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4: 你这一看就是心虚的
    “现在说不清楚,我回家和你说啊。”温舒韵也不知道怎么解释,而且要是说了,依照他的脾气,指不定就着急得现在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他态度强硬,“你是不是遇到以前哪段旧情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会和你说,就这样啊。”没等他说完,那头就挂了电话,听起来急得很。

    靳绍煜听着电话里的忙音,漆黑的眸子流转着锐利的光芒,将手机紧紧抓在手里,咬着牙点头,“行啊,温舒韵,你可以!”

    转过身子拿起车上的钥匙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一头,温舒韵放下手机,迎上正上楼的周娟,礼貌道:“庞太太,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找你?”周娟疑惑,“我什么时候找你了?”

    “姐姐说你和妈妈找我有点事,但是我找了一圈没看到你,也没见姐姐,还以为是什么急事呢。”温舒韵微笑着接话。

    “昕悦听错了吧?或者温太太找你,我哪有什么事呀。”周娟摇着头,一脸不知情的模样。

    心底却对温昕悦不满了起来,刚刚她与冯琳的确提及温舒韵,而且温昕悦也在场,她是看温舒韵模样长得不错,气质也可以,看着舒服,冯琳也叫她搭搭红线,她也答应了,可这件事还没着落,她分明说了,还要问一下,先别声张。

    “那就我妈找的,应该是我听错了,打扰了。”温舒韵歉意说着,也是一脸疑惑,“那我先去找一下我妈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对方好脾气倒是让周娟脸色又缓了两分。

    温舒韵往楼下走,正对上田柒和章雅往上走,看见她下楼,章雅开口询问,“舒韵,你姐呢?刚刚说送我们,这下这么没看到人了?”

    “啊?我也正在找她,姐姐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?”温舒韵皱着眉头,往大厅下又扫了一眼,“刚刚和我说了几句话就走走了,都没看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没事,我们先回去吧,一会给她打个电话。”章雅也没再继续纠结,对着田柒便出口。

    “再等一下吧,晓凤她们去洗手间了,估计出来还要一会,我们再等一下,要是一会没见到她就回去好了。”田柒提议说着。

    “也行,找个地方坐一下,踩着高跟累死了。”章雅接着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外面吵,二楼有准备的客房,要不两位姐姐去客房休息一下吧?我让服务员再送点吃食上去。”温舒韵开口对两人说着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章雅点点头,拉着田柒便往上走,还对温舒韵说,“麻烦啦,还要果汁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恩,好的,我现在去安排。”温舒韵笑得乖顺,对两人道,“左手边有卧室,你们往走手边走就好,后面几间都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离去,温舒韵转身,笑意一下淡下来,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作为继母生的孩子,温舒韵倒是不错,挺懂事,这样组合的家庭,过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。”章雅侧头,这般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温昕悦后面可是有个李家撑着,就算冯琳生了个儿子,娘家也是没势力,温李两家还是要合作的,除非温舒韵以后能嫁个更高门槛的老公,而且还要被看得很重,但你觉得有可能吗?若是要娶温家的女儿,你觉得别人会选谁?”田柒放低了声音,语气慢悠悠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能因为爱情呀?”章雅瞪了她一眼,“虽说真爱难得,但我们好歹奢望一下不行?”

    “别奢望了,没机会的。”田柒毫不客气打断她的话,“嫁给真爱还不如嫁给家室好又有能力一点的,两个人一起培养感情,反正那群富家公子哥到结婚的时候也玩够了,凑合凑合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你看红尘一样,怎么满满的负能量?”章雅也很无奈,但想了想对方的经历,毕竟谈了个男友,最后骗她钱跑了,也就不再多提及,话锋一转,“我们去最后一间?这样更安静一点,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田柒与她往里走,倏然,听到一阵怪异的声音,两人相视了一眼,又仔细一听,直接一愣,章雅到底是黄花大闺女,脸色不断涨红,拉着田柒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还未走几步,温舒韵也走了上来,身后跟着两个服务员,上面放着两杯果汁和一些糕点吃食,见两人匆匆忙忙走出来,有些疑惑,“怎么了?是你们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章雅脸色不自然起来,刚要出口,田柒一下拉了拉她,紧接着开口道:“我们先去找一下晓凤,舒韵,你就先帮我们把吃食放进去,一会我们上来,我们想在最后一间房,那里比较安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让人把东西放进去,还需要什么吗?”温舒韵点着头,又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了。”田柒摇摇头,将章雅拉了过来,继续道,“我们就先下去一趟,很快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温舒韵领着两个服务生往里走,嘴边的笑意倒是越发大了,没想到还有队友助力,温昕悦可真要感谢她那位所谓的好朋友田柒,看来对方也不是那么真心想与她做朋友嘛。

    楼梯口,章雅忍不住出口,“你干嘛呀?明知道里面…”

    最后的话她觉得十分难以启齿,硬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?”田柒瞥了一眼她,“不知道谁这么胆大在宴会的时候做这种事情,我们当然得瞒着,但温舒韵是主人,她就能解决看到就能想办法解决,你还想等别人去发现宣扬啊?到时候温家的脸就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说,章雅恍然大悟,点着头,流露出赞同,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去找晓凤啊,过一会上去温舒韵肯定会给我们安排别的房间,到时候我们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好,做戏当然要做全套。”

    她如此说着,不动声色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刚刚要是没听错,她怎么觉得是温昕悦的声音?若真是她,那就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章雅也连忙跟不上,遇见这种事她也很懵,只好跟着田柒,自己还不用动脑想问题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快要走近房间的时候,温舒韵手机响了起来,她停下来,却没有立马接,手机铃声很大,在走廊里还有回声,她没有立马接,而是放慢了脚步,对两个服务生出口,“我接个电话,把东西放在刚刚田小姐和章小姐说的房间就好,顺便看看有没有热水,没有烧上一壶。”

    “好,二小姐。”两人往前走,温舒韵停住了脚步,也没有接电话,等到两人推开门的前半秒,她直接把设定的铃声关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玻璃掉到地面破碎发出刺耳的声响,另一个服务员愣愣看着,倒吸一口气,房内两人似乎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,娇喘越来越大,站在桌子前,姿势是高难度,不断进行着活塞运动。

    温舒韵扭头,假意挂掉电话,皱着眉头轻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快步走了过去,往里看了一眼,睁大美眸,一脸不可置信,掺杂着无措,往后看了一眼,沉声道:“你们就站在这,那都不能去!”

    两个服务员懵了,她们也很倒霉啊,怎么就撞上这种事情,眼底甚至都绝望起来,会不会被杀人灭口?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往旁边站,摇着头,“二小姐,我们什么都没看到,一个字都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乔海瀚怒吼了一声,“把房门关上!”

    一听,她们三个人浑身一颤,那个服务生抖着手,连忙把房门关上,脸色直接煞白起来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房内,温昕悦被一惊,已经恢复了些神志,痛哭挣扎着,可乔海瀚已经急红了眼,他向来重欲,喝了整整一杯酒,温昕悦还给他多下了一倍药,此时正是关键时候,扛起她往床上一丢,再次欺压上去。

    在他眼底,温家算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就算发现了,也会给他瞒着,现在难受得要炸开一样,哪还有多余的情绪?自然是先解决了再说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,没了铃声做掩护,**撞击和呻吟声清晰传入几人耳里,不过渐渐的,声音越来越小,似乎还听到乔海瀚粗重的声音,“倒是叫啊。”

    温昕悦利用最后一分理智,还是死死咬着下唇,身上之人却像是要和她作对一样,力气越来越大,丝毫没有一点怜惜。

    温舒韵耳尖都开始爆红,两个服务生垂着脑袋,脸红得都要滴血了。

    “舒韵,我们的客房安排好了没,你姐姐呢?再不出现我们可就要走了。”田柒正朝这边走来,除了她,还有其他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”温舒韵急红了眼眶,指了指最后一间房,然后又拧紧眉,快步上前挡住几人,“客房这边暂时住不了了,我给你们安排三楼吧?要不先去我姐姐的房间?”

    田柒一看她的神情,还有什么不明白?

    温昕悦啊温昕悦,高高在上的你也有这么一天?

    席贤瑞可不在,她倒是想看看,谁能让这个自诩高贵不可侵犯的女子如此饥渴。

    未等她出口,陈晓凤不满出言,“站了大半天了,怎么还要往上走?不是说在最后一间了吗?现在是怎么回事?温舒韵,不想让我们待,你刚刚直接说没房间不就好了,非等我们上来才说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晓凤。”章雅听着对方不客气的语气,她是知道一些内情的,有些同情温舒韵,也忍不住上前劝说两句,“没有就没有了,要不我们直接回去好了,改天让昕悦出来赔罪下。”

    陈晓凤与她们不同,父母离婚就是因为小三,哪怕温舒韵再怎么顺眼,她也觉得是狐狸精生的货色,半点都看不上眼,作对挖苦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?还是把房间让给了谁?”陈晓凤越看越不对,温舒韵面色不自然,紧张往后房门瞟,眼眶急得都有些红了,似乎在给谁打掩护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。”温舒韵害怕缩了缩,还是挡在她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看就是心虚的表情。”陈晓凤野蛮惯了,对她这幅样子看得烦躁,上前就推开她,温舒韵反手将她抓住,语气带上恳求,“陈姐姐,别进去,我,我重新再安排好吗?”

    她越是这样,陈晓凤越觉得有鬼,在陈家,父母虽离婚,她作为长女,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主,直接扒开温舒韵的手,“我倒要看看,你把房间给了谁,还当不当我们是客人?”

    陈家与李家地位差不多,哪一次她来不是贵客?还没人敢不顺着她,走到房门前,抓上门把,直接大力推开。

    看着床上两人,一下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刚刚服务员的动作和两人的争执就已经引来一些人的关注,眼下,陈晓凤一下尖叫,指着房内,跟在她身后的肖姿也好奇往里看了一眼,温昕悦的脸正朝着这边,一下便看得清楚,乔海瀚低着头,倒是没让人看清,她也是瞪大了眼,嘴巴都忘记合上了。

    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临近的人一下冲了过来,温舒韵连忙阻拦着,让服务员把门关上,看到人群中的温老太太,慌乱叫着,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越是这般,人们越起疑,纷纷猜测着。

    温老太太一看,便知道事情不对,上前一步,温舒韵凑近她,颤抖着声音,结结巴巴将重点说出,她一听,脸色骤变,不过也就一秒,再次抬头,面色又如常,看着围着的一些人,“没事,大家散了吧,小孩子小闹。”

    在场都是人精,信她才有鬼,不过表面还是附和着,怀着狐疑的眼神,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陈晓凤也连忙拉着肖姿往下走,顺带还带上章雅和田柒。

    “陈姐姐。”温舒韵有意阻拦,对方连忙道,“我家司机等在外面了,我先走了,有事下次说。”

    眼见她走了,温舒韵急得团团转,“奶奶,她们可都看到了,姐姐的声誉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温老太太看向紧闭的房门,气得胸口剧烈起伏,面色铁青,“去,想办法让她们别声张,叫你爸马上上来!”

    那不是一个人,她们四个人都要走,难不成她赶去死死拦着吗?而且,好些人没走,有很多人还在暗暗观察,这不是摆明发生事情了吗?万一对方说错一句话,到时候后果更糟糕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祈祷对方嘴巴严一点,不要乱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温舒韵小跑往楼下走,先把温文杰叫了上去,抬眼一看,几人已经快走到门口,她又赶紧走上去,快靠近时,她都能听到对陈晓凤大喇叭的声音,“天啊,里面是温昕悦,我的怀疑我眼睛瞎了,啧啧啧。”

    其余三人惊。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是谁?”田柒开口问,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温舒韵一听,脚步又放缓了一些,再走近一点,她才有些请求开口,“几位姐姐,能先别回去吗?我有点事想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,我们不会说出去的。”陈晓凤率先拒绝。

    温舒韵一脸为难,“就耽搁一会,我们去后花园说?真的拜托了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刚刚发生的那一出,已经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开来,见温舒韵叫住几人,在场好些人余光可都偷瞄着,耳朵更是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刚刚看到的不说可以吧?守口如瓶,我知道这关系到你姐姐的声誉,我…”

    “陈姐姐!”温舒韵惊慌失措,提高声音打断。

    可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陈晓凤以为自己声音很小,实际上不远处的都听到了,事情是在客房里发生的,结合陈晓凤刚刚说的话,还有温舒韵紧张的神情,大约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有些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“吼什么?我乐意看到吗?害怕长针眼呢!”陈晓凤也沉了脸,扭头就离去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面色尴尬,连忙也跟着离去,章雅有些歉意,连忙也保证:“我不会说,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着急看了大厅内的人,一脸难堪,垂着头连忙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长针眼?

    好了。

    这下不用说,真相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悄悄在观察,倒是缺了谁?最有可能是谁?一时间,可热闹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温文杰阴着脸,走下来,一个个赔礼道歉,说宴会提前结束,在场人什么话都没有,只当什么都不知道,实际上,一出门,尤其是女人,三两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那个温昕悦在房间那啥被抓住了?”

    “一猜就是这样,平日里端着一副样子,看看私底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介绍给我小侄子,幸好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有个明星男友吗?今天也没见来啊?这可有点耐人寻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介绍她?还不如温舒韵呢,那个一看就脾气好,冯琳生了儿子,地位也稳固了,谁知道李家温昕悦能靠几年?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更见,么么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