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2章 泰斗赵善江
    “赵大师,一切都拜托您了。”周江民赶紧握住他的手,一脸亲切道。

    赵大师点头笑道:“周市长请放心,老夫自当竭尽全力!”

    随后所有人包括洪峰他们全都退到了二十米外,这时就见赵大师和他徒弟全都换上了一身蓝色的道袍,给人感觉这老先生还是很专业的!

    二人先在洞口处十米外摆了一张桌子,桌子用红布给盖上了,上面摆放着一个罗盘,一碗事先准备好的黑狗血,中间还有一个小香炉,两边则是粗大的龙身蜡烛,而在桌子的最外面,则是摆放着一把桃木剑。

    当蜡烛被点燃后,赵大师双手合适,口中念念有词,随后他双手往前一指,原本那两根蜡烛的火苗是向上燃烧的,可由于被他这么一指,这两道火苗好似喷火器一般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奔着古墓的洞口就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轰轰两声响,火苗直接把洞口的两侧给点燃了,虽然火势不大,但给人的感觉却十分震撼,毕竟一般人谁见过蜡烛的火苗能窜出去啊?单凭这一点都足够威慑人心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真是高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厉害啊,不愧为南河第一风水大师啊。”

    “赵大师风范不减当年啊。”

    格阳城这几位市领导都纷纷点头,周江民还有意瞄了洪峰一眼,见洪峰脸色冰冷无动于衷,他也只是轻声叹口气,心道这年轻人真是不着调,这会被吓傻了吧?

    这时赵大师猛的一拍桌子,那桃木剑赫然飞到了半空中,他一把抓住木剑,嘴里大喝一声:“开坛!”

    “来了师父!”

    那年轻弟子纵身一跃到他前面,手中拿着一个类似于照妖镜一样的东西,这是一面被加持过法力的铜镜,四周布满了经文,中间则是刻着一个巨大的手掌,这手掌是凸出镜面的,让人能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起阵!”

    赵大师脚下一用力,整个人直接盘旋在了半空中,仿佛他是踩在空气上一般,周围的人顿时就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几位市领导再次感慨,他们一开始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毕竟谁也没接触过这位大师,都是民间传言他如何如何厉害!

    这次一看赵大师脚踏虚空,真是惊呆了很多人啊,就连周江民都不停的点头,唯独周成浩脸色巨变,他心里琢磨着,这老头子要是成功解决这个难题了,那他就等于白忙活一场了,此刻他心里很是矛盾。

    洪峰虽然看不明白他用的什么法术,只是感觉这种法术实在是太低级了,已经低级到一定程度了,就连龙城大师北宫山都要比这位赵大师高强一些,布阵施法,还是最老套的布阵。

    如果说洪峰是大学教授的话,那么眼前这位赵大师连小学生都算不上,顶多就是幼稚园大班的孩子,会点乘法口诀就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万谷,能看出来他所用的法术吗?”

    岳万谷见多识广,当下点头道:“师父,这应该是南河的嵩山道术,我曾经见过一次!您别看他施法老套,但是嵩山道术威力无穷,堪称是术法界的泰山北斗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话音刚放,赵大师手中挥舞着木剑,闭着眼睛喝道:“嵩山道法,立法无边,降妖驱魔…”

    他口中念了一连串法诀,最后他手中的桃木剑一挥:“去!”

    只见一排黄符从他身上飞了出去,这些黄符直接被他打进了洞口内,洞口外只留下四张来镇守洞门!

    而这时候赵大师的徒弟用手中的铜镜对着洞口一照,一道刺眼的光芒赫然出现,就好似太阳光被镜子给反射了一样,直接就照到了洞口内!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发出阵阵掌声,感觉这位赵大师确实是有真才实学啊,连他的徒弟都有这等本事,真是叫人钦佩啊。

    赵大师折腾了一溜十三招,最后等布阵完成后,他收起木剑向周江民喊道:“周市长,布阵已经结束,想必那僵尸已经被我给我控制住了。”

    周江民一脸钦佩道:“哎呀呀,不愧为南河第一风水先生啊,赵大师,佩服佩服啊,那咱们什么时候可以进古墓啊?”

    “随时都可以!”

    赵大师一脸得意,可他话还没说完呢,就听旁边响起一个很不协调的声音:“周市长,你这是在草芥人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周江民一听这话,顿时脸就阴了下来,他瞪了洪峰一眼,要不是碍于市长的身份,他早就出口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年轻人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洪峰冷冷一笑:“这古墓里的邪物还没有被控制住,你现在冒然就派人进去,那不就是等于让人送死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赵大师…”

    周江民也叫不准了,赶紧扭头去询问赵大师。

    “简直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赵大师此时气的脸色通红怒道:“年轻人,老夫念你也懂点道法,这才允许你在一旁观看,你居然还敢口出狂言?真是没有礼貌,你师承何门何派?你家老师没教你要尊重长辈吗?”

    洪峰无奈的笑笑:“长辈是需要尊重,但倚老卖老…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这分明是拿人命在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赵大师的徒弟立刻发威了:“我师父乃是术法大师,整个国华能跟我师父比肩的人寥寥无几,更不用说你这个无名鼠辈了,你还自称是什么道法弟子,你连我是师父的名号都没听说过,真是可笑之极!”

    “哦?这位赵大师很有名吗?”

    洪峰根本就不是术法界的,他哪知道这位赵大师是谁?现在一出门十个人里,有九个自称是大师的,谁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?这‘大师’都快成一个贬义词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赵善江,浪得虚名罢了,恐怕小兄弟的来历会更让人大吃一惊吧?”赵大师冷哼一声,明显是瞧不起洪峰。

    “赵善江?南河术法界的泰斗赵善江?”

    岳万谷一惊,他这才恍然大悟,敢在南河自称第一风水大师,又是姓赵的,那除了他赵善江之外,还有谁敢啊。

    洪峰侧头耳语道:“他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岳万谷面不改色,当下直言道:“师父,他是华国术法界排名前五的人物,跟南岛的东玄法师和台岛的第五法师几乎齐名,是内陆术法界泰斗人物,而且…这位赵善江,还是香岛第一法师,上善大师的师弟,二人堪称术法双雄啊,就连东南亚的小国领导人都接见过他们!”

    岳万谷现在虽然是武道宗师,但这武道宗师跟术法大师的待遇可就不一样了,华国武道界的宗师虽然不多,那起码昆仑榜上还有十五位呢,这还没算未上榜的宗师呢。但术法界就不一样了,能真正被称为术法大师的只有寥寥几人!

    行者冷着脸,在洪峰耳边道:“师父,我也听过这赵善江的名字,确实是岳师兄说的那样,是个很厉害的角色!”

    “怎么?小兄弟不知道老夫的名号?看来你这师门也不过如此啊。”

    赵大师冷冷一笑:“亏我还认为是你懂道法之人,现在看来,你不过就是懂点皮毛罢了,老夫别的不敢说,在整个南河,还没有谁的法阵会比老夫的高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这可是赵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小年轻的,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学点皮毛就敢装大师,真是越来越完蛋。”

    几位领导和专家都在旁边摇头嘲讽,一个个风言风语的是直怼洪峰啊,就连周成浩脸面都挂不住了,洪峰毕竟是他找来的啊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都排挤他,鄙视他,那不就等于啪啪打他脸一样吗,他想开口解围,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好在旁边一脸无奈的干着急啊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