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1章 南河术法大师
    ‘嚯…’

    这一下几位领导脸色更难看了,这可是他们商议后才请来的风水专家啊,要不是看在市领导的面子上,这位赵大师还不肯来呢。

    张秘书更是恨的咬牙切齿,心里甚至还暗暗下决定,等解决了古墓的事情后,他非派人查一查这小子不可,要真查出来有问题,就地给他抓进去送号子里蹲着。

    当下周江民就沉着脸道: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小小年纪不务正业,你何德何能啊?”

    “何德何能?”

    洪峰不以为然道:“这座古墓确实属阴,但不代表就具备尸变的条件,要想尸变谈何容易啊!这僵尸!乃是集天地怨气、晦气而生,不老不死不灭,被天地人三界避弃在众生六道之外,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,一具尸体要想是变成僵尸,这几种条件缺一不可!”

    “这…好深奥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故弄玄虚呢吧?”

    洪峰这一席话,顿时就让几位市领导和研究所领导面面相视了,就连周江民都略微震惊,难道这个不入流的年轻人,还真有大能耐不成?不对,话谁都会说,搞不好就是在这行骗呢,真是越说越离谱。

    赵大师的徒弟则嘲笑道:“又是一个耍嘴皮子的神棍,你这种人我见多了。”

    岳万谷立刻怒了,指着他鼻子喝道:“你说什么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张秘书,请他们几人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周江民一看双方要吵起来,干脆直接下了驱逐令,站在旁边的周成浩不管说什么他都不听,铁了心就要把洪峰三人给哄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张秘书冷笑着要撵人的时候,赵大师突然开口笑道:“等一下,这位小兄弟,你说老夫一派胡言,可有证据啊?”

    别看赵大师脸上挂着笑容,但心里早就对洪峰恨透了,你个毛头小子也敢跟我叫板?老夫可是南河省有名的术法高人,你算个什么东西啊?小小年纪学了点皮毛就学人家装大师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洪峰一撇嘴,双手摊开: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周江民气的顿时怒瞪一眼:“赵大师乃是德高望重的风水大师,在整个南河省都是泰山北斗的人物,没大没小,长辈说话你也插嘴?成浩,这就是你交的朋友?还不快带他们离开,当着这些叔伯的面,你想让我这老脸丢光吗?”

    周成浩此时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的,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因为他说什么都没用,他甚至都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产生幻觉了,那洪峰怒斩饕餮的一幕,仅仅只是自己的假象?可不对啊,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啊!

    他现在急的满脑袋全是豆大的汗珠啊,这两边人他都不敢插话,一个是市长父亲,另一边是修法真人,他真是猪八戒照镜子,例外不是人啊。

    这时候赵大师装出大度的样子:“周市长算了,年轻人说话鲁莽一点也无妨,既然这位小兄弟也懂得一点道法,那就让他跟着一起吧,这学无先后,达者为师,兴许这小兄弟还真有过人的本领呢。”

    周江民这才面色缓和道:“赵大师您太谦虚了,在整个南河省,要说起风水道法,谁还能比您更有权威啊,这年轻人口无遮拦,您别跟他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赵大师嘴一撇:“周市长言重了,小兄弟,你就留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周江民一看赵大师这么极力挽留对方,他只好答应道:“既然赵大师开口了,那就让他们跟在后面吧!”

    洪峰也没在乎,他到想看看这位南河的风水大师,到底有多大本领,其实他自己也叫不准这古墓内到底有什么,但绝对不会是僵尸,因为僵尸的气息很重,无论是阴气还是煞气,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绝对能感应到。

    “师父,既然不是僵尸,那古墓里面到底是什么啊?”岳万谷一脸懵圈道,刚才有好几次他差点开口骂周江民!

    “不好说,阴气很重,应该是某种生物盘踞在古墓内。”洪峰摇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又是饕餮?”行者忙问。

    洪峰微微皱眉:“应该还不会,饕餮不属阴,咱们还是先看看这位赵大师怎么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还是被旁边考古队的几位学生和老师给听到了,其实还有一位是研究所的所长。

    一个戴着厚厚的眼镜片子男生小声问道:“老师,您说周市长儿子找来的这位洪先生,还真有什么大本事不成吗?”

    那位所长冷笑一声:“就他?别逗了。你看他穿的,再看看他的年龄,别说有大本事了,你要说他会捡个瓶子,收个废铁,我倒是相信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生也偷笑:“所长说的对,我看也是,咱们可都是考古界的专家学者,哪一个不是研究生博士毕业啊,就连咱们都不知道这古墓内到底有什么,难道他还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依我看啊,这就是个江湖骗子,也就他儿子那种不学无术的人会相信他的话!但是…你们说那赵大师如何?他说的那什么僵尸,是不是有点太玄乎了啊?”

    眼镜片子男生推了推眼镜,一看就是个典型的书呆子,人说话都有点发愣。

    那女学生翻了翻白眼:“分明就是胡说八道,还僵尸,电影电视剧看多了吧?真不知道堂堂市长为何会相信这些江湖神棍,我看这位赵大师啊,八成也是个装神弄鬼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那位所长撇嘴摇头道:“你们都错了,此人绝不可小看,虽然他说的话无凭无据,但你们恐怕不知道,这的确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!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的时候,眼神突然好似放光一般:“改革开放初期,高海要修建一座万米大桥,可在大桥建好之后,就频频的发生车祸和倒塌事件,无论怎么修建都不行,不是坍塌就是车祸,当地的领导都一筹莫展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很轰动,毕竟高海是华国的经济中心,事情差点就惊动国家几位大领导。最后是高海的一位退休老领导,请来了一位道法高人,这位高人施法布阵了一天一夜,把这万米大桥的桥梁中心处刻上了密密麻麻的道符,从这天以后,这座大桥才彻底平安下来,几乎就没再发生过一起交通事故,大桥也不再坍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么邪乎啊?那您说的这位高人…不会就是这位赵大师吧?”女学生瞪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研究所长点点头,一脸钦佩道:“没错,就是这位南河第一风水大师,赵老先生,这是一位有真本事的高人啊,如果连他都解决不了这古墓的事情,那就只能封墓了。”

    两位男女学生对视一眼,全都表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,原来这位赵大师这么厉害啊?看来这些风水先生,也不全是神棍,有些人还是真有本事的。

    研究所长微微一笑:“你们还年轻,考古的路还长着呢,有很多事情都不是科学能解释的范畴。或许…也是科技还没到那么发达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这位所长是考古队的最高长官了,他经历过的事情太多太多,有些诡异的事情连他自己都不愿意相信,但又不得不相信,但自己毕竟是考古人员,所以有些话也不方便跟学生说太多。

    等众人围着古墓转了一圈后,就回到了之前被凿开的古墓洞口前,赵大师让所有人都远离洞口二十米,只允许他身边的徒弟留下来帮他,他这是准备要施法布阵了!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