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8章 西北白家
    “嚯,这办公室还挺大啊,没想到这信南公司还蛮有实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马马虎虎吧,不过也算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这二人穿着很体面,男人西装革履,女人也是雍容华贵,从说话和气势来看就不是一般人,八成也是豪门出身。

    “您好,你们是?”

    白小南看着面前的二人,一时间有点发懵,这面孔似成相识,但却记忆不深。

    只是感觉他们说话有点不中听,进门先评论信南公司的好坏,真是让人很不爽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率先开口笑道:“小南,这么多年没见,没想到你出落的如此漂亮,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…二伯?”

    白小南整个人都惊呆了,她又看了一眼那个中年妇女,更是吃惊道:“您是…小姑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开怀大笑道:“二哥你看,我就知道,小南肯定记得我。怎么样?我没说错吧?”

    这二位不是别人,正是白小南本家的亲戚,男的叫白成华,女的叫白成玉,他们是白小南亲生父亲的同胞兄妹。

    但白小南的父母早就离世了,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被童杰收养,只是这么多年来,她早就忘记自己是白家人了。

    这二位的到来,对白小南来说没有任何惊喜,有的只是哀伤,这么多年了,她白家人从未来找过她,她更是对白家没任何亲情。

    “二位长辈前来,有事吗?”

    白小南收起笑容道:“如果没什么要事的话,就请回吧,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嘿…小南,这么多年没见了,怎么刚一见面就撵二伯啊?”

    白成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还很自然的拿起茶几上的香烟点了一根。他一看就是那种社会人,江湖气息十足。

    白成玉也冷笑道:“孩子大了,翅膀硬了被,连本家人都不认了,真是让我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白小南是越听越火大啊,但还是压住怒气道:“我现在是高家人,我爸是高卫国,我母亲是童杰,请你们不要再跟我说什么本家,我和白家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…”

    白成玉拉了一句长音:“小南啊,就算你不承认也没用,你身体里可是流着我白家的血。”

    白小南冷冷笑道:“没错,因为这是我没得选择,要是有可能的话,我还真愿意把血换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

    白成玉气的咬牙切齿,白成华这时笑道:“小妹你别那么激动吗,再吓着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白小南咧嘴道:“小南啊,二伯这次和你小姑来,是有要事找你,这件事非你莫属,别人办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二伯真会开玩笑,白家在西北如日中天,我能帮什么!”

    白小南冷哼一声,白家在大西北的势力不小,基本可以称霸海清一省了,那也是地地道道的大财团。

    “是关于…疆域钱家的事情,钱程…你总应该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二伯阴阳怪气道:“是他让我们来找你的!”

    “钱程!”

    白小南的眼神里闪出一丝异样,他们谈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,二人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临走时,白成华还有意提醒一句:“小南,记住了,这是你最后的时间,要是让钱家来找你,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刚打开门的时候,正好跟童杰走了一个顶头碰,他们还冲童杰嘲讽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南,他们是谁啊?”

    童杰看着二人那傲慢的眼神,当下心里就一阵不爽。

    白小南恍惚道:“哦!没什么妈,两个客户,您快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白小南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没想到钱家还是找来了,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,有时候想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天后,晚上八点,林吉上春,八极门总坛!

    狄春秋正在大院内打铜人桩呢,狄芳阴沉着脸坐在一旁哼道:“我说爹,您别打了行不行?我看着头都疼。”

    狄春秋停下手,擦了擦汗笑道:“怎么了闺女?心情不好啊?”

    “我心情能好才怪!”

    狄芳气鼓鼓道:“您没听说吗,奉阳升爷被孟老三这个混蛋给挑断了手脚筋,滨海的蓝玫瑰还没打成了植物人,真是太可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”

    狄春秋叹口气道:“所以我才让你退出江湖的,社会没那么好混的,你一个女儿家,还是早点脱离这个环境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

    狄芳不甘心道:“难道就这么任由他孟老三胡作非为吗?现在整个北东三省,他几乎快一手遮天了,这真是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霸王了,他什么东西吧,他算哪根葱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的宝贝女儿,你就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狄春秋还笑嘻嘻的哄着她,可狄芳却越说越气:“要不是他背后仰仗着太极门和意形门,我一个人就能废了他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您爹,咱八极门好歹也是武道正派,为何要想太极门和意形门低头啊,真是越想越憋气,您可是外炼大宗师,难道还怕他李奎武不成吗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真是冤枉门主了!”

    宋成远在旁边解释道:“那李奎武就算是武道宗师,但在门主眼中又算得了什么?门主之所以会忍让,还不是为了大小姐的安全吗!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?”

    狄芳一脸懵圈,宋成远摇头道:“如今太极门和意形门联手,人多势众不说,半步宗师级高手就有十几位。”

    “门主总不可能一口气把所有人都杀光吧?就算他打败了李奎武又如何?意形门和太极门要是被逼急了,很容易把这笔账算在你身上的,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啊,所以门主才让你退出这个是非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…你以为孟老三只是靠太极门吗?现在他和奉阳赵家走的很近,那赵家是老牌豪门了,关系网遍布整个北东。门主就算敢大开杀戒,可后面该如何收场啊?赵家的势力,根本不是咱们能抗衡的。”

    狄芳这才恍然大悟,他们面对的不单单是武道门派,更是社会大佬和豪门财团的联合,她确实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狄春秋面色严峻道:“真没想到洪师傅这一死,北东三省会变成这样,是我愧对了洪师傅啊。”

    “狄师傅言重了!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大院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三人顿时一惊,连忙站起身,只见在大院的一个角落里,正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由于角落里一片黑暗,他们隐约只能看到一个轮廓,其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为何擅闯我八极门?”

    狄春秋不敢大意,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闯进宗门,那肯定是一位绝顶高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来人呵呵笑着,声音不急不慢。

    “是洪师傅的声音!”

    狄芳第一个开口,她整个人都惊呆了:“我不是在做梦吧?他们不是说您死了吗?”

    她对洪峰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,刚才她就觉得熟悉,这次更加肯定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洪师傅?”

    狄春秋和宋成远也愣住了,难道他真的还没死吗?这可真是天大的消息啊!

    洪峰一步步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容:“还是芳夫人记性好啊,诸位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借着月光,三人清楚的看到,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消失了整整五个月之久的洪仙人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的洪峰,跟五个月前有了一些明显的变化,变的更加俊美了,就如同画中人一样,白紫色的头发在月光下还闪着淡淡光芒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