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6章 综合武道会馆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辆吉普车从山下开到了山顶的训练场!

    车门打开后,先下来一个年轻男子和两个年轻女人,男子身材魁梧,体格健硕,全身肌肉爆棚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的两只手掌,堪称熊掌一样厚,手背处全是厚厚的老茧,一看就是个外家拳的高手!

    两个女子长相秀美,穿着很朴素的衣服,但眉宇间却透着强者的冷傲,就连眼神都带着轻蔑!

    随后又下来一位中年人和一位老者,中年人一身简短打扮,体格消瘦,皮肤黝黑,一看就是那种很干练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老者六十岁出头,一身简洁的布衣布鞋,头发半白,留着八撇胡,眼神锐利,走路的步伐四平八稳,一看就是习武之人!

    “老队长?您怎么来了?”陈鹰见到来人后,不免一惊,赶紧笑着上前迎接。

    其他几位副教官见到老者后,也很惊讶,全都毕恭毕敬的上前行礼道:“老队长,您可是有日子没来啊,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,咱们也好下山迎接您啊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免了,我老头子早就不是军人了,老百姓一个,就无需多礼了。”老者挥了挥手,脸色平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老者名叫去孙宋章,出身意形门,后又修行过八极拳和八卦掌,精通太极,洪拳,甚至还学过拳击和自由搏击。

    可谓是精通全球多种武功,堪称早年的军中格斗第一人,后来又自立门户,在北河省开创了北方综合武道会馆,也算是开山立派的大宗师级人物了。

    同时他还是利刃尖刀成立后的第二任队长,也是资历最老的教官之一,当年的队长都是兼职教官,不像现在教官跟队长都是分开的。

    “陈师傅,别来无恙啊!”

    这时孙宋章身旁的年轻男女抱拳施礼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?天顺?小敏?小兵?”

    陈鹰看着这三人,目光有点惊叹,没想到时隔多年不见,曾经的孝子已经长成大人了。

    这两女一男全是孙宋章的弟子,也都是综合武道会馆的后起之秀,男的名叫胡天顺,综合会馆年轻一代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两个女子,一个叫李敏,另一个叫李兵,她俩是双胞胎姐妹,也是孙宋章的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虽然长得不是很像,但眼神却如出一辙,都有一种女中豪杰的感觉,尤其是李兵,她那高傲的神态,就连旁边那几个教官都不敢得罪!

    “陈师傅,那位新来的洪总教官呢?我怎么没看到人啊?”

    李兵四处张望,想看看那位传说中的飞天高手究竟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训练场中间的那位就是!”

    陈鹰回头示意,众人随后就看了过去,此时孙宋章微微皱眉,眼神中居然带着一丝轻蔑!

    训练场上,洪峰被十八个人团团围住,要是动真格的开打,洪峰一招就能杀死所有人,但此刻他压低身体所有力量,也没有动用一丝真元,只是用利刃截杀拳跟他们周旋,双方一时间还打了一个难舍难分!

    这十八个超级战士在熊火炎的带领下,配合的天衣无缝,有专攻上三路的,也有主攻下三路的,总之是把截杀拳运用的很到位!

    “他就是那个洪峰?洪总教官?这也不过如此啊!”

    李兵冷冷一笑,这水平顶多就是个半步宗师,甚至连半步宗师都达不到,这也算高人?那我都够资格来当这个总教官了。

    胡天顺更是一声冷哼,用蔑视的眼光挑了挑眉毛:“利刃退步了啊,怎么什么人都可以当总教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顺,小兵,不可胡说!”

    陈鹰正色道:“总教官他是留手了,这只是切磋,不是厮杀,要不然早就出人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留手了,这年轻人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孙宋章摸了摸自己的八撇胡:“不过么,以他这实力来看,应该在半步宗师之上,勉强算是个宗师初期吧,还谈不上什么真正的绝顶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连宗师初期都达不到,水平有限啊!”

    他旁边的中年男子摇头叹息,他叫巴图,是蒙族人,四十岁出头,是孙宋章的大弟子,这人天生神力,武力值逆天,绝对不弱于宗师初期。

    可以很肯定的说,综合武道会馆的人,几乎各个都是武道高手,可细算起来,他们还不是武道界的人,因为他们什么都学,没有那么多门派之分。

    “老队长,这…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教官脸色极为难看,本想说点什么,但孙宋章毕竟是老资格了,也不好多说!

    “老队长,我可是亲眼见到洪教官在地面飞到山顶的,这还不算是高人吗?”

    陈鹰红着脸,尴尬的笑了笑,都说有人爱倚老卖老了,这老队长的脾气还是那样!

    “啥?从地面飞到这山顶?”

    李敏撇嘴笑道:“陈师傅您真会开玩笑,这山峰可有上千米高,别说是他了,就算是风雷霆将军都做不到,这已经超越人类极限了!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我们亲眼所见,这还能有假吗?”

    其他教官也纷纷开口,当天他们可都在现场呢,洪峰那一手飞上云霄,着实让他们都大惊失色了。

    巴图呲牙一笑:“我看您们也是老眼昏花了,他要是能飞上这山顶,那我就能遨游宇宙了。”

    陈鹰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,他不冷不热道:“你们可知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你们新请来的教官吗?”

    李兵随口敷衍了事,又看了一眼远处的洪峰道:“难道他还有什么其他称号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不光叫洪峰,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!”

    陈鹰说到这的时候一顿,眼光一闪道:“他还叫洪九鼎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洪九鼎?”

    孙宋章惊叹的同时,他那几个弟子也都一脸惊恐,这洪九鼎的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啊,这在北方武道界简直就是一颗原子弹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!

    “他就是那个一人灭掉九合门,号称华国第一青年大宗师的洪九鼎?”李兵脸色难看,嘴角都在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“正是,现在…你们还认为他不够资格当这个总教官了吗?”

    陈鹰一脸得意,你们综合武道会就算势力再强,还能强过那九合门?你孙宋章就算是开山立派的武道宗师,还能比那法武双修的九重真人更厉害?

    孙宋章眼里闪烁着寒光:“我听说…北江城意形门的曾世藩,就是被他洪九鼎给杀死的!”

    “老队长,这事我打听过了,那曾世藩是死于外人之手,并非是洪教官所为,您可别信谣言啊。”

    曾世藩确实死了,但他是被俄国斩神联盟的人给杀死的,但在这之前,他和洪峰确实交手过,所以这事就被传歪了,变成了洪峰把曾世藩给杀死了!

    孙宋章和曾世藩没有任何交情,但曾世藩的师父,却是孙宋章早年在意形门的同门师弟,二人关系甚好,即便是现在也依然有来往。

    “他区区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,难道真有超出凡人的武力?”

    孙宋章有些不相信,他很疑惑,甚至比当初活着的曾世藩还疑惑。

    而胡天顺则眯着眼睛,目光始终再盯着洪峰,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他却紧握双拳,眼神中甚至还带着一丝杀气!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