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6: 你说,我女儿在哪呢?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温舒韵微博也更新了。

    深山信号不好,自然是周尘的手笔。

    没配文字,只有两张照片。

    一张是温舒韵蹲在地上,那是黄泥的地,一眼望去,坑坑洼洼,她前面站在一个小女孩,黝黑的脸颊带着通红,头发被梳得歪歪扭扭,身上衣服宽大,温舒韵正在给她挽着裤子,脸上笑着,似乎在与她谈话,小女孩脸上那种天真的笑,印在每一个看过的人心底。

    下一张,则是她站在树荫下,手里拿着一个碗,在吃饭,身后就是十分简陋的一排屋子,漆黑一片,隐隐还能看出里面装着柴火,砖头排列不齐,她却有一种淡然从容的感觉,脸上甚至带着一丝笑意和愉快的满足。

    还是没见到靳绍煜,网友就不开心了,好些人还在下面叫嚷。

    我的另一半:“真是又心疼小公主又为小公主感到自豪,老靳要好好珍惜她!”

    梦爱琴海:“老靳老靳,没看到老靳呀?”

    芯雨0487:“现在只看到小公主一个人超不习惯,老靳人呢?要保护好小公主和宝宝,不多说,我去捐款了。”

    舞玄禇:“小公主超棒,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温舒韵喜欢连绵不断的山,这里的山却有特点,很矮,傍晚的时候,西天一片红火,晚霞装点着天际,微风袭来。

    她喜欢走在乡间的小路,呼吸最新鲜的空气,看蔚蓝的天空,连路边随意盛开的野花,看起来都那么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路的两边,一亩亩田里,水中冒出绿色的一颗颗小苗,村民说,那是刚种下去的水稻,现在种植,下半年才能丰收。

    她慢慢往前走着,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往后一看,沈映蓝走上了上来,见此,她停下脚步,看着对方,“林姨。”

    之前她都叫林夫人,可对方觉得很见外,所以就改口了。

    “恩,出来走走?绍煜呢?”沈映蓝自然接话,又开口,“胃口好点了吗?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?我看你今天气色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他回去给我拿衣服了。”说起他,温舒韵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些,手不自觉覆上肚子,“我觉得还好,能忍受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闻不得油腻味,其他对她来说都还行。

    “傍晚还是有点冷,还是要注意一下。”沈映蓝点点头,开口这般说着,看了看她,出声建议,“事业嘛,什么时候都可以拼,现在还是养胎比较重要,若是没有老人照顾,就请有经验的月嫂和营养师,她们会帮你调理身子,这样也可以少受罪一些。”

    温家的情况和乔家的情况她都了解一些,两人年纪又与林浩和徐轻芮一般大,她难免会多唠叨一些,仔细一样,这两个孩子其实也很不容易,当长辈的,自然会心疼一些。

    两人不断往前慢走着,温舒韵接话,“我们知道的,外婆说会过来看我们,然后也会住上一短时间,外婆会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轻松,并没有半点委屈。

    沈映蓝听着,也放下一些心,“老人家会懂得多一些,但观念难免会有差异,你多听,但自己要多判断,不能瞎听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忘了还有靳家。

    鲜少被人这般叮嘱,温舒韵心底一股暖流划过,自然也明白对方的担忧和提示,“外婆很好,对我也很好,不会强迫我做什么,很尊重我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余秋凤还比较偏爱她,所以对于她来,温舒韵心底是没有负担的,反而觉得很开心,这段时间太忙,电话是经常打,但已经很久没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映蓝说完话,靳绍煜正拿着外套往这边走来,给她穿上之后,看了看沈映蓝,找了个借口又回去了,离开之前,又看了看沈映蓝一眼。

    脑海里想的是今早林冠玮与他说的话,让温舒韵与沈映蓝多多相处,怎么说呢?

    林冠玮说,对方只有在和温舒韵在一起的时候,心情才好一些,但是,作为温舒韵的丈夫,他其实不太喜欢两人接触,他心底清楚,沈映蓝喜欢温舒韵,在潜意识里,已经把对女儿的思念转移到温舒韵身上,可她终究不是,当这种思绪一旦转移,沈映蓝就会掺入两人的生活,对两人来说,是好事还是坏事,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温舒韵对她又很同情,这其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小公主。”沈映蓝见靳绍煜走远,看看温舒韵身上穿的外套,意有所指说了一句,“难怪他们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那个面瘫脸,许多人没敢接近,但温舒韵长着一副好相处的脸,有些时候工作人员会调侃她两句,原先她还没明白什么意思,后来许欣儿与她解释之后,这才了解。

    年轻就是好。

    “林姨,怎么连你也笑话我。”温舒韵抓着外套,有些娇羞了。

    沈映蓝再怎么说也是长辈,他们真的不是故意在秀恩爱,很羞窘就是。

    “那孩子对你还是好的。”沈映蓝又转移了话题,“这样你在乔家也能少受委屈,要保护好自己,不要逞强,既然结婚了,有什么问题两人就一起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她也是大家族出来的,有些事,林家没有,乔家不一定没有,靳绍煜父母早逝,除了一个乔老爷子可能偏爱他一些,其余人,还真说不准,这样一比,到底是处于弱势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温舒韵最有利的一点,那就是靳绍煜足够看重她,这一点,也能给她省去不少麻烦,毕竟靳绍煜能坐上乔氏总裁的位置,自然也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“阿煜对我很好啊。”温舒韵点点头,“我们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映蓝接下来没说话了,两人漫无目的走着。

    温舒韵有时候会暗暗观察她,对方大多数面无表情,你根本猜不透她在想什么,甚至有些古怪,有时候看着她说了一段话,有时候又突然不说话,也不离开,就静静与她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也没敢轻易挑起话题,万一不小心触碰她的禁忌就不好,徐轻芮说她病情很不稳定,现在要靠吃大量的药来维持。

    正当她心底胡思乱想着,沈映蓝看着前方的山,声音悠悠传来,“小韵啊,你说,我女儿在哪呢?”

    温舒韵心底一咯噔,这个话题要怎么接?

    从出生就开始不见的人,现在没有任何线索,找回来的希望肯定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她明白一个母亲的心情,有些胸闷,张了张嘴,发现所有安慰的话语,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,她只能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善恶终有报吗?我做了那么多好事。”她话语泛着浓浓的悲伤,又极力在压抑,“所有人都跟我说,找不回来了,找不回来了,我知道他们都放弃了,放弃了我的孩子…”

    温舒韵此时更不敢说话了,珉紧了嘴,她没想到沈映蓝心底看得这么明白,原以为她是因为病情的原因,过不去心中的坎,其实她心底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“可我要相信,我不能放弃她。”沈映蓝继续说着,那无比沙哑的声音,从喉咙深处传出来,“不然,我就支撑不下去了…”

    温舒韵一惊,微妙的感觉在蔓延,她没想到对沈映蓝的影响这么严重,脑海里拼命组织语言,斟酌出声,“或许她在另一个角落过得很好…”

    “那她会想我吗?”沈映蓝突然侧头,眸子对上她,固执问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饶是平时能将戏演得再好,此时温舒韵也被难住,垂下来的手心开始流汗,她硬着头皮,出言道:“会的,也会希望林姨过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沈映蓝收敛了眸子,又转过头,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在她身后走着,看着对方一步步往前走,实际上,心底也觉得有些愧疚,说得现实一点,怎么会想呢?若是被人交换了,她或许早已经将对方当成亲生父母,若是没被交换,被领养或者是孤儿,那其实挺可怜的,或许就是因为这样,沈映蓝才无法放下吧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岔路口,天色越来越黑,两人又沿路返回,沈映蓝还是一句话没说。

    到分离之时,她才看着温舒韵,没头没尾说了一句,“抱歉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却明白她的意思,无论是刚刚的事件也好,还是对方将她当成另一个人,她都没觉得有什么,也不会反感,轻声道:“不会,林姨还是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早起。”

    明天早上他们就要离开,也需要什么送别仪式,在学生到来之前悄悄离开就好。

    之后,他们就会回去过自己原本的生活,这几天,本来就是闯入他们的生活,以后见面的机会或许再也没有,又何必徒增伤感呢?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映蓝扯了扯嘴角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温舒韵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许久,眨了眨眼,也便转身上楼了。

    别人的事情终究是别人的事情,她的同情没有用,倒不如换成实际行动,下次如果还有与沈映蓝接触的机会,她多多陪她聊天散步好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a市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刺眼的光线照进来,甘小烟正蜗居在角落里,肌肤蜡黄,几天滴水未进,她已经奄奄一息,此时本能抬手,遮住眼,害怕又往后缩了缩,努力睁眼看清眼前人。

    梁伟抬了抬眼镜,开口道:“甘小姐想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,放我出去,你们这是犯法的,放我出去!”她有气无力说着,拼命要往前走,去在看到梁伟身后的几个黑衣人后停住了脚步,脸上充斥着害怕,哭喊着,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是不是温舒韵?是不是她?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几天前,几个黑衣人突然冲进她家,将她拖走,将她丢在这里之后,梁伟询问了她几个问题,得不到满意答案后,直接说让她好好想清楚,这一走,便是几天后。

    这几天,没有人询问,无论她怎么叫喊,外面都没有任何声音,她已经生生被饿了几天,站起来已经头昏眼花,头重脚轻。

    “犯法?”梁伟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“甘小姐不是很清楚吗?有些事情法律不保护,比如,私自和记者联合,曝光一些不该曝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想查出来太容易,几乎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温舒韵分明能从后门撤走,为什么会被大量记者围堵?若是他们晚一点赶到,她很可能就受伤,靳绍煜得知这件事的时,怒火滔天,他自然也要根据吩咐做事。

    法律治不了罪,那么只有自己动手了。

    甘小烟听她这么一说,眼神飘虚,拼命否认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们冤枉我了,我什么都没做,我什么都没做…”

    闻言,梁伟点点头,看了看手表,慢悠悠道:“既然甘小姐还没想清楚,那么我就不打扰了,过几天我再来。”

    何必浪费口舌呢?

    这饥饿的滋味,可是不会好受的。

    一听说他要走,甘小烟整个人慌了,脸色更是煞白。

    过几天再来?她怕是都撑不到几天之后,早就饿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甘小姐好好想想。”梁伟说着倒退出去,黑衣人立马上前,作势要关住,甘小烟这时候可急了,狼狈般跪着爬过去,“我说,我说,我都说,不要关门,放我回家,放我回家…”

    梁伟做了一个手势,黑衣人往后退,梁伟提醒道:“那甘小姐可要好好说,想清楚再说,第二次机会可在三天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。”甘小烟流着泪,“是我,是我通知记者的,我不知道两人结婚了,温舒韵,温舒韵配不上老靳,我就是不喜欢她,凭什么?”

    她继续哭喊着,“都是靠着老靳的名气上位,她凭什么?我不服,不服,她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没有,为什么?她就是配不上!配不上!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了那么久的人,为什么要和温舒韵结婚?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?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语无伦次说到最后,怒吼起来,带着一种偏执的发狂,对温舒韵更是表达了蚀骨的厌恶,通红的眼更是恨意满满,仿佛对方做了什么大恶不赦的事情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还要去医院一趟,蠢冬季飘走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