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1: 阿煜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人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靳绍煜已经将车停在公司楼下,打开车门,拉着温舒韵便往里走。

    乔氏位于寸土寸金的市中心,楼层耸立云端,大厅宽敞,来往人员匆匆忙忙。

    两人牵着手,往电梯里走着。

    这一出现,必然引起一阵轰动,靳绍煜依旧穿着严谨沉稳的黑色西装,不苟言笑,可却牵着一个娇小的女人,温舒韵一身长裙,加上踏着平底鞋,脸上未施粉黛,但整个人气质摆在那,属于在人群中一眼就让人觉得惊艳的人,想让人注意都难。

    “那是温舒韵?”

    “错,是小公主。”一个前台一本正经打断,解释着。

    其余人轻笑,“这身打扮,真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情好吗?”另一个前台插嘴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宠爱的劲,想上前要签名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去吧,靳绍煜不抽死你我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电梯一路往上升,期间,也有在别的楼层停下,但外面人一看是两人,先是一愣,而后干笑两声,纷纷道,“总裁,你先上,我等一下趟。”

    停了两三次,还是没有一个人敢进来。

    当电梯门再一次关上之时,温舒韵忍不住轻笑,昂头看着他,“平日他们都这样的吗?你有这么可怕吗?”

    靳绍煜板着的脸松动了两下,摸了摸她的脸,“你觉得我可怕吗?”

    其实不是,虽说平日也有员工不敢进来,但也不会像今天这样,多半是看两人在一起,不敢打扰,这在他看来就很有眼色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笑靥如花,往他怀里钻,酥酥糯糯,“阿煜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正腻歪着,电梯又停下来,温舒韵连忙从他怀中出来,像是受惊吓般规规矩矩站好。

    靳绍煜脸一沉,电梯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工作人员低头看着文件,走了进来,都要撞上温舒韵,靳绍煜瞳孔一缩,抓住她往后拉,结果,那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头都没抬,随后说了一句,“麻烦帮我按一下65楼,谢谢。”

    等了许久,没人回复,他这才抬头,一下看到靳绍煜,脸色突然僵了一下,“总…总裁…”

    “走路不看路,工作需要这么敬业?”靳绍煜语气冷得掉冰渣,回荡在狭小的电梯内,让那个员工浑身发寒,哆哆嗦嗦解释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靳绍煜气压还是不断降,温舒韵都看不下去去,帮忙按了一下楼层,挽着他的胳膊,将他往后拉了拉。

    那个工作人员不断冒着冷汗,楼层终于到了,没头没尾又道了个歉,走出去的时候都绊了一跤,温舒韵哭笑不得,“这么凶,不怕吓到我和宝宝啊?”

    靳绍煜收敛了一些,垂眸看着她,“我能吓到你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嘴角上翘了翘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哪里能吓到她?这段时间她倒是把他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出来,他办公室是一层楼,工作人员不少,看着两人一路走出来,脸上不惊讶,但余光一直偷瞄着,不断观察着。

    温舒韵被曝光和靳绍煜结婚已经一段时间,两人又拍这又拍那的,对众人来说已经不陌生,而且,两人上楼这段时间,消息早就传遍整个公司。

    别说消息快,没办法,好些人都是他们的铁粉,恨不得冲上去要签名,偷偷这样看着已经很克制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在公司,向来说一不二,清冷寡言,让全公司工作人员以为他只有一副神情,看着电视上的他,都怀疑不是一个人好吗?

    一路走到他办公室,温舒韵扫了一眼,无比宽敞,站在落地窗前,往下看,街道交错,行人渺小如蝼蚁,往远处看,可将半个a市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休息室在那,累了可以去休息。”他指了指旁边,与她说着,又解释,“我一会有个会,所以要离开一会,需要什么你让她们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“恩,去吧。”她坐在沙发上,轻声说着,笑嘻嘻又道,“我会乖乖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忍不住过去揉了揉她的头,看了看时间,又往办公桌走去,找了一下资料,没多久,梁伟敲门走进来,看到温舒韵,唤了一声,然后对靳绍煜道:“总裁,会议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靳绍煜将资料递给他,这才往外走。

    待门关上,温舒韵合上手中的杂志,眼神收敛起来,柳眉皱了皱,脑海里开始迅速回顾今天在乔家的事情,温昕悦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乔海瀚算得上是温昕悦最不喜的男人,为什么会嫁入乔家,下一步的目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再次拨打了章茂的电话,结果被对方告知,自从上次攻破温昕悦电脑后,对方已经不再使用这台电脑,似乎已经没任何可疑的线索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,她又拨打了其他号码,越是听着,眉头越皱紧,倏然,门又传来敲门声,她第一时间掐断了电话,将杂志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秘书走了进来,脸色还有些忐忑,询问的声音有些颤抖,“夫人,需不需要给您冲饮品呢?或者买糕点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谢谢。”温舒韵珉唇笑了笑,婉拒着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小秘书点点头,鼓起勇气,“那…那我可不可以要一张签名?我很喜欢你,真的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看着年龄不大,像是实习生,说话的时候,脸颊泛红,有一股豁出去的感觉。

    温舒韵都笑出声,站起身来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小公主,你真好。”她一下激动得脱口而出,将笔记本和笔就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…”温舒韵点头接过来,无奈出言,“我又那么可怕吗?你那么紧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我太开心了。”她结结巴巴解释,结果本子后,看着温舒韵,“小公主你瘦了,一定要多吃一点,我们都好久没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宣传片后,温舒韵已经不接广告或者剧本,除了在微博上偶尔发自拍,粉丝还真见不到人。

    温舒韵将自己手拿了起来,看了看,叹气,“没办法,小家伙太折腾。”

    这才多久,她整整瘦了十斤,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瘦,不然靳绍煜也不会这么紧张她。

    第一次与偶像这么亲近,那个小秘书还是很兴奋,听说小家伙折腾,居然出口道:“过段时间就会乖了,一定会很乖的,小公主你要相信老靳基因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:“…”

    这话,听着怎么这么怪?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工作啦,韵韵有事要叫我。”小秘书也不敢久留,说下这段话后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门重新关上,温舒韵手又附在肚子上,珉了珉唇,一脸愁容,“对啊,宝宝你应该乖一点才是,不然你爸爸真的会修理你的!”

    她如何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的变化,完全控制不住情绪的那一种,有时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眼泪已经噼里啪啦往下掉。

    响起电话里得到的信息,心有开始悬着,温昕悦居然知道被人跟踪了,这段时间,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,她到底哪里出现了纰漏?

    难道是乔海瀚?

    她想了半天,没想通,脑子反而还有些隐隐做疼,干脆就放弃了,坐到他办公桌上,将电脑打开,准备查些怀孕方面的资料,电脑自然有锁,不过密码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,都和她有关就是。

    试了两遍,解开。

    点错图标,打开了文件夹,看到婚礼策划,一下引起她的好奇,直接打开,上百个策划案在里面,都被他做了批注,哪些可取,哪些不行,看的出来,他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一股暖流注入心底,缓缓往浑身流淌着,她眼底越发柔和,又看到办公桌的相框内,她的照片放在上面,最近情绪有点泛滥,一时没忍住,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这样就哭了,多丢人?

    她连忙点了退出,却看到另一个文件,好奇点开,一愣,一下严谨起来,不断往下浏览着,手放在嘴边,心底骇然越来越大,一个大胆的念头开始蔓延出来。

    “继续跟进。”靳绍煜的声音响起,她反射性关掉文档,淡定打开网页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,靳绍煜将文件递给梁伟,“就这些,两天后开会做最后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走了进来,顺便把门关上,看着她坐在电脑面前,拉了脸,“怎么又往电脑面前坐了?辐射大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一小会,没事的。”她将页面留在上面,站了起来,走到他面前,踮起脚,双手环上他脖颈,“会开完了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他往前凑了凑,蹭了蹭她鼻尖,亲昵道,“刚刚睡觉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她笑出声,不断往后退。

    靳绍煜缓缓松开她,“倒是能耐。”

    “能耐啊。”话音未落,那边就开始顶嘴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计较,走过去看了看电脑,见上面有网页,看了一眼,紧接着又关掉关机,对她道:“走吧,带你出去走走,一会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不敢把她再放在家里面,还是多去走走,和他待着一起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由他牵着走,看着前面的他,几次欲言又止,但终究还是没问出口,其实疑惑还是很多,想要替他分担一点,但最后还是将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既然他不想让她知道,那就不知道吧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温昕悦再次回到公众的视野,这一次,倒不是绯闻,直接丢下一个炸弹。

    温昕悦居然已经嫁给乔海瀚?

    那不是靳绍煜的堂哥吗?

    天啊,这不是两姐妹都嫁入乔家了吗?

    真是一大奇闻。

    而且,曝光者还说,前段时间,温昕悦其实是和乔海瀚在一起,并没什么所谓的偷晴,两人早就结婚,而且,温昕悦已经怀孕。

    糊糊涂涂:“经过我观察,温昕悦即将开启洗白模式,广大同胞,我们要顶住,顶住!”

    红橙黄绿青蓝紫:“温昕悦也怀孕了?几个月了?我敢肯定没我们家小公主月份大,是不是嫉妒然后去勾引了乔海瀚啊?然后趁机嫁入乔家?”

    韵韵是我家小公主:“乔海瀚?请问是那个玩坏大学生妹然后被曝光的渣男吗?据说没啥本事,但是极其风流的那个?真是什么人配什么人,想像我们小公主一样幸福是不可能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帅靳我在这:“温昕悦怀孕了?咦,一切那么猝不及防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温昕悦借着这个事件,又解释了之前的事情,说什么之前不解释是因为已经退出娱乐圈在安胎,请网友不要胡乱猜测,也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公关还算成功,卖一卖惨,倒是为她挽回不少印象,现在直接宣布退圈,网友再留恋留恋,在乔家那边,更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看着网上的评论走向,温昕悦是松了一口气,将平板放在一边,这时候,乔海瀚推门走进来,她猛地坐了起来,“你来我房间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自然已经结婚,也就住在一起了,可不是一间房,刚刚进来的时候她忘记关门了,乔海瀚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夫妻,你说我进来做什么?”乔海瀚觉得她说的话好笑,看着她,“怎么?夫妻还不能过夫妻生活了?那我娶你回来做什么?当花瓶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我现在还在怀孕!”温昕悦咬着牙,一字一顿强调着。

    起初,乔海瀚追她,只是想吊着,根本没想要和他发生关系,后来发生的一切,让她生不如死,却又不得不接受,可这并不代表她能被随意侮辱!

    “那又没关系,多的是方法。”他说完,下一秒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对了,你不是很懂,那没事,我经验丰富,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便走过来,温昕悦急了,猩红着眼警告,“乔海瀚,你别太过分!”

    乔海面色倏然就寒下来,一下上前掐住她的下巴,用力到快要将她下巴掐碎,冷冷道:“撞什么清高?还不是被我上过了?最好给我老实点,整你的方法多得是,别挑战我的耐心!”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