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8: 温昕悦真是一次都没让她失望
    “可能会吧。”靳绍煜接话着,低头看了她一眼,挑了挑眉峰,“要不…我们生个出来看看?”

    “什么嘛。”温舒韵撅着嘴看着他,刚刚欢爱过,眉宇间还染上一丝女人的妩媚,越想越不对,伸手轻打了他一下,略带一丝恼怒,“你当玩具啊?还生出来看看,不好能塞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你生的怎么可能会不好?”他搂紧她,声线温润,“只要是我们的孩子,都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眼底闪了闪,染上一丝复杂。

    对啊,和她所想一样,只要是和他的孩子,都是世界上最好的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接着往深处想,身上穿着睡衣又被人拖了下来,她挣扎了两下,“你、你干嘛?”

    不是刚刚才…

    这人真是…怎么像喂不跑的野狼?

    “你说话勾引我,得负责。”靳绍煜板着脸,一本正经说完,话音未落,又附身打开床头的柜子,拿出一个避孕套,却没有撕开,十分近距离看着她,“不带可以吗?”

    温舒韵抬眸对上他,一时没回话。

    “像我多一点的孩子,我保证很可爱,所以你要不要考虑生一个?”他又接着开口,语气谆谆善诱,表面随意,心底多忐忑,只有他知道。

    孩子就像成为两人心底的一道伤,轻轻一触碰,痛彻心扉,他不知道如何去抚平,或许有一个了以后,就能转移她的注意力,让她淡忘一些。

    她听着,眼尾弯了弯,泛起水光,嘴角却笑得越发温柔,“自恋!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是没拒绝,靳绍煜瞳孔一缩,直接将人嘴堵住,不给她接着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夜更深了。

    再次停下来之时,温舒韵闭上眼,窝在他怀中,几乎是秒入睡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他,脸蛋红润,眼角和鼻尖还有些微红,将她头发往后撩了撩,动了动,给她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,眼底溢满爱意,低头轻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半夜,某个小微博又悄悄更新了一条动态。

    这次就更露骨了,让几个夜猫子粉丝心底那个激动啊,简直是满满的激情。

    小公主家的靳先生:小公主:像你多一点的孩子会不会很可爱?靳先生:要不…我们生一个出来看看?实际上,我做好所有准备,只等她点头。

    夜猫子:“撒狗粮就撒狗粮,靳先生,你这个配图就很不对了,容易让人想入非非。”

    我是一直单身狗:“请问国家什么时候分配男朋友?在这个残忍屠狗的世界,我快要活不下去了,给条活路行吗?”

    一人独醉:“我隔着屏幕闻到满满都是激情过后的味道,抱歉,怪我鼻子太灵了。”

    把你深埋心底:“这么过分,让一个孤家寡人在漫漫长夜如何度过?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配图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其实也就是一张十指相扣的照片,重点不是这个,背景是在床上,虽然只露出一双手,但网友都是人精好吗?现在又是深夜,想想都知道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靳先生可不管这些,抱住他的小公主,眼睛可柔可柔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在做什么?”温老太太看着月嫂将孩子要抱出去,整个人别提跑得多快,拦住之后,张口就是大骂,“我孙子才出生几天?你居然要将他抱出去,是不是想害死我孙子?”

    冯琳是顺产,第三天就回到家,孩子很健康,自然也要跟着回来。

    月嫂停了下来,看着这个炸毛的老太太,好脾气解释,“这个点的太阳正好,出生婴儿也没有您们想象的那么脆弱,现在这个时候晒些太阳,可以…”

    “别和我扯这些道理,赶紧将我孙子抱回去。”温老太太直接打断她,语气极其不悦,“出了什么问题你负责得了吗?”

    她才不听什么歪理,活了这么大岁数,她就没听说过,出生十天的婴儿能抱出去晒太阳!

    月嫂也很不满,皱着眉,“我伺候过这么多婴儿,从来没有一例出现问题,既然你们把我请过来,就应该相信我的专业性!”

    她是金牌月嫂,工资自然很高,一个月高达六万,能请得起她的,非富即贵,从业三十多年,质疑她的人很多,但对她态度如此恶劣的鲜少,这个老太太算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花这么多钱请你过来,你就应该听我们的!”温老太太板着脸,声色俱厉说着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月嫂,懂什么?

    她活了多少年?懂得自然比对方多!

    温文杰从楼上走下来,看着两人,也连忙走了过来,着急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冯琳这次终于给他生了一个儿子,而他这个年纪,也算老来得子,后继有人了,不仅温老太太看得跟眼珠子一样,他也是。

    “这个月嫂居然要把宝儿带去外面晒太阳,是要做什么?我看她居心不良,赶紧叫她走人!”温老太太说着,连忙上前将月嫂怀里孩子抱过来,瞪着月嫂,大骂道,“还金牌月嫂,我看就是来骗钱的,我孙子要是出了什么问题,我跟你拼命!”

    温文杰听了,也拧了拧眉,沉了脸,看向月嫂的时候又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孩子的事情他十分上心,这个月嫂是他打听很久,废了好大劲才请来的,听说能力十分强,经过她照料的孩子体质都会增强,产妇恢复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可…带这么小孩子出去晒太阳,是不是有些太冒险?

    这个孩子可是他半条命,出不起半点事。

    “温先生如果质疑我的专业性,那么我无话可说。”能走上这个位置,她在月嫂行业也算佼佼者,傲气谁没有?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温文杰连忙道歉,顿了顿又道,“只是…这样会不会太冒险?就别在我们孩子身上施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温先生对我存在质疑,那么另请别人吧。”月嫂微带怒气,直接出口。

    做她们这一行,雇主的信任最重要,不然之后若是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小问题,可有解决不完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”

    “让她走!”温老太太可不容许别人侵犯她的权威,当场也拉下来脸,止住了温文杰未出口的话,不让对方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怀中抱着的婴儿哭了起来,温老太太连忙止住嘴,轻哄着,“不哭不哭,小乖孙,奶奶抱你回房间。”

    温老太太年纪也大了,温文杰不放心,只好在一旁陪同,一路上楼,进入卧室,冯琳正依靠在床上,她正在坐月子,浑身裹得严严实实,气色看起来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如愿生下儿子,现在她可是温家的大功臣,温老太太现在都不敢说她什么,还不是事事顺着?

    “那个月嫂太不像话了,让她赶紧走!”温老太太还对刚刚的事情耿耿于怀,抱着小孩轻轻哄着,对温文杰道,“别去请那些来历不明的人,孩子要是出现什么问题,谁负责?”

    “宝儿怎么了?”冯琳一听也着急了,孩子可是他的命根子。

    温老太太黑着脸将刚刚的情景又说了一遍,又将那个月嫂狠狠骂了一遍,咬定对方就是来怕骗钱的。

    冯琳刚想替月嫂辩解几句,看到两人不好的脸色,默默又将话咽回去,虽说她是相信那个月嫂的,自己也了解过这一方面,对方所作没错,但她可只有这么一个心肝宝贝,自然是不能出半点差错。

    晒太阳能不能提高体质她不知道,要是出问题她就会跟着完蛋,这可是温家未来的继承人,她之后半辈子的依靠。

    孩子该换尿布了,冯琳将孩子抱过来,动作都小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对了,舒韵那个丫头也该忙完了吧?她妈生孩子都没来看一眼,像什么话?这次我们宝儿的满月酒可是要大办,她再怎么忙也得给我抽空回来!”温老太太看看两人,说出的话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温舒韵现在是越来越红,比温昕悦还要红,现在冯琳又生了儿子,他们现在可是抬头了,听温文杰说因为温舒韵的关系,温氏股票也上涨了一些,如此,她也就懒得管那个丫头回不回来,反正她这么忙也为温家做了点贡献,回来做什么?还不如在外面好好赚钱,但这次不一样,她孙子的满月酒大办,温舒韵如果不回来,别人怎么看?

    若是温舒韵和温昕悦都在,也好表示她们姐妹对这个弟弟的在意,以后可是要多多帮衬这个弟弟的!

    冯琳手僵了一些,没回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?她不回来?这次她敢不回来?”温老太太一看冯琳的神情,也猜到了几分,眼底冷了冷,极度不悦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冯琳连忙看向温老太太,“妈,小韵虽然不回来,但都有和我打电话,工作忙也没办法,这次满月酒的时间不是还没告诉她吗?那边肯定需要调和时间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小韵也很高兴,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温舒韵并没有打电话回来,自从她去找过她之后,两人便没有联系,她也曾打过一次电话,对方没接,她也不想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在温家的日子越发舒心,她不想给自己添堵,可温舒韵是越来越红,连温文杰都上心两分,她生下儿子后,对她更是敬重,同时她心底也清楚,这一切,有儿子的功劳,也有温舒韵的功劳,所以会经常谎编温舒韵打电话回来的事实,以此证明对方也很关心这个家,对她更是在意。

    如此,温老太太脸色也缓了一些,“那就好,告诉她,是下个月二号,尽量早回来一些,毕竟是自家人,还有好多东西要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好,妈我一会给她打电话。”冯琳笑着应下。

    心底却盘算着,如何和温舒韵说这件事,嫁给温文杰这么多年,几乎没与他一同出现在较大的宴会,对方觉得她身份上不得台面,也是怕李家有什么不满,毕竟两家人还有合作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可以说是她证明自己的机会,要让所有人知道,即便她没有靠得住的娘家,依旧是温文杰的妻子,生下的孩子也是温家以后的继承人,而温舒韵回来会增加她的底气。

    没背景怎么了?她生的孩子也比温昕悦优秀,以后的儿子也会一样优秀,她在温家的地位稳着呢!那些看不起她的人这次最好睁大眼睛给她好好看清楚!

    温老太太点点头,看冯琳倒是顺眼很多,目光落在那个有些皱的婴儿身上,整张脸笑成了菊花,不断夸奖着,“瞧瞧这小鼻子,和文杰小时候一模一样,还有这小嘴…”

    温文杰也颇有兴趣围过去看,眼底露出慈祥的笑意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温昕悦端着一杯牛奶,穿着休闲的家居服,往后院走,见李国昭往里面探头,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,眼底还带着急切期望。

    “李叔。”她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对方先是一惊,见是她,整个人又放松下来,紧张得找不知道往哪里放,“是、是悦小姐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她假装好奇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国昭不敢与她对视,支支吾吾解释不出来,干笑着,黝黑的脸上都是褶子,目光又落到楼上的一间房,眼底流露出渴望。

    “弟弟才出生没多久,整个人皱皱的,看不出来像谁,我还给他拍了好多照片,看起来像只小猴子。”温昕悦慢悠悠这般说,嘴角还染上笑意,看着模样,对那个小家伙是疼爱至极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李国昭眼底一亮,动作更加拘束,好一会才挤出一句,“悦小姐,那照片你能不能给我几张?我就要几张。”

    既然上次都能给他b超照片,这次要几张照片对方也会给吧?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想看,只知道是个男孩,那个小家伙究竟长什么样?他一无所知,每天在后院听着房间内的欢声笑语,他都沉默良久,无比羡慕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事,李叔别让人发现就好。”温昕悦没犹豫就答应下来,而后又叹了一口气,咬着下唇,对着他为难道,“李叔,自从我很小便在温家,我是敬重你的,这种事谁也不愿意发生,我也不想去破坏这个完整的家,妈妈待我也如亲生母亲一般,等弟弟大一些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这个年过半百的老汉看着她,也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虽说是个意外,但他也算有儿子了,为了不连累她,他会带着孩子走得远远,到时候,她再生一个,也解决了这个埋下的祸患。

    温昕悦说得对,这样对谁都好。

    听他的话,温昕悦摇摇头,转身脸色却一边,露出一丝嘲讽地笑,又走进了屋内,不谢,可是给她一个很好的机会呢。

    日子算是安稳了一段时间,不过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某天下午,网络上一个帖子爆红。

    楼主宣称温舒韵因为走红而目中无人,据说是榜上了某个大款,现在连家人都看不上了,在圈内耍大牌,还说自己就是有人撑腰。

    分析得还算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先是从上次被曝光身份开始,冯琳都出面替温舒韵解释,温昕悦也发了微博,结果她一句解释都没有,据说那时候她已经榜上那位大款,对冯琳这个亲生母亲看不上,觉得她丢脸。

    再比如,温昕悦的微博经常晒出一些冯琳做的美食,话里话外都是赞美和感恩,温舒韵呢?微博不是自拍和心情就是宣传广告,一点营养都没有,连一条关于家人的微博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再者,冯琳的孩子出生,温昕悦发文庆祝,话语间是对这个孩子的疼爱,时不时还发生一些照片,温舒韵呢?她有关心过吗?

    一天到晚拍戏拍代言!

    楼主还正义凛然般指责:“一个连最基本感恩都做不到的艺人,如何成为别人的偶像?我也是一名”玉米“,可是我看到我奉为信仰的老靳和她一起炒绯闻,让我觉得是侮辱!”

    无论事情的真假,有一部分人已经被鼓动了,随着深扒,越发觉得可能,温舒韵在公众面前,的确从未提及过家人,温昕悦则会把家人挂嘴边,说起来的时候笑得一脸温柔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一部分“正义”的网友开始出现,他们或许不是任何人的粉丝,但他们秉承着为民除害的原则,开始对温舒韵进行人身攻击,势必要好好教训这个“品行不端”的戏子,最好让她胜败名裂,永远滚出娱乐圈,过得越惨越好。

    靳绍煜和温舒韵的粉丝中有一些会动摇,但还是见不得偶像被骂,一场撕逼又开始了,粉丝情绪还是很激动,三方人开始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到最后,战况越来越激烈,短短半天,微博都是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卷在漩涡中的温舒韵自然成为最惨的一个,“正义侠”骂得太狠,靳绍煜的粉丝心疼偶像,甚至与温舒韵撇清关系,两人的确只是绯闻,不必要为此背上一个黑锅。

    至于骂战在哪里进行?靳绍煜没有微博,自然就剩一个温舒韵,微博下简直是惨不忍睹,好些话骂地也是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心没安定,在哪都是流浪:“戏子都是这样,你还希望他们有正确的三观吗?高片酬低素质,这就是国内最**的地方!”

    韵韵家的芸芸:“楼上嘴巴是吃屎了吗?温舒韵是高校毕业,为人善良脾气好,前段时间还给留守儿童捐款一百万,你能吗?”

    嫦娥就是我:“觉得这种人和靳绍煜根本不配,不过也不知道靳绍煜怎么样,没准半斤八两,连父母都不孝敬,我还能说什么?反正就是看不过眼。”

    萝卜脆:“名气再大又怎么样?心都是黑的,她妈当初就不应该生下她!”

    靳绍煜是我本命:“请了解事实再说话,别没脑子让人当枪使!”

    一万年:“有什么好追星的?人品差劲得要命,那个什么综艺,跟傻子一样,没点营养,国内已经低俗成这样了?谁看谁是白痴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好些粉丝被气哭,温舒韵虽出道不久,但她口碑还是不错,粉丝不相信自家偶像会这样,拼命帮她说话,却没有任何证据,骂不过只能干气着。

    温舒韵知道这件事已经是当天傍晚,整天她都在拍写真,周尘不会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告诉她,只能私下先进行公关处理,奈何是越闹越大,根本没办法组织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次涉及的不仅仅是她的声誉,还有靳绍煜,还捆绑上不孝和人品问题,可谓是激发一些人心底的那点“伪正义”。

    温舒韵听了倒没什么特别的情绪,甚至莫名笑了一下,温昕悦真是一次都没让她失望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