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0: 你是不是不想负责啊?(一更)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房间的门被推开,温舒韵看见靳绍煜倚靠在床头,慢慢关上门,轻声道:“阿煜,你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她刚刚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凌晨一点半。

    没办法,徐轻芮情绪很不稳定,两人说了好一会话,对方入睡之后,她放下心来,这才回来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将平板放到床桌上,“你不是没回来吗?还以为你睡那边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轻芮被安排在客房,等了这么久,他原本还想着,再等一会还没见人就要去看看。

    温舒韵叹了一口气,走到床边,嘴那么一撅,双手那么一伸,他拦腰抱着,一个翻身,她就睡到了床里边,他侧着身,看着她红肿的眼圈,手将她碎发往而后撩了撩,语气无奈:“是去安抚她情绪,不是叫你和她一起哭。”

    “我忍不住嘛。”她揉了揉酸胀的眼,打了个哈欠,看向他,“这可怎么办啊?我刚刚问了小芮,她妈不知道怎么回事,总是逼她和林浩分手,说林家不会接受她,而上次沈映蓝才和小芮说,她希望两人能尽快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周彩燕又在林宅上班,她对这件事的态度很偏激,你觉得林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还有林家呢?”

    这件事非常奇怪,电话里周彩燕的态度很激动,甚至偏激。

    靳绍煜拉过被子将两人盖上,想了想道:“如果真的是沈映蓝说的,那么至少说明她是认可对方,林浩的话,他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林家呢?会不会是林安菱太刁蛮,所以周彩燕不希望将小芮嫁过去?”她说着,又自顾自摇头,否决道,“我觉得也不像,这都怀孕了,为什么第一反应是辱骂而不是心疼和想解决的方法?”

    他没回答,将她手放在掌心,揉捏着,她的手很柔很软,跟没骨头似的。

    “周彩燕还说林家不认可她,林浩又跟她说他的父母和两老是认可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林安菱的不认可也起不到决定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买药强制堕胎呢?”

    她说到最后的时候,脸上染上薄怒,沉声质问,“这要是出了事情谁负责?谁负得起责?出了人命怎么办?难道她就没想过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唔…”她未出口的半句话被吞没在嘴里,靳绍煜放在他腰间的手一用力,她整个人靠在他怀里,两人紧紧贴着。

    她的唇瓣温热柔软,他沿着唇线,慢慢品尝着,舌头深入,不断索取着。

    暖暖的气息洒在她脸上,温舒韵抱着他,慢慢闭上了双眼,微微昂头迎合,情到深处,忍不住发出细小的呻吟,一股股电流袭满全身。

    在她以为他要有下一步动作之时,对方一下狠狠搂住她,又重重亲了两口,嗓音沙哑,“睡吧,明天早上我会给林浩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瞎操心也没用,他们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他们始终只是傍观者,在必要的时候提供帮助,但绝不是介入事件当中。

    现在也晚了,让林浩过来也没用,大半夜的,就让他休息好了,明天还得有他操劳。

    当然,他心底也承认,没有那个闲心去管别人,温舒韵最近的状态也让他很头疼,既心疼又无奈,有时候还会升上一种无能无力。

    温舒韵一双明亮的杏眼望着他,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环着他脖颈的手一用力,再次覆上他的唇,胡乱吻着,断断续续道:“不要睡,你陪我。”

    本就因怜惜她而努力控制,暗示如此明显,靳绍煜转身便将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两人交融之时,她格外缠人。

    靳绍煜眼底情绪复杂,下一秒,却收了起来,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最后,她瘫软在他怀中,一双大手放在她光滑的背上,有一下没一下抚摸着,他低头亲了亲她,将脸颊蹭了蹭她,语气低而缓:“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明显感觉到她身子一僵,抱着他的手收了收,嘴唇动了动,却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有心里压力了吗?”他轻笑了下,抵着她额头,嘴角含笑,“好像是我自私了一点,可是没办法,周围像我这么大的人,快的都上幼儿园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浩那小子都比我快,有点嫉妒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抿了抿唇道,“算了,再给你多演几部戏的时间,好好珍惜机会。”

    她被他逗笑,弯着柳眉,推了推他的胸膛,不满嘟着嘴,“什么叫珍惜机会?才不乐意给你生,才不要珍惜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给谁生?温舒韵,你居然还有备胎?”靳绍煜脸色猛地沉了下来,面露警告,“今天你要是不解释清楚,我看你是别睡了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第一时间感觉到他的变化,眼底一惊,连忙往后退了一些,佯装赌气转身,“就不给你生,才不要变成黄脸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不生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一道声音传来,她一愣,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哄着她吗?哄哄就好了嘛,才刚激情过,娇气又出来作祟了,莫名就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给自己加戏,她又被人抱在了怀里,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,他说:“我觉得养你一个也挺好的,比起孩子,我更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倏然,一股暖流涌入,直达心底,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她眼睛泛红。

    孩子啊。

    始终是她心底过不去的那道坎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徐轻芮一睁眼,朦朦胧胧中,看到林浩坐在她床边,一下就清醒了,眨了眨眼,还有些不可置信,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醒啦?”林浩轻声说了一句,握着她的手,嘴角上扬了扬。

    “学长…”她声音一下哽咽起来,挣扎起身,泪水好似决堤般涌出,浑身都充满了无助,声音断断续续,“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“恩,我会处理。”他摸了摸她的头,眼神里溢满懊悔愧疚,“小芮,我很抱歉,是我的错,是我欠缺考虑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今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他的确很愣住了,半天没缓过神。

    她怀孕了,他要做爸爸了…

    他坐在她床边接近两个小时,此时才消化了一些。

    徐轻芮抽噎着,摇着头。

    不是他的错,可事情现在弄成这个样子,应该怎么办?她应该怎么办?心底慌乱,手足无措,太多太多的顾虑,周彩燕那边、林家那边、还有对未来…

    “不哭,对宝宝不好。”他替她拭擦着眼泪,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,将她搂在怀里,“所有的事情我来处理,准妈妈放宽心就好,然后美美做我的新娘。”

    发生了这种事情,自然是要马上结婚,他不想委屈她。

    闻言,她怔住,抬起头,直直看着他,一脸还未反应过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像还没求婚,但你会答应对吧?”他说着,笑看着她,不急不缓的模样,与她平日里见到的一般,脾气永远都很随和温柔。

    她吸了一口气,语气苦涩,“阿浩,我妈说要打掉,不能嫁,不能未婚先孕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他脸色微变,看向她问。

    温舒韵与他说过一些情况,他不是不知道,也很心疼,但他会去承担。

    “我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知道其他人的意见,我只想知道你的意见。”他顿了顿,继续道,“你想让它来到这个世界吗?只要你想,其他的我都可以处理。”

    徐轻芮毫不犹豫点点头,拉着他的手,小声道,“这是我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比她心底更期待,这是他们爱情的结晶,虽说来得很意外,但她从来没想过要放弃。

    “那准妈妈该起床了。”他弯了弯嘴角,率先站起身来,“起床吧,一会我先带你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。”

    情绪能感染人,看着他这幅模样,徐轻芮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,伸手拉上他的手,清澈明亮的美眸盯着他,声若细丝,“你会保护好我们对吧?”

    她眼底带着信任,却还想要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保护好她,保护好宝宝,然后让它平平安安出生到这个美丽的世界。

    林浩轻轻拉了拉她,将她抱了起来,郑重其事道:“小芮,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,不会让你受委屈,也不会让宝宝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一起期待它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意外,但也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徐轻芮在他怀里露出了从昨晚到今天第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他说的,她都信。

    温舒韵每隔几秒便会看一眼楼上,一直没听到没动静,语气担忧看向靳绍煜,“怎么回事啊?会不会出事啊?”

    “好好吃你的早餐。”靳绍煜头都没抬,淡淡丢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哪还有心情吃?”温舒韵越看越急,一看对面之人十分淡定的在吃早餐,她急了,桌子下的脚就踢了过去,“你理我呀!”

    敢情她在自言自语,他都没搭理。

    靳绍煜抬起头,看向她,还未出口,楼上已经传来声响,林浩小心翼翼牵着徐轻芮,正在下来。

    “慢点走,看脚下。”一道温润轻柔的声音传入耳。

    温舒韵站起身,走了过去,“先吃早餐吧?”

    林浩这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温舒韵,以往林安菱与他说过对方很糟糕,而后徐轻芮又与他说对方很好,其实他并没有一个准确的判断,但得知她与靳绍煜闪婚,的确让他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目光看向靳绍煜,他淡定在吃早餐,抬头给了他一个眼神,直接开口,“解决好了?”

    温舒韵狠狠瞪了他一眼,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林浩轻轻笑了笑,“没有,就不打扰了,我们先去趟医院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不想负责啊?”温舒韵一下急了起来,伸手就要拉过徐轻芮,“你带她去医院干嘛?是不是想…”

    “舒韵…”徐轻芮低声开口解释,“没有,是去做个详细一点的检查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温舒韵想说什么,怕是误会他会带她去打掉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还想多写点,但卡文啊,写这里特别卡,以前还能熬夜,现在不敢了,睡不好头疼,泪奔。

    估计还会继续卡,下午的二更就延迟到五点,冬季好好理理思路,捂脸,快快逃走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