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5章 周市长的请求
    而岳万谷和行者二人也赶忙跟上,临走的时候,行者还向众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不识泰山的小喽啰们!

    周江民此刻还没从震惊中苏醒过来的呢,等洪峰身影消失后,他才缓过神来:“哎呦,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,这才是真正的高人啊,成浩啊,还不快去拦住这位洪大师?快去啊。”

    周成浩应了一声,赶忙快步追了过去,这一刻他心里爽坏了,让你们瞧不起我,现在知道我找的洪大师是何等人物了吧?

    而站在一旁的赵善江则不停的摇头:“有眼无珠,有眼无珠啊。上天入地,剑斩万物,这是术法真人啊,就算是南岛的东玄法师和我师兄香岛的上善大师,也绝不可能有这等本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洪峰三人下山后,周成浩和研究所的几位领导急匆匆的追了过来!

    “洪真人请留步!”周成浩跑的鞋都快丢了,明明洪峰只是在走路,可这速度却比他跑起来还快!

    洪峰这才停下脚步,回身平静道:“周公子,事情我已经帮你解决了,你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洪真人,万分感激啊,您看…您就这么走了?好歹也得让我们感谢感谢您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周成浩发自内心的想法,洪峰没要求任何报仇,但却帮他父亲解决了燃眉之急啊,这可是头等功啊。现在的他对洪峰,几乎可以说是佩服到五体投地了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这位洪大师,之前是咱们多有得罪,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。”

    研究所长肠子都快悔青了,不停的抱拳点头:“对不住,真对不住了,是咱们肉眼凡胎,不识真人下凡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!现在知道客气了?”

    行者冷哼一声:“你们之前不是很嚣张的吗?还一口咬定我师父是个神棍,我告诉你,这也就是我师父脾气好,要换做是我的话,我一剑就要了你们的小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这位女侠言之有理,一切都是我等太鲁莽,太不懂规矩了。”老所长满脸难堪啊,冷汗都快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等高人上哪里去寻啊,要是现在不抓住,那以后遇到麻烦找谁啊?难道还找那位赵大师?估计就算他们肯找,那位赵大师都不好意思来了。

    洪峰脸色平淡,无悲无喜道:“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,我还有要事要办,各位后会有期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洪真人,我送您回去。”周成浩跟那老所长打了个眼色,赶紧快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考古队的人当天就进入古墓探查了,经过一番仔细的摸索,断定这是宋代的一位将军陵墓,只是暂时还不清楚这位将军是谁,这个还需要后期来一点点考证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左右,等事情结果出来后,研究所长一脸兴奋的找到周江民报喜:“周市长,太好了太好了,古墓一切完好,初步断定是宋代将军墓,并且没有任何被破损过的痕迹,里面的文物也都保存了下来,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啊。”

    周江民也一脸激动:“好啊!这次咱们可是立了大功,回头开常委会的时候,我会建议尽快把风景区的建造提上日程!”

    “这次真是多亏了那位洪大师啊,要不有他在,咱们这古墓别说开发了,恐怕得就地炸毁了,要知道,这可是一座大将军墓,历史文物价值连城啊。”老所长是心有余兮,这里面的东西不光是钱可以衡量的,最重要的是历史价值。

    周江民坐在办公室也微微点头:“只怪咱们太小瞧人了,那位洪真人法力高强,真是人间少有啊。”

    他内心五味杂陈的,自己这个儿子向来办事不靠谱,可没想到这次还真就出人意料之外了。

    赵大师坐在一旁叹口气:“老夫惭愧啊,自认为修道几十年,也算是术法界的行家了,可今日一见…真是让老夫脸面丢光啊,我不该目中无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赵大师,话也不能这么说,那小子…那洪大师看着也不像个大师样啊?俗话说,不知者不怪吗。”张mi shu还很有道理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周成浩突然推门进来道:“爸,我知道我洪真人在哪落脚了!”

    周江民赶紧站起来惊喜道:“哦?干的好!各位,咱们是该去拜访一下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左右,南岭山下的一处宾馆内!

    洪峰正在盘腿打坐,明天一早他们三人准备去封关云山,直接杀到那魔帝门总坛!

    就在这时岳万谷敲门进来:“师父,周江民带人来了,您看…”

    洪峰慢慢睁开眼睛:“让他们进来吧!”

    半分钟左右,周江民推开房门走了进来,在他身后还跟着赵大师和研究所长,以及张mi shu和他儿子周成浩等十几个人!

    并且他手里还拎着不少东西,就像是一个来探访民情的老干部一样,多少给人一种很贴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洪先生,没打扰您休息吧?我这次是专程来道谢的。”周江民放下手里东西,一脸笑容的走上前。

    洪峰起身迎接道:“周市长客气了,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赵大师突然向前一步,抱拳行礼道:“学生赵善江,见过术法大真人,之前是学生有眼无珠,还望真人莫怪啊。”

    “赵师傅严重了。”洪峰向来都是礼尚往来,你敬我,我自然也就会敬你。

    “真人法力通天,学生真是大开眼界啊,学生一直认为我等在术法界算是站在最顶尖了,可今日一见才知道,原来我这只是一些皮毛,在真ren mian前献丑了啊。”赵大师心胸还是比较宽阔的,既然技不如人,那就必须要低头认错才行。

    洪峰礼让道:“赵师傅客气了,诸位请坐吧,行者,上茶!”

    等周江民他们都坐下后,行者给他们每人都倒了一杯茶水,这茶水可不简单,这是洪峰在魔窟洞内用灵草和灵石剩余的灵气,外加上等草叶炼制出来的,虽然没什么特殊功效,但却能让人神清气爽,精神百倍。

    洪峰稳坐泰山,抿口茶水微笑道:“周市长这么晚来找我,恐怕不单单是要道谢吧?有话你就直说,我不太喜欢拐弯抹角!”

    周江民搓搓手掌:“您还别说,还真就有点小事,只是…不太敢劳烦您洪大师啊。”

    “爸,洪真人是个好人,您就直说呗!”周成浩在旁边溜了一句,然后笑嘻嘻的冲洪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还是你来说吧?”

    周江民看了一眼研究所所长,后者一咬牙:“洪大师,学生有一事想请教您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无妨!”洪峰伸手示意道。

    研究所长挠挠头:“是这样的洪大师,我们研究所是搞考古的,在南邻东山那边有个小村子,叫东塘村,这个村子不大,大概也就一百来户人家,但这地方总是出土一些文物和古墓,所以在格阳城的当地也比较有名气,只是…半年前这村子里发生了很多怪事,邪门的厉害啊,导致不少村民晚上都不敢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回事?”洪峰一听邪门这两字,顿时就有点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说出来您可能不太信,在东塘村里啊,现在家家户户的房间里面居然点不着火,甭管是打火机还是火柴,就是点不着。而且不单是这样,这屋子里不管放什么东西,第二天准保坏掉。”

    “放一盆花,第二天就枯萎的剩下花根了,放一盘水果,第二天水果全烂了,所有村民的住宅全这样,您说这邪门不邪门啊?我们知道这件事情后,一开始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,后来我们派人在那连续住了两个晚上,事情确实如村民说的那样。”研究所长脸色尴尬,身为考古人员,他也是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洪峰看了一眼赵善江问道:“赵师傅就是术法高人,这种事情…应该不算什么吧?”

    赵大师老脸一红:“实不相瞒洪真人,虽然学生没到过现场,但学生弟子去查看过,并且还施法布阵了。只可惜…只能缓解一时,治标不治本啊,就在半个月前,这东塘村又开始恢复原样了,即便是学生本人去了,恐怕也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赵善江心里很清楚,就算能解决现在也不能这么说了,这些领导都把希望寄托在洪峰身上了,他就别再自找无趣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那弟子也学到了他六七分的功力,要是连他都解决不了的难题,自己去了还真就未必能有绝对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这是古墓的事情突然发生了,咱们才暂时放下了东塘村的事情。”研究所长又小心翼翼的跟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洪真人,您看…”周江民一看洪峰没说话,还以为对方不想管这事呢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洪峰立刻起身道:“我本有要事在身,但既然周市长亲自来找我,我自当竭尽全力,咱们立刻动身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太好了,那就有劳洪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周江民顿时高兴坏了,一行人赶紧出门上车,直奔南岭东山的东塘村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