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3: 和林浩好好过吧(二更)
    徐轻芮进来林宅之时,看着大厅内,早已不是上一次她来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林崇辉与郑丹荷坐在一边,沈映蓝和林冠玮坐在他们旁边,她能感觉到他们看她的神情已经变了,掺杂着一种复杂的目光,心下一咯噔,本能去找林浩,发现对方不在,心底更慌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小芮,到妈这边!”周彩燕坐在林家对面,见她过来,板着脸出口。

    “妈…”徐轻芮一些胆怯,还有些犹豫,眼底流露出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昨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,对方凶狠无情的模样已经印在她心底,她不敢过去,怕周彩燕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,她要保护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还不赶紧过来!”周彩燕沉了脸,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浩刚刚警告她又怎么样?这孩子必须打掉,她立马带她回老家,一切都没商量!

    提出这些要求,不过是想让林家自动退出,也好让徐轻芮死心。

    她一吼,徐轻芮身子忍不住缩了缩,有些无助,她怕啊,若是对方抓着她,还怀着孕,她是挣脱不开的,到时候可怎么办?

    可现在,所有人都注视着她,她还能到哪里去?挪动着脚步,只能往周彩燕的方向走,刚走两步,手就被人抓住了,林浩出现在她身边,低声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林崇辉神情愈加幽深,却还是什么都没说,只当没看到。

    林浩拉着她做坐沈映蓝身侧,刚刚他出去接了个电话,然后给温舒韵也打了一个,得知她已经到了,便匆匆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郑丹荷看着安安静静坐在林浩身边的徐轻芮,低着头,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,心底直叹气。

    若不是周彩燕要求太过分,也不会弄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林崇辉扫视了一圈,目光停留在徐轻芮身上,“你先来说说,你妈找菱菱要的五十万是怎么回事?说是五十万能让和你林浩分手?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严重事情,人品问题!

    家室可以不在意,但品质很重要,若是之前存在这样的心思,那么他就要慎重考虑两人的事了,即使怀孕,也是没什么好商量的。

    徐轻芮猛地抬头看向他,有些无辜,“我不知道什么五十万,我从来没有想过分手,也没有让我妈拿过任何人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她的确不知道,是我去找的菱菱。”周彩燕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为什么要去要钱?我的钱不是都给你了吗?你不是说够外婆治病吗?”徐轻芮看着她,一脸难以置信,带着愤怒又伤心。

    她工资拿去还房贷、维持家里开支,上个月的工资全都给她了,对方却背着她去找林安菱要钱,别人会怎么看她?林家人会怎么看她?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我的问题,她不知情,钱我会还给菱菱,但今天解决的不是这件事,是她未婚先孕,现在应该怎么办?你们林家想要怎么办?”周彩燕面色未变,轻描淡写揭过这个话题,好似着这根本不是一件严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郑丹荷脸色一僵,强压了下来,林崇辉也深吸了几口气,这才开口,“既然都双方家人都在,这件事就谈谈,这件事是林浩处理不周,我们可以做出适当的让步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浩这幅样子,又看了看徐轻芮,既然她不知情,那也不能全怪她,心底也权衡了一下,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。

    “我也表明一下我的立场,我刚刚提出的要求,少一个我都不会同意。”周彩燕毫不退让,一字一顿的强调,姿势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徐轻芮猛地抬头,睁大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林崇辉一下黑了脸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两人以后一定会离婚或者徐轻芮会骗婚,林浩以后是要接管林氏,一旦股份分割,那么之后也就没有绝对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地位很可能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“妈…你在说什么?”徐轻芮看着她开口,语气恳求,“您别这样,我什么都不想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周彩燕怒骂道,“这是给你要的保障,好好坐着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她顶撞了回去。

    周彩燕狠狠瞪了她一眼,“不要也行啊,别嫁了,”

    “你提的要求我们林家不会同意,不光要求,这个金额的彩礼,我也不同意!”林崇辉怒了,犀利的眼扫向周彩燕,“我看你是根本不想谈!”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周彩燕是以徐轻芮怀孕来拿捏,刚刚极力维护徐轻芮形象,不过是打着更大的算盘。

    谁能忍受?

    林冠玮脸色都微微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像求娶,搞得林浩除了徐轻芮就娶不到一样,林家在林浩身上注入了多少心血?他的优秀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,也让他们引以为豪,可现在却搞得多么不堪,好似没人嫁一样。

    从心理上来说,也是一种侮辱,内心肯定是气的。

    周彩燕丝毫不畏惧,语气无所谓,“我本来也看不惯你们这些大户人家,我也不希望她嫁进来,这不过是一个保障而已,我怎么知道她嫁进来会不会被抛弃?”

    “妈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徐轻芮也看不下去了,“我不需要保障,您别乱提要求了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妈,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,我倒要看看,我不同意,你怎么嫁!就这个条件,彩礼和股份,还有老家的房子还有房贷,少一样都不行!”她说着,还要特意强调,“反正这对你们林家来说也是九牛一毛,我和她爸就不用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存心提出了老家的房子和房贷,说得如此直白,就像吸上了林家,嘴里还说着本来不想让徐轻芮嫁,那种感觉就像施舍一样。

    林崇辉紧绷着脸,然而冷静了下来,淡淡道:“那行吧,也别谈了,你这女儿我们林家是要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徐轻芮面色倏然惨白,如同定住一般,眼神慢慢黯淡了下去,全然失去了生机。

    林浩还未说话,周彩燕好似丝毫不怕,“那好啊,赔偿总有吧?”

    这句话,没把林崇辉气吐血,深深吸着气,郑丹荷也以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周彩燕,“周嫂,你也在我们家二十几年,我们没有亏待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但我现在不想做牛做马了。”周彩燕接话。

    “行!”林崇辉点着头,语调严厉,“要多少,林浩,马上处理!医院也马上安排手术,以后也别联系了!”

    简直是不可理喻,这个孩子若是留下来,怕是以后祸事的开端,既然走到这一步,那就永绝后患!

    “妈,你在说什么啊?”徐轻芮眼眶一下就红了,眼泪哗啦啦在流,“我不要,我什么都不要,为什么要这样?”

    她情绪有些激动,林浩拦着她,看向林崇辉,“爷爷…”

    他眼神里已经有了动容,对方一个严厉的神情扫过去,“这件事就这样决定!让她们回去!”

    简直是要气死他,这样的协议林浩都想签,他绝对不会同意!

    林浩这次却没有顺从,他摇了摇头,眼底坚定,对着周彩燕出口,“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他答应过要好好保护她和宝宝的。

    周彩燕一愣。

    他又重复了一遍,“我同意你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林浩!”林崇辉怒火中烧呵斥了一声,“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徐轻芮是怀孕了,到他们这样的年纪,对子孙是看重,但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异想天开,周彩燕这个样子,根本就是引狼入室!

    “我知道,后果我会自己承担。”林浩抱起了徐轻芮,“我会立刻让律师拟定合同。”

    林崇辉捂着胸口,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,林冠玮也看着他,语气难得冷厉低沉,“小浩,别意气用事,这件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林浩看了看怀中的她,“就这样吧,她就不跟伯母回去了,我先带她去我那,然后尽快登记。”

    周彩燕一下急了,站起身来,冲过去拉着徐轻芮的手,“不行,我不同意,小芮,马上下来和妈回家!立刻下来。”

    她眼底猩红,脸色甚至有些扭曲,徐轻芮浑身一寒,紧紧抓住了林浩,不断抽噎着,而他也抱紧了她,往后退,安慰着,“不怕,我带你和宝宝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沈映蓝坐在沙发上,目光落在她身上,淡淡出口,“从你提出的要求,到你的做法,分明就没想过要让他们在一起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一语击中,周彩燕迅速收回自己的神情,辩解着“我就是不喜欢,我想让她跟我回老家,凭什么要远嫁?到时候我就没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林家:“…”

    简直是无法理解外加一点怪异。

    “妈,我不会丢下你的,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。”徐轻芮听着她说的话,内心又升起了一阵阵波澜,还是忍不住出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,那这件事就别反悔了。”沈映蓝站起身,对周彩燕说完,又看向林浩,“你们两个也别回去了,你那个房子连佣人都没有,还是留在这吧,还怀着孕,这里人照顾更周到一些。”

    周彩燕刚要说什么,对上沈映蓝,对方随意的模样总是让她心底发怵,更怕表现太过,直接引来对方的猜忌,到时候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人,她咬咬牙,也只能默许,嘴上还是道:“好,我等看着协议签了!”

    结婚就结婚,不一定会被发现,对,不一定会被发现,她不断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林崇辉阴寒着脸,林浩也丝毫不让步,他眼底带着恳求,那是他从未见到他露出的神情,他还说,“爷爷,那是我的孩子,怎么舍得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击中了他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股份转给徐轻芮就还好,但愿周彩燕只是怕女儿远嫁提出的刁蛮要求,不然不排除他动用手段。

    东西就算拿到她手上,也不一定就是她的!

    当他们林家好欺负?

    林浩办事效率很快,一份份合同直接拿了过来,股份转让书、财产分割协议、离婚协议…

    可以说,周彩燕所有提的要求,都满足了,她哑口无言,只能装作很重视般看着。

    徐轻芮不想签,但没办法,只能签,看向林浩的时候,眼底都是愧疚,慢慢的无奈和无措,对方回了她一个安心的笑意,牵着她手,好似一切都没发生,如同今天早上一般。

    他真的在很努力保护她和宝宝,殊不知刚刚林崇辉说安排手术的时候,她那一刻,心跳都停止了,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去了灵魂,感觉完了,所有都完了。

    给温舒韵打了个电话,让对方安心回去,两人去领了个证,林浩带着徐轻芮回了林宅,她小心忐忑,发生这种事情,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些,虽说极力在控制,但她还是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周彩燕以照顾她为由,继续呆在林宅,亲家母啊,就算再不满,你能将她赶出去?

    晚间。

    徐轻芮住在林浩的房间,她看着两本红本子,鼻子发酸,眼睛也发胀。

    她如何不清楚,林浩签的合同是代表着什么,她现在都想不明白周彩燕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,听着浴室里的声音,她手机提示声音响起,她走过去,打开了他房间的电脑。

    复印件的声音开始响起来,她将一张张纸张拿了起来,仔细看了一遍,确定无误后,没有犹豫将拿过林浩桌上的笔签了名,拿着几张纸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从刚刚开始,她没见过林崇辉的身影,她按照之前林浩与她说的方向,找到了书房,敲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?”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,掺杂着不悦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是小芮。”徐轻芮轻轻声线传来。

    林崇辉微怔,眼底又是一沉,抿了抿唇,语气冷淡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徐轻芮推开门,看着林崇辉坐在书桌前,她还是有点发怵,面对他的时候,总感觉一种无形的威严袭来,她脚步顿了顿,还是走了上去,将她签订的几张协议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林崇辉眉头一拧,看清协议后,目光落在她身上,带着审视。

    本来他对她还算满意,经过那一出,他是不看好的,至今气还没消,他用了大半生,辛辛苦苦给林家铺的路,给林浩铺的路,此时却轻而易举出现一个隐患,险些就把他气吐血。

    “协议被我妈拿走了,我只好签了一份,这些是我找黎林律师拟定的,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,我可以重新签。”她有些不敢面对林崇辉的目光,但还是鼓起勇气解释,“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要开这种要求,我没想过从林家拿走任何东西,也谢谢爷爷刚刚能同意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的黎林律师是林氏的律师,而她签的几份协议,是将林浩转让给她的东西全部还回去,股份合同作废,房子地产全部作废,相当于刚刚的协议白签。

    谢谢林崇辉是真谢谢,如果对方刚刚没有同意或者强制林浩,他们怕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“房产和离婚协议有效。”林崇辉沉思了一会,开口对她说,“这是给你的保障…股份的事情,希望你能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房产这些是能用钱买到的,股份不是,一不小心就会给林氏带来毁灭性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我理解的,这不是我的东西,我不会要,爷爷对不起。”她鞠了一个躬,开口道,“如果真要保障,那我就私心留下一份离婚协议了。”

    这份协议是双方约束的,过失一方财产分割处于弱势。

    “爷爷你早点休息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时候,听到林崇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“和林浩好好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门缓缓关上。

    林崇辉看着桌上摆着的协议,得了,那个和他作对的小子还没瞎眼,没看错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