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1章 血洗奉阳城(二)
    ,!

    ‘咣当!’

    满身鲜血的高升倒在了地上,他嘴里吐着血沫子不停抽搐,一双翻白的眼睛似乎在看着洪峰,但此时他已经没有视觉了。

    洪峰连看都没看他一眼,而是扫过那群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意形门弟子。

    这些平时耀武扬威的角色,如今全都跟死人一样脸色惨白,全身上下颤抖的厉害,冷汗都把衣服给打透了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滚,如果你们再敢踏进北东半步,下场就跟他一样。”洪峰一指高升,声音冰冷,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“不敢了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,多谢仙人不杀之恩,多谢仙人不杀之恩啊…”

    这些意形门的弟子赶紧磕头谢恩啊,那逃跑的速度真是比兔子都快,转身连滚带爬的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小角色,杀他们对洪峰来说没任何意义,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。

    此时洪峰看着窗外的月色,眼角闪着寒光笑道:“看来…得让某些人重新认识我一下了,你们赶紧祈祷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十点,奉阳太极门分会!

    自从李奎武和孟老三联合后,孟老三就自掏腰包,在当地给他建立了分会,这也使得太极门在北东扎根落户了。

    太极门的强行进入,再联合了意形门之后,直接把八卦门和八极门这两位北派老宗门给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太极门在北东是横行无阻,可以说不但在武道界一手遮天,更是在社会江湖有着很高的震慑力。

    李奎武此时正准备睡觉了,一名弟子急匆匆赶来:“师父师父,意形门的柳师傅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师傅?这么晚了他来这干嘛?”

    李奎武显得有些不耐烦,但还是披上衣服下地了。

    “他没说,但看样子…好像是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弟子如实汇报,李奎武满不在乎的冷笑道:“小人物就是上不了台面啊,八成又是遇到踢馆的了,走吧,为师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李奎武刚走到大殿门口,就见到柳师傅一脸焦急的样子,正在大厅内来回踱步呢,并且还时不时的唉声叹气,一看就是火烧眉毛了。

    李奎武嘲讽一笑,走过去问道:“柳师傅,这么晚来有急事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呦李师傅啊,出大事了,天大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柳师傅一见李奎武,脸色苍白的小跑了过去,

    李奎武脸色平淡的坐下后,还不急不慢的喝了口茶水问道:“什么事啊?大惊小怪,明儿一早再说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等不急了,天大的事啊!”

    柳师傅猛咽口水颤声道:“那洪…洪九鼎杀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洪九鼎杀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李奎武楞了一下,但很快就摇头苦笑:“我说柳师傅,你做梦呢啊?洪九鼎都死几个月了,难道是他的鬼魂回来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千真万确啊。”

    柳师傅左右看看,深怕被人听到一样,压低声音道:“孟老三和陈大头,二人今晚全死了,并且还是死无全尸啊。目前就高升一人还活着,但也成为废人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‘啪嚓…’

    李奎武手里的茶杯直接掉地摔碎了,他瞪大双眼问道:“此话当真?他们两个…全都死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敢随便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柳师傅急道:“是我门内弟子亲自打电话通知我的,说那洪九鼎根本就没死,他回来报复咱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门内那些弟子…全都跑的跑散的散,谁也不敢在留在奉阳了。”

    李奎武脸色阴沉着,他眯着眼睛咬牙道:“不可能,洪九鼎要是还活着,他早就回来了,这里面一定有事,恐怕…”

    ‘刷!’

    他话还没等说完呢,突然一道寒光闪过,他身边的柳师傅脸色一僵,顿时就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李奎武的反应还挺快,他刚要站起来,就听噗的一声响,他身边的柳师傅直接被拦腰斩断了。

    鲜血喷的满屋子都是,五脏六腑还流了一地,站在旁边的年轻弟子见状,当场就被吓趴下了。

    李奎武被溅了一身血,顿时怒吼道:“混账,是谁?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,给老子滚出来!”

    ‘刷!’

    一道黑影落在了大院内,只见来人身穿一身黑色夜行衣,脸上还蒙着一块面纱,身后背着一把青色宝剑。

    在月光的照射下,此人显得阴森诡异,宛如夜晚的幽灵一般,尤其是他那双眼睛,充满了冰冷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胆敢擅闯我太极门?”

    李奎武拔出佩剑,飞身来到大院,上下打量面前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此时他不敢有半点大意,因为他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。

    来人藐视他一眼冷声道:“李奎武是吧?呵呵…今天就是你的死期,你是选择自尽呢?还是我亲自动手帮你呢?”

    李奎武一惊,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还是个女人,哦…我知道了,你是那洪九鼎身边的人吧?没想到他死了,身边还留下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孟老三和陈大头,是不是被你所杀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总之…你今晚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嚓啷一声,来人眼光一寒,以极快的速度抽出长剑。

    而此时李奎武的反应也不慢,甚至比对方还要更快一步,他挥起手中佩剑,一剑奔着对方脑袋就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这一剑是带着剑气的,作为武道宗师,太极剑他已经练到炉火纯青了。

    但在黑衣人眼里,这等剑法就是儿童玩具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‘刷!’

    他轻轻一挑剑,一道白色的半月牙剑气赫然形成,就听砰的一声炸响,当场就把李奎武握剑的手臂给轰碎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

    李奎武一声惨叫,捂着流血的伤口频频后退:“怎么…怎么可能…你到底是何人?”

    他认为自己这位武道宗师已经很牛掰了,可在对方眼里,武道宗师根本就是不入流的存在,连真正的高手行列都排不上。

    “下地狱去问吧!”

    黑衣人再次挥剑,刷的一声,李奎武当场就被五马分尸了。

    这位太极门主在北东嚣张横行了五个月,可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杀了,这死的还真憋屈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师父死了,师父死了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十几个太极门弟子从旁边冲了出来,可当他们看到被五马分尸的李奎武后,第一想法不是报仇,而是如何求生。

    他们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黑衣人,全都不自觉的开始往后退步,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快跑,这群太极门弟子跟狗一样撒腿就跑,连头都不敢回一下,至于李奎武的残缺尸体,连问都没人问。

    此时太极门只剩下一个在角落里颤颤发抖的弟子了,黑衣人扫视他一眼,勾勾手指道:“过来!”

    “别…别杀我,别杀我啊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就是个看门弟子啊。”

    这名弟子几乎是贴在地面爬过去的,他甚至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太极门所有人,谁敢再来北东,一律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…”

    这名弟子吓的屁滚尿流,几乎是跟狗一样爬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慢慢摘下了面纱,露出了一张冰冷俊俏的脸,此人正是水玉,也只有她的实力,才能彻底碾压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她冷冷一笑:“哼!武道界的叛徒门,你们颤抖吧!”

    她纵身一跃,就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