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9章 岳家门主
    侯飞一愣,似乎这个问题他从未想过,他跟姚老六之前合作,确实赚了不少钱。但要是因为那些钱就背叛洪峰,还真就不是,他是想得到更高的地位和权利,但人往往就是这样,一步走错,满盘皆输啊!

    “我…我以为靠着他姚老六,我就能顺利进入上流社会。从我当上三巨头开始,我就不满意现状,总想能一步登天站在滨海的顶端,姚老六跟我许下种种承诺,说未来的滨海,将会是他的天下,我一时入魔难以自拔,才会酿成大错啊。”

    洪峰低声问道:“告诉我,姚老六的背后是谁?光靠他自己,根本不可能有这等口气!”

    侯飞抬起头,满脸伤痕道:“洪爷,我我…我真不知道他背后是谁啊,我到现在都没见过姚老六他本人,都是那个陈勇在中间传话,我说的都是实话,姚老六从不让我见他!”

    洪峰抬头看蓝玫瑰一眼,后者赶紧点点头:“他这话应该不假,除了樊笙和耶稣之外,就连我都没见过姚老六的样子,这人做事很低调,大小事情几乎都交给陈勇来搭理,他很少出面的!”

    洪峰把玩着高脚杯,勾起嘴角道:“侯飞啊,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吧,你应该很清楚,姚老六不会再管你了,今天的事情,已经说明一切了!”

    侯飞哭丧着脸,低头道:“洪爷,我…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我只知道…姚老六在等几个人来滨海,据说是什么罕见的绝世高手,别的我就一概不知了!”

    “绝世高手?知道名字吗?”洪峰眼神一亮,忙问道。

    侯飞哆里哆嗦道:“不…不知道,我只知道陈勇叫他黄宗师,其他一概不知!”

    “黄宗师?难道会是他?”

    洪峰第一感觉,这个所谓的黄宗师,兴许就是特案局几年前消失的黄宗南,难道姚老六跟他有来往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个人的话,那这姚老六的靠山还真就不小,起码黄宗南的能力连特案局都束手无撤,这人武力值高超,他到真想见识一下!

    “洪爷…”侯飞见洪峰低头沉思,还以为他自己有活路了呢。

    可洪峰下一秒就脸色一变:“玫瑰,送他上路!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洪爷,不要杀我…不要…”

    ‘咔嚓…’

    他话还等说完呢,蓝玫瑰急速出手,当下就把侯飞的脖子给拧断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侯飞死不瞑目的脸,面无表情道:“洪爷,岳天宝的仇,算是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欧亚菲正常回公司上班了,而岳天宝的后事也已经办完了!

    洪斌坐在欧亚菲办公司的沙发上,他喝着茶水道:“欧总,事情已经过去了,您就别再想了。”

    目前他暂时代替了岳天宝,负责二十四小时保护欧亚菲!

    欧亚菲坐在办公桌前,抬头笑道:“嗯!都过去了,咱们能做的也都做了!”

    而就在下午一点时,方华却领着一个中年男子来到了的欧亚菲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华叔?您怎么来了?”欧亚菲一见到他,感觉额外亲切,这是除了他父亲以外,对她最关心的长辈了。

    方华穿着西装,但眉宇间却苍老了不少,他面色沉重道:“菲菲,我来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岳家拳的门主岳万谷先生,也是岳天宝的亲叔叔,他跟我是老交情了,听说他侄子死后,连夜从南方赶了过来!”

    岳万谷身穿布衣布鞋,背着一个小布兜子,他体格不是很魁梧,个头也稍微矮一点,顶多一米七左右。

    但他看起来却很干练,精神气也比一般的中年男子高很多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绝对的练家子,并且还是个大高手!

    “岳先生您好,快请坐!”

    等二人都坐下后,欧亚菲赶紧给倒茶,随后又微微低头,一脸歉意道:“对于天宝的事情,我赶到很抱歉!”

    岳万谷叹口气:“我侄儿乃是我岳家拳未来的希望,可没想到…哎…是谁杀了他?我一定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“岳先生您别激动,杀天宝的人已经被我们处置了,也算是为天宝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欧亚菲已经知道侯飞死了,当然这是洪峰亲口告诉她的,虽然她不赞同打打杀杀,可深陷泥潭的她,又怎能自拔呢!

    岳万谷手握茶杯,面色阴沉道:“我侄儿虽然不是什么武道大师,但也绝非一般人所能杀死,我想知道…他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中枪,天宝为了救欧总,胸口中了四枪,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了,只可惜…还是无力回天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洪斌突然插口道,他实话实说,岳天宝其实在中枪时就已经死了,等送到医院后,尸体早都快凉透了!

    “枪杀?”

    岳万谷的脸是越来越阴沉,一股杀气正在他体内悄悄蔓延!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洪斌道:“你又是何人啊?”

    “在下洪斌,暂时是欧总的贴身保镖!”

    “洪斌?哦…我听天宝提起过,你就是那个号称青年宗师的人?”岳万谷还以为他是洪峰呢,毕竟两人名字里都带一个‘洪’字。

    之前岳天宝活着的时候,几次在电话里都提起过洪峰的本事,但岳万谷根本就不相信,华国武道界还从未出现过三十岁一下的武道宗师呢。

    即便是号称第一宗师的风雷霆,那也是三十岁才刚刚晋级初期宗师,他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,怎么可能吗?这就是传统武道界人士的普遍认知。

    “岳师傅恐怕搞错了,您说的这个人,并非是我,而是我家大哥!”洪斌礼貌的笑道。

    岳万谷一声冷哼:“我不管是你还是谁,我只想知道,杀我侄子的凶手真抓到了吗?你可不要骗我,我虽然没什么文化,但我最恨人敷衍我!”

    洪斌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,他看得出这岳万谷是带着怒火来的,但毕竟人家亲侄子死了,他多少也能理解!

    当下还算恭敬道:“岳师傅放心,杀天宝的人,已经被我大哥处死了。

    ‘啪嚓…’

    “最好是这样,要是让我查出你们敢欺骗我,就休怪我手下无情!”岳万谷猛的一用力,直接把茶杯就给握碎了。

    方华一看情况不妙,赶紧圆场道:“万谷兄啊,这人死不能复生,你还要节哀啊。天宝的后事我们都操办完了,这里有一张银卡,里面大概有三百万左右,就算是我一点心意吧。”

    他怕岳万谷心生恨意,最后再把仇恨转嫁到欧亚菲身上,到那时候双方可就没有任何情面了,他希望用这笔钱,来弥补岳万谷内心的创伤!

    岳万谷当下也没客气,直接把卡收下,冷着脸道:“我侄儿的尸骨在哪?我要带他回北湖老家!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