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0章 斩草除根
    “马家?难道你们是…西广马家人!”殷酒一惊,仔细打量起马家兄妹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兄妹二人正是西广马家的后人!”

    马小竹用短剑指着对方:“我们这次来只是找赢七,不关其他人的事,你要是不想死,就给我滚远一点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”

    殷酒昂头大笑道:“你们两个不怕死的东西,居然敢上仙人谷来寻仇,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七爷留你们一条狗命,你们应该感恩戴德才对。怎么?练了几年三脚猫的工夫,就敢学人家报仇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三脚猫的工夫,咱们试试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马勇骁一步上前,连续几掌打了过去!

    ‘啪啪啪…’

    他每一掌的速度和力量都堪称巅峰,但殷酒是半步宗师,岂能被他几招就给放倒,二人在屋内第一回个打了一个平局!

    双方连续你来我往,马勇骁一掌砸他肩膀上,而与此同时殷酒一拳也砸在他胳膊上,二人同时向后退了几步,准备开打第二回合!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还真有点本事啊,不过本堂主还没发力,要是我用全力的话,一个回合就能要你命!”殷酒拍了拍肩膀,眼光闪着杀气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马勇骁冷冷一笑:“少废话,要是有那本事,你就杀过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!送你归西!”

    殷酒双臂一震,体内真气顿时迅速提升,他虽然是半步宗师武者,但由于长期服用仙人谷的丹药,身体机能已经达到人类最巅峰的状态了!

    他脚下一用力,砰的一声闷响,他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弹射了过去,他一掌暗劲之力击出,马勇骁顿时一惊,慌忙侧身躲开!

    他是躲开了,可在他身后的人倒霉了。周志东身边的那位翻译官,直接被殷酒这一掌给击飞了,轰隆一声巨响,整个人把木屋的围墙都给撞碎了,立刻就不知生死了!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妈呀,快躲远点!”

    周志东一看双方都是高手,并且看样子是不死不休,赶紧领着他自己的人躲远远的,深怕被误伤到。

    唯独洪峰和欧阳纹青原地没动,依旧坐在椅子上观看这场生死厮杀。

    洪峰是在看戏,这就是他等待的一场好戏,他很想看看仙人谷会如何对待马家兄妹。

    而欧阳纹青则是不敢出手,她到想帮帮殷酒了,但洪峰在身边,她也只能装作看不见了!

    此时马小竹快速出手,飞身一剑就射了过来,殷酒的速度也极快,单手一挥,直接用手臂就把飞剑给挡开了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马小竹顿时一惊,用肉身就可以硬抗兵器?难道此人是铁布衫的高手不成?

    马勇骁紧随其后,嚓啷一声红雪金刀赫然出鞘,他挥舞大刀,纵身就劈了过去!

    “接招,金刀怒斩!”他一声暴喝,手中金刀闪着怒火的光芒就劈了下去!

    殷酒已经没时间躲避了,他只能硬抗这恐怖一击了,他一声嘶吼,他体内真气瞬间提升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他双臂猛的向前一挡,手臂上的衣服瞬间撕裂开了,只见他双臂内有一圈铁环,刚才正是这铁环阻挡了马小竹的飞剑,要不然那一剑必能将他杀死!

    就听嗙啷的一声脆响,殷酒被马勇骁这一刀直接给劈飞了出去,整个人当场撞碎木门,狼狈不堪的就飞出了屋外!

    殷酒连续几个翻滚,落地后又接连后退几步才勉强站稳,此时他双臂的铁环已经全部碎掉了,并且手臂通红还微微颤抖。要不是有这铁环的保护,这一刀下去他直接就被一分为二了。

    “红雪金刀?”

    殷酒嘴角一阵抽搐:“没想到金刀门主手中的宝刀,居然在你手中,你是他门内弟子?”

    西广的金刀门和毒虫谷向来不和,要不然金刀门也不可能收马家兄妹为关门弟子!

    金刀门主为人正直,是真正的江湖侠义,他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打着救死扶伤口号,却专门干一些不法勾当的江湖门派。

    尤其是毒虫谷和苏家,他想来不与两大家族有任何来往,甚至公开表示过,金刀门绝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马家兄妹纵身飞出木屋来到外面,马勇骁横刀立马喝道:“不错,家师正是金刀门主金士方!”

    “你毒虫谷作恶多端,现在又包庇杀人犯,我马家兄妹今日就要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马小竹脚下一用力,飞身就过去了,她凌空一脚奔着对方的脑袋就抽了过去!

    殷酒还没恢复过来呢,他只能用颤抖的双臂迎接这这一脚,嗙的一声响,他整个人被马小竹这一脚再次踢飞了出去!

    身体直接把院内的一棵小树给撞断了,但殷酒毕竟是半步宗师,哪能轻易被二人所击杀,他凭着强大的真气依然没倒地,他半蹲在地上,只是看起来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们敢来报仇呢,原来背后是仰仗着金刀门,可惜你们来错地方了,仙人谷的可怕之处,根本不是你们这种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能想象的!”

    “哼!死到临头还敢嘴硬!”

    马勇骁用金刀指着对方喝道:“这是我马家跟赢七的恩怨,不关我师父任何事情,今日的所作所为,都有我兄妹二人全权承担!”

    “好,有种!”

    殷酒慢慢站起身,他活动了一下双臂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准备受死吧!”

    他好像变魔术一样,突然从后背抽出一把短刀,但两手一掰开,这一把刀愣是变成了两把刀,他手握双刀,飞身就扑了上去!

    马勇骁和马小竹二人也不甘示弱,迎着他的怒火二人一左一右的攻了过去,三位武道高手,在大院内直接展开了第二回合的决斗!

    此时,山谷正殿内,那名被重伤的蓝衣青年,捂着胸口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!

    “谷主,不好了,有人来谷内寻仇了!”

    欧阳行脸色不变,镇定道:“慌什么慌,好大的胆子,谁敢来我仙人谷寻仇?难道…是那洪九鼎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…是…是那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赢七长老那边,但话却不敢说出口了!

    “你看我干什么?有话快说!”

    赢七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,欧阳行也开口道:“究竟是谁敢来我谷内闹事?说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一咬牙,嘴角流着血道:“是…是西广马家的后人,他们要我们把七爷给交出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西广马家的后人?”

    赢七脸色一沉,顿时就坐不住了,他记得当年马家已经被他给灭门了啊?这怎么又跑出后人来了?

    如果他灭门马家的事情在江湖上传开的话,那对他仙人谷的名声将有很大的影响,此时他心里升起一股杀意,必须得把马家斩草除根才行!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