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1章 司徒佳病危
    由于司徒集团也在景田区,洪峰就裹着大衣步行前去。

    中途他还给胡月梅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她自己已经回到滨海了,算是报了一个平安。

    胡月梅是又气又喜,难免在电话里埋怨了几句,她可是答应童杰要好好照顾洪峰的,真要是出了什么事,那她怎么跟童杰交代啊。

    洪峰在电话里是说了很多好话,这才把胡月梅的气给消了,最后还答应她这两天去她家吃饭,胡月梅这才放心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徒集团大门口,洪峰裹着军大衣刚想进去,就被门口的安保给拦住了:“喂喂喂,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这保安一看洪峰的穿着,当下就没什么好脸色!

    “我来找司徒佳!”洪峰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还想找司徒总裁?”

    这保安嘲讽一笑:“去去去,哪凉快上哪呆着去。我告诉你少给我惹麻烦,这地方可不是你能闹得起的!”

    就在场面很僵化的时候,突然一台奔驰s500停在了大门口,紧接着一个中年男子在几个年轻人的陪同下从车里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一个穿着军大衣的男子正跟保安发生口角时,他微微皱眉,心道这又是哪来的民工啊?真是烦死了。

    可他刚走没两步,就感觉这男子的侧脸有些面熟呢?等他仔细一看后,顿时惊的一身冷汗啊,赶紧几步就跑了过去!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,别他妈在这…”

    ‘啪!’

    这保安话还没说完呢,陈勇上去就给他一个大嘴巴,瞪着眼睛喝道:“混账东西,谁给你的胆子敢得罪洪先生的?”

    他话说完,又赶紧回身低头道:“对…对不起洪先生,是我疏忽了,请您原谅!”

    洪峰无所谓的摆摆手:“算了,不知者不怪!”

    陈勇大喘一口气,扭头对着那傻眼的保安喝道:“洪先生不怪你,这次我就放你一马,再有下一次,你不但饭碗不保,小心连命都没有!”

    那保安彻底懵逼了,心道这人到底是谁啊?连他们公司第一副总都点头哈腰?难道是…他们公司幕后的大老板?他有点不敢想了,这也太低调了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副总办公室内,陈勇给洪峰倒好茶后,就恭敬的站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洪爷,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啊?听说您回老家了?”

    洪峰坐在沙发上,看着窗外的景色冷声道:“嗯!回来有一个月了,最近公司一切可好?”

    “还…还行!”陈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似乎有什么话没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洪峰转头看他一眼:“司徒佳呢?让她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她…她身受重伤,恐怕…时日无多了。”陈勇叹了口气,声音低沉道。

    “嗯?身受重伤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勇微微摇头:“洪爷,您走的这半年…滨海发生了很多事情…”

    据陈勇说,洪峰离开的这半年内,滨海突然来了一批外资企业投资商,他们打着各种旗号开始收购大小公司!

    凡是那些有潜力或者有发展的公司,几乎都被这股外来势力给收购了,并且他们还在滨海开办造船工厂,势力是如日中天。

    目前除了新万象集团,天华集团,木氏集团和李氏集团包括司徒集团等,剩下其他大小公司,几乎都跟这个外资企业有一定的贸易往来。

    而且自从他们来到滨海后,滨海的格局又一次被打乱了,并且乱的有点邪乎!

    樊笙连续两次被人暗中袭击,要不是有铁塔保护他,他也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蓝玫瑰旗下的场子,有一段时间也招到一批外来人员的闹事和打砸,最后才一点点的平息了下来,但蓝玫瑰也因此受伤,虽说不严重,但也算侥幸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洪峰听着陈勇的话,总感觉这个外资企业好像是有备而来,并且还是针对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问道:“这外资企业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是日本的,他们会长就是日本人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洪峰当下就明白了,特案局长就说过,铠甲武士不会就此罢休,看来他们早就有所行动了。

    但目前来看,能动用大笔资金来收购滨海公司的日本外资,绝对不会是铠甲武士,他一个杀手集团,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钱!

    “司徒佳就是被这些人所伤吧?”洪峰喝口茶水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陈勇显得很无奈:“洪爷,这件事…说来可就话长了…”

    这家日本公司的会长是一位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,外表也算英俊,这所谓的会长就相当于华国公司的董事长,是权利的最高层!

    这位会长名姓井上,据说井上家族是日本的大家族,但是真是假陈勇也叫不准,毕竟这不是国内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是这位井上会长,在三个月前的一天约司徒佳去吃饭,原本司徒佳并不想去,现在她公司搭理的很好,虽然洪峰为幕后老板,但只是个甩手掌柜,所有决策权还是掌握在司徒佳个人手中。

    但井上会长开出了很多优惠条件,说白点就是能让司徒集团大赚一笔,司徒佳在巨大的利益下才同意跟他谈谈细节。

    可谁知这一去不要紧,不但生意没能谈成,反倒出大事了。司徒佳喝了一小杯红酒后,很快就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而当她醒来后,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迷j了,不光如此,她还身中剧毒,五脏器官迅速衰竭,医院也无可奈何,这是公司有钱,勉强让她撑了三个月,但医院已经下达最后通牒了,她顶多还有一个月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警察也插手了,但是…由于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井上所为,最后…只是把那家餐厅给封闭了。”

    ‘啪嚓…’

    “司徒佳在哪?”

    陈勇的话还没说完,洪峰直接把手中的茶杯给捏碎了,他眼神中带着冰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…在中心医院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滨海中心医院重症病房,司徒佳躺在病床上打着氧气昏睡着。

    她脸色苍白,并且还衰老了很多,就像一个快病入膏肓的老人一样!

    旁边的心电图显示她心跳很缓慢,呼吸也很微弱,看样子随时随地都有死亡的可能。

    洪峰在陈勇的陪同下走近了病房,当他看到司徒佳这副模样时,他没有任何悲哀的感觉,更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态,有的只是平淡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大小姐,洪爷来看您了。”陈勇走到病床旁边,轻轻的喊着。

    一分钟左右,司徒佳缓缓睁开眼睛,当她看到眼前的洪峰时,她眼眶突然红了,泪水顺着她眼角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拿掉呼吸器,流着眼泪悲惨的笑道:“洪爷,呵呵…我快死了,我们一家人…马上就要团聚了…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不会有事的,医生说了,只要配合用药,您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陈勇在旁边安慰了一句,他也有点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可司徒佳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不…不用安慰…安慰我,我知道…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。我只是…我只是不甘心,我不甘心啊…”

    她失去了一切才换来今天的所有,但似乎老天给她开了一个大玩笑,她本以为能带领集团公司走向辉煌,可惜她才刚刚三十出头,就要命归西天了。

    洪峰看着泪流满面的她,背手轻声道:“陈勇,你先出去!”

    陈勇点了点头,最后又看了一眼司徒佳,这才慢慢退出病房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