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4: 没事,不还是第一吗?(一更)
    温舒韵听他这么一说,眼神一闪,双颊慢慢又红了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本能接过他递的东西,完了,突然有种做坏事被抓到的感觉,她头一扭,手支撑在车窗上,看着窗外,心跳加速起来,害羞死人了。

    刚刚在蛋糕车的时候,他回答粉丝的话就很莫名其妙,谁让他这么说的?

    这不是…不是单方面宣布对她有意思?

    网友又不是傻的,她已经预计到节目播出又会引来什么样的腥风血雨,头好疼怎么办?

    “虽然不让播出,老靳不解释一下刚刚的行为吗?是对韵韵有意思吗?那么小公主又是怎么回事?”车上一个工作人员鼓起勇气问出声。

    温舒韵猛地看向那个工作人员,摄像师悄悄抓拍她,见她动了动嘴唇,似乎又不知道怎么解释,蹙着柳眉,一脸纠结的模样,靳绍煜却突然道:“靳太太不就是小公主?有什么好解释的?”

    车上之人倒吸一口冷气,靳太太?

    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温舒韵,仿佛在问,靳太太?你是靳太太吗?快点承认!

    这个时候,每个人都很不可思议,一点都没往别处想,只觉得温舒韵就是靳太太,两人已经结婚了,简直太难以让人相信了,太太太吃惊了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冷静,很需要冷静,好像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。

    靳绍煜怎么可能结婚了呢?不对,靳绍煜怎么这么早结婚了呢?完全让人意料不到好吗?

    “别乱说话。”温舒韵情急之下,轻推了靳绍煜一下,皱着脸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虽然不播出,但也很难解释啊。

    她脸皮还是有点薄,此时都害羞死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说了。”靳绍煜冲她笑了笑,十分好说话,话语里还有些不已察觉的讨好,真的就没再继续说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再次错楞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结婚这么消息还不算劲爆,在他们印象里,就算两人结婚,温舒韵也应该是比较低的那一方,倒不是说身份配不上或者如何,靳绍煜的确比较冷漠凉薄,她看起来还比较乖顺一些,自然是顺着那个冰块才是。

    可眼下看来,再集合靳绍煜种种行为,这可是典型化为绕指柔啊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也不远,没一会就到了,他们到的时候,其余三组也刚刚到,一下车,陈伟有点得意,看向靳绍煜,“怎么样?蛋糕好卖吗?”

    他们是卖水果,粉丝一见是他们,也是排着队卖,还没到两个小时就全部卖完了,但节目组规定不能抬高价格,最多只能与市场上一样高。

    水果虽然成本贵,但他们销量多啊,除去成本,还剩一笔钱。

    “好卖。”靳绍煜脸色没变,又补充一句,“成本价低,需要技术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在一边,听到最后倏然笑了起来,陈伟一头雾水,他当然知道成本低,也知道要技术,这个家伙什么意思?

    待两人往一边走,杨嘉忍笑走过来,拍了拍他肩膀,“人家的意思是:需要技术,你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杨伟:“…”

    不带这样贬低人的!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来公布一下结果。”导演又拿着喇叭在前面说着,上面摆了四个相同的钱箱,写着四组人的名字,不透视,所以也看不到谁的钱多。

    “现在先清点陈伟这一组的。”导演话音一落,工作人员将纸箱里的钱倒出来,一一数着,过了几分钟,报数道,“一共是七百五十七块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除了靳绍煜与温舒韵这组,其余两组都露出了吃惊,他们做的是寿司和炒板栗,比起卖水果,自然是不轻松,由于不熟练,耗时太长,成本价还高。

    李玉婷与邹庆杰这一组只有三百多块,原因是毁坏太多食材,卖价太低,用料太多,所以赚得少,毕竟寿司看似简单,做起来也不容易,琢磨了半天,只会做“黄金寿司”。

    而杨嘉与马佳宁更惨,炒板栗啊,杨嘉被呛了一脸,一共就没炒出多少斤,扣除成本,只有九十七块。

    许子卿原本心底还纳闷,毕竟她的目标是和靳绍煜一组,现在看到这个成绩,心底也释怀了,看来他们是第一了,总算出了一回风头。

    “下面是最后一组,靳绍煜与温舒韵这一组,让我们来看一下他们的收获。”导演又说着,工作人员开始清点,最后报数,“一千一百九十五块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。

    原以为陈伟这一组已经算高,靳绍煜这一组居然上了一千块,许子卿脸上的笑意都凝固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是做蛋糕耶,导演,搞错没有?让我们有条退路行吗?太狠了。”陈伟往前走去,指了指靳绍煜,“难不成你真会,我不信,肯定是舒韵做的。”

    小女生嘛,心灵手巧的。

    温舒韵也跟着笑了笑,解释着,“我只做了蛋挞,蛋糕是他做的,蛋糕卖得比较贵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让人活了。”杨嘉也摇摇头,“这样我很挫败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请问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?让哥高兴一下。”陈伟素来爱搞怪,他也的确比靳绍煜大上那么两岁,边叹气边说着。

    靳绍煜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头,斜睨他一眼,轻轻吐出一句话,“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陈伟:“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”

    这样很嚣张很过分了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当然是笑着原谅这位大咖啊,惹不起惹不起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晚餐时间,节目组已经说过,不会免费给演员准备,他们必须用自己所挣来的钱去兑换,最便宜的要六十八块,而最贵的要三百八十八块。

    杨嘉和马佳宁手中只有九十七块,自然只能选最便宜的,不仅他们这一组如此,其余两组也是,谁知道明天会做什么?还是留着钱比较稳妥,而靳绍煜这时候就显得很财大气粗,毫不犹豫定下三百八十八的。

    温舒韵也急了,这些钱可是要留到明天当筹码的,人家都留着钱,现在可不是挥霍的时候,他怎么反着来?

    靳绍煜一点都没有改变主意的情况,还冲她笑眯眯来了一句,“没事,不还是第一吗?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”

    简直是越来越过分了,怎么办?他们忍!

    节目组说豪华套餐真的是豪华套餐,四个菜一汤,都是这里民族特色,有菜有肉,对于温舒韵来说,太幸福了,她今天也是累惨了,很困很困,笑得脸都僵硬。

    美美吃了一顿之后,回房间洗澡做了瑜伽,又做护肤,这才睡觉。

    原本这个时候她应该很快入睡,也不知道是不是受靳绍煜今天说话的影响,她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   脑里不断在胡思乱想,不知道粉丝会不会乱猜?也不知道工作人员会怎么想?会不会对他有影响?要不公布提前吧?偷偷摸摸也不好…

    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在a市拍戏,又或者他都在身边,这是近几个月来她第一次自己睡了,不似白天,午觉的话她就经常一个人,晚上都是抱着他,脑里又很乱,温舒韵华丽丽失眠了。

    房间内有摄像头,不止一个,她此时也不敢和他发信息,只好翻来覆去,加上今天过度运动,她头还有些隐隐作疼,半夜三点半才迷迷糊糊入睡。

    五点之时。

    酒店内静悄悄一片,整个八层,好几个工作人员和摄像机出现了,分批行动,对照着名单房号,拿着房卡,慢慢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先是来到马佳宁的房间,对着床拍了拍,这个小姐已经把被子提掉了一半,许是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,睡衣穿得相当保守,工作人员上前,叫醒了她。

    推了一下两下三下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四下五下六下,人火了,闭着眼嚷嚷,“哪里来的蚊子,我睁眼就打扁你!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:“…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弄醒之后,马佳宁闭着眼听着规则,点点头,一下子又栽下去了,又得费好大劲才能弄醒,滑了一下转盘,指针指向一处,“用水泼醒同伴”。

    她一下就清醒了,兴奋道:“用水泼醒杨嘉?”

    得到点头,她快速下床穿鞋子,搓着她的手,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,“这个主意好,哈哈。”

    最结果杨嘉比她睡得还要死,水一泼过去,整个人动了动,被子一盖,继续睡觉,半响后,这才察觉到身上冷,不对劲,而后才警觉起身。

    那副无辜的样子,让马佳宁笑得肚子疼。

    另一组则是陈伟起来抽题,居然是扮女鬼吓许子卿,他犹豫了一下,“这样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女生都比较胆小,这要是吓到了怎么办?

    此言一出,被工作人员狠狠打击了一下,“没办法,你的手气就是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陈伟无奈,只能带上面具来到许子卿的房间,摄像师也躲了起来,开始拍摄,这一期就是设有这个环节,让观众看一下偶像的应激能力,当然,也带亮点和笑点。

    为了晕染气氛,陈伟衣服都换上了白色,典型的白长裙,工作人员已经预感他即将承担一大笑点。

    只见他缓缓走过去,慢悠悠变了声音,带着颤音,“许…子…卿…许…子…卿…”

    叫上两声之后,许子卿拖着沉重的眼皮睁开了眼,一下尖叫出声,而后躲在被窝里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许…子…卿…”陈伟继续逼近,声音还加大起来,制造离她十分近的错觉,对方被子都在抖,他想着,再叫两声就好了,女孩子都比较胆小。

    被子内传来哭声,他一下慌了,这就有点玩过了,上前就扯了扯她的被子,准备安慰她,结果对方缩着身子又尖叫了一声,哭着求饶,“你别来找我,别来找我,不是我,是你自己先惹我的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众人错楞。

    陈伟发觉事情不对,连忙要上前阻止她,此时许子卿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了,不断尖叫着,“你该死,就是该死,不是我的错,我没错…徐颖,是你自己自找的,自找的!”

    “子卿,你在干嘛说什么梦话,玩游戏呢。”陈伟一把扯开她的被子,提高了声调,笑着道,“我第一次扮演女鬼,你倒是把我吓到了,别说梦话了。”

    许子卿看见他又看见屋内其他人,黑夜里煞白了脸色,浑身寒意泛起,她刚刚说了什么…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任务结束了吧?”陈伟看向工作人员和摄像师,哈哈笑着,紧接着打了个哈欠,“我可以走了吧?今天简直要累死了,不知道明天会安排什么任务,不行了,我先回去睡了、睡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工作人员又瞅了瞅床上的许子卿,也退了出去,不过心底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徐颖,半年前出车祸死的二线演员,现在听来,和许子卿有关系?而且,听着居然像是被她陷害的意思?

    娱乐圈女星之间争斗素来厉害,上位手段层出不穷,可这涉及到人命,但他们此时也没说什么,只当刚刚的话没听见,可摄像机已经全部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人走之后,许子卿看着黑茫茫的酒店,徐颖的脸好像随时都能出现一般,像她索命的声音随时都能听到,她捂住耳朵,躲在床头角落里,一副怕极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看着床桌的手机,快速过去抓了起来,往厕所走去。

    厕所是没有摄像头的。

    她在里面很久,出来之时,眼睛都哭肿了,还带着害怕心虚和无措,拖着身子,连刚刚的恐惧都不在意了,此时脸惨白得也像女鬼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依旧还会加更一些,二更两点,三更七点呐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