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7: 是我一个人的
    她的手机上显示的微博热搜:

    “《有你相伴》嘉宾公布,居然有他们!”

    “温舒韵与靳绍煜重新参加节目。”

    “温舒韵与靳绍煜。”

    “爱你真的是说说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只要两人一出现,头条必定是他们的,而且霸占的还不是一个,让很多明星恨得直咬牙,一不小心与他们撞上,尽心准备的头条可就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香花哪里懂这个,只能凑过去看,嘴里又是不断咒骂,“你姑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白眼狼?当初就应该把她打掉,贱丫头片子,生儿子没屁眼的东西…”

    冯妮又细细看了一遍,心底的嫉妒已经泛滥。

    她还去温舒韵微博看了一圈,对方最近没更什么微博,最新一条是转发了《有你相伴》的官方微博,证实了这个消息,再往下一条,已经是两周前,是一块榴莲蛋糕,配上她的自拍,笑得很开心,还配了文字,“外公做的榴莲蛋糕特别好吃。”

    外公?

    肯定不是他们这边的人,她的爷爷早死了,那么只有靳绍煜的外公,没想到温舒韵这么受靳家喜爱,她心态又有些不平衡了。

    对于不喜欢甚至厌恶的人,自然是希望她过得越来越惨,自己好看热闹,如今对方过得比自己好,她心底别提多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还没找到工作?”王香花咒骂了一会,看到冯妮还在刷手机,怒火又转移到她身上,指着鼻子骂,“是不是又想给我偷懒?我告诉你,要是再不去工作,我抽你!”

    女孩子,若是读书不能多赚钱?那读来做什么?还不如一开始就出去打工,还能多赚几年钱。

    冯希上了个大学,一个月赚那么多钱,这不就帮衬家里了吗?冯妮最起码也读了个大专,现在工作都没去找,这是要气死她?

    “奶奶,不是我不想找,这不是还没找到吗?”冯妮也一脸烦躁,“上次不是说让表姐介绍我进入娱乐圈,现在都联系不上,我只能自己去找,你也知道,那个很赚钱,怎么可能随便就找到?总得给我几天时间吧?”

    一听说赚钱,王香花脸色又好了一点,还是凶狠狠,“你最好别想着给我偷懒,不然就回老家去!”

    在这里白吃白喝,她可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知道的。”冯妮好脾气应着,心底却冷笑,等她找到工作,站稳了脚跟,立马就离开这里,钱?一分都不会有!

    别指望她会像冯希一样,拿那么多钱回来,最后还落不到一点好,跟他妈一样,累死累活,就是个傻子,所有的罪,不过是自作自受,根本不值得半点同情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阿煜,我这样会不会很丑啊?”温舒韵忐忑不安看着他,心底隐隐流露出自卑的情绪。

    别人怀孕,虽说身材不会暴涨,但也不会像她这样暴瘦,本来她身材就还好,现在都瘦了十几斤,皮肤好像变得也有些蜡黄,自己都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节目,她原本是不想来参加,这样糟糕透顶的自己,不想在暴露在观众面前,可靳绍煜坚持,加之就是吃喝玩乐欣赏风景,也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当真正要走到镜头下来的时候,她又有点不自信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丑了?我家小公主最漂亮。”他拉上她的手,上扬嘴角,认真与她说着,幽深的眼底盛满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今日的她穿着一条牛仔长裙,样式宽松,三个半月的肚子还没显怀,根本看不出来,脚上穿的是平底鞋,亭亭玉立,脸上画着一个淡妆,下巴尖了一些,脸颊似白瓷般素净,红唇粉嫩。

    身材又纤瘦了不少,一看就让人很想去呵护,靳绍煜看着,心底更加忧愁,在她看不到的地方,眉宇间染上一丝害怕不安。

    温舒韵似乎被他这句话安抚了不少,眉眼弯了弯,任由他牵着。

    来参加《有你相伴》一共有三组嘉宾,除了两人是夫妻之外,还有一对,是著名歌手李达康和她的演员妻子郑冰。

    两人年龄相差着十二岁,一个已经四十几,另一个也才三十出头,而另一对嘉宾,则是情侣,两个都是这两年的新锐演员,演电影出名的严楚和演网剧出名的穆惠,两人因上部剧结缘,因戏生情,才公开恋情不久。

    两人拖着两个行李箱,走到酒店房间门口,推开门,正式进入镜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建在半山间的酒店,由于空间有限,总共也就九个房间。

    往里望去,房顶矮一些,但装修很大气简洁,装潢温馨,优雅舒适,是居家户型,一室一厅一厨一卫,站在落地窗前,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大桥,山下是一片湖,远处的群山映衬着湖面,附近还有好些农家乐。

    有山有水又有吃食的地方,离开了城市的喧哗,很是静谧。

    “坐着吧。”靳绍煜轻声说着,将两个行李箱往里推。

    对比与两人以前住的豪华套房来说,这个房间算是小巧,但两个人住已经足够,更增添了几分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为了让两人更自然相处,这里放了摄像机,唯一一个拍摄人员也是躲在暗处,尽量不发声,直接当起了摆设,还有遮掩物挡着,基本可以当他不存在。

    温舒韵体力是越来越不支,在沙发上坐下来,认认真真又环视了房间一周,为了给他们更好的体验,工作人员看来也没费心,明显已经改造过一番。

    茶几放了一些绿色植物,阳台上也不少,角落边还有一棵树,绿油油开的茂盛,对面是一个双人秋千吊椅,放着软垫和枕头。

    她又站起身,开了阳台的门,微风袭来,阵阵清爽,山下的湖面波光粼粼,眉眼不自觉也跟着上扬,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,整个人都跟着舒爽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是两人公开以来,第一次参加综艺,剧组和导演自然十分重视,在摄像机前时刻关注着两人的行为,温舒韵还怀孕了,可以说,这一对就承包了他们节目这一期的爆点。

    两人身上随处都是爆点,只要抓住了,还愁不火吗?

    他们和观众一样,也好奇两人的相处模式,毕竟是靳绍煜,这个他们从来没看透的男人,如今一下被爆出来已经结婚,妻子还怀孕了,虽然已经接受,但想起来还是有点恍惚。

    温舒韵又仔细看了看,往卧室走去,一进门的角落就是卫生间,床在正中间,两边是很有特色的桌子,还有一个衣柜。

    地上铺着深红色的毛绒地毯。

    靳绍煜正蹲在地上,行李箱被打开,里面放着,满满的东西,瓶瓶罐罐,还有好些被打包好的盒子,他有条不絮拿了出来,放在一边分类。

    温舒韵撅了撅嘴,悄悄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看着屏幕,面面相觑,小公主还想吓人?

    靳绍煜确定不会发火吗?这一幕有些不对,他们接受无能怎么办?对方不应该就是酷酷的模样,板着一张脸坐在一边,然后指挥温舒韵,这才有些正常。

    自己收拾,一副居家好男人,实在有点毁人设,要不要叫摄像师好好拍正面?粉丝怕是一时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众人心思各异之时,温舒韵已经走到他身边,趴在他背上,伸手圈住他的脖颈,歪着头,在他侧边酥酥糯糯说着,“外面很好看,有秋千吊椅呢,双人的,旁边还有个好好看的设计,盆栽边有水流,真好看…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靳绍煜应了一声,继续他手上的动作,不过幅度放小了一些,将拉链拉开,皱了皱眉,“不是说不带这个吗?”

    他看着手上的化妆品,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防晒霜,给你用又不是给我用。”温舒韵开口解释着。

    靳绍煜脸一黑,默默又塞回箱子里,重新拉上拉链,她懒洋洋抱着他,缓缓又道,“坐在阳台的时候,水声清澈,适合喝下午茶和吃榴莲蛋糕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黄昏。”他淡淡打断。

    “明天啊。”她又接着说,“我又不是说现在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看着,倒是觉得靳绍煜正常了一些,这个人的确没什么情绪,不过,心底有些淡淡失落,还以为两人曝光会有什么热点,对温舒韵貌似也没那么过分,不过是因为对方怀孕,可能就会有一些关照,也变得体贴一点,没有网上传得那么夸张。

    不过,刚想完,直接就被打脸了,靳绍煜抬手摸了摸温舒韵的头,轻柔道,“乖,起来坐一边去,小心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嘛,就这样。”小公主傲娇的声音传出来,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靳绍煜轻笑,眉眼飞扬,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叫温柔的气息,拉开她的手,缓缓转身,将人抱了个满怀,下巴抵着她的头顶,劝哄道,“你这不是添乱吗?收拾还要好一会,我一会带你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没说话,就缠着他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其实非常焦躁不安,只有待在他身边的时候,安全感才多一点,也就变得比往日粘人,明显能感觉到自己脑子有点不好使,空空的,变得有些笨,所以更加依赖他。

    靳绍煜也怕她情绪不稳定,一直陪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平日里相处的状态,不夸张,也不克制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困了吗?你睡?我收拾一下好不好?”靳绍煜抱着她起身,帮她放在床上,附下身,双手撑在两边,看着她,“闭眼,快点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眨了眨眼,像是与他抬杠一样,略带笑意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三秒。”靳绍煜拉过被子给她盖上,板着脸,“温舒韵,快点。”

    身下之人根本没理会,粉唇撅得老高,伸手指了指旁边,睁大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清澈明亮的美眸巴巴看着,一边手又揪着他的衬衫,不让他起身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闹。”靳绍煜抬手拉开她的手,起身来,话语强硬,“给你一个小时,赶紧睡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房间内,工作人员看着两人相处模式,张大嘴都忘记合上。

    “全给我打起精神,这里,给我重点编辑,听到没!”导演啪一声,重重打在桌面上,似乎有些激动过度,“给我上心,好好跟拍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整齐洪亮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他们也激动啊,小公主果真是小公主啊,一点都没有作假。

    靳绍煜人设这次直接是毁了,高冷寡言的模样即将不存在,他再也不是娱乐圈的“万年单身狗”,这一期节目要是放出来,热搜是分分钟的事情好吗?

    《最佳搭档》算什么?

    能有他们节目就有攻击性吗?直接能将那群粉丝炸得里嫩外焦!

    另一头,温舒韵也是累了,没多久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,接下里,他们便看到靳绍煜一个人在忙活,打开另一个箱子,大部分温舒韵的鞋子,而且全是平底鞋和球鞋,他一双双摆到鞋架上。

    衣服和零碎的东西也被他全部弄好,走到客厅,看到一个走进来的摄像师,对方看着他熟练的模样,不禁提问,“靳影帝动作很熟练,在家也经常做这些事情吗?小公主还真是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心情似乎也不错,单手插兜,看着他,蹙着眉,一本正经地说,“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摄像师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后面嘴角一僵,可不就是你一个人小公主吗?也就你这么护着,别人也不敢去护啊。

    说完,靳绍煜脸色倒是沉了一些,又接着道,“熟练是熟练,她最近状态有点不好,我会尽力去分担。”

    “小公主最近的确是瘦了好多,身子没什么问题吗?”摄影师话语重新传来。

    “有点产前抑郁症。”靳绍煜也没避讳,“如果不是这个原因,我也不会让她在孕期参加节目,主要是为了让她放松一下心情,能够有点好转。”

    摄影师和工作人员听到的时候都愣了楞。

    温舒韵有产前抑郁症?

    在之前,他们的确是不知道,两人来参加的时候,还以为天上掉馅饼了,他们节目不温不火了这么久,总算受到眷顾了。

    原来还有这个原因,不过,靳绍煜这样说,倒没引起他们不满,这本身就是一个游玩类型节目,温舒韵放松心情,刚好是个引子,牵扯到有孕的她,爆点和宣传马上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