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5章 格杀勿论
    ,!

    就在二人感叹的时候,病房门慢慢被推开了,韩雪研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孟老三他们追杀到医院来了呢。

    当场她惊的站了起来,可当她看清来人的面孔时,立刻目瞪口呆了,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还是躺在病床上的韩东升率先惊叹道:“洪…洪先生?真的是您吗?”因为洪峰的面貌有些改变,他似乎不敢认了。

    “升爷,委屈您了!”

    洪峰点了点头,二人在屋内的对话他全听到了,心中不免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他,韩东升怎会落得如此下场,他完全可以选择避让孟老三,既不得罪你,也不用臣服你。这样就算洪峰回来了,也依然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但江湖中人还是有重情义的,韩东升就是这种人,不但没落井下石,反倒一直力挺洪峰,当真是英雄好汉啊。

    “小峰!”

    韩雪研突然泪奔了,也不管他父亲在不在场了,她冲过去一把将洪峰紧紧抱住,哭的是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洪峰微笑着摸摸她的头安抚道:“抱歉让你担心了,放心,一切都过去了,没事了!”

    等韩雪研哭够了,她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,俏脸是一阵通红。

    但洪峰根本没在意,完全拿她当成知心朋友了,这种有情有义的女子,也值得做一辈子的好友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回来就好啊,现在北东…哎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今晚过后,一切都会恢复原样。”

    洪峰脸色平淡道:“孟老三他们…再也不会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韩东升父女二人一惊,他们自然知道洪峰这句话的意思,孟老三他们恐怕早已见阎王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洪师傅的作风,一点都没变啊,出手就是必杀,绝不留后患。

    随后洪峰开始为韩东升治疗,这点小伤对洪峰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,两粒洗髓丹外加玄武修法,最多二十分钟,韩东升断筋的地方就完全复原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!”

    韩东升立刻下地,激动的他本想跪下,但被洪峰一把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天呐,洪先生您真是太了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韩雪研是一脸崇拜啊,她知道洪峰有天大的本事,可没想到救人也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“蓝玫瑰在哪?”洪峰问道。

    韩东升脸色一变:“在…重症病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重症监护室外,洪峰透过玻璃窗见到了蓝玫瑰。

    此时蓝玫瑰的身上插满了管子,她现在依旧没有度过危险期,还处于深度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水玉之前就说过,即便是活下来,那也是个植物人,如同活死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哎…这帮畜生!”

    韩东升狠的牙都痒痒,可洪峰却面色平淡:“你们先回家吧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洪先生有何需要尽管吩咐我就好!”

    韩雪研还有点恋恋不舍,但还是被韩东升给强行拉走了。

    等二人离开后,洪峰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来修复蓝玫瑰的身体,她脑部和身体都受伤严重。

    这次洪峰不但是帮她修复,更是要给她一个强悍的躯体,如同洪斌的身体一样,不但拥有力大无穷的力量,还具备超强的自愈能力。

    等蓝玫瑰苏醒后,第一眼见到洪峰时,也激动的差点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洪峰最后交代她一件重要的事情,让她务必连夜赶回滨海,因为奉阳这边他还有事要处理,所以暂时还回不去。

    一场大清算彻底拉开帷幕,洪峰要让北东所有人都知道,背叛他的下场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短的两天时间,赵老头子、孟老三、陈大头和李奎武的惨死就在奉阳传遍了,消息很快就蔓延整个宁省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所有人都知道,那位消失了半年的洪九鼎又奇迹般的杀了回来,而这一次他的回归,显然是要处理那些背叛他的人。

    那些曾经跟在洪峰后面混饭吃,又突然倒戈的各大公司老总,在这一刻全都人人自危啊,有些人甚至吓的都快精神分裂了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带着重金和股份合同,赶紧去信南集团和海商集团求饶,希望白小南和夏岚能网开一面,求洪峰能饶恕他们,给他们一条活路走。

    这两天信南和海商真是成了全省焦点啊,那些老总和社会大佬纷纷前来求情啊,有的甚至都跪在办公室门口不肯走,只希望自己能平安度过这个劫难。

    这群王八蛋一听说洪峰死了,全都纷纷倒戈,现在一看洪峰回来了,又想继续跟随洪峰,还真是有够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而白小南和夏岚的态度很模糊,没说同意,也没说不同意,只要是来求情的,一律让安保给打发走。

    你要是硬跪在门口不肯走,那就直接给你扔出去,她们才没时间答对这些不要脸的人呢。

    而最重要的是,这些事情她们也只是听说,这两天她们根本就没看到洪峰的影子,甚至二人一致认为,孟老三等人的死,很有可能是洪峰身边人下手干的,比如那个神秘莫测的水玉。

    毕竟洪峰身边的绝顶高手有好几个,尤其是岳万谷,夏岚对他印象极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日天后的晚上八点,奉阳,木家别墅内!

    木尚忠坐在轮椅上,一脸阴沉的抽着烟,他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,已经不知道抽了多少根了。

    自从洪峰杀回来的消息传开后,他就一直处于惶恐不安中,就连晚上睡觉都几次被噩梦所惊醒。

    孟老三和陈大头等人的死,更是让他如坐针毡啊,他总想做点什么,可突然发现自己很被动,似乎再被对方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以前他在暗处,可以先下手为强,现在正好反过来了,他站在明处了,对方则在暗处。

    “路老,你说…那洪九鼎真没死?”

    木尚忠也在怀疑,兴许根本不是他回来了,而是他以前的手下干的,毕竟这小子已经消失快半年了。

    路元剑坐在他对面,面色沉稳道:“木先生无需担心,想必是那洪九鼎身边人下的手,他身边确实有几位高手。”

    他一想到四道的死,内心就一阵悲痛,那神秘女郎究竟是谁,他到现在都不知道,虽然看起来不像是洪峰的手下,但二人应该是有一定关系的。

    木尚忠拍了拍自己的心口:“那就好,那就好啊!”

    嗙嚓一声巨响,突然之间,别墅的大门轰然爆碎了,大厅内掀起一层木渣滓飞扬。

    路元剑和木尚忠二人顿时一惊,尤其是木尚忠,他明明双腿瘫痪,吓的他差点从轮椅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白紫色长发青年男子,他背着双手面色平淡,身穿一身黑色风衣大踏步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?洪…九鼎?”

    当木尚忠看清来人后,虽然面容有轻微变化,但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木先生原来还记得我啊?我还真是荣幸啊?”洪峰站在门口,目光扫过二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真没死!”

    路元剑慢慢站起身,眼神警惕的盯着对方冷声道。

    洪峰藐视他一眼哼道:“这是我跟木尚忠之间的恩怨,跟你没关系,今天谁敢挡我…一律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路老救我啊…”

    木尚忠此时吓的双手直哆嗦,一看到洪峰,他就能联想到自己在南岛时的遭遇,那简直就是他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木先生无需担心,老夫今天就算拼尽全力,也会保全你的。”路元剑眯着眼睛,面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洪峰冷冷一笑:“路老头,我知道你是修魔者,今天我不想杀你,你最好给我滚远一点,要不然…我把你们所有修魔者连根拔起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二楼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只见银霞手握佩剑喝道:“口出狂言,我看你有多大本事!”

    嚓啷一声,她拔出佩剑,从楼上纵身一跃,以极快的速度杀了过来,手中那把血红色的宝剑还闪着红光,同时带起一条红色剑气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