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31: 风波起(三更)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将颁发最后一个奖项,最佳新人奖。”杜同说着,语气迟钝了一下,走向一边,屏幕上开始转换出画面。

    “徐洋,你别闭眼,别丢下我一个人。”一个女子跪坐在地上,红着眼,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,颤抖着手,摸着睡在病床上的男人,“徐洋,别,别丢下我一个人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悲伤情绪倏然袭来,现场也染上一抹沉重。

    画面一转,是在操场上,周围昏暗,明亮的月光照射在穿着校服的两人身上,男的手插在裤兜里,一脸清冷,女的低着头,咬了咬唇,鼓起勇气上前,抓住男生的外套,昂着头,“误会就误会嘛,本来就是你扯了我的衣服,这女生扯男生和男生扯女生是不一样的,我清白不要了?”

    “李酥酥,你一个女孩子,怎么能这样?”杨安煦皱着眉头,又想到下午被误会的场景,脸色更黑了,“简直是没有女生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“生什么气嘛,给你扯回来,要不…给你亲好了。”李酥酥毫不在意般说着,仿佛习以为常的事情,放在身后的手却紧紧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!简直是…”杨安煦憋了半天,一句话没憋出来,倏然,一道手电筒照了过来,直接照在他身上,画面静止。

    接下来,是其余三部剧中女主的表演节选。

    “下面,让我们先有请颁奖嘉宾。”邹丹丹站了出来,冲着观众席道,眨了眨眼,“当时我看到嘉宾名单的时候,很是震惊,我觉得你们会和我一样震惊。”

    话语一出,在场人面面相觑,倒是有些好奇,包括电视机前的观众,震惊?这是国内含金量最高的奖项,颁奖嘉宾身份都不低,有什么人是令他们震惊的?

    温舒韵也感觉很奇怪,颁奖嘉宾太多,前一世她也没有细细看,还真不知道是谁,虽然她被提名了,也没想得奖,印象中应该是穿越古装的汤絮得奖了,日后发展也不错。

    和其余了一样好奇,她收起悄悄和靳绍煜聊天的手机,看向台上。

    邹丹丹也就小卖了一下关,一字一顿道,“让我们有请最佳新人颁奖嘉宾…。乔氏总裁靳绍煜!”

    话说到最后,含着隐隐的激动。

    靳绍煜那样优秀又自带魅力的男人,在人群就是一道闪耀的风景,鹤立鸡群,让人难以移开视线,他从后台走了出来,穿着黑色浅灰西装,看起来严谨沉稳,一股商业精英范,他手上拿着一个信封,缓缓走过来。

    在场人倒是微微骚动了一番,靳绍煜以往就在圈内比较有名气,眼下继承家业,身份上完全不一样了,若是以往是因为**的演技而得到认可,现在再配上家庭背景,可以说是无敌了。

    尤其被提名的几位,更是激动不已,汤絮目光也落在他身上,脑海里甚至已经开始幻想,若是她拿到了奖项,由靳绍煜给她颁奖,还会合影,头条毫无疑问就是她的,那可就是火上加火。

    温舒韵在听到他名字的瞬间,大脑直接处于一片空白,整个人就像雕塑一样杵着,甚至,一个大胆的猜想开始出现在她脑海里,越放越大,越放越大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你还是很有希望的,这部剧效果很不错,你的演技很到位。”周济彬注意到了她的表情,眉头也跟着蹙了蹙,低声宽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温舒韵的努力他不能视而不见,她足够拼,比剧组里任何一个人都拼,像他也把演戏当热爱,可依旧做不到她那种干劲,一个阳光而又向上的姑娘,那么优秀,又怎么可能单身?

    他想着,眼神黯淡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温舒韵心不在焉点了点抬头,一脸茫然,目光就盯着前面那一个人身上,不曾移开半点,分明几个小时前才亲密不已,这时候又觉得他那般遥远。

    “获得最佳新人的演员是…”他停了停,看向一个方向,薄唇里一个字一个字吐出,“温舒韵,恭喜。”

    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,镜头扫向温舒韵,见她一直没动作,周济彬低低叫了她一声,再加上刚刚在耳边飘过的话,她反射性就站了起来,还有点懵,配上无害的脸庞,着实有些…呆得可爱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没预料到啊。”杜同调侃着她,笑着再次重复,“最佳新人获奖者温舒韵,请上台领奖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眨了眨眼,有些不好意思低头,再次低头,已经调整好状态,一步步走上去,不急不缓,从容淡定,像个淡雅的公主。

    靳绍煜就站在她对面,他拿起奖杯和证书,一一递给她,灯光打到他身上,离得很近,近到她都能看见他修长的睫毛,他伸过来的手相对于其他男人有些偏白,手指特别修长,她以前从来没发现这么长,这么好看,不,两人亲密的时候,她就应该知道的…

    心跟着扑通扑通乱跳,越跳越快,她就直愣愣盯着他,眼底似乎还染上了一些别的情绪,杜同都看不下去了,轻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温舒韵迅速回神,而邹丹丹却不知道什么内幕,笑着开口,“舒韵也同样惊讶呢,现在好像还有点没回过神,被靳影帝颁奖是什么感觉?要不要发表一下感想?”

    闻言,温舒韵手捧着奖杯和证书,扬起一抹笑,明眸皓齿,轻声道:“是很吃惊,没有想过会获奖,所以也没准备什么感言,要感谢导演对我的认可、感谢一直以来帮助我的前辈们,还要感谢一直陪着我的粉丝,有你们才有我的今天,特别感谢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诚心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,而后,看了邹丹丹一眼,手又握紧了奖杯,“的确很诧异会是靳前辈来颁这个奖,是有点震惊,但受到的鼓舞更多一些,我会更加努力,然后往靳前辈的方向靠近,希望有一天也能变得这么优秀。”

    邹丹丹更是诧异,出于主持人的本能,她已经抓到了亮点,继续道:“刚刚韵韵说要感谢前辈,那么,你与靳影帝正在合作《阴阳相隔》,这个感谢里面有没有呢?”

    其实,她只是想营造一下气氛,毕竟也快结束了,这误打误撞让杜同心都开始紧张起来,这对隐婚夫妻,这恩爱秀的,别人听不出温舒韵话语里的意思,他还能听不出?

    温舒韵脸色倒是没变化,认真点了点头,“我是一个新人,在很多方面都是有欠缺的,靳前辈对我也有提携之恩,一直都很感激,所以我会更加的努力,希望不负他们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她是科班出身,专业技能应该算比较强,但对上靳绍煜,是自愧不如的,有些人好似天生就有让别人遥不可及的天分,他就是属于哪一种,她一直不否认,演技提高最快的时候,就是在饰演《阴阳相隔》时,靳绍煜对她的训练指点,就像打开了一扇门,加上自身努力,一下有了质的提升。

    靳绍煜看着被灯光照耀的她,莫名有一种欣慰的感觉,嘴角上翘了翘,整个人气质都柔了不少。

    作为当红小生,严殿自然也来了,而且女伴就是汤絮,两人拍的就是古装大片,此时他的目光落在温舒韵身上,又转到靳绍煜身上,眼底探究,带着不解,身处娱乐圈,婚姻就是一道很重要的关卡,太风险,别说结婚了,就是公布恋情都是一道鬼门关,两人这一声不响的,温舒韵这个年纪按理说不该才是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靳绍煜对她的态度,他又有些恍惚了,实在无法理解,他没爱上过一个人,只能想着,感情这种东西,说不清吧。

    “温舒韵真是命好啊,还是靳绍煜颁奖,怕是要跟着火一下了。”汤絮在一边,说了这么一句,到底是新人,第一部剧有了这么好的效果,脾气也就受不住了,说话都带着自己察觉不到的酸溜溜。

    “她本身能力就在那,《阴阳相隔》效果估计会更好。”严殿淡淡回了一句,倒是听不出来情绪,目光又落在靳绍煜身上,眼底染上一些莫名的情绪。

    汤絮语塞,本来想让他安慰几句,结果自讨没趣还不敢还嘴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《阴阳相隔》数据好到逆天,可如果没有靳绍煜出面,温舒韵又能撑起几分?终归是运气好罢了,她要是有这样的运气也差不到哪里去!

    温昕悦看着缓缓走下来的温舒韵,笑意冷冷,温舒韵什么资历?居然拿了最佳新人,她是被提名过两次,最佳主角也提名过一次,什么都没有,而对方一部片就拿到手,她怎么可能比她差?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没有一样东西输过她,这次也不会例外!

    她目光扫向靳绍煜,这一次,她又确定了一些,温舒韵绝对和靳绍煜有一腿,不然怎么可能获得最佳新人?然后靳绍煜还给她颁奖!

    手握着手机,她神色间染上一丝古怪,编辑一段短信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轻芮正看着直播,她嘴角挂着笑,给温舒韵发了一段祝贺的语音,话语里满含欢喜。

    她看她努力了这么久,终于有了回报,心底真的替她高兴,等了一会,没有信息回,她也就将手机放在一边了,刚领奖,温舒韵肯定很高兴也很忙,自然不会有空。

    当她视线重新回到电脑上时,手机传来一条信息,是qq上一个陌生人发来的文件,命名为:“林安菱与周彩燕的录音,那些不为人知的事”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文件,第一反应就是诈骗信息,附带病毒,一定是删掉不能点,可她看到这个命名的时候,她犹豫了。

    周彩燕一直以来话里话外都会偏向林安菱,而且,她身上有太多的疑点,她一直都想不通。

    为什么两人会聊天?聊了什么?是不是还要针对她?

    终是忍不住好奇心,她点开了那段录音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手机掉在地上,徐轻芮跌坐在椅子上,整个人像是没有生气的布娃娃,麻木摇着头,留着泪呢喃,“不,不可能,我不信…”

    她猛地站起身,要往外走,脚一软,往地上栽去,她狠狠跌在地上,这是已经全然不顾身子的疼痛,环抱着自己的双膝,猩红着眼,无神摇着头,“不,不可能…”

    “小芮?”林浩在客厅叫了一声,她听到声音,瞳孔一身,不断往后退,眼底露出恐慌,抱着自己的头,声音呜咽着。

    林浩有些奇怪,难道睡了?他下班有些晚,可她半个小时前才说饿了,让他给她买份排骨酸汤米线,很无奈,只能到处找,自从怀孕之后,口味越来越奇怪了。

    想到她睡了,脚步更放轻了,接近门口,一听不对劲,怎么有哭声?他连忙打开门,看到她缩着角落里,瞳孔一缩,连忙往前走去,“小芮?”

    “走开!”她如临大敌,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,而后神情又茫然起来,那种带着绝望又厌恶的神情,她低头看了看自己,似乎更加厌恶了,林浩则注意到她裙子上染的些许血丝,猛地一惊,直接强硬将她抱起来,“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走开!”徐轻芮不断挣扎着,咬着牙,像是极其不愿意见到他,带着发怒和恐慌,毫无章法打着他,“放我下来,别碰我,别碰我!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会没事的。”林浩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听她说话,只顾着安抚她。

    “滚开,滚!”徐轻芮狠狠咬了他一口,从他身上下来,林浩怕她会摔倒,只好现将她放下,结果被她一推,险些摔倒,徐轻芮看了看自己手,又看了看她,更加害怕了,不知所措,“哇”一声就哭起来了,哭声悲惨,摇着头不断往后退,“不是真的,骗我,在骗我…”

    都不是真的,怎么可能是亲兄妹,不可能不可能,什么畸形孩子,都在骗人,混蛋,都在骗人,对,都想害怕,他们都想害她…

    “小芮,有事我们以后说,我带你去医院,你流血了,你忘了,还怀着宝宝。”林浩更是一头雾水,只能压抑着内心,看着她裙子上越来越多的血迹,整个人颤抖了,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”徐轻芮低头,看着自己身上的血迹,猛地睁大眼,脚底一软,整个人眼前一黑,往前倒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