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3: 老靳是天下第一好男人(一更)
    林宅内。

    林安菱盯着屏幕,脸色阴沉,那个贱人居然和靳绍煜上节目了,这是她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两天,她一直待在林宅,平日里也没什么积蓄,现在更大手大脚不起来,不仅林浩把卡停了,林崇辉居然真的断绝她的零用钱。

    徐轻芮现在已经回娘家,自从那日之后,她在家说话都不敢大声。

    无论是不是那个贱人在背后动手脚,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是她逼走了两人,林冠玮昨天回来听到这件事,脸色也罕见难堪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满弹幕上骂靳绍煜的声音,但看到温舒韵吃瘪,她心底爽极了,也在发表评论,内容自然是骂温舒韵,煽动粉丝情绪。

    还想勾引,简直是痴心妄想!

    她心情又好了一点,就等着靳绍煜给温舒韵难堪,毕竟对方这么多年都不近女色,只有这样的男人,才能让她放下身段去倒追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、他的气质、他的才能,无一不让她迷恋。

    综艺还在播着。

    靳绍煜已经洗澡出来,换了套衣服,头发还吹了吹,不得不承认,看起来比刚刚顺眼多了,粉丝看着刚刚升起的细微情绪都下降了不少,简直太有魅力,帅又有能力而且家室还牛哄哄,那就是有狂妄的资本,没毛病!

    一路走到厨房,林安菱就等着对方发飙或者露出嫌弃的动作。

    结果他居然看了一眼,将铲子拿了过来,惊悚的一幕便发生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居然要!炒!菜!

    还有比这不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吗?

    粉丝可不信,心底坚信,这货肯定是想玩玩,顺便搞搞黑暗料理,结果随着一道道菜被炒出来,简直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她们吃不到,但色泽鲜美,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啊。

    温舒韵在一边配合着,等对方要炒完的时候,打了两碗饭,端在餐桌上,两人开始坐下来吃饭,气氛莫名的和谐。

    交谈中,靳绍煜偶尔附和上两句,多数只会点点头,或者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两人用餐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契合度,相对于其他三组,一下便有了比较,那种淡淡的涵养,是给人最直接的感觉。

    弹幕简直疯了,互掐的场景那还看得见?

    “我家老靳居然会炒菜,看!见!没!有!狗眼已经被亮瞎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,老靳,你这样我真的会特别特别骄傲的,天下我老靳最帅最男人!”

    “嗯哼,谁说我老靳没礼貌,大大有礼貌好吗?”

    “老靳我心中无可挑剔,收回我刚刚所有的话,最棒最棒,谁再说老靳坏话我和她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温舒韵的粉丝这时候聪明的没有冒泡,刚刚还互撕来着,一看靳绍煜的行为,自己偶像美滋滋在吃菜来着,而且,她们简直不忍直视,吃得简直不要太多,大部分的菜都进到了温舒韵的肚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得藏好!

    刚刚发生了什么?她们不知道,不记得,已经原则性遗忘。

    靳绍煜的粉丝这时候可没空理她们,开始不要命的夸靳绍煜了,恨不得把所有的好成语都用在靳绍煜身上,简直优秀到无可替代,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“水果需要帮你洗吗?”靳绍煜先站了身,看向对面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就好。”温舒韵摇摇头,也收起碗筷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吃水果,但她有吃的习惯,若是让他帮忙着洗,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,还在录节目呢,这样使唤是真怕被他的粉丝撕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也不强求,点点头,干脆利落将碗收到水槽里,这是录节目,可不会有佣人或者小时工过来洗,剧组最乐意看到明星吃瘪了。

    洗碗?好些人可不会。

    其他组吃完可是往那一扔,倒是李玉婷在工作人员提醒下洗了,油腻腻的感觉哟,没人习惯,洗洁精还伤手呢,作为女人,手可是第二张脸!

    接下来他们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靳绍煜居然自觉开始洗碗!

    眨眨眼,再看一遍!对没错!百分之百肯定!靳绍煜这次在!洗!碗!

    把水关小,他将袖子往上拉了一些,拿了洗碗布,挤了一点洗洁精,低头开始擦起来,先洗里面然后洗外面,洗好后,放下来,换另一个,重复刚刚的动作,两个人依旧用了几个,他擦完以后,开始洗,一个个洗好放在一边,全部洗好以后,将水降掉。

    “这个葡萄还挺新鲜的。”温舒韵在一边洗水果,慢慢切着,摆放在果盘里,低着头,慢慢切着,仔细一看,刀工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那你多吃点。”靳绍煜声线低沉,往旁边移了移,打开消毒柜,将碗摆放了进去,关上,大致看了一下,又看了看温舒韵,拿出干净的抹布拭擦手,出口道,“一会出去的时候按下开关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温舒韵应下,手上动作不变,看了一眼冰箱,走过去拿赞助商做广告的酸奶,剪开包装纸后,浇了上去。

    靳绍煜已经走到客厅,所以镜头里也就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弹幕有些安静,别问为什么,靳绍煜的粉丝已经石化。

    感动得泪流满面了怎么办?

    呜呜,自家偶像太优秀应该怎么办?她们太担心了,怎么可以这么优秀,如果嫁不出去就是偶像太优秀,她们已经看不上任何男人!天底下除了靳绍煜,还有谁值得他们嫁?

    不!没有了!这辈子只有他一个!

    温舒韵的粉丝也隐隐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只有我全程在关注老靳洗碗的动作还有韵韵切水果的动作吗?两人的手指好修长,漂亮得我想占为己有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刚刚误会老靳了,在此送上我真诚的歉意,消毒箱按下之后会有紫外线,对人体不好,韵韵在厨房的时候老靳并没打开,而是让韵韵出来的时候再打开,很体贴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我没注意,以为是老靳又傲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老靳的天下第一好男人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温舒韵浇上赞助商的酸奶,试了一块,味道简直不要太好,一脸小吃货的满足神情,看起来还带着几分可爱娇俏,在板着脸的靳绍煜比较下,更可爱了。

    她端上水果,走了两步,想起靳绍煜的话,又折回来打开消毒箱开关,这往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“靳前辈,你要尝尝吗?”走到客厅,靳绍煜正坐在沙发上,她询问出口。

    靳绍煜摇了摇头,继续看屏幕,而她也知道他的习惯,若是在家还能强迫他吃,喂他吃,现在可是在录节目,她可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两人独处的时候,非常和谐,连带着弹幕上的粉丝都相处得很融洽。

    林安菱恶毒的眼似乎想透过屏幕直射温舒韵,如果目光能杀死人,她想把温舒韵五马分尸!碎尸万段!

    “这个贱人!”她脸色青白,咬着牙,一字一顿出口,在她眼里,对方所有的行为动作都是为了勾引靳绍煜,就是为了靠他上位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承认是因为她嫉妒,她和靳绍煜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,对方多半不怎么搭理她,或者看在她哥份上简短应上两句。

    在节目上,靳绍煜不仅动手做饭还洗碗了,服务对象居然是温舒韵,这让她如何接受?

    不过,管她能不能接受,粉丝看到这,已经转变为更彻底的崇拜。

    上一秒还在互撕,下一秒画风突变。

    “老靳居然会做饭,好不好吃,看韵韵的神情就已经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家老靳既绅士又有风度,你看还洗碗了,啊啊啊,国民好男人就是他,其他人我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有老靳在韵韵可以不用担心了,好棒。”

    “老靳必须完美,又优秀又没有架子,和我们老靳搭档简直是最明智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同意,不过我们韵韵也不差的,你看那菜,切得多好看,里面也有韵韵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综艺播完之后,网络才刚刚开始沸腾。

    撕逼也撕过,误会最后也接触了,粉丝们开始互捧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地位再次上升,成为最有魅力的“国民男神”,宇宙第一,就是棒!温舒韵呢?她出生豪门,但也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,偶像啊,这种人才配成为偶像好吗?

    搭档,两个人是最最最最合适的搭档!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“福尔摩斯粉丝”开始出现,以下针对两个问题,“第一,”小公主“到底是何方神圣?第二,靳绍煜在做饭的时候,温舒韵习以为常的表情,配合无比默契的行为,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宿,广大网友根据这两个问题,将进行更深入的探讨猜测分析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哥。”徐轻芮手里拿着碗,看着对面的徐言卓,小心翼翼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徐言卓没理,低头吃着他的饭。

    “哥…”她又叫了一声,这次声音大了一些,有些委屈瘪着嘴。

    “小芮叫你呢,这幅样子是做什么?”徐振南皱着眉,轻斥了一声,他板着脸,但一副老实人模样,看起来倒没多大的威胁力。

    闻言,徐言卓轻哼了一声,头也没抬,“她当我是她哥哥?结婚直接通知我,婚礼都在后天了,当我是她哥哥吗?”

    他去了省外一趟回来,徐轻芮直接嫁人了,还是一个他极其不顺眼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知道婚礼是在后天,跟她怄什么气?”徐振南瞪了他一眼,这件事周彩燕是与他商量过,既然是光明正大谈恋爱,眼下女儿又怀孕了,对方也有意要娶,那么就嫁吧。

    虽然时间仓促一些,但对方也是礼数周全,他就是再不舍,也不会让女儿的前途毁了,这大着肚子再结婚,多多少少会受人指点。

    徐言卓闷声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徐轻芮又坐过来一些,给他夹了一块肉,讨好道,“哥,你吃这个,妈今天做这个很好吃,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其实也不是故意不告诉徐言卓,他去省外之后,半途手机被偷,也就联系不上,打电话报过平安,电话里也不能说这些事,也便等他回来。

    徐言卓一口将肉放在嘴里,他心塞啊。

    从小长大的妹妹,长得这么水灵,两人是异卵双胞胎,长得一点都不像,以前他还能带出去溜达溜达,充当一下他女朋友,让别人羡慕羡慕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成为别人媳妇了。

    一想起来就气短,想把林浩这个家伙抓过来打一顿!凭什么便宜了对方?

    “小芮啊,你还是别搬出去了,老宅那么多佣人,在那里还有人照顾你,和林浩搬出去以后,谁来照顾你?他又要上班,你在老宅还能陪陪老太太,到时候感情也好点。”周彩燕吃着饭,奉劝般对她说着。

    “对啊,谁照顾你?”徐振南蹙了蹙眉,也在想这个问题,怀孕可不是小事,这要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一大家子不搬去住在一起干嘛?嫌矛盾不够多?”徐言卓终于抬起了头,冷笑道,“林浩连个佣人都请不起了吗?有钱还怕没人照顾?赶紧搬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懂什么?”周彩燕急了,呵斥着他。

    “妈,你是过来人,应该更懂,婆媳关系什么的,哪有自己过得开心,人家是没房子才勉强住在一起,你是让小芮住在一起,怎么回事?”徐言卓狐疑看着她,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周彩燕语塞,眼神闪躲着,“妈、妈这不是还要在林宅工作吗?她住在老宅,我还能照顾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徐轻芮一听都懵了,她妈还要在林宅工作?不是说不工作了吗?

    还未等她有其他反应,徐言卓先出口,“妈,你还想在林宅工作?不行!不能去了,要不就和爸回老家,要是想工作就再找一份,不能再待在老宅。”

    “小卓说得是。”徐振南也点头,十分赞同。

    “我带了二十几年,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?”周彩燕也拉下了脸,她上次说不干是想带徐轻芮一起走,如今她都和林浩结婚了,还不住一块,她如果不在林宅工作,那可就再也进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是不是老糊涂了?”徐言卓看着她,“小芮都嫁到里面了,你去里面给人当佣人,你叫林家人怎么看得起小芮?还有,人家怎么给你开工资?怎么指使你做事?”

    周彩燕自然想到这个问题,也不出声,只要她不主动走,徐轻芮还怀着孕,就没有人会赶她走,最起码,她也要等徐轻芮安全生下孩子,林安菱再次被林家看重,不然她如何走得安心?

    出去了可就一点消息都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无论用什么方法,她都要留下来!

    见周彩燕没说话,徐言卓以为她是失落,语气又缓了缓,“妈,你别去给小芮添乱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她嫌弃我,嫌弃我们的出身!”周彩燕冷冷出口,脸色更沉了,带上恼怒。

    “妈,我没有。”徐轻芮刚要说那天林安菱对她说的话,以及她的担忧,但对方上次对她做的事已经让她留下阴影,昨天还来与她说要让着林安菱,话里话外的偏爱让她很是无奈,到嘴的话被她吞了回去,只说了这么苍白无力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连不连累的问题!”徐言卓难得有这么正经时候,直接出口,“反正妈你就不能再去林宅,如果真的放心不小小芮,她搬到那边的时候,你可以去那边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周彩燕重重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,语气不善,“好啊,你们都长大了,我就没有价值了是吗?我就活该待在家里不出门,免得拖你们后腿是吗?当初小芮和林浩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同意,和她说了多少遍,就是不听就是不听,现在孩子都搞出来了!”

    徐轻芮听着对方的话,垂着头,鼻尖有些酸。

    过了这么久,周彩燕还是不接受这个事,而且,一个好脸色都没有给过她,在林宅的时候别说照顾她了,没给脸色就不错了,她还是忍着,有时候真的很累,所以才迫切想要搬出来。

    “婚都结了,你一个当妈的说这种话什么意思?”徐振南也恼了,“现在不是挺好的吗?你跟着添什么乱?这件事就这么定了,林宅别回去了,不然别人怎么看?”

    他虽老实没脾气,但生气起来,周彩燕还是有点发怵,一时止了声,不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“还有,彩礼你收了多少钱?明天存小芮卡上,让小芮带回去,林家送来多少,我们都还回去,另外,我们家老宅那边那套老房子和地我都卖了,一共是一百五十万,这笔钱就全给小芮了,在a市的这套房子就给小卓。”徐振南难得有当家主的气势,看向徐轻芮,“这套房子还有贷款要还,以后就爸和你哥哥还,彩礼的钱回去你要让林浩知道,但是这一百五十万,你要留着,给自己防身知道吗?”

    徐轻芮算是远嫁,当父母的总是不放心,万一被欺负怎么办?有钱才有底气,实在不行就走好了,有钱在身上,总归饿不死,也不用低头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徐轻芮震惊看向周彩燕,她拿了林家这么大一笔钱,居然没和徐振南说,也是了,依照她爸的性子,怎么可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同时,听着他的话,才让她感受到家人的担忧,想到出嫁,内心也升起一丝难过和不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