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8: 会做饭的靳影帝(一更)
    靳绍煜瞳孔一缩,伸手环住她,本就滑,相当于被人往后一推,两人往后一倒,靳绍煜推了她一下,自己整人直接浸在肥皂水里,他抬着头,身体却全湿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被他支撑着,摔倒也只是坐着,她一见他摔了,连忙将盆子放下,慌慌忙忙起身,伸手要将他拉起来。

    “抢啊。”张伟也就跌跌撞撞走了上来,许子卿瞄准机会,将盆子抢了过来,快速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张伟大笑三声,直接拦住两人,坐着张手,哼声道,“别想从我这里过去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脸色一沉,刚刚水花溅了起来,他头没全湿,但半边是湿了,看起来有些狼狈,望向身侧了之人,一个字一个字从唇齿间溢出来,“温舒韵,你是蠢吗?”

    温舒韵一脸无辜看着,而后垂着头,像个受气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们输了?”陈伟越来越嘚瑟,指着靳绍煜,告状道,“导演,刚刚他可犯规了,不是说必须走吗?他刚刚是从我身边滑过的。”

    许子卿摇摇晃晃往前走,往前一滑,摔倒了,食材也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伟笑容也是一僵,温舒韵看了看,趁对方转身,连忙上前,将脚一迈,快速往前走,走得太急,她也滑到了,陈伟眼睛一瞪,伸手就要去抓她的脚,刚伸手过去,身子却离得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靳绍煜抓着他,在往后拉着。

    “诶,别拉我啊,手下留情啊。”陈伟挣扎着,不断狼嚎着。

    许子卿看到温舒韵过来了,连忙捡起来往盆里装,就差三米,她马上就要到终点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直接走到她前面,晃了两下,终于站稳。

    许子卿还没站起来,直接一弯腰,将盆子抱在自己的怀里,温舒韵嘴角抽了抽,还是上前去,抓住盆子扯了扯,对方抱得实在紧,她又用力扯了扯,许子卿弓着身子,使劲抱着,一副死都不放手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死死抱住,别松手啊。”陈伟大喊着,在靳绍煜手里挣扎。

    一个盆那个大,许子卿捂着也捂不住,温舒韵蹲下来直接伸手进去,一个个掏出来。

    许子卿吃惊等着对方,连忙松手一只手去抢,肥皂水本来就滑,她手上也沾上了水,自然也滑,她一松手,温舒韵瞄准时机,抓着盆子的另一边,直接抢了过来,将自己抢的东西也放进去,往后一推,踉踉跄跄站起来,往终点走去。

    “抓着她,子卿,抓住她。”陈伟还在狼嚎着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被人抢走,许子卿也急了,连忙也上前,伸手就抓住了温舒韵的衣服,结果对方一急,将盆子往前一扔,她直接往前扑去,拿下了红旗,自己也往前摔,不过却挂在充气池边上。

    最最主要的是,那个盆子,隔空飞着,摔倒篮子的边上,往里一翻,里面的食物直接倒在了篮子里。

    没错!所有的人的眼睛都看到,真的是飞过去,撞了一下,直接倒了篮子了!

    “违规啊,这绝对是违规!”陈伟先反应过来,大声叫嚷着,“这两个人都犯规了啊,这两个人怎么这样啊,不是说要走过去吗?她是扔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站了起来,她咬了咬下唇,有点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她刚刚也是情急之下,然后就一扔,没想到还真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算犯规吧?她都到边上了。”靳绍煜浑身都湿透了,站着气势却一点都不减,不咸不淡说着,看向导演,“刚刚规则也没说这个吧?”

    导演一僵,“好像,好像规则没说。”

    这个盆虽说是扔进篮子里,但温舒韵的确是到达终点了,红旗也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刚刚滑那一下呢?”陈伟手舞足蹈的,“就是从我身边就这么滑过去了,那个算犯规了吧?不是说只能走吗?”

    节目组又讨论了一下,导演拿着喇叭说道:“根据镜头回放,温舒韵到达终点的时候与食物倒入篮子的时间相同,不算犯规,靳绍煜犯规一次,不分胜负,本轮两组食物平分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松了一口气,她原以为要作废了,许子卿与陈伟也松了一口气,他们以为输定了。

    一说平分,陈伟乐呵呵就站起身来,看向靳绍煜,昂头挺胸,“谁说我们输了,这不是平手吗?大家实力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又是一阵狂笑。

    “伟哥,你的脸呢?”杨嘉在场上毫不客气拆穿,笑着喊道,“你忘记你死死抓着别人腿的时候了吗?”

    “脸要来做什么?”陈伟白了他一眼,“我那叫抱大腿,你们懂什么?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温舒韵都忍不住轻笑出声,靳绍煜淡淡看了他一看,往一边走去,旁边立马有工作人员递上毛巾,他接过来拭擦着头发。

    温舒韵也站到他身边,他勾了勾唇,“你还不笨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笨!”她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此时,另外两组已经开始,一顿鸡飞狗跳,李玉婷还算顾着形象一点,马佳宁已经完全放飞自我,她现在正抓着邹杰庆往后扯。

    镜头也已经不在他们这边,许子卿听着两人的对话,心底总有些怪异,靳绍煜不是沉默寡言,性子比较清冷吗?

    让人的相处让她觉得十分亲密,转念一想,正在合作拍新剧,认识熟悉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充气池中的活动还在继续,陈伟看着杨嘉的狼狈的模样,笑着道:“加油啊,别灰心,杨嘉你不会输得太惨的,顶多饿一顿嘛,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拿着盆子的马佳宁和李玉婷都对方打翻了,蔬菜水果都掉在了池子里,葡萄都被争夺得烂了,让岸上的人笑得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温舒韵压抑不住笑出声,靳绍煜听着她的声音,嘴角也露出一个浅浅的笑,摄像师还颇有心机来了一个特写,估计播出的时候粉丝又是一顿疯狂叫嚷。

    最后,以杨嘉与马佳宁获胜结束,但大多食材都不能用了,西红柿都在争夺中被马佳宁凶残捏扁,没办法,虽说是赢了,但收获的食物远不比前一组平分的多,至于邹杰庆这一组,更不用提了,只剩一个洋葱和一小块猪肉。

    这一轮结束。

    为了卫生,节目组会收回原来的食材,换上一份等量的。

    接下里,每组会分到一套房,两室一厅,这就是两人接下来要住的地方,午餐就是嘉宾自己解决了,拿着剧组给的食物,开始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温舒韵提着篮子走进来,率先走向厨房,打开橱柜扫了一眼,里面有米和调料,她眼底一喜,连忙又打开冰箱,里面空空如也,倒是冰箱上放着几瓶酸奶,广告打得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“里面没东西。”她语气失落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有东西,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蠢吗?”靳绍煜走到沙发坐了下来,瞥了她一眼,缓缓出声。

    播出的时候,粉丝看到这里就很抓狂啊,她们家老靳不会怜香惜玉,就算人家是新人,但好歹也合作了新剧,就很不绅士。

    温舒韵是有点蠢,但我们不能明说啊。

    而被他嫌弃的温舒韵默默没说话,这就很让粉丝很是心疼,看来和老靳分到一个组也不是什么好事,还要被骂,你看,人家现在还默默的去洗米煮饭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过了一会又起身,直接走到房门,对身后的摄像机道:“别拍,我要洗澡!”

    话落,关上了门,留下一脸蒙蔽的摄影师。

    浑身都是肥皂味,靳绍煜现在简直想抓狂,一定要把那个小女人狠狠抓过来补偿他一下,他心底咬牙切齿地想。

    温舒韵听着身后的声音,瘪了瘪嘴,刚刚结束的时候不是洗过了吗?

    被嫌弃的她心里也很不爽好吧?

    摄像师默默又回来拍温舒韵,对方已经洗好米,分的食材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鸡蛋,一个西红柿,半个苦瓜,几块海鱼和一个洋葱。

    她先放在盆里洗了洗,然后开始气切丝,摄像机开始同情她了,毕竟做饭是两个人的事,靳绍煜倒好,直接走了,很难伺候啊,一个人要做两个人的饭,

    “玉米”看到这里的时候,心底那个愧疚啊,不断叫嚷着:“我家老靳真的不是故意的,韵韵你要原谅他啊,老靳可能是不会做饭怕丢人。”、“老靳啊,你别这样啊,别人都是一起做,你这样很不对。”、“靳哥,你这就很傲娇了,我们不能怎么任性的。”…

    很多明星都不会做饭,隔壁的陈伟和许子卿就把饭煮糊了,现在两人对着食材,在商量谁掌厨,两人都不敢动,另一组李玉婷会做饭,所以这两人还好,杨嘉和马佳宁两个都不会,但是很聪明,直接放入较多的水,全丢进去,两人准备煮粥。

    温舒韵刀工还是不错的,苦瓜被她切得很薄,洋葱切成菱形,还有西红柿,分开放在一个个碟里,苦瓜里撒了盐,海鱼也被她用咸腌制,一份份摆放整齐。

    她第三次抬眼看时间的时候,靳绍煜从里走了出来,他又换了一身衣服,还吹干了头发,往厨房走去,摄影师微微往后退,有些同情看向温舒韵。

    这位大神不知道又要做什么?

    简直了,这个节目播出后真的不会被骂和掉粉吗?

    他想多了,是真的不会,并且人气会再次猛升,“玉米”们会觉得她们家老靳不仅很酷很会赚钱,还是居家好男人呢,谁都不能比,就是世界第一帅,不!宇宙第一帅!

    摄像机刚退到一边,靳绍煜走了过去,看了看温舒韵摆放着的食材,挑了挑眉,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温舒韵点点头。

    此时,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一样,摄像机也觉得靳绍煜可能又要嫌弃温舒韵了,或者,还会骂一下她,双手一甩,到沙发坐着等吃饭。

    结果人家洗了下手,指了指苦瓜,“那个再揉一遍?会不会太苦?”

    放点盐揉捏,可以去除一些苦瓜的苦味。

    温舒韵摇摇头,“不用了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得下去?”他挑了挑眉,再次出口询问确定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她回答。

    靳绍煜点点头,拿起了铲子,对,他拿起了铲子。

    摄像师也是懵一圈,他居然要炒菜?是准备做黑暗料理了吗?

    事实是他被打脸,靳绍煜动作有序放入油,然后把蒜头放了进去,在放入食材,开始翻炒起来,时不时还对温舒韵道:“把料酒给我。”、“耗油。”、“碟子拿过来。”…

    温舒韵站在一边递东西,一阵阵菜香飘过来,他肚子很不争气响了…

    当然,这个时候,他得咬着牙,不断给靳绍煜特写,简直太吃惊,靳绍煜居然会炒菜,他似想到什么,又缓缓移动摄像机。

    温舒韵站在靳绍煜身边,看着两人的背影,来了个拍摄。

    很温馨和谐有木有?

    他已经预料粉丝的反应了,身为男人的他,也觉得靳绍煜此时帅炸了,真的是炸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难道他也要转粉吗?这貌似不太好吧?都是男人多害羞。

    摄像机心底加戏的时候,靳绍煜已经炒好了一道又一道菜,他最后洗锅煎鱼,饭也煮好了,温舒韵拿着碗过去,打了两碗饭放在餐桌上,又小跑回来端着菜上桌。

    西红柿炒鸡蛋,洋葱炒苦瓜,外加一个煎鱼,香味四溢,鱼被煎得黄金焦脆,菜更是色泽油亮诱人,一看就是老手,就算没有经常煮饭,也是隔三差五煮。

    两人开始坐下来吃饭,靳绍煜动作不紧不慢,温舒韵偶尔会说上一些无关的话题,他都会给上那么几句会有,实际上,温舒韵也是怕气场太冷,随意问问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在播出的时候,网友一下就看出了猫腻。

    当然,这时候的两个人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下午就没节目了,第二天上下午各安排一个节目,然后剪辑出一个半小时播出,此后就是两个星期录制一次,四期为一季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《最佳搭档》录制好之后,定于次年一月中旬播出,而《阴阳相隔》定于一月一号,节目组多半也是打着蹭人气的目的,毕竟《阴阳相隔》播出之后,靳绍煜和温舒韵的人气自然是上升。

    而现在是十二月底,温舒韵是越来越忙了,连带着靳绍煜,他不仅要兼顾公司,还要与她拍代言,她也觉得他太累,让他推掉,结果某人鄙视看了她一眼,冷冷道:“没有我,你代言费能拿到这么高吗?”

    温舒韵:“…”

    她也很无奈啊,这个人就是这么傲娇,不过尘哥说她的身价是越来越高了,直逼一线女星。

    每天和他一起忙忙碌碌,温舒韵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舒心了。

    她是舒心,可有人就煎熬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更两点见,么么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