的司机,“小李,去后门。”

    刚刚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手机上已经没有温舒韵的号码,那日她太气,直接就给删了,幸好司机那边还存着,想到对方也把自己列入黑名单,便直接用来打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太太。”司机说完,便开动车子。

    冯琳舒服靠着,脑海已经在想温舒韵回到温家后,两人的地位如何提升,甚至还想到,如果她的女儿红过温昕悦,加上她又生了一个儿子,那么整个温家还不是她们的天下了?

    温昕悦算什么?

    她伺候了这么多年,也该够了!

    就算对方把她当亲生母亲又怎么样?到底不是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,若不是她没有儿子,温舒韵以前又没出息,她至于卑微讨好吗?

    现在可什么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手附上自己的肚子,嘴上扬起满足的微笑,别说温老太太看得珍贵,她看得更珍贵,这可是她翻身的唯一机会!

    温舒韵刚停下来,一辆黑色的奥迪便在自己前方停下,司机开门走下来,走到后面,将门打开,冯琳从里面走出来,她穿着一身藏青色的旗袍,配上一条花纹披肩,脚上却穿着低跟,一直手抚摸上肚子,两个手指上都带了宝石钻戒,脖子上也带了珠宝项链,珠光宝气,一副贵妇的样子。

    望着冯琳,她柳眉越发紧皱,看着对方缓缓走来,眉宇间也不像以前一样充满焦虑,反而容光焕发,倒是不符合对方一直忧郁的性子,目光落在她的手上,心底一个猜测隐隐冒出。

    “小韵啊,最近妈对你关心有点少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她说着,又笑了起来,摸上自己的肚子,“妈年纪也大了,你这个弟弟也闹腾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孕了?”温舒韵早就有些猜测,现在听她说出来,还是有些不可置信,要知道,前一世,这回事她与温家人还没闹翻,冯琳也没怀孕,这一世又是哪里出了问题?

    不过倒也不是第一次偏离了,她与靳绍煜已经改变了很多东西,事件轨道更是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对啊,你马上就要有弟弟了。”冯琳说着,神情都有了几分底气,看向她,“妈这次来找你,就是想让你回到温家,现在妈能给你撑腰,你奶奶也不敢小看我们,到时候,我们再温家就不会处得那么艰难了。”

    话语间,还有些怨气,想要好好抬头做人,给所有瞧不起她的人好好看看,甚至还有些报复的心理。

    “恭喜,不过我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,我不会再回去了。”温舒韵面色没有太大变化,淡淡出口。

    温老太太原不原谅她,现在她已经不在意。

    家?

    家应该是什么感觉?她回到靳家的时候已经深刻感受到了,对于温家,更是没有半分留恋。

    那是她一直拼命想要逃离的地方,又怎么会回去?

    “小韵,别再闹脾气了!”冯琳听着,脸色又拉了下来,“奶奶现在看中你弟弟,自然也不会对你怎么样,现在我怀孕了,你是我女儿,难道不应该回来帮一下我吗?万一有心人动点什么手脚,那可怎么办?妈这么多年可都是为了你弟弟,你弟弟可不能出任何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有心人除了温昕悦还有谁?

    话一出口,她如愿看到温舒韵犹豫了,现在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可是温家未来的继承人,温舒韵肯定也想让他平安生下来,只有她的亲弟弟掌握温家,日后还有个照应,正常人都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她此次前来,也是笃定温舒韵会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地位都提升了,她哪有不回去的道理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开始收拾渣渣,然后秀恩爱啦,老靳要复出了,嘿嘿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