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6: 你在靳影帝面前经常哭吗?
    在网友千盼万盼中,一月一号到了。

    《阴阳相隔》已经进入收尾阶段,但演员此时还是要待在片场,与以往规矩一样,黎斌今天很仁慈没有再赶进度,给全剧组放了半天假,可以回去看首播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温姐不吃吧?”许欣儿看着手中的零食,看向甘小烟。

    “应该会吃吧,今天温姐也没吃饭。”甘小烟回答着,摆摆手,“先不要管那么多,到时候温姐如果要吃别的,我们再去买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也是,到时候我再去买。”许欣儿说着。

    两人便到了温舒韵房门前,伸手按下了门铃,“叮咚…叮咚…叮咚…”

    等了一会,根本没人开门,许欣儿疑惑,又敲了几下,还是没人,嘀咕道:“温姐是在洗澡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回去吧,温姐没准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哪有时间看首播?”甘小烟看着她,眼底闪过不耐烦,好好在房间里不待,非要跑过来刷存在感,不就是想讨好温舒韵吗?搞得谁不知道她目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给温姐打个电话?把买的东西给她一点?”许欣儿看了看手上的零食,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她想着,甘小烟说的也没错,温舒韵最近都是两地飞,很多时候都来不及或者赶不上带她们一起,此时没有时间看首播也正常,但第一次和靳绍煜大影帝合作,她也激动啊,想要看看首播效果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温姐晚上又不喜欢吃这些,我们自己吃吧,走啦走啦。”甘小烟说着,推着她往另一边走,离开之时,还是看了看房门,心底越发奇怪。

    现在温舒韵能去哪?

    上次周尘叫她来送文件,结果对方也不在,她来了几次,都没见人,她都有些肯定,温舒韵压根就不在房内,可不在房内能去哪?

    她在剧组待了这么久,也听说过有些女星会大晚上去导演或者男星房间,她想着,看温舒韵更带上了有色的眼光,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心底就是隔阂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盼到靳绍煜饰演电视剧,她原本充满期待,现在兴趣都减少了一半,总觉得温舒韵配不上靳绍煜,害对方也降低了档次。

    温舒韵此时的确不在房内,准确来说,她很少在房内,自从那一次做噩梦之后,除了靳绍煜来她房内找她,两人会在她房内过夜以外,她都是在他房间。

    大批网友也在等着首播这一刻,早早就等了。

    热搜上,别的明星别说前三,前五都挤不进去,靳绍煜每次出马,妥妥就是热搜第一,你让他调到第二都很难。

    “《阴阳相隔》首播,靳绍煜”

    “靳绍煜温舒韵”

    “靳绍煜29岁了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温舒韵也在等首播,两人靠在床头,她靠在他怀里,而他身上放在一台笔记本,正开着首播的台,一只手操作电脑,另一只手,摸着她的头。

    而她呢?

    拿着手机正在逛微博,看着自己不断上升的粉丝数,她昂了昂头,笑得眯了眼,“又涨粉丝,真是便宜死我了,你的好多粉丝都跑到我评论区留言,求我多发一些你的消息耶。”

    短短几天,她已经四百万,一切都来源于靳绍煜没有微博,所以粉丝只能往她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挑了挑眉,“便宜死你了?”

    这句话听着怎么怪怪的?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。”她乐得开怀,将整个人身子重量都托付给他,“我倒是想多透露你的消息,可是我哪敢啊?现在我是新人,不敢得罪靳前辈,被封杀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话语阴阳怪气,尖着嗓音,靳绍煜面无表情看着她,这幅样子,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,“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“扑哧”一声,又笑了,拿着手机,声音酥软出口,“这个一条关于你的热搜,今天呢,是新的一年,恭喜靳前辈29了,即将奔三,成为有魅力的大叔。”

    “评论太搞笑了,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在他怀里乱动着,从胸膛一路往下滑,他紧珉薄唇,伸手拖住了她,某女眉眼弯弯,张开红唇,念起了评论,“老靳,他们都结婚了,你什么时候结婚?来自老母亲的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毫无疑问,靳绍煜是万年单身…”她轻咳了几声,最后一次字,实在不忍心念出口,呵呵笑了两声,靳绍煜一眼就瞥到了那个狗字,面色一下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条评论好,一看就是真爱粉。”她翻了翻,清脆的声音传出来,“希望老靳能找到心仪的女生,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,我们是你最坚强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“这首播你是不想看了是吧?”靳绍煜淡淡出口,低头看着她,幽深的目光对上她,掺杂着一丝丝她在深夜里熟悉不已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…。”温舒韵还未讲完话,手机被人拿了过去,电脑也被他往桌上一放,整个人被人一翻,被子一盖,她断断续续说着,“唔…我不要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,我还要看、看首播…”

    “首播有我好看吗?”他突然起身,十分严肃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温舒韵脑子有些不清楚,脱口而出,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好了,这下被一压,求饶了几个小时,声音叫哑了身上之人都没点反应,反而越发来劲了。

    粉丝可不知这些事。

    首播两集,一开始,李文淇处于弱势,跟在高冷的秦航身后,乞求活命。

    靳绍煜饰演的角色大多狠厉,这幅样子得心应手,粉丝从不惊讶,而温舒韵既然能把这个软弱的人物诠释得如此鲜活,一下又圈粉无数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两个小时的首播,网络掀起一阵风浪,温舒韵名气不断上升,短短一个晚上,涨了一百万粉丝,粉丝达到五百万,自然在热搜榜上挂着。

    若是我们还有以后:“虽然只看了两集,但我很惊讶,温舒韵是我见过唯一一个,在和靳绍煜搭戏的过程中,没有被他的光芒所覆盖的女演员。”

    水中荷花:“温舒韵演技爆表啊,不行了,老靳,对不起,我要去粉温舒韵了,啊啊啊,捂脸快溜走。”

    你是我今生的最爱:“老靳好帅,我家老靳最帅,演什么都帅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黎斌在时刻关注动态,这是他穷尽心血写出来的剧本,是他的骄傲,一看网上的播放和讨论程度,心底也跟着激动起来,这比《那年》还要好,热度还要火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两集,但他有自信,后面会越来越火。

    他一点都不否认,这里面一定有靳绍煜的功劳。

    靳绍煜啊,流量自带体。

    这一切,两个当事人是不知道的,温舒韵满心期待等着看首播,结果首播都结束了,她还没放过,感觉自己只剩一口气了,打人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天深夜,“小公主家的靳先生”微博更新了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很优秀,优秀到让我骄傲。”

    配图。

    雪白的床上,小女人好似已经睡了,他微微低头,亲吻在她发间,只拍到了半张侧脸,还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下面评论亮了,纷纷惊艳,虽然是看不清楚的脸,但博主帅啊,看来不是美女与油腻大叔的组合,惊艳过后,内心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别人的男朋友不仅帅、还有钱、还该死的温柔体贴?

    就因为她们不如小公主漂亮吗?

    内心那个咆哮,整容的冲动分分钟出来,拽都拽不回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整个剧组沸腾了,黎斌罕见直接放了一个星期假。

    《阴阳相隔》收视率比《那年》还高,直接破了3。01%,打败《那年》,成为近五年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!

    消息一出来,当初犹豫不去试镜的明星愣了,靳绍煜突然去饰演已经让够心塞,这个消息一出来,羡慕嫉妒恨啊,尤其收到试镜却不屑去的,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温舒韵高兴之余,正赶回a市。

    林浩与徐轻芮的婚礼定在一月六号,也就是五天后。

    毕竟是未婚先孕,孩子月份还小,对外是说已经领证了,但大着肚子穿婚纱,还是有点不妥,所以婚礼准备很快,郑丹荷看了最近的吉日。

    此时a市著名婚纱店内。

    “舒韵,我看到网上的消息了,恭喜。”徐轻芮看着她,柔声出口,她穿着宽松的连衣裙,脚上也穿上了平板鞋,脸上不施粉黛,看起来却清秀白皙。

    温舒韵正试着礼服,工作人员正给她调整。

    徐轻芮的婚纱早就试好了,温舒韵时间上忙,但也是根据她的尺寸定制,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了,温小姐看一下。”工作人员说着,偷偷瞄了又瞄她,手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温舒韵,是温舒韵。

    最近《阴阳相隔》这么火,她如何不知道?

    这个近距离接触,如果不是职业道德束缚着,她分分钟想要扑上去要签名合照,忍得好辛苦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温舒韵点点头,走近了镜子。

    这套礼服是白色裹胸长裙,设计是燕尾,腰部收紧,整体简约典雅,不会喧宾夺主,也不会掉了自己的气质,她转了一圈,露出满意的笑容,回答着徐轻芮:“恩,还不错,比我意料中的好。”

    前一世,这部电视剧也很火,但她那时候演技还是不够成熟,角色难以驾驭,所以这部电视剧在当时没有破3%,如果能达到这个效果,的确是出乎她意料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的路肯定会越走越顺的。”徐轻芮由衷为她高兴,出口说着。

    “希望啊。”她侧头看向她,询问道,“别光说我,你呢?现在算是林家的媳妇了,怎么样?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林家是大户人家,虽说都不住在一起,但她住在老宅,多少是要接触,又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,若是甩脸色,那日后的生活怕是会艰难一些。

    她虽嫁给了靳绍煜,但两人的关系还没公开,乔家压根就不知道,她现在只和他一起生活,没什么烦恼,但她生长在温家,打小看着冯琳和温老太太的相处模式,说真的,她都对婆媳关系失望透了,也曾想过,一辈子就这么一个人过算了,何苦憋屈自己?

    现在也还好,她没有婆婆,余秋凤对她很好,至于以后回乔家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她点点头,垂头珉唇笑道,“对我还好,至少我能感觉到他们是真心对我好的,阿浩白天上班,奶奶会来陪我聊天,或者我会和她一起去捣鼓菜园,种花种草,老宅有片后院,舒韵,特别有意思…”

    她开始滔滔不绝讲了起来,眉宇间洋溢的满足,让温舒韵安心多了,专注听着她讲,嘴角也勾起笑意,倒不是那些繁琐零碎的事有多好笑,只是为她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对于徐轻芮来说,林家的确是对她好的,周彩燕是闹了一出,徐轻芮也弥补得及时,林家直接忽略了周彩燕,反正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

    “你怀着孕,肯定会对你细心照料,再说了,性子这么好,谁不喜欢你啊?”温舒韵打趣着她,又凑近了一些,“林浩对你也不错吧?小日子过得是不是很爽?”

    徐轻芮娇羞低下头,假意催促她,“舒韵,你还有一套啦,你快点去试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她说着,又问,“那个林安菱呢?她没为难你吧?你可要小心她一点,可别让她做出什么事情,她没什么脑子。”

    越说着,语气严肃了起来,“你现在怀孕着,要懂得保护自己,能避开就避开,要懂得示弱,可不能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林安菱刁蛮的名声可不是空穴来风,把她惹毛,直接就动手,徐轻芮又是孕妇,可是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“她最近很少回来。”徐轻芮说着,微微皱了皱眉头,“不过她的确暗地里骂了我几次,我没理,走了,后来也和阿浩说过,他让我尽量别和她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一边是他妹妹,然后一边是我,他也很为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为难啊,孩子重要还是他为难重要?要是你出了什么事,怎么办?”温舒韵悄悄凑到她耳边,“吹耳边风不会啊?你们又不是没房子,其实也没必要一直住在老宅,出去多舒心?”

    “林安菱在外面应该也有房子,她最近回来要是频繁,你就要注意了,还有你妈,如果你们出去了,能省很多麻烦,顶多几天回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徐轻芮似乎也有点动摇了,小声犹豫道:“吹耳边风有用吗?”

    不是说她不喜欢在老宅,只是偶尔林安菱会趁没人骂她,然后周彩燕也没在没人的时候给她脸色,平日就算再怎么不接触,吃饭的时候总是要见到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温舒韵挑了挑眉尾,语气随意,“男人这种东西,我跟你说,就是没什么定力的动物,一次不行,你多吹几次,靳绍煜那个家伙还不是被我拉过去演电视剧综艺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惹火了怎么办?”徐轻芮还是有点胆怯。

    “哄哄不就好了,火什么?”温舒韵恨铁不成钢看着她,“靳绍煜都没被我惹火,林浩不是脾气很好吗?肯定不会火,实在不行你搬出孩子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觉得是我不喜欢他家庭?”这是她最担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林安菱的性子他也清楚,还有你妈,我现在都不知道她到底想干嘛,建议你多留留心,他会谅解的。”她说着,拍了拍徐轻芮的肩,认真问,“林浩拒绝过你的要求吗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鲜少提要求,但他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这次也不会拒绝,实在不行你哭吧。”

    徐轻芮:“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每次都要她哭?是因为哭的孩子有糖吃吗?

    想了一会,她缓缓询问,“舒韵,你在靳影帝面前也经常哭吗?”

    温舒韵脸色一僵,眼底一闪,很快便被她高超的演技掩盖下去了,“我偶尔哭,所以他都答应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徐轻芮受教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去试衣服了。”温舒韵快速走到换衣间,关上门,心就开始虚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徐轻芮上次一哭就有效,这次哭也有效,下一次也肯定有效,她在靳绍煜面前哭着提要求?怎么可能?根本不存在的!

    徐轻芮还真傻傻相信了,要知道,温舒韵可只谈过靳绍煜一个,她懂什么?一副自己很懂的样子,实际上也是大概大概,没个准,反正哭就没错了!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