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26: 她真不是林家的孩子?(二更)
    “怎么样?查出来没?”林安菱着急看向对面的温昕悦,忐忑等着答案,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。

    温昕悦无奈,还是摇摇头,“靳绍煜没和其他异性走得近,侦探跟了一个星期,没发现什么异样,不过不排除他故意躲着的可能,毕竟现在他家的地址都没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自从靳绍煜的女友曝光后,可谓成了一个极其热门的话题,多少狗仔都盯着?这么久了还没点消息,可见保密工作的确是到位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林安菱皱着眉,一副不想相信的样子,带着一丝奢望,“我觉得可能是乔家那边有什么事,然后她故意说的?”

    温昕悦瑶瑶头,“如果真要挡箭牌,他为什么公开那个女人信息?还要这么保护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还有句话她没说出来,如果不是真的,为什么还护得这么好?

    人都有七情六欲,靳绍煜觉得那么女的还可以,略微上心了,也便给点宠爱。

    男人,可不都是这样的东西?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!”林安菱直接打断,傲慢道,“我试探过我哥了,他都不知道,若是真的在乎,肯定就带来见他的兄弟了,何必藏着?”

    自从进局子后,她回来在林家更是没地位,要钱更是没有,不然也不会求助温昕悦,让她查这件事,当时直播她也正在看,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摔了手里的瓷杯,又被林崇辉狠狠训了一遍,这让她更加肯定,林家就是看徐轻芮那个小贱人要生儿子,有了更值得宠的对象,看她更不满。

    “那你哥有没有说他身边有什么异性?关系比较好的?”温昕悦试探着问,若是能林安菱这里挖到消息,她偷偷曝光出去,对她也有点好处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圈子都盯着这件事呢。

    关注度太高,怕是再大的筹码都有人来换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林安菱低了低头,“我哥一问三不知,他现在都不想搭理我,就理那个小贱人!”

    话落,她又猛地抬头,冷嗤一声,“说到和异性走得近,不应该是和你那个妹妹走得最近吗?她那天还跟我说爬上了靳绍煜的床,简直是可笑,如果煜哥哥现在真的有女朋友,最打脸的不是她?”

    她语气讽刺,说起温舒韵就带着蚀骨般的恨意,紧紧拽着手,指甲狠狠插入手心,猩红着眼,“那个贱人,居然敢算计我,别让我抓住机会,不然我绝对让她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让她被拘留,诬陷她偷东西,还给她装无辜,这一笔笔账,她都记着!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温舒韵,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,根本不会!

    “小韵也不是故意的,她当时可能害怕了吧。”温昕悦一脸为难,歉意帮温舒韵解释着,“你也知道,她妈最近比较受宠,还怀着男孩,难免气势就大了一些,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林安菱傲慢抬起下巴,满脸不屑。

    贱人生的孩子就是犯贱,一有点资本就开始蹦跶!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,小韵告诉你,她爬上靳绍煜的床了?她当时是怎么说的?”温昕悦刚刚就捕抓到这个话题,心底咯噔了一下,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,拼命压抑着,板着脸训斥,“她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,一个女孩子,怎么能大庭广众下说出这么不知廉耻的话?”

    “当着我的面说的,还能有假?问我是什么身份,是不是煜哥哥的未婚妻?还说他在她床上可没说自己有未婚妻。”她回忆说着,冷笑一声,“你还想她和我们一样有教养?她可是小三生出来的,小时候能受到什么教育?血缘就是低贱的,你还指望她能有什么教养?”

    “在她床上?我根本不信,怕是想让人上都没人上吧?”

    靳绍煜会看上温舒韵?

    她根本就不信,只当温舒韵故意气她,根本没将这句话放听进去。

    温昕悦笑意僵硬些许,她倒没林安菱那么没脑子,之前早就怀疑温舒韵身后一定是有人包养,如果这个人是靳绍煜…

    如此一想,她瞳孔缩了缩,两人谈恋爱自然是不可能,但温舒韵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,男人朝三暮四很正常,有女朋友又怎么样?

    如果对一个走心,对温舒韵是走肾呢?

    温舒韵要是榜上靳绍煜,那么这个事情就难办了,之后更是难对付。

    她正要再次套话,林安菱的手机不合时宜响起,她看了号码,一脸厌烦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老宅那条街的”隆林“餐厅,你过来一趟。”周彩燕的声音响起,语气倒是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“去见你?”林安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讥诮出言,“你以为你是谁啊?我还没追究你骗我的事情,赶紧给我滚远点!”

    看到她就想到徐轻芮的得意,现在好了,全家人的目光都在徐轻芮身上,徐家人还不知道有多自得,还敢来她面前招摇,想嘚瑟给她看?

    正当她要挂掉,周彩燕悠悠的声音从那边传来,一字一顿传入她的耳里,“如果你还想保住你在林家的地位你就来,别让任何一个人知道,不然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被扫地出门,可以不信我,但你现在只能信我。”

    林安菱刚想破口大骂,但对方语气一点都不像开玩笑,令她还有莫名的慌张,闪躲着眼神,对面温昕悦正看着她,竟让她有些心虚,匆匆说了一句,“懒得理你。”

    没等对方说话,便已经掐断。

    林安菱胡乱解释了一句,“一个无关紧要的人,脑子可能不是很清楚,真是烦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理。”她缓缓喝了一口茶,语气安抚,余光却看向对方不自然的脸,心底疑惑,脸上却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几分钟,林安菱假意看了一下手表,站起身来,“我一会还有事,就先走了,下次再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温昕悦一副没怀疑的模样,却在她离开之后,也拿着钥匙下车,跟踪了她。

    隆林餐厅。

    林安菱停好车,走上来时就一脸嫌弃,这是一家中档餐厅,想想周彩燕的身份,也就配来这了,她刚刚真是有病,她还能与她说什么?还上了威胁的意思,简直是搞笑。

    刚想转身走,周彩燕已经看到了她,她就坐在窗边的角落,看向她,眼底带着她猜不透的情绪,没什么其余的动作,就那样看着她,像是笃定她会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林安菱脚步就定在了那,脚下像是被黏上胶水,眼神不自然闪了闪,过了一会,抬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近,一下坐了下来,微微抬头,看向对面,语气说不上好,“找我过来干嘛?我倒要看看你要和我说什么?还扫地出门,你以为徐轻芮怀了个孩子就在林家能作威作福了?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气愤,伸手指了指自己,瞪着眼,“周彩燕,你睁大眼睛看清楚,我才是林家的大小姐,徐轻芮她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实在太委屈,她在林家已经没有一点地位,下个月就要被打包送去国外,她连反抗都不敢反抗,说好听点是留学,说难听点,她知道,林家人想把她送走,怕她在这里给他们惹麻烦,对她来说,简直是天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她连正常的对话都很难,以后还不知道如何生存,可却不能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麻烦让一下。”一个服务员端着两杯开水走了过来,菜单掉在了地上,她连忙蹲着捡起来,歉意道,“不好意思,两位还要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林安菱怒火正上来,说话有点冲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服务员转身,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果然和网上说的一样讨厌,一个令人厌恶的家伙,令人反感!果然要被人算计!活该!

    服务员一走,林安菱一脸不耐烦看着她,催促道,“有事赶紧说,别浪费我时间,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出国了,要是想对付徐轻芮是很简单的事情,她孩子还不一定能生下来,你们别给我太嚣张!”

    就是因为她现在已经不敢做什么,所以用语言攻击起来才肆无忌惮,就是要让徐家人害怕,就像那天徐轻芮害怕的神情,会让她产生一种变态的快感。

    周彩燕也不说话,准确来说,从头到尾,她神情都没变过,静静看了她一会,语气淡然:“你很讨厌我吗?”

    “这话用说?”林安菱不带一丝犹豫,嫌弃道,“你们徐家没有一个好人,徐轻芮也是勾引我哥利用孩子上位,谁知道身为母亲的你怎么样?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上梁不正下梁歪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加重了几个字,目光冷了下来,徐轻芮肯定是容不下她,也不知道在她哥面前说了些什么,让对方对她不理不睬,想起来就恨!

    如果是正常人或是以往,周彩燕脸色肯定就沉了,今天她却面不改色,再次道,“那你也是徐家人,你是不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才不是好东西!”林安菱倏然声调反驳,下一秒却反映过来她说的话,拧着眉,“你说这话什么意思?给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周彩燕突然浅笑起来,抬眼一字一顿道,“什么意思?你心里没点底吗?”

    林安菱猛地怔住,一个念头升起,眼底闪过意思惊慌,颤抖着声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对方没理她,悠悠的声音仿佛带了穿透力,就这么尽数传入她耳里,“你以为我这么多年来为什么都会护着你?你以为我为什么会阻挡林浩和徐轻芮在一起?又或者,沈映蓝为什么会一直和你不亲?”

    “我说叫你别说了!”林安菱拔高声调,眸光冷冽看着她,眼底充满嗜血的阴寒,恨不得将她杀死掉,不让她话语里再吐出一个字眼,眼底也盛满了无措恐慌。

    “没想是不是?你成了你最厌恶的那种人。”周彩燕对她的话置若罔闻,收敛了下神色,一字一顿强调,“一个下人的样子,不是你自诩高高在上的血统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面色骤然一变,眼神锐利起来,“很恨是不是?我也是!”

    林安菱被她吓了一跳,不自觉咽了咽口水,目光闪躲着。

    只听周彩燕压抑着怒火传来声音,“我拼死拼活让你和徐轻芮交换,辛辛苦苦守住这个秘密,让你成为有钱人家的孩子,不是让你来和我作对的!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养成了什么性子,又做着什么事情?现在连林家都不要你了,你还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话语无情,林安菱升起的怒气都被生生压了下去,一点不剩,甚至都不知所措起来,升起抗拒的情绪,我不断反驳着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闭嘴!我不想听!”

    周彩燕冷哼一声,语气带着怒火,继续说,“原以为等你结婚后好帮衬你哥哥,看看你现在,蠢货一个,还好意思给我嚷嚷,让林家知道你不是亲生的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她在林家守了林安菱二十几年,提心吊胆,为的不就是她不被曝光,依照林家人对她的宠爱和她的身份,结婚后能得到大量的彩礼和聘礼,到时候,她再出面,而她的儿子徐言卓将在林安菱的帮衬下,再也不要做下等人。

    为此,她不惜和徐轻芮闹翻,就是为了不让她被发现,这都二十几年了,再忍几年就到了结婚的年纪。

    到时候,林家给林安菱的所有东西都会落户,这一切都被她搞砸,她简直是气急攻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林安菱看着对面的周彩燕,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从小周彩燕对她就格外纵容,一句重话都没说过,眼下在这么大的打击面前,突然就变了,她整个人只觉得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周彩燕黑沉脸看着她,“不信?要去做亲子鉴定?我奉陪。”

    林安菱不敢吭声,她说的话太有震慑力,但她心底还是抱着一丝侥幸,周彩燕也看出来了,没理会,直接又开口,“随便你,我听说你下个月就出国了,这次找你来是有事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她的心情还没恢复平静,莫名有些怕她,慢慢应道。

    “沈映蓝今天是不是去医院了?”她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。”林安菱被她得有点懵,忐忑说,“她的事一向都不会告诉我,而且我这段时间也没太关注他们。”

    周彩燕恨铁不成钢看削了她一眼,回归正题,“我得知的消息是住院了,如果我没猜错,检查结果是抑郁症复发,现在你回去到她房间里,右边床头第二个柜子,里面有一瓶保健药,拿出来,把这瓶放进去,别留下指纹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将一瓶要放在桌子上,递给她,语气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消息是她今天无意从徐轻芮哪里得知,没想到居然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要这么做?”林安菱咬唇看着她。

    说让换药就换药,还是沈映蓝住院的时候,若是这对母女想要害她呢?编出一个这样的谎言,她越想越对,看向周彩燕的眼神又染上了怒火。

    “沈映蓝曾经和你做过三次亲子鉴定。”周彩燕看着她,又看了看桌上的药,语气陈述,“如果这一次我掉包药被抓到,马上就会迎来第四次,无论是你还是我,都不回再有机会调换结果。”

    林安菱心下骇然,脸色煞白之后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思考对方说话的真实性,她只知道,如果是真的,那么她就是周彩燕的女儿,一个下人的女儿,而她心在拥有的一切一切,都不负存在,别说不想出国,若是到时候,出国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这个计划还没完成,我会死皮赖脸待在林家吗?”周彩燕冷笑,眼底一片讥笑,“不得不说沈映蓝的直觉很准,居然鉴定了三次才勉强相信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看向林安菱,眼底平静,“你也很蠢,一次一次做出愚蠢的事,越是闹,越让林家人心寒,沈映蓝心中的怀疑就会再次升起,如果她抑郁症没有复发,你以为你还能嚣张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林安菱,从现在开始,抑制住你的脾气,这次沈映蓝过早察觉了,很可能治疗一段时间就会好,别让她再升起怀疑的种子,不然被打回原样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周彩燕此时全然像变了一个人,眼底带着无情冰冷,不是在说教,是在警告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完全回不去林家,所有的风声,她只能从徐轻芮嘴里听说,可对方明显对她已经有隔阂和提防,根本问不出什么。很快她就不会有其他的线索。

    林安菱瞪圆了眼,大口喘着气,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,好一会,小小声问了一句,“那我哥和徐轻芮…”

    他们不是兄妹了吗?

    亲兄妹结婚,还怀孕了,这是违背伦理道德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?”周彩燕眯着眼嗤笑了一声,“我阻止过了,那是他们想要作死,没人拦得住,你安分点,好好过你的日子,你不被曝光,他们也能安心过日子,不然…那就一起生不如死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无比阴森的气息传来,林安菱从心底升起一股害怕,半点嚣张的气势都升不起来,而且恐惧还不断在内心蔓延着。

    周彩燕收敛起神情,又看了看她,“那瓶药,你拿出来之后销毁掉,别让人发现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林安菱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见此,周彩燕也满意了一些,冷哼一声,“徐轻芮是嫁进去了,现在也不指望她能帮什么,你安分一点过,别再弄出什么事情,结婚之后拿到财产了,帮衬一下你哥。”

    她像是吩咐,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,没给她一点拒绝的余地。

    林安菱现在也不会拒绝,甚至还开口,“我如果真能拿到,我把一半给他。”

    她心底怕啊。

    沈映蓝居然又开始怀疑她,周彩燕的话让她想起了之前一些富家太太说的话,那个时候林家老两口时常带她参加各种宴会,时常有人说她长得不像父母,不过说像她舅舅,谁都没怀疑,毕竟像舅舅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她真不是林家的孩子?

    沈映蓝此时抑郁症又复发,还是周彩燕下的药,若是脱离了对方,她可就没有依靠,被林家发现的后果是什么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再也没有林家大小姐的光环,彻彻底底变成一个下人的孩子,她现在所有能用得起的东西,都会变成遥不可及,对她来说,生不如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