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93: 帅靳,你声音真好听
    桌上其余四人:“…”

    与他们相比,工作人员淡定了很多,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幕一样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自认为已经具有金刚之躯了,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和见闻,这些都是小场面,他们一点都不慌,真的一点都不吃惊!

    严楚烤了多种食物,都宣布失败,不是没熟就是在熟的路上已经焦了,此时正吃着之前李达康和靳绍煜烤好的,有了今天的教训,他可不敢狼吞虎咽,动作看起来都斯文了两分。

    经过刚刚非常不要脸的求教,他自以为和靳绍煜已经混熟了,看到对方这个样子,很是吃惊,“不是吧,这女人可不能太宠啊,尾巴会翘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伺候得太过了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夸张“嘶”了一声,捂住自己的脚,“穆惠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说这话很难听,还敢对靳前辈指手画脚了,宠过点怎么了?你这个样子,是不是想当单身狗啊?”穆惠毫不客气顶回去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分手,但在荧幕上还是情侣身份,对方都这么说了,她若是还没生气,观众不起疑才怪!

    当然,还是有了点私心,严楚这样要是惹怒了靳绍煜怎么办?

    严楚最近有些放飞自我了,突然又被这么管教,险些没控制住,但对上她,求生意识还是很强,火焰一下就灭了,低着头,连忙道:“我什么都没说,我饿了,谁都别打扰我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一举动,温舒韵都笑了,弯着眉眼。

    “懒得和你多计较,我记仇着。”穆惠也懂见好就收,这个话题也就此止住。

    结束之后,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次日,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。

    温舒韵怀孕之后虽贪睡,但生物钟还是有,在镜头下,她一旦清醒了,也不会缠着靳绍煜撒娇,顶多多抱一会,在她看来就很克制了。

    可工作人员一点都不这么想,看着在上床你侬我侬的两人,咬着牙,忍受着单身狗的寂寞还有狗粮的折磨,他们全体决定,这些画面,在播放时必须放大,必须强调!放大字体提醒!

    让粉丝和观众看看这两个人,看看这毁人设的两个人,简直是“丧尽天良”,完全不给单身人士一条活路,尤其是靳绍煜,这形象别要了!

    起床没多久,温舒韵收拾一番后,突然看到门细缝里递进来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没多想,她走了过去,将信封拿起来,打开一看,果然是任务卡。

    看着上面的字,她念了出来,“前往海思街道原丝餐馆,完成吃午餐任务,海思街道?”

    靳绍煜出来便看到她拧着柳眉,手上拿着任务卡,也走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阿煜你知道海思街在哪吗?”她昂头,看向他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对方淡淡回了一句,转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温舒韵:“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还这么镇定!

    “收拾一下走了。”半响之后,靳绍煜不急不缓的话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知道吗?”她走了过去,撅着嘴,“难道骗我呢?”

    难怪刚刚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不会去找?待在房间里你就知道了?”他侧头看向她,眉头挑了挑,似乎带着满满地无奈,抬起头摸了摸她的头,语气担忧,“生完孩子这智商能不能恢复回来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”温舒韵现在现在脾气可不小,一下拍掉他的手。

    靳绍煜也不多,垂眸笑了笑,又说一句,“算了,我也不嫌弃你,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收拾好之后,两人走出酒店。

    “没有集合吗?这个任务是我们自己去完成对吗?”温舒韵依旧背着昨天的包,靳绍煜拉着她,而她则看向身后的摄像师,询问出声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啊。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靳绍煜忍不住,将她拉得近一些,手直接揽上她的肩,语气低沉,“小公主,你能不能跟好我?交给我行不行?好好跟着就行!”

    温舒韵看着他深邃的眼眸,眨了眨眼,“好嘛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这幅样子,他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不过,她这么听话,他还是很满意的,眼底柔了柔,无比宠溺说了一句,“乖。”

    摄像师:“…”

    导演,我不想跟拍他们,给多少钱我都不想干了!

    他隐忍了很久,特别想冲靳绍煜大吼一句:不是高冷吗?继续保持行不行?你以为你是娘炮吗?声音这么苏,还是小奶狗?尾巴都要摇起来了看没看见?老子要不是打不过你,要不是不敢打你,你小子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知不知道?

    温舒韵一路跟着他,靳绍煜逮到一个路人就问,结果都不知道,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一个服务员从外走了回来,他又牵着她上前。

    还未出口,服务员先是一愣,仔细瞪大眼,捂着脸尖叫出声,颤抖着手指指向两人,“啊啊啊啊,帅靳,小公主…”

    对方那个声贝,靳绍煜是第一时间捂住温舒韵的耳朵,紧缩着眉,不咸不淡来了一句,“你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想要牵着温舒韵往前走。

    对方情绪好像不太对,他放弃询问她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帅靳。”那个服务员也快步走了上来,越来越激动,“你就是,一模一样,帅靳就是像你这么酷,小公主也很温柔,你一定是!”

    靳绍煜加快了脚步,将温舒韵护在另一边,揽上她的腰,护得更稳了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,小公主,你们要去哪了?”那个粉丝又跑到另一边,脸颊通红看着温舒韵,十分开心,“如果不认识路,我可以告诉你们呀,这里是我家乡,我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笑看着她,比起靳绍煜简直是温柔死了,让她两眼都要冒桃心,忍不住说,“很喜欢很喜欢你,希望小公主好好的,要和帅靳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在她说前一句话的时候,靳绍煜脚步顿了顿,紧接着他又想走了,不过,这最后这句话,听着还蛮舒心,他将她又往身边拉了拉,缓了缓脸色,“请问海思街道在哪?”

    “帅靳,你声音真好听。”那个服务员答非所问,还十分认真接着说,“我说的是真的,非常非常好听,比电视上还好听,小公主比电视上还要漂亮。”

    靳绍煜珉紧唇,他好像做了一个错误的解决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温舒韵在他有动作之前,笑着冲那个粉丝出口,轻柔又清脆的声线响起,如清泉般娟娟动听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小公主好温柔,我收回刚刚的话,小公主的声音比帅靳的好听多了。”她一定盯着温舒韵,快速接话着。

    对方表情很是丰富,温舒韵都被她逗笑,红唇往上勾了勾,“我们在录节目,要完成任务,但是不知道这个海思街道怎么去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录节目啊,我知道啊。”那个粉丝点点头,指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,“你们在那里等,9路公交两个小时一辆,现在是…”

    她说到一半,停了下来看看手机,接着又道,“现在是九点半,十点会有一辆车,你们坐18个站,然后在海思路口下车,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。”温舒韵在心底默念了一遍,对她道谢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想要和小公主拍一张照片,可以吗?”说出这个要求的时候,那个粉丝有些忐忑,余光还悄悄看了看靳绍煜,他面无表情,这会她是有点发怵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温舒韵没犹豫,脾气依旧好。

    那个粉丝将手机拿了出来,来了一个自拍,画面里,她和温舒韵简直是最鲜明的对比,算起来,两人年纪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她心底可没异样,开心着呢。

    只觉得小公主真是美,近看的时候,对方未施粉黛,皮肤白皙,娇嫩不已,她克制住自己想要掐一把的冲动,还要了个签名,心底超开心。

    公交车站是昨日那个,等到十点零几分的时候,一辆公交车果真从那边开了过来,温舒韵上车之前,皱着眉头想了想,越发迷茫,一脸无辜看向靳绍煜,“阿煜,我们要去哪里来着?第几站?”

    “海思街道,十八站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脑子不好使了。”她一边上车一遍嘀咕,看了看路线,脸色又缓了缓,忍不住夸赞,“她的记忆力真好,第十八站真的是海思路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本地人,又经常会给游客指点路线,记住也很正常。”靳绍煜眼底闪了闪,宽慰着她,又接着转移了话题,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停留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就记忆力其实是有些衰退,情绪有些急躁,容易多想,思考问题也有些转不过弯,对于这个,只心理问题,调理得好,或者等到生产过后,是可以恢复。

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车厢,温舒韵算是明白为什么两个小时才一辆,如果昨天不是赶集,那辆车怕是也没什么人吧?

    这个地方有些小,下了车之后,走了两条街道便找到了那家饭店,这一次不用他们点餐,剧组早就已经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进去就被领到单独的包间。

    这里本身就是多民族的地方,这一次的吃食,是当地一个少数名族的特色,慢慢一大桌,五颜六色,温舒韵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没什么胃口,拧着眉,往嘴里有塞了一个梅子。

    旁边站着一个穿着少数名族服装的女生,衣服花花绿绿,头上缠着一块布,两边还编着复杂的辫子,一看就很有民族特色,一道甜美的声音传来,“这是我们招待贵宾的时候的宴席,这些颜色不是用染料染,是我们去山上采的草药浸泡烹制的。”

    温舒韵对这个倒是有兴趣,听着她讲。

    “红色呢,可以补血气,提高机体免疫力的作用,滋补肝肾…黑色具有抗衰老、止消渴、暖身体…”她不断开口介绍着,还将几个大菜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靳绍煜看她听得认真,双手撑着下巴,目光落在她身上,目光都不转移。

    那股炽热的眼神,周围人都别烧得不自然,温舒韵大概听得太入迷,浑然不知,还指了指的那一锅汤,眼底蠢蠢欲动,“我可以尝一下吗?”

    听对方说,完全是用山上的草药和野鸡熬制的,性温,滋补,在他们民族里,孕妇和产妇会经常食用,对胎儿和母体都有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…”她说着要上前给对方盛,靳绍煜却先一步站起来,拿起来碗和勺子,“我就来好。”

    “搅拌一下,上面那层油尽量不要。”她也没阻止,在一边对靳绍煜叮嘱着,对方点点头,用勺子搅动了几下,然后拂去漂浮在上面的油,给温舒韵盛了半碗,放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阿煜。”她望着乳白色的汤,一阵阵清香涌入鼻翼,她小喝了一口,一点都不油腻,特别清淡,似乎还把刚刚泛起的反胃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连喝了几口,靳绍煜脸色也带上笑意,工作人员无比清楚,那是一种满意的神情,他们心底松了一口气,这个方案是临时改的。

    这种草药其实还有能压制孕吐的功能,的确也是少数名族的吃食,温舒韵的情况比较特殊,他们也只能赌一把,若是对方持续这个状态,他们节目也很难录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效果很不错,温舒韵喝了两碗,又吃了半碗饭,至于其余的菜色,她是不动的,又接着往自己嘴里塞梅子。

    靳绍煜心底也松了很多,胃口自然也大增,还颇有面子点评了一下菜,毕竟他的厨艺也是不错,用什么食材怎么做的,还是能品尝出一二来。

    两人离去之时,店长听着也是十分欣慰,甚至还有些期待,这要是上节目,说不定他们饭店也就跟着火了,这么一想,天啊,这是要发财的节奏啊,很可能名利双收。

    饭后,工作人员并没有两人回饭店。

    “想吃那个。”温舒韵看着对面一个店铺,还卖着糕点,突然出口。

    她刚刚来的时候就看到了,是糯米做的绿豆糕,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她现在对糯米情有独钟,看到这些很有嚼劲的东西就忍不住要吃。

    特别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