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2章 丧家之犬
    火狼让其他打手留在了一楼大厅,他领着一个手下,跟着这中年男子走进了一楼拐角处的一个小办公室!

    等进门后,这位经理又是给倒茶又是给上烟的,招待的还挺周到!

    双方都坐下后,他才开口笑道:“我是这家俱乐部的一楼经理,我姓周,先生您怎么称呼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叫火狼!”

    火狼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,他手下则是站在他身边,大哥派头十足啊。

    “火狼?”

    周经理微微皱眉,似乎在哪听过这个名字,可就是想不起来了,但他心里很清楚,对方绝对不是小角色。

    能一口气就带来一百多号人马,这能是一般的混子吗?起码也是个二流帮派的老大才行!

    他当下笑道:“火狼大哥,您大半夜的带这么多人来,肯定是有要事谈,有什么话…您就不妨直说吧!”

    火狼左右看看,这办公室实在太小,就跟个储物间差不多,除了一张办公桌和一张小沙发之外,再就没任何东西了!

    他不耐烦的问道:“你说的算吗?让你们老板出来见我,我就给你十分钟的时间。十分钟后,我要是还见不到人,我就立刻开始清场,你应该很清楚,我手下这一百多号人,足够砸烂你的场子了!”

    周经理脸色铁青,尴尬的笑道:“火狼哥,大家都是出来混的,有事好商量,您想要什么?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就给您办了!”

    火狼藐视他一眼嘲讽道:“你他妈说的算吗?老子想要你家俱乐部的股份,你能做主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我还真就做不了主!这样…您等我一下,我去叫我家老板跟您谈!”他点了点头,随后就走出了办公室!

    几分钟后,周经理和一个妖艳妩媚的漂亮女人一起走进了办公室!

    当火狼看到这美艳女子时,嘴里的烟都掉地上了:“玫…玫瑰大姐?您…您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蓝玫瑰穿着黑色长裙,几步走到他对面的老板椅上就坐了下来:“火狼,我在这很奇怪吗?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?侯飞死了,我来接手他的地盘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洪峰早就知道姚老六会有所行动,所以他第一时间就让蓝玫瑰来接手侯飞的地盘了,滨海的地下世界,必须得统一才行。

    火狼嘴角抽搐一下,脸色尴尬道:“玫瑰姐,侯飞的地盘这么大,您一个人说吞就吞,这似乎有点不符合规矩吧?”

    ‘嗙!’

    “放你妈的屁!”

    蓝玫瑰猛的一拍桌子,瞪着凤眼骂道:“你跟我谈规矩?好,那我就跟你好好谈一谈!侯飞是洪爷一手提拔上来的,现在他死了,这地盘理应归还给洪爷,我说的有错吗?”

    火狼咬着牙,脸色铁青道:“玫瑰姐,你要这么细算的话,这地盘最早可是归耶稣的,是洪九…洪爷从耶稣手里夺来的,那你说,这到底应该算谁的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给我滚一边子去!”

    蓝玫瑰破口大骂道:“今天你来这的目地是什么,明说吧!”

    火狼冷哼一声:“好!那咱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吧,勇哥让我来接手侯飞的地盘。六爷发话了,侯飞的地盘必须得归他,这是底线,六爷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姚老六还真敢放话啊?”

    蓝玫瑰点了一根女士香烟,一脸冰冷道:“滚回去告诉姚老六,他要想后半辈子还能活着,就给我乖乖的躲在景田区养老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

    火狼猛的站起来,指着对方喝道:“蓝玫瑰,你不要太嚣张了,你以为洪九鼎能罩着你一辈子?我告诉你,他离死不远了,你要是再顽固不化,下一个死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蓝玫瑰抬头看着他冷笑:“我也告诉你一句,你要是再不滚,我就先让你死在这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火狼好歹也是陈勇手下战将,那也是姚老六集团的有名打手,现在被一个女人给压的头都抬不起来,顿时就感觉脸上无光!

    他今天可是带来一百多号弟兄啊,来的时候风光无限气势汹汹,可要是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夹着尾巴离开,那他面子往哪放啊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,你以为我真不敢动你吗?老子今天就先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他一声怒吼,抡起拳头奔着蓝玫瑰美丽的脸蛋就打了过来,可他这点伎俩对付一般人还行,在蓝玫瑰面前那就是小儿科了。

    蓝玫瑰轻松躲开,紧接着手中寒光一闪,火狼顿时就感觉手腕处传来一阵巨痛,他低头一看,鲜血瞬间就涌了出来!

    原来是他手腕处的静脉被蓝玫瑰的匕首给割断了,他握着流血的静脉怒道:“操!你个臭娘们敢跟我动刀,给我砍死他!”

    他身边的小弟刚要上前,只见蓝玫瑰有如鬼魅一般,右手一挥,那名小弟的胸口处立刻就多了一把匕首,他身体一晃,咣当一声就倒地上了,鲜血瞬间就流的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接着她身影再一闪,就到火狼跟前了,她一脚高鞭腿就踢在了对方下巴上,咔啪一声,火狼下颚骨当场就被她给踢碎了。

    人类的下颚是最脆弱的,这一脚下去立刻就给火狼踢懵圈了,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,蓝玫瑰的实力,已经不是他这种流氓地痞可以相比的了?这一脚已经留余地了,要不然非踢死他不可!

    “这…大姐,咱们还是和气生财吧,可别闹出人命了。”周经理有点害怕,他只是个打工仔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死不了!”

    蓝玫瑰用高跟鞋一脚踩在火狼的胸口上喝道:“死没,没死就给我哼一声!”

    “噗…咳咳…”

    火狼被她这一脚愣是给踩清醒了,不过他下颚已经粉碎,想说话都说不了。

    蓝玫瑰居高临下的望着他:“今天我饶你一命,下次你再敢来,我就割断你的喉咙,回去告诉姚老六,让他小心点,滚!”

    火狼支撑着自己晕乎乎的身体,捂着他受伤的胳膊,勉强是走了出去,他那个跟班小弟,也捂着肚子上的伤口,脸色惨白的跑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今天的火狼可真是窝囊到家了,来的时候嚣张跋扈,威风凛凛。可这走的时候如丧家犬一般狼狈不堪,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姚老六刚回到住处后,就接到了陈勇打来的电话!

    电话里,陈勇声音低沉道:“六爷,失败了,洪九鼎先行一步,把蓝玫瑰派去接手侯飞的地盘了。火狼现在重伤入院了,他的手筋和静脉被蓝玫瑰给割断了,下颚骨也被踢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让他好好休息,其他事情我来处理。”姚老六坐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,脸色显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六爷,这洪九鼎看样子是想统一滨海黑道啊,此人不除,必将后患无穷,他这次公然打伤火狼,摆明就是在给您下马威啊。”

    姚老六冷哼一声:“统一滨海?做梦吧,他嚣张不了两天了,这件事情,我会拜托贺师傅来处理,我不光要侯飞地盘,这一次我要连他洪九鼎连根拔起!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