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7: 我们的孩子像你会不会很可爱?
    深夜,飞机下落a市。

    甘小烟与许欣儿下来之时,周尘已经坐在保姆车内,等着两人。

    上车以后,两人左顾右盼,有些疑惑,许欣儿开口,“咦,温姐呢?”

    按理说对房坐头等舱,应该比她们下来还快才是,每次都提前在车里等着她们,这次怎么没看到了?

    “提前回去了,现在先将你们送回去。”周尘转了个身,说了一句,又叫司机开车。

    他心底还郁闷呢,温舒韵下飞机就被靳绍煜带走,不过还算有点良心,知道打电话告诉他一声,现在他也不想管太多,积极和王阳去安排公开事宜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结婚,生米早就煮成熟饭了,靳绍煜现在对她上心,他跟着瞎操心什么?

    “提前回去了温姐是一个人回去吗?”许欣儿更加疑惑,“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回去?不是很顺便吗?”

    “你管那么多做什么?”周尘翘着手指指向她,轻斥一声,“人家自然是有事情,你问那么多做什么?难不成无缘无故会走啊?我作为经纪人还没问,你管得比我宽!”

    “好嘛。”许欣儿心虚摸了摸鼻子,知晓他也就是纸老虎,做做样子,笑嘻嘻道,“我这不是担心温姐吗?大晚上的,她又是一个人,粉丝看到怎么办?就是关心啦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周尘摆摆手,转过身子,嘟囔一句,“她会出什么事?有人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那副护犊子的模样,谁能欺负她?“小公主”受宠不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吗?

    如此想着,他心底倒是宽慰了不少。

    许欣儿也没有多问,在她看来,温舒韵是温家二小姐,若是温家有事,然后司机来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所以也没多怀疑。

    甘小烟明显不这么想,直觉告诉她,温舒韵是跟着靳绍煜一起走的,看周尘的样子,也是知情,她原本以为他和圈内经纪人不一样,可现在也纵容温舒韵去做这种事情,那么和给艺人安排陪睡的何芳娜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不过她从头到尾都没说话,在飞机上的时候,她不小心暴露了对温舒韵的偏见,也有些后悔,毕竟现在还需要这份工作,这样好的条件暂时也找不到,她得罪不起温舒韵,人家一句话她就得走人,这个道理她懂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温舒韵在飞机上睡得还迷迷糊糊,上车的时候又被靳绍煜抱在怀里,继续闭着眼补眠。

    王阳早已经回去,梁伟在开车。

    温舒韵睡了一会又起来,两人便在后面窃窃私语,偶尔轻笑上两声,小幅度打闹,多半是靳绍煜去招惹她,惹到无法忍的时候,她便会教训他一下,那点力气,又跟挠痒痒一样。

    管他们在做什么,在梁伟看来,就是秀恩爱,非常非常可恨,一点都没考虑他这个单身狗,还是一只辛辛苦苦加班回来还要当司机的单身狗!

    过了一会,温舒韵窝在他怀里看着手机,一条热搜引起她的注意,准确来说,是温昕悦这个名字,直接点了进去。

    温昕悦v:“小家伙,欢迎来到这个美丽的世界,姐姐爱你。”

    配图,她的一只手抓住一个小脚丫。

    温舒韵一下便明白,冯琳的孩子出生了,她嘴角泛起一抹讽刺的微笑,同时也疑惑不已,温昕悦对这个孩子应该恨之入骨才是,按照对她的了解,应该是想尽办法不让他出现在这个世界上,现在却平安出生,而且,还光明正大秀出来。

    她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手指再次点开那张图,看着上面的小脚丫,一种奇妙的感觉涌入心底,冯琳说是个男孩,这应该算是她亲弟弟,那么小,她手指附了上去,眼神却沉了沉,逐渐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孩出生都这么小啊?”她看着屏幕,莫名其妙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靳绍煜蹙了蹙眉,往她手机瞥了一眼,顿时明白过来,温家情况他有关注,这个消息他知道的,可还没来得及告诉她,一开始也没听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真小。”见他没回答,她又自言自语说了说一句,“那它就更小了,才七周半呢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心下一咯噔,将她手机拿过来,轻斥一声,试图转移话题,“乱看什么呢?刚刚在飞机上都没吃晚餐,饿不饿?”

    温舒韵昂头,对上他的眼,素日里的那双清澈见底的凤眸此次他却看不透,两人对视着,空气就像停止了流动,她红唇翘了翘,率先别过眼,往他身上又一靠,闭上眼,再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靳绍煜看着她的神情,寒意慢慢深入骨髓,心底就像被无数的虫蚁撕咬,身子僵硬了起来,也没有再说话,每每涉及到这个问题,无力感必定袭来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说话,也不是不想安慰,着实是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啊,不是重来一次就可以当没发生过,烙在心底的痕迹,已经成为无法抹去的伤痛,小心翼翼不去触碰,便可安心生活,一旦触碰,便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梁伟听得莫名其妙,但识趣没开口过问。

    两人到家,靳绍煜抱起温舒韵往里走,连行李都不要了,让梁伟放在客厅然后走人。

    一路把她抱上卧室,他往穿上一扔,她还是没说话,直愣愣看着他,眼神里,后悔有之、内疚有之、悲伤有之…

    靳绍煜欺身而上,直接将她压着,略带粗鲁的撕开她衣服。

    温舒韵第一次那么乖顺,他也初次要得这般狠,到了深处,她眼泪像决堤一般涌出,止都止不住,还在拼命附和,紧紧抱着他。

    “疼了?”实在哭得凶,靳绍煜都开始怀疑起来,只见她摇着头,嘟着嘴不满催促着,“你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靳绍煜身下又是一紧,这次是怎么哭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最后抱她去洗澡的时候,她瘫在他怀里,看了看他,喉咙就像被塞住了棉花,挤不出一句话,两人到床上之时,她摸着他菱角分明的俊脸,突然笑得很柔,“你说,我们的孩子像你会不会很可爱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更见,么么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