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4章 特案局长的柔情
    ,!

    那几个老总一听这话,当下就傻眼了,几人纷纷往后退,并且还不停的摇头:“洪先生,您听我们解释啊,我们真的只是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饶命啊…”

    洪峰显得很慵懒,一脸不耐烦道:“赵晟疆,你还在等什么呢?”

    赵晟疆一咬牙,指挥着赵家安保喝道:“把他们几个混蛋给我活活打死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这些安保瞬间就如同发疯了一样,拎着手里的胶皮棍子就围了上去,与其说是为了赵晟疆出手,还不如说是为了自保。

    面对洪峰谁敢说能留住性命啊,现在不正是好好表现的时机吗?

    十几人用尽全力是一顿暴打,打的这几位老总是哭爹喊娘满地打滚啊,顶多也就十分钟,这几位老总就失去知觉了。

    这些安保发起狠来也令人发指,直接拿冷水将几人给泼醒了,然后接着继续打,鲜血甩的满地都是啊,这几位老总倒在地上直抽搐。

    赵晟疆靠在沙发的角落里,满脸血迹的喊道:“打,继续打,把他们全都给我打死!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左右,这几位老总彻底一动不动了,他们被乱棍打的皮开肉绽,几乎都面目全非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如血葫芦一样倒在地上,有一位老总四肢甚至都被打变形了,那场面简直让人心生胆寒,瑟瑟发抖啊。

    一位安保上前检查了一下,脸色僵硬道:“二…二爷,都死了,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赵晟疆看了一眼身旁的洪峰问道:“洪…洪先生,您还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妈呀…”

    赵晟疆的老婆一翻白眼,直接晕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洪峰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,起身笑道:“很好,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,珍惜吧!”留下这句话,他转身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当洪峰走后,赵晟疆整个人都瘫痪了,他不停的大口喘气,就连那些安保都满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把管家喊过了过来:“从明天开始,赵氏集团退出北东房地产,所有份额都交给信南集团,为信南公司开通一切绿色通道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!二爷,那这几位…”

    管家指了一下地上的尸体,赵晟疆一脸恶狠狠的表情骂道:“你他妈吃屎长大的啊?还用问我吗?都给老子拖出去喂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省,午夜十二点,某烈士陵园内!

    一名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站在墓碑前,他手里拿着一根雪茄烟,点燃后就放在了墓碑下。

    那墓碑上贴着一个年轻男子的照片,照片中的男子非常帅气,尤其是那银白色的头发,更显得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小峰啊,你走的当天我没能来送你,还希望…你不要怪我啊。”特案局长叹了口气,这是在洪峰举行葬礼后,他第一次出现。

    自从失去洪峰后,特案局刺客一直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,虽说这个世界离了谁地球都一样转。

    但失去了洪峰的特案局,就等于是没有了牙齿的老虎,早就没有往日的威风了,光靠他一人,还不足以撑起整个特案局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繁星,自言自语道:“真不知道让你去执行在个任务,到底是对还是错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局长大人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啊!”突然一道声音响起,就如同在他耳边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特案局长猛的一转头,就见在不远处站在一个年轻男子,月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,白紫色的头发在黑夜中还泛着光芒。

    “小峰?你…你没死?”

    特案局长顿时惊呆了,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想把墨镜摘掉,但他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洪峰背手走过去,堆起笑容道:“怎么?您老不希望看到我回来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我当然希望你活着了。”

    特案局长激动万分啊,他上前打量着洪峰点点头:“好啊,真是太好了,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还为我举行葬礼?”

    洪峰看了一眼墓碑,撇撇嘴道:“这照片在哪找的?一点都不帅,完全把我给丑话了。”

    局长无奈的笑道:“我原本是不相信的,但都说你被那英国四枚导弹给轰炸了,再加上你消失了快半年,也由不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感觉这照片不好,回头我再给你换一张帅点的。”

    局长开着玩笑,洪峰突然哈哈大笑:“你个老东西,我就算没死啊,也得被你给咒死。”

    二人对视了一眼,然后向老朋友一样拥抱了一下,局长用力拍拍他后背:“你活着就好啊,我这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。”

    洪峰看着他,微笑着问道:“我很好奇,你这墨镜就不能摘下来吗?自打我进入特案局,就没见过你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局长脸色一僵,尴尬道:“哦,人老珠黄了,再加上眼睛有些顽疾,不方便啊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!”

    洪峰摇了摇手指:“身为僵尸第二始祖,你应该会永葆容颜才对,朱阖先生,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气氛突然间显得很沉闷,局长一句话没说,脸色也没有任何变化。洪峰本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微变,但可惜的是,这大墨镜挡住了一切,他只能看到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半响过后,局长轻声一笑:“我知道…你在黄宗南的口中听到很多消息,你也有很多的话要问我,但现在…还不是时候,等时机成熟了,我自然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,你跟欧亚菲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峰,有些事情…我还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局长显得有些为难道:“既然…你已经从他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,那暂时…就当做正确的吧!”

    洪峰知道再问下去也没用,这局长的性格他太了解不过了,那是绝对的守口如瓶,他要是不想说的话,多一个字都不会泄露。

    最后他只留下一句话:“我这次回来,要血洗整个北东,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!”

    洪峰是在告诉他,这次他回归可不是杀一两个人就能解决的事情,恐怕会掀起一场血流成河的场面,好让他心里有个准备。

    他决定的事情,任何人都更改不了,之所以告诉局长,只是不希望让他难做。

    可谁知局长根本就不在乎,反而拍拍他胳膊道:“做你想做的一切,特案局永远是你的家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夜凌晨两点,奉阳市综合医院住院部!

    韩东升躺在病床上,时不时就会被断筋的疼痛所折磨醒。

    韩雪研守在病床前,看着父亲如此惨痛,已经哭的是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原本韩东升没想告诉她自己重伤的事情,但身边的保镖还是第一时间通知了她,毕竟这可是大事。

    韩雪研正在江浙影视城拍戏呢,一听说自己父亲重伤入院,她连戏都不拍了,跟经纪人打了个招呼就连夜赶回了奉阳。

    “哭啥哭啊?你爹我又没死,过几天就能出院了。”韩东升本想摸摸女儿的头,可奈何胳膊连动一下都费劲。

    韩雪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:“爸,您答应我,从此以后退出江湖吧,别再牵扯这些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入江湖深似海,身不由己啊!”

    韩东升长叹一口气:“洪先生如今走了,现在各方势力都在为难他的家人,你说…我要是在袖手旁观,那怎能对得起他啊?”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您的想法,可您斗不过他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群人心狠手辣,这次是挑了您的手脚筋,下次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韩雪研一想起洪峰的死,突然又哭了:“洪先生这么好的人,怎么就死了呢?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啊。”

    韩东升看着闺女泪流满面的样子,他心中自然明白,自己的宝贝女儿对洪先生心有所属,只可惜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