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4章 滨海皇帝
    原本还站在他面前的洪峰,突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,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一道虚影一晃,立刻就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人…人呢?”

    司徒浩正举着手枪,仿佛见鬼了一般,脸都吓绿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陈勇也目睹了全程,吓的他两腿一软,差一点就跌倒在地上!

    至于司徒佳也惊的目瞪口呆,唯独姚老六低头叹了口气,他暗暗后悔得罪了洪峰,这就是武道宗师的实力啊,普通的枪支根本就奈何不了!

    “司徒浩正!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时候,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司徒浩正的左侧响起,他猛的转过身,就看到洪峰正面带邪笑的盯着自己看呢!

    “他妈的,我就不信打不死你!”

    ‘吭!’

    他好像发疯了一样,举枪就开。

    可洪峰瞬间又消失了,跟刚才的情况是一模一样,紧接着洪峰又在他旁边出现,他再继续开枪,就这么反反复复了六七次。

    直到他手枪子弹全部打光,最后发出咔咔咔的声响后,司徒浩正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人,他感觉到了一丝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为什么会这样,这不可能啊?人类怎么可能比子弹还快,你不是人,你绝对不是人,你是魔鬼,你他妈是个魔鬼。”司徒浩正吓的语无伦次,不停的往后退步,这是他第一次感到恐惧笼罩在头顶。

    ‘啪啪!’

    洪峰伸手凌空一点,司徒浩正的双腿膝盖立刻爆出两团血雾,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发出一阵悲哀的嚎叫,膝盖处的鲜血刹那间就染红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爸…”

    司徒佳惊恐的跑了过去,她也不顾什么危险了,直接挡在了司徒浩正的面前哀求道:“洪先生,求您放过我们吧?我们愿意离开滨海,从今以后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了你们?”

    洪峰盯着她冷笑:“你父亲对我可没那么仁慈啊,他一枪接着一枪,是真想置我于死地啊,司徒佳,你认为我可能饶恕他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…洪…洪爷,我…我知道错了,您…您绕我一命,只要您肯放过我和佳佳,公司我都可以给您,我愿意退出滨海!”

    司徒浩正疼的脸都扭曲了,但作为一个父亲,他不得不抛开一切来保全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司徒先生,我本不想杀你,但我发现你这人还真是心狠手辣,如果今天你手中的枪打中我,你会留我一条生路吗?”洪峰居高临下的望着他,眼神平淡,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司徒浩正嘴角抽搐一下,咬牙道:“不会,我会把你打成筛子!”

    “很好,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,现在…你可以安心的走了!”

    ‘噗…’

    洪峰伸手一指,一道极强的真元化作一把利剑,直接穿透了司徒浩正的胸口,他身体一哆嗦,嘴角慢慢渗出鲜血,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摊倒在了地上,他胸口被贯穿的地方,仅仅只流出一点血迹。

    “爸…爸…”

    司徒佳彻底被吓傻了,她蜷缩在地上靠在墙角处,颤抖着身体哀求道:“不…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,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啊…”

    姚老六悲哀的闭上眼睛,咬牙切齿道:“洪九鼎,在我临死的时候,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?自从你来到这,整个滨海都被你给打乱了,我看得出来,你不是个疯狂的人,你的目标很明确,我死后,下一个该谁了?是木家,还是杨家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你姚老六不愧是黑道皇帝啊,好,既然你问我,那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洪峰眼神一冷,沉着脸道:“七年前,信南集团被木氏集团和万象集团打压破产,高卫国又被蒙冤入狱,他唯一的儿子还被追杀跳海,随后…司徒集团第一个瓜分了信南集团,并且直接把董事长童杰给撵出了公司,这些事情,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?”

    “难怪…原来你是为了高家而来,高卫国给了你多少钱让你为他卖命。”

    “钱?不不不,实话告诉你,我就是高信!”洪峰慢慢转过头来,嘴角还挂着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高信?”

    姚老六似乎并不认识以前的高信,可司徒佳却突然惊呼一声:“什么?你是高信?不…不可能啊,你不是跳海死了吗?这怎么可能,你已经死了啊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…你是高卫国的儿子?可是…你应该早就死了啊?”

    姚老六也惊呆了,七年前已经死去的人,怎么会突然间就复活了呢?

    “是啊,高信在七年前就已经死了,但现在活着的,是洪!九!鼎!”

    ‘啪!’

    洪峰话音一放,又是随手一点,姚老六的眉心处被立刻贯穿,他连最后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,人就当场毙命了!

    司徒佳亲眼看着父亲和外公死在自己的面前,这一刻的她,才知道眼前的洪峰到底有多可怕。她从未想过会有今天,七年前她瞧不起洪峰,认为他是一个不入流的纨绔子弟,可现在呢?一个她最瞧不起的人,却颠覆了她整个人生。

    洪峰一步一步走到司徒佳面前,他低头看着颤抖的她,内心却毫无波澜。对他来说,无论是刺客的身份还是九鼎战仙的身份,杀人对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,试问人类踩死蚂蚁会有内疚的心态吗?

    更何况这些人还都是他曾经的宿敌,都是伤害过他家庭的仇人,如果他自己不够强大的话,这一次死的就是他了,甚至连欧亚菲都不能避免,所以他必须要学会冷血!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求求你…不要杀我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的司徒佳,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骄横跋扈,她卷缩在角落里,梨花带雨的痛哭流涕,不管是谁死了,她都渴望自己能活着。

    “害怕吗?”洪峰慢慢蹲下来,盯着她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司徒佳不停的点头,眼泪如涌泉一般不断流出,她已经害怕到无法言语了。面前的洪峰,在她眼里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来自地狱的恶魔。同时也验证了一句话,恶人自有恶人磨啊。

    洪峰并没有同情她,而是冷冷一笑:“我想你应该很清楚,司徒浩正在外面还有一个私生子,将来继承他位置的人,也未必是你这个正牌的大小姐,兴许是你那个从未谋面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司徒佳听到这的时候,浑身一颤,这件事情她当然知道,这是她暗中派人调查的。而且她还发现,司徒浩正秘密的为他这个私生子转移了不少财产,下一步就该是公司的股份了。

    洪峰继续道:“我现在给你两条路选,第一,继续打理司徒集团,不过…我要六成的股权,另外四成依然归你所有,你还可以继续当你的总裁大小姐。第二,我杀了你,然后联合其他公司,瓜分了司徒集团,你选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”司徒家一时有点懵圈,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了。

    可洪峰却没有耐心等她,他慢慢的伸出一根手指:“回答我,否则就死!”

    “我选第一个,我要活着,我要活着!”司徒佳突然好像爆发了一样,她猛的大喊出来,激动的浑身都在强烈颤抖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洪峰点头笑笑:“起码你可以继续做你的富豪小姐,实话告诉你,我敢留你,就不怕你恨我,你也可以随时找我报仇。不过…你只有一次机会,如果你杀不了我,那你就死定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不敢!”司徒佳低下头,她双拳紧握,指甲都扎进了肉里,可她知道,自己根本就没有报仇的胆量。

    洪峰慢慢站起身,扭头扫了一眼站在一旁吓呆的陈勇。

    “洪…洪爷饶命,洪爷饶命啊,不关我事,真不关我事啊,我只是姚老六的一个手下,我我我…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,求您放我一马,放我一条生路吧。”陈勇一看他那冰冷的眼神,当场吓的双膝跪地,不停的磕头求饶啊。

    “我有说过要杀你吗?起来说话!”洪峰坐回到沙发上,又给自己又倒了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陈勇哆嗦着身体爬了起来,他跟条狗一样胆战心惊的站在一旁,低着头结巴道:“洪洪洪…洪爷,小小…小人愿意为洪爷效犬马之劳,只要洪爷您吩咐,就…就算是上刀山,下火海,小人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我不喜欢拍马屁的人!”

    洪峰喝口红酒,厉声就给他打断了,陈勇立刻就不敢吱声了,吓的他老脸惨白啊。

    洪峰瞄他一眼低声道:“我给你个任务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这里的管家,负责照顾司徒佳。记住了是照顾,如果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,我必取你狗命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人一定牢记洪爷的话。”

    陈勇心里很明白,洪峰是想用他来监视司徒佳的一举一动。而他自然不敢不答应,他知道滨海的地下世界,已经完全属于这个人了,从这一刻开始,洪九鼎就站在了滨海的社会顶端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地下教父。

    而洪峰也正是这个意思,就是让他来看管司徒佳的一切行动,可如果陈勇贪图美色,想借机图谋不轨,那洪峰也绝不会手下留情!

    洪峰放下酒杯站起身:“把这里收拾干净,从今天开始,姚老六的势力将不复存在!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