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6: 租什么房子?
    杨春晓心底也急,看了看王香花,“妈,要不先把医药费结了吧,您那不是还有易璟一年的学费吗?要不先拿出来?我这边发工资了补上。”

    眼下也是没办法了,这钱总不能不交吧?

    “不行!”王香花阴着脸,“这才住几天院?既然要几万块!还要用进口的药,那么钱就自己去还,给她了我孙子拿什么上学?我不给!”

    话语是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阿勇,不给钱妮妮怎么办?”杨春晓急得眼眶红了,求助看向冯勇,又保证道,“我今后多打几份工,一定会把易璟的学费补上,这次先拿出来交医药费吧?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也会出去赚钱的,一定会还给您的,再说,表姐不是也受到伤害吗?他们一定会赔钱的。”冯妮害怕得都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要是交不上钱,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冯勇看了看冯妮,又想到冯易璟,沉着脸,呵斥着,“用这么贵的药,简直是不像话,这么多钱,谁有啊?给她用了,易璟明年这么办?读不起了难道要回家种地吗?”

    他就这么一个儿子,如果是因为没钱交学费而退学,那多丢人?

    冯妮再一次认识到他们的偏心,一边哭着,心底的怨恨达到了顶峰,恨不得远远逃离这个家,这个恶心的地方,但此时,她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求着杨春晓,“妈,你帮帮我,你帮帮我啊。”

    杨春晓也跟着哭,但面对王香花和冯勇,一股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,也没有那个勇气。

    她无助坐在床上,杨春晓的懦弱她不是第一次知道,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恨,恨她是自己的母亲,恨她把自己生出来,恨自己无能无力…

    冯琳恢复得差不多了,自己去办理了出院手续,回来收拾东西,看向几人,“那个房我不打算住了,这一次我租了一室一厅,住不下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第一反应肯定想要温文杰要报复她,加之里面可是见血,她有些迷信,那套房子足够大,租出去每个月上万的租金,她再去住一个小一点的地方,加上温舒韵给她的钱,请个保姆,可以生活得很滋润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家子,要是全住一起,租金肯定很多,她没那么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香花又跳了起来,破口大骂,“冯琳,你可别忘了本,谁生你养你到这么大?你要是不管我们,我们要饿死在街头吗?”

    “小妹啊,你这是做什么?”冯勇也慌了,劝阻着,“你这样就很不对了,一室一厅多小,要不你出去住,那个房子就留给我们吧?”

    到时候,他做什么不好?

    “住是不能住了,这样,把它卖了,再买一套,我看能卖不少钱了。”王香花直接出口,看向她,“反正你也不住了,让阿勇去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卖!”冯琳声音强硬了起来,王香花可不是会被她吓到的人,叉腰道,“什么不能卖?我说能卖就能卖!以后易璟自然要留在这里,有了房子能娶城市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她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冯勇听她这么一说,眼底也亮了亮,冯易璟长得自然不错,又有了房子,很容易就能娶到不错的老婆,到时候,他可就是正正经经的a市人,让家乡那些乡巴佬好好看看!

    冯琳急了,王香花这个性子,可不是容易改变主意,她看中的,就一定要拿走,而且她认为,女儿就是为儿子做奉献,没有反抗的余地,从小灌输的思想也让她觉得这样没错,但这一次可是涉及到生死存亡问题,自私是人的天性。

    她为难看向王香花,“妈,这个房子是小韵的,房产证上也是她的名字,我们不能私自卖的。”

    但出租是可能的,她不打算说,要不然这租金以后就可能不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王香花哪懂这些东西,一听她这样说,语气命令,“那就叫她把房产证拿出来,这一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她一点动静都没有,事情拖了这么久都没解决,还好意思说话?”

    不是说嫁到乔家吗?

    发生这么大事情,一点用都没有!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全然已经忘了当时的场景,她可是看着混混拉着温舒韵,都选择视而不见,甚至还有些庆幸,混混有了发泄的目标,自然就会放过他们,说明他们暂时安全。

    “小韵不是才发生这件事吗?我也不敢去麻烦她。”冯琳也是有点害怕,现在她完全处于被动,温舒韵一个不高兴,她日子肯定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“姑姑可以让表姐把房子过户给你,到时候你就可以自由转卖了。”冯妮擦了擦眼泪,趁机出口。

    “这…”冯琳说实话也有点心动,对方原本就是说买给她住,那么过户给她不过分吧?如果有了这个房子,她就有家底了,这个房子就彻底是她的。

    “事情就这么决定了。找个机会和她说一下。”王香花念叨着,脸上缓了缓,“我们家易璟可还没房子,有房子以后也有底气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冯琳不反驳,但却没这样想过,房子若是要来,她肯定转手就买了,再买一套,给冯易璟?她是疯了才会这样!

    杨春晓多次想插话,可谁会搭理她呢?

    最后医药费的事情还是耗着,冯希和冯易璟来了之后,冯希一看,知晓今天这一关是过不了,万分无奈,把钱拿了出来,还是透支信用卡去付账,冯妮可算松了一口气,心底却开始盘算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尽快入娱乐圈,好好赚钱,不然以后的日子肯定会不好过,可这件事让她得罪了温舒韵,她得像个理由好好解释才行。

    众人心思各异,还是要先回家,结果,上楼发现,过道里全是他们的东西,冯琳暗叫不好,跑上前拿出钥匙开门,结果根本插不进去。

    有人换了锁。

    她傻了,怎么可能进不去?

    “给温舒韵打电话!”王香花在一边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冯琳立马又打,结果根本打不进,对方显示关机。

    冯妮心底也暗叫不好,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打,也是关机。

    冯琳还未打给物业处,一个男人带着几个工人走了过来,看了看几人,眼神狐疑,“你们站在我家门口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家?这是我姑姑家!”冯妮扬声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这套房子前段时间就已经买给我了,现在我是户主。”那个男人又开口,他很高,有些黑,皱皱眉,也没发脾气。

    但是购买的时候也说明了情况,发生过斗殴,又没死人,这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这里地段好,购买价格又便宜,他不在意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冯琳脸上倏然血色全无,走到他面前,昂着头,“这是我女儿给我买的,怎么可能卖给你?你在说什么梦话?”

    温舒韵怎么可能把房子卖掉?

    这样她住哪?

    “房产证上现在写着我的名字,这就是我的房子!”那个男人黑了脸,“没事就不要妨碍我装修,小心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冯琳缩了缩身子,不敢相信,但又不能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姑姑,表姐是不是给你换房子了?”冯妮还带着一丝期望,要是房子没了,他们住哪?可没钱去住酒店,她还想杨春晓给她身子好好补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闻言,冯琳眼底又有了些希望,不断打着温舒韵的电话,根本打不进去。

    对方就想消失一样,怎么也联系不上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了,先去住酒店吧,有事明天说。”冯希看了看这群人,又接着开口,“妈,你和易璟和我回去,我那空间小,也住不了太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挤挤应该也可以吧?”王香花接着她的话,语气不悦,“住酒店做什么?多浪费钱,哪有钱?”

    “哪里住的下?要不全住酒店好了。”冯希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她知晓这群人的性子,若是去了,以后要让他们出来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王香花都不敢多说话了,只能按她说的来。

    “姐,我这还受伤着你,我也和你一起去好不好?”冯妮连忙上前挽住冯希的胳膊,“我不想住酒店,姐,我们一起回去吧?”

    杨春晓看着小女儿那么可伶的小模样,也心软了,看向冯希,“妈就不回去了,你带冯妮和易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也不去,现在还有车,我回学校去。”冯易璟也拒绝着,他回到大姐好不容易有个自己的空间,好不容易过一点安生的日子,又怎么忍心去破坏?

    “那姐,我和你回去吧?”冯妮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,若是能和冯希住在一起,既可以摆脱这群人,还能生活得自在一些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不去,就都别去了。”冯希没理会她的话,“今天就先住酒店好了,接下里你们准备怎么办?是租房子还是怎么说?”

    她现在都不知道王香花和冯勇怎么想的,全家人都来了a市,若是都工作,在这里生存下来也没问题,毕竟都是成年人,可居然让杨春晓一个人去工作,然后住在冯琳家,她是有怒气,但看到杨春晓毫无怨言去隐忍的模样,只能说又心凉又可悲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去找温舒韵,租什么房子?”王香花拉着脸,理所当然出口,“她肯定不止这一处房子,再去住别的地方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冯琳只生了温舒韵,不是她养老是谁?这些事情是她必须做的!

    闻言,冯希心底冷嗤一声,她那个表妹现在都没点消息,整个人就跟失踪了一样,若是不想让他们找到,那肯定是不会找到。

    发生这种事,她多少了解一些,也熟知他们的性子,多半是把人惹毛了。

    众人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纷纷往酒店去。

    冯妮没想到冯希会拒绝她,刚刚升起的那点感激消失得无影无踪,半点不剩,拽紧了拳头,进娱乐圈的想法更加坚定!

    她一定要走得更高,最好比温舒韵还要高!

    就不信了,温舒韵能狂多久?不就是仗着靳绍煜吗?她就不信男人没有一点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甚至还想着,上次那个事情,若是成功就好了,若是成功,加上曝光,温舒韵这辈子就毁了,靳绍煜也不会再看上一个这样的女人,只会视为耻辱!

    当晚,几人住了酒店,冯易璟回了学校,而冯希也回去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还是没联系上温舒韵,几人还没什么担忧,下午接着联系,电话还是关机状态,冯琳试探发微信或者别的方式,连这个都找不到,她心态都崩了。

    温泽熙还有点发烧,更是让她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王香花和冯勇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,接下来的几天,温舒韵完全没有影子,电话一直打不通,他们都怀疑这张卡已经不要了。

    其实事实也就如他们所料,温舒韵早就把卡扔了。

    王香花大骂着,就差没烧着香来咒骂这个不孝女,可半天用都没有,没有人能听到。

    最后几人也只能去租房,冯琳没有办法,她现在还带着个孩子,只能与他们一起,咬牙租了个三室一厅,一个月房租高达五千,在a市来说,已经算便宜,地段自然也偏僻。

    压着两个月的房租,还是冯琳交的,不过之后她每个月只会拿一千五,剩下的由冯勇一家出。

    一住进来,冯妮还想着让杨春晓替她补补身子,结果就被王香花指使去找工作,每个月要上交两千块,不然就从家里滚出去,气得她晚饭都吃不下,可有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杨春晓又多接了一份活,冯勇和王香花依旧在家闲着,反正杨春晓勤劳,加上冯希的补贴,他们还是能勉强生活,但冯琳就慌了,她已经没有任何收入,孩子的花销看不少。

    等到众人再次等到温舒韵的消息时,已经是几天后。

    冯妮坐在沙发上在刷微博,看到热搜,蹭一下坐了起来,“奶奶,表姐有消息了,她居然要去拍综艺,还是和靳绍煜一起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双倍月票开始了呐,冬季不要脸求票票了,投给冬季呗\(^o^)/~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