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4: 抓住她,准备镇定剂
    “熊哥。”黄毛走上前,嘿嘿笑了两声,表情还带着两分猥琐,“小的还是在一边看着吧?万一这婆娘有什么花招,我们可以帮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们在一边,绝不打扰。”另一个也附和着,点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打什么注意。”瘦子伸手指了指两人,态度强硬了起来,“老子可不喜欢被观战,出去等着吧,老子爽了,下一个就是你们,人人有份!”

    说着,又转头看了看温舒韵,啧啧啧,真是个尤物,他还不舍得分享给其他人呢。

    没办法,侮辱性越强,对方肯定就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,一会完事后拍个视频,还怕她不听话吗?以后没准还能多来几回。

    温舒韵此时怎么可能不慌?

    一股难言的恐惧席上心头,目光落向混混手中的刀,她想到靳绍煜,想到肚子里的孩子,像被泄气的球,连死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还有好多事要做,还有好多事没有做。

    咬着牙,看着混混,只能赌一把,她眼底倏然充满泪水,猛地往外流着,瞪着被子,往角落里缩着,手里趁机抓了温泽熙的一条衣服,声音哽咽脆弱,“不,放过我,不要…”

    瘦子一看,眼底一片怜惜,连忙走过去,“别怕别怕,哥哥疼你,一会好好疼你啊。”

    其余两个混混哈哈大笑两声,一副恨不得冲上去神情,想到一会就能享受到美味,他们都开始口干舌燥起来,望向温舒韵的眼神更加**裸。

    按捺着心中的恶心,温舒韵不断往角落退着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点出去,老子都等不急了!”瘦子转头,看到两人还在,上前踹了两脚。

    两人也小跑走了出去,关上门之前还色色道,“老大,干爽一点。”

    手无寸鸡之力的娘们,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门一关。

    瘦子搓着手,猴急般往床边走,“女神,哥哥来了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缩着身子,身后的手却拽得青筋暴起,不断隐忍着,只有一次机会,她只有一次机会,一定不能失败,为了宝宝,为了靳绍煜,她不能失败,一定不能!

    瘦子脱了鞋,直接爬上床,往她靠近着。

    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温舒韵眼底一冷,双手撑着床,利落翻了一个身,瘦子还未回神,下一秒整个人被扭转,一块抹布被塞到嘴里,她手上用力,将他滚在被子里,浑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对方吚吚呜呜着,一脸不可置信,温舒韵看到他的脸就翻恶心,都反胃了起来,她觉得气不过,直接重重给了他几脚,咬牙切齿,“人渣,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还想玷污她!

    找死!

    看着对方痛不欲生的模样,她又将旁边的被单拿过来,死死绑了几个结,将人拖到一边,门外传来声音,她心底一紧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声啊,老大你行不行?”一个声音传进来,外面几人都跟着起哄起来,“老大,是不是太兴奋了?需不需要帮助?”

    一说完。外面又是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冯妮看着全部挤在门口的三人,想要逃跑,可看到他们放在身后的刀子时,一阵害怕袭来,加之,如果跑了,温舒韵哪里很可能就不成功了,想着,直接放弃了逃跑的念头。

    至于冯勇,五大三粗的老爷们,抱着头蹲在地上,浑身都在发抖,比王香花还不如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温舒韵演技简直是爆发,带哭腔冲着门外说,又是一阵哄笑,外面好似安稳了一些,讨论的声音从来没停止,各种不堪的话语传入耳,一阵阵反胃的感觉袭来,她咬着牙死死忍着。

    包早就让几人抢走,她环视了屋内一圈,目光落在桌上的木棍上,走过去死死抓在手里,咽了咽口水,小心翼翼躲在门后。

    黄毛又趴着停了一会,什么声响都没听到,挑了挑眉,疑惑冲其余两人道,“怎么没半点声音?”

    “老大不会这么早就交代了吧?”另一个哈哈大笑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我记得他战斗力挺强的。”黄毛说着,眼底一警惕,冲两人招了招手,两人慢悠悠起身又走了过来,拍了拍他的肩,调侃道,“你是不是也急了?实在不伤心就打开门看看,来来来,看现场片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说完,直接就扭开门,往屋内一看,床上一片狼藉,不见一个人,他愣了愣,目光望向厕所,“嘿,还会情调,在厕所。”

    空间就这么大,不在那在哪?

    难不成两人还长翅膀飞了不成?温舒韵一看就做不出什么花样,一个小女人而已,还怀着孕,只有被蹂躏的份!

    黄毛一听,也放松了警惕,三人相视一眼,扬起一抹坏笑,小心翼翼往一旁的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温舒韵拿着棍子,悄悄从门后走出来。

    走在最后混混似察觉身后有人,直接转头,温舒韵也被吓到了,用尽全身力气,将手中的棍子往他头上砸,那个混混头偏向一边,直接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黄毛猛地转头,温舒韵已经“砰”一声,直接把门关住,跑到客厅,她直冲门口,客厅内,几人看到她冲出来,怔了怔,冯妮反应最大,在她开门的时候也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温舒韵都跑了,若是她留在这里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可她还没跑到,温舒韵眼底冰寒无比,跑出大门的时候,反手一拉,毫不犹豫关住了门。

    她现在没有时间去责备任何一个人,但她无比愤怒,冯妮明知道有危险,看来就是故意引诱她过来,刚刚见她那个样子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她没那么仁慈,还有她的孩子需要她的保护。

    冯妮瞳孔一缩,拼命往前跑去,结果门已经关上了,她正准备打开,随后追上的混混猛地将她推开,大骂一声,推开门往前追去。

    两个一出门,左右看了看,好一会才找到楼梯出口处,连忙追过去。

    温舒韵光着脚,不断往下拼命跑着,脚底一片火辣辣疼,此时什么都不顾了,若是被抓到,对她来说就是地狱。

    所幸平日里她没少爬楼梯运动,孩子月份还小,她体能还行。

    到二楼的时候,她直接停了下来,往相反方向走去,路过电梯,将两个都按了,又快速跑向后门的出口。

    如果坐电梯,对方肯定会比她快,后门和前门是相反方向,制造一些阻挠,对方抓住她的几率也小了很多,看到后门,她仿佛看到了曙光,开门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两个混混下楼,那还看得到人。

    “这娘们,真能跑。”一个碎骂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手的女神,本想好好品尝一番,都要吃到嘴边却给跑了,心底别提多不甘了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们还追不追?”另一个犹犹豫豫出口。

    “追什么追,赶紧回去撤,她肯定会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对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两人说着赶紧往回走。

    回去一看,更加糟糕了,房间哪还有人?

    为了逃跑不被发现,小孩都扔在一边,正在嚎嚎大哭着。

    再回到房间里,一个倒在血泊里,另一个被五花大绑丢在床底下,一看这个场景,几人慌着,还未想出办法,警察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举起手来!”

    警察拿着枪,举着前面几人。

    几个混混面色骤变,其中一个胆小的脚都哆嗦了起来,“我。我们没干坏事…”

    “举起手来!”

    警察声色俱厉,“立刻放下武器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黄毛看着自己手上还拿着刀子,连忙扔到一边,双手举到头顶。

    这会,怂得像泄了气的球。

    “我们怀疑你们恶意伤害他人,强奸未遂…”一个警察看看倒在血泊中的混混,严肃出口,紧接着又道,“叫救护车,回局里审问!”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这样…”

    几人七嘴八舌说着,手上早就被带上冰凉的手铐。

    靳绍煜来到时,便看到温舒韵坐在警局凳子上,脚光着,有多处破皮,脸色煞白,环抱着自己,一副十分没有安全感又十分警惕的模样。

    像极了受伤的小猫,独自在添着她的伤口。

    所有的怒气,在看到她这个样子之后便消失得一干二净,心底又自责得要命,她给他打过电话的,可是他在开会,根本没接到,得知这件事的时候,已经过去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走上前去,蹲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温舒韵无神的目光看到她,坚硬的外壳像是一下打开来,眼泪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,所有的脆弱和逞强,一览全无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害怕。”她一松口,眼泪更是止不住一直往下流,滴在地上溅起了水花。

    靳绍煜心口被狠狠一刺,艰涩道:“没事的,我在。”

    她将自己抱得很紧很紧,他要再用一些力才能松开,将她抱在怀里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温舒韵在车上时,缩在他怀里,抓着他衣服,死死抓住,拼命在找安全感,身子发冷,不断在颤抖着,精神十分紧绷。

    靳绍煜试图与她讲话,但她只会哭,不断哭,手摸着肚子不断在道歉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孩子可能会出事,就是因为她的失职,她对不起孩子,对不起他,很糟糕,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人,像是陷入了一个死胡同,她在里面一直绕着,越绕越深。

    “肚子疼,疼…”温舒韵缩着身子,她挣扎起身,“阿煜,我肚子疼…”

    一想到某种可能,她精神就更不好了,奔溃大哭着,抓着他,“去医院,我要去医院,宝宝…”

    靳绍煜心底也是一抽,一下按住她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“没事的,要到医院了,别激动,乖,别激动…”

    梁伟在前面开车,抓着方向盘的手也是冷汗直冒,不断加快速度着。

    温舒韵要是出什么事,谁都担不起责任啊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宝宝没事,你也会没事的。”他抱着她,这话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,还是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“宝宝…”她哭得越来越凶,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讲话,完全就像沉浸在自己世界里。

    靳绍煜警铃大起,上次检查,医生就说她是有产前抑郁症先兆,对这个孩子越在乎,她的压力就越大,他明白,她把这个孩子当救赎,想要去弥补她犯下的错,这也就造就她精神时刻紧绷着,丝毫没给自己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,那么她如何去接受?

    现在他也只能抱着她,一遍遍告诉她,“宝宝很健康,没有事,也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到了医院,靳绍煜已经提前调动最优秀的妇科医生,温舒韵做最全面的检查,他被拦在了手术室外面,心急如焚等待着,而手术室里,开她的情绪非常不稳定,刚被放在病床上,她的耳边是温昕悦恶魔般的声音,“把这个野种给我拿掉!”、“野种…”、“野种…”

    温舒韵开始挣脱开来,大吼着,“走开,别碰我孩子,不要碰他…滚开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不是…”她捂着自己耳朵,哭着摇头,俨然是有些失控。

    “抓住她,准备镇定剂。”医生吩咐着旁边的助理,几个医护人员上前抓住温舒韵,将她按住。

    她哭声越来越大,拼死抵抗着。

    靳绍煜听到哭声,强硬冲了进来,猛地冲了进来,看到此景,直接冲过去就将几个医生推开,怒火滔天,大吼道: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不是说做检查吗?怎么这样对她?

    “阿煜…”温舒韵一下抱住他,眼底慌乱无神,声音都哑了,拉着他的手就要下床,“快走,快走,他们要拿掉宝宝,我们快走…”

    靳绍煜看着她这样眼眶都涨了,转身将她紧紧抱住,压抑住情绪,“不会,我在,没人敢,不会的…”

    “快走啊。”温舒韵着急催着他,见他没动,狠狠又咬了他一口,用全力推开他,撕心裂肺喊着,“你也不要他了对不对?你也不要他了…”

    “靳先生,病人必须立马打镇定剂。”医生冷着声,公事公办出口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病人已经出现偏激行为,若是照这样发展下去,后果将会更加严重,必须立马控制病情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