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3章 北山论剑
    晚上六点,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八卦门分会门口!

    随后一年轻男子走下车,他身穿军绿裤黄胶鞋,这身经典的穿着打扮,除了洪峰以外,还能有谁!

    等他走进拳馆后,那位大师兄又走了过来:“这位小兄弟,你是来报名习武的吗?”

    洪峰看他一眼低声道:“麻烦通知你们馆主,就说洪九鼎到了!”

    “洪九什么?你找我家馆主有事?”

    这位大师兄因为岳万谷的事情,憋了一肚子气,现在可算是找到一个面瓜了,那还不可劲捏一捏?一看洪峰的穿着打扮,别说武者了,连个民工都算不上!

    洪峰瞄他一眼:“让沈龙飞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嘿,你小子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这位大师兄刚要抬手的时候,沈龙飞急忙跑了下来,一脸恭敬的抱拳道:“洪师傅您来了,快快里面请!”

    “洪…洪师傅?师父,他…他也是习武之人?”

    这位大师兄彻底懵逼了,怎么今天来的人一个比一个牛掰啊,这都是从哪冒出来的啊。

    “混账,洪师傅乃是一代宗师,还不快向洪师傅赔罪!”

    沈龙飞回身一拱手:“洪师傅,是学生教导无方,还请洪师傅责怪!”

    这沈龙飞是真惧怕洪峰啊,因为洪峰杀人的手段太过狠辣,而且宗师初期也是宗师,一代宗师叱刹风云,决不可言语讽刺。要不然就算洪峰杀了他的学生,那也是理所应当,武道界向来如此!

    “什么?宗宗宗…宗师?”

    这位大师兄脸都快绿了,他赶紧颤抖着身子低头认错:“晚…晚辈八卦门弟子,见过洪…洪宗师,刚才弟子出言不逊,还请洪宗师不要见怪,求洪宗师原谅啊。”

    武道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宗师之下皆为学子,不管你是哪个门派的人,只要是宗师之下遇到宗师,就必须以学生省份来自居!

    沈龙飞都自居学生,那他的弟子在洪峰面前算什么?徒孙的角色,身为徒孙要是不尊重师公,那不就等于欺师灭祖吗?

    洪峰瞄他一眼,冷冷道:“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“谢…谢洪宗师!”大师兄是满脸冷汗啊,差点就虚脱倒在地上!

    而沈龙飞则是躬身示意道:“洪师傅,岳师傅正在等您,请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洪峰一抱拳:“好,那就有劳沈师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!”

    沈龙飞领着洪峰,二人直接走出了武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左右,沈龙飞开着他的丰田皇冠,载着洪峰来到了滨海县外的北山脚下!

    原本这场切磋是定在他们道场内的,但沈龙飞留了一个心眼,你们二位都是武道高手,要是一旦打急眼了,拼个你死我活的话,那还不把我这道馆给拆了啊?

    到时候我向谁要钱去啊?吃亏的不还是我自己?索性他就把地点给定在这了,北山比较荒凉,平时也没什么人来,就算打的昏天暗地都没事,反正他沈龙飞也没任何损失!

    洪峰下车后抬头看着东山顶,若有所思道:“这个地方不错啊,灵气很足啊!”

    他从小在滨海市区长大,很少来这种荒凉的地方,这里属于荒郊野外了!他是真没想到,在滨海居然还有一处灵气富足的地方,这里虽然谈不上是修仙圣地。

    但对于这枯竭的世俗界来说,这里就算不错了,用于打造法器和修炼自身还可以,这周围一定有可用的药材,等解决完这件事情,他得快马加鞭了,很多事还没提上日程呢!

    “灵气?您是说这里的空气啊?”沈龙飞有点听不懂,还以为洪峰是感觉这里空气新鲜呢。

    洪峰背着手摇摇头:“这里是个修行圣地,不错,蛮适合修炼啊!”

    “修行?圣地?”

    沈龙飞看着满山的杂草和山石,顿时感觉有点无语,这鬼地方能修炼什么?难道半夜学猫叫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岳万谷此时正闭着眼睛盘腿坐在北山顶的一块大石头上,当洪峰和沈龙飞走进来的时候,山顶处内明显有一股微弱的气场在四周蔓延,好似杀气,但又不是杀气,是那种武者的独有的强劲气息,但这气息比较薄弱,风一吹就四散飘走了。

    北山顶有很大一片空地,足有两个主球场大小,山顶有百米之高,风呼呼的吹个不停,在这里决斗,颇有一股华山论剑的感觉,仿佛整个世界被都决斗者踩在了脚下一样。

    “岳师傅,我来了!”洪峰背着双手,一步一步的走上山顶。

    岳万谷慢慢睁开眼睛,啪的一声双手一拍地面,整个人立刻腾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双手抱拳,礼让道:“洪师傅果然言而有信,岳某人很是钦佩啊!”

    洪峰也抱拳回礼道:“岳师傅客气了,我来是想问你,这场切磋,非打不可吗?”

    “非打不可,都说您是青年宗师,我岳某人偏偏不信这个邪,华国武道界,从建立各大门派开始,还从未有过三十岁一下就能迈入宗师的人物,这一点根本就不符合常规,我今天就是要看看,你到底有多强悍。”岳万谷目光凌厉,多少还有一些嘲讽。

    沈龙飞这时开口道:“岳师傅,洪师傅,二位可都是武道大师,至于这谁强谁弱,没必要那么较真吧?”

    他有意煽风点火,岳万谷果然很吃这一套,当下就一摆手:“不必多说,既然来了,就必须得打。要不然…你就向整个武道界宣布,你洪九鼎不敌我岳家拳,你甘拜下风,咱们今天就可以结束。”

    洪峰一看是避不开了,这岳万谷是欺人太甚啊,他只好叹口气道:“岳师傅,这拳脚无眼,我是真不愿意打伤你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打伤我?哈哈…”

    岳万谷仰头大笑:“好自大的口气啊,我叫你一声洪师傅,你还真把自己当大师了?还敢口出狂言说打伤我,我岳万谷纵横武道界几十年,能打伤的我的人屈指可数,但这里面…绝对不可能有你!”

    洪峰脸色一沉,眼神黯淡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切磋一下吧,沈师傅,麻烦您先下山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就是要当着沈师傅面跟你来一场公平的决斗,洪师傅,你可千万别手下留情啊。”岳万谷后退两步,双手一开,立刻摆出攻击的架势。

    沈龙飞一看双方这是要开打了啊,就赶紧躲到一旁观战了,今天这场所谓的切磋,其实就是生死决斗!

    在他看来,两位都是顶尖高手,一旦打起来,必将有一方会身受重伤,那种所谓的切磋,只能是在双方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才可以。

    而势均力敌的对抗,必定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,这也是沈龙飞的算盘之一,二位要是都身受重伤了,他多少会幸灾乐祸一些!至于洪峰能不能动用法器,这个沈龙飞就不好判断了。

    洪峰一伸手,面无表情道:“岳师傅,出招吧!”

    “好!岳家拳门主岳万谷,请指教!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