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8: 穷疯了吧你(二更)
    这时,车子也已经停了下来,已经到别墅门前。

    她刚要起身,靳绍煜直接圈紧她,轻呼一声之后,脑子还未回神,梁伟已经从外面将门打开,他手穿过她脚弯,公主抱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还有外人呢。”她羞得不像话,恨不得整个人都缩在他怀里,脸上火辣辣,简直见不了人了!

    “我都顺着你去接戏了,你不能顺我一下?”他轻轻出口。

    就这一句话,她倏然止住了动作,特别乖巧待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好吧,她承认自己很感动,他那么忙,还要去接这部剧,其实完全可以不用接的,演成什么样也不关他的事,就是因为感动,这几天都由他胡来了,床上床下都配合。

    见她安静了,靳绍煜嘴角上翘得更高,走入客厅,直接将她放在沙发上,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温舒韵被吓到,猛地闭眼,又悄悄睁开,下巴已经被人提起,他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她的下巴,他缓缓道:“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听言,她头顶露出大大的问号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车上的。”他亲了一口,再次提醒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头想了又想,眼神无辜望着他,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深吸一口气,捏了捏她的下巴,“你刚刚说谁最帅?”

    “你啊。”她毫不犹豫回答,又愣了一小下,眉眼弯弯抱上他的头,弓着身子凑近他,“阿煜今天最帅,超帅,我看呆了。”

    傲娇的靳影帝嘴角笑意都止不住,又起身将她抱在怀里,心底分明高兴得不行,还要强装一副他只是有点高兴的样子,没办法,谁叫人家傲娇呢?

    旁人不清楚,温舒韵是知道的,抱着他就不撒手,左瞅右看,光明正大看,只有两个人,羞涩什么?

    一个早上内心强压的悸动,终于可以不再隐忍,越看他就越喜欢,美滋滋道:“一想到男主角是你,我就很开心,黎斌导演怎么苛刻我都不怕,真的。”

    前一世拍的时候,她没少挨骂,几乎每天都要被黎斌骂,有时候都被骂得狗血淋头,说实话,她还是有点阴影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多锻炼。”

    “都在锻炼,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明白他说的话什么意思,这是丧尸片,就必定涉及打斗的过程,女子体弱,一不小心又是一身伤,很多时候累瘫了第二天都不能起来,黎斌可不会饶,那个怒吼声,几次把女演员都吓哭了。

    “时间太短,那个强度不够,从明天开始,我带你去晨跑。”靳绍煜摇摇头,直接帮她下决定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有练瑜伽的习惯,论体力,那是远远不够,况且,距离开拍时间太短,多强的体力也不行,跑步倒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啊?晨跑啊?”她有些犹豫,是有点不想,她非常讨厌跑步,尤其流一身汗,黏死了。

    “必须去,不然开拍你有得受罪。”他语气倒不强硬,却没给她拒绝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好嘛。”她只能强撑着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在靳绍煜曝光饰演《阴阳相隔》三个小时后,网络瘫痪了。

    非常光荣迎来历史上第一次瘫痪。

    搭上靳绍煜,温舒韵人气那是蹭蹭蹭,周尘不断安排着水军,嫉妒挑事的肯定有,这可是好不容易的机会,当然要帮她树立好的形象。

    也是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珊姐。”林安菱第一次放出这么低的姿态,“你就帮帮我吧,我想进那个剧组,多少钱都行,都小的角色都行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得知靳绍煜饰演男主角,她都要疯了,温舒韵那个贱人可是女主角,她抓狂得很,试镜那边她又没有过,只能求助经纪人了,能和靳绍煜在一个组,那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“安菱,别的事我能帮你,但是云影那边,一来关系很难打通,二来黎斌这个人很固执,他的剧组还没有一个安排进去,我的确是无能为力,你可以让你家人试一试。”黄若珊也是无奈的语气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帮林安菱,多少这算一个人情,但被说要到角色了,就连接触到都很难,角色是黎斌自己敲定,难道她去找黎斌?

    俨然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林家人出面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林安菱还想说什么,最后也放弃了,失落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电脑上重复着靳绍煜今天记者会的视频,他淡然的表情,举手投足都带着吸引她的气息,她看着都移不开眼,一咬牙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在哪?”她看着走廊拖地的周彩燕,语气算不上好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在书房,小姐你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对方已经大跨步离去,一点都没搭理她,望着背影,周彩燕有点担忧,拖着扫把也悄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扣扣扣。”林安菱难得敲了一下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林崇辉浑厚老陈的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林安菱慢慢打开门,看向坐在书房上的林崇辉,头发花白,但浑身威严还在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她轻轻唤了一声,小步小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恩,怎么了?”他没抬头,毛笔在宣纸上画着,笔触有力,眼神专注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,想来看爷爷在做什么。”她乖巧待在一边,看着桌上的毛笔字,赞赏道,“爷爷的毛笔字写得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林崇辉没说话,最后一勾,写完四字,一眼望去,刚健有力,雄健洒脱,可见功底还是深厚。

    他瞥了她一眼,将毛笔放好,叹气一声,“我还不知道你?不用拐弯抹角的,有事就说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孙女他也很无奈,先前发生的事,他虽不有意去查,但多少知道一些,怎么说呢?气愤无奈,但孙女总是自家的。

    因自小缺乏父母的爱,老两口对她也格外怜惜,也就纵容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还是爷爷好。”她小跑上去,抓住林崇辉的胳膊,摇晃着撒娇,“那我可说了,爷爷你得答应我,要帮我做到,这可关系到我人生大事呢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可不想管林浩和林冠玮怎么叮嘱她,靳绍煜都要被别人抢走了,她这一次一定要演戏,一定要进《阴阳相隔》的剧组,谁说都没用!

    心底打定要嫁人就之嫁靳绍煜,换谁都不行,她可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被别人抢走,谁抢都不行,他只能是她的!

    “先说说。”林崇辉缓缓端起茶杯喝着,他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人。

    林安菱没什么好隐瞒,对方也是知道她喜欢靳绍煜的,索性出口,“煜哥哥投资的那个娱乐公司拍新剧,煜哥哥是男主演,我想进那个剧组,爷爷你帮帮我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试镜吗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,但也了解一些。

    “没过,那个温舒韵看不惯我,把我刷下来了,还把我侮辱了一番。”想到这里,林安菱眼泪都出来了,“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嘲笑我,可是我就想和煜哥哥待在一个剧组啊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是真的很喜欢他,这次我会好好呆着,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的,爷爷,你就答应我嘛。”

    “她骂你了?”林家就一个女儿,林崇辉听着没点怒气那绝对不可能,但他也知道林安菱的脾性,沉声道,“去,把试镜录像拿来,我倒要看看哪个丫头这么狂。”

    林安菱哭声戛然而止,只能咬着牙道:“爷爷,我也骂她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好似早就猜到这样,无奈摇头,“安菱啊,你这性子不收一收,迟早是要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想来也是林安菱先挑事,总不能让人乖乖站着让你欺负吧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收敛,爷爷我以后会改的,这次你帮我好不好?”她眼底含着泪,不断恳求着。

    林崇辉看着哪有不心软,想了想道:“这不是进一个剧组就能解决的问题,你有没有想过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?乔家又需要什么样的主母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性子,迟早惹祸,更别说会打理乔家了,靳绍煜的家室可不简单,虎视眈眈的人多得是。”林崇辉徐徐诱导着,“你单方面喜欢也没用,女孩子倒贴别人怎么看?乔家人怎么看?退一万步说,你就是嫁过去,人家看不起怎么办?回家哭吗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一招很有用,林安菱脑里甚至出现了蓝图,想着嫁给靳绍煜后会遇到的各种问题,甚至都开始思考自己身上的不足。

    林崇辉自然观察到了,又道:“行了,这件事爷爷知道了,这不过是一个接近他的机会,如何控制你自己的脾气,如何获得他的好感,那是你应该好好去想的问题,如果因为自己的忍耐力不好,而让别人有了比较,他觉得她会选谁?”

    “若是进了乔家,多少人看着你们?他没有父母,你就是他妻子,而他身边只有你,怎么样不给他添乱?如果你不改变,这很难。”

    这个饼画得够大,林安菱都觉得自己是靳绍煜的未婚妻了,飘飘欲仙起来,说了一句“谢谢爷爷,我一定会改的,我一定不会给煜哥哥添麻烦的。”。

    她要成为他的贤内助,帮他一起打理乔家!

    林崇辉摇了摇头,摆了摆手,“出去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安菱一脸兴高采烈的旧出去了。

    望着这一幕,他是叹气又叹气,自家的孙女就是这样,也只能教,除了这个,没有别的办法,林安菱能听进去多少?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其实要和乔家联姻也不是不行,会有商业合作就会产生利益,若是林安菱执意嫁,靳绍煜就有理由娶,不过这种到底是吃亏,也很没必要,他还是不赞同。

    想着心底就发愁啊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林安菱出了房门,看到周彩燕在走廊拖地,许是心情不错,看对方都顺眼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在拖地。”周彩燕低眉顺眼回答。

    自从徐轻芮的事情发生之后,林安菱已经很少给她好脸色,每次看到都是一脸厌烦的模样,恨不得让她远离一点,这如同在她心口上一刀啊。

    “叫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林安菱看周围没人,双手交叉放在胸前,问起了她。

    温昕悦说得对,这件事不要让林家其他人知道,就让周彩燕逼走徐轻芮好了,两人说不定是和平分手,林家这边什么都不知道,自然什么事都没有,只会以为两人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小姐,再给我点时间,我这边也不好逼得太紧,小芮她万一…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样关我什么事?赶紧死远点,离开我哥,还做着进林家的梦呢?也不看看她的出声,她配吗?”林安菱毫不客气打断,语气不屑,还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周彩燕听着这个话,内心更是堵得慌,看着林安菱欲言又止,眼底挣扎。

    “行啦,我再给你一段时间,如果完成不了,钱也别要了,你也走人!”她没能力赶走徐轻芮,从林家赶走一个佣人总是绰绰有余吧?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照顾了你二十几年啊。”周彩燕说着眼眶都有些发涩,吸了一口气,心底就像打翻了五味瓶,极其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唆使你的女儿勾引我哥吗?想全家住在这?”林安菱讥诮道,“别说得这么伟大,领着我家的工资,就应该做这些活,难道我还要感恩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穷疯了吧你。”

    她丢下一句话,快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话呢?”楼梯口突然传来一阵呵斥,林安菱身子一缩,倏然止住脚步,脸色都煞白了,缓缓转头,沈映蓝穿着一身蓝色旗袍,站在楼梯口,沉着脸,一步一步向她走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穷疯了?啊?谁教你说的话?”她一声声质问,脸色越发黑,严厉道,“这就是你的教养吗?知不知道怎么去尊重别人,尊重别人的劳动?这些最基本的礼仪要我去教你吗?”

    “妈。”林安菱胆怯唤了一声,低着头,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自小她最怕沈映蓝,也最害怕做错事让她抓到,所以总会在她面前卖乖,可对方不像其他人一样纵容她,关系也就越来越疏离了,她也懒得去贴近她。

    “说话,为刚刚的事情解释!”沈映蓝脸色依旧不好。

    “是周嫂做错了嘛,我就是气急才这么说的,不是我的错。”她眼睛转了转,随便又编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是太太,是我不小心将拖把打到小姐了,然后心情也不好,说了小姐几句,是我的不对,她发脾气也是应该的。”周彩燕连忙说着,正怕林安菱被责骂。

    “对啊,妈,我现在和周嫂道歉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就是一时嘴快。”林安菱说着还十分诚恳和周彩燕道了歉。

    沈映蓝没有再说什么,目光深深看了林安菱一眼,淡淡道:“下次注意,不管对谁态度都要尊重一点。”

    话落,迈开腿走了。

    真话假话她会不清楚吗?林安菱眼底的得意和狡黠她会看不见吗?不是没教过,这个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教不会,说什么都跟你耍小聪明。

    她小的时候,她患有抑郁症,好了之后她已经几岁了,而后因为愧疚也尽心去培养她,总是亲不起来,这个孩子的性格和做事方法就让她十分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现在关系疏远她也不是不知道,或者说存心逃避吧,两个人对上,她怕自己气急攻心,浑身性子里就没一样她看得上的地方,想着自己都不能接受,不厌恶是她一直克制自己,也怕病症再次发作。

    林安菱看着她走了,瘪瘪嘴,连看都不看周彩燕一眼,直接走回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她就是个没娘的孩子,沈映蓝除了会骂她就是捐钱给贫困儿童,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捐的,还要去管理基金会,免费做义工,在她看来就是脑坏了,有钱还不如给她当嫁妆呢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更完毕,明天见(~ ̄▽ ̄)~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