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9章 特殊礼物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什么?滨海洪师傅?”

    木尚忠惊叹道:“就是那个满头白发,名叫洪九鼎的年轻人,是他杀了赵晟然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他,据说…他是什么武道界第一宗师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!”

    梁永新扫他一眼问道:“怎么?尚忠认识这位洪师傅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武道界的,但作为北东的巨头之一,身边的保镖也有几位武道高手,自然是对武道界有一定的了解!

    “不认识,听说过!”

    木尚忠的眼角闪过一丝寒光,这洪九鼎到底是何方神圣啊?

    滨海的孙家,司徒家,还有姚老六都毁在了他手上,他甚至还把孙家和司徒家的公司给收编到信南集团旗下了,难道他真跟那死去的高信有关系?可这根本就不可能啊?

    现在他更是为所欲为了,不但把路老的六煞门给铲平了,居然还把赵晟然给杀了,这人真是胆大包天啊!

    “尚忠,想什么呢?”梁永新一看他愣住了,低声喊了一句!

    木尚忠回过神来笑道:“没什么,来新哥,咱们继续喝!”

    二人边喝红酒边谈生意,就在这时候,房间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高挑美女,踩着高跟鞋,迈着修长的美腿,扭着性感的小蛮腰一步一步走了进来!

    这女子看外表顶多二十岁,皮肤白皙,五官端正,盘着头发,化着淡妆,是那种典型的东方美女。

    红色的旗袍穿在她身上,就如同那火辣的红玫瑰,她微微的笑着,脸蛋两侧还有两个小酒窝,那双勾魂的眼睛,立刻就能把男人迷的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美女,你找谁啊?”

    梁永新一见这美女,心就有点痒痒了,他的睛一直在盯着对方,但作为大家族的掌舵人,他依旧能保持不行于色!

    这时木尚忠招手笑道:“秒竹,过来坐!”

    旗袍美女微微点头,很自然的就坐在了梁永新的旁边,当她盘起美腿玉足的时候,梁永新居然失态的猛咽了一下口水!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被木尚忠看在眼里,他不动声色的笑道:“新哥,这是秒竹,我公司的人,今天就你我二人喝酒,实在有些太闷了,我就让她过来坐陪一下!”

    “秒竹,这是梁氏集团的董事长,梁永新先生!”

    “秒竹见过梁先生!”

    秒竹微微躬身,但那双勾魂的眼睛却一直再盯着梁永新看,同时还很温柔的给他倒了一杯酒!

    “秒竹?”

    梁永新点头笑道:“好名字,果然秒,果然秒啊,哈哈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尚忠,你们公司还真是藏龙卧虎啊,这么漂亮的姑娘都有,可真是让我又羡慕又嫉妒啊!”

    “梁总过奖了,我们木氏集团可是美女如云,我只是最普通的一个!”

    秒竹端起酒杯妩媚道:“先敬梁总一杯,我干了,您随意!”

    她一口就喝掉了杯里的红酒,同时还挑挑眉毛示意杯子空了。

    “好!痛快!”

    梁永新也一口干掉杯里的红酒,有些兴奋道:“这秒竹小姐不但人漂亮,说话还如此谦虚,真是难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尚忠,我看你们木氏集团是越做越好了,有前途,很有前途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新哥过奖了!”

    木尚忠打个眼色道:“秒竹啊,梁总可是公司的贵客,更是我的亲家,你可得好好表现啊!”

    “木总放心,秒竹一定会让梁总满意的!”

    秒竹把身子更靠近了一些,并且一只手还很随意的搭在了梁永新的大腿根上!

    梁永新只觉得浑身一哆嗦,立刻尴尬道:“这…尚忠,咱们…”

    “新哥,今天就你我二人,嫂子又不在这,咱们该怎么放松,就怎么放松。”

    木尚忠拍拍他肩膀,一副我懂你的表情贼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知我者,尚忠也啊!”

    梁永新别看是大家族的掌舵人,仪表堂堂,给人一种正人君子的感觉,实则也是个道貌岸然,满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。

    “尚忠啊,两个孩子最近怎么样啊?君君最近也没回家,我也忙,就一直没问。”梁永新红着脸,打着酒嗝问道。

    木尚忠笑道:“新哥放心,君君嫁到我木家,那就是我的女儿,子聪要是敢欺负她,我第一个不答应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有你这句话就够了,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那可是我梁家的掌上明珠啊!”

    梁永新晃晃悠悠的站起身:“不行了,喝不动了,老哥我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秒竹,送梁总回去,一定要照顾好啊!”

    木尚忠眼角闪着寒光,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木总放心,我们先走了!”秒竹邪恶的笑着,挽着梁永新的胳膊就走出了套房!

    等二人离开后,木尚忠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,他点了一根烟,冷哼道:“梁永新,好好享受我送给你的礼物吧,今晚过后…你梁家将不复存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阳,皇城区一家五星级宾馆门前!

    一台宾利轿车缓缓停在了门口,司机下车打开后门,一位美艳的年轻女子和一个喝的醉醺醺的中年男人从后面走了下来!

    “小姐,梁总他喝多了,您这是…”

    梁永新的司机提醒一句,他同时还是保镖,平时基本都不离身的。

    “梁总,您要是回家呢?还是想让我陪您呢?”秒竹贴着他的身体,吐着香气问道。

    梁永新此时已经被酒精麻痹了大脑,再加上秒竹的美丽,他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**了,这一刻的他已经彻底沦陷了。

    他一脸好色的表情笑道:“那当然…当然是要跟你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“我先送梁总上去休息,你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不等司机回话,秒竹搀着走路都东倒西歪的梁永新就走进了酒店。

    司机看到这一幕后,内心升起了一丝警惕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病宾馆豪华套房内,秒竹把梁永新扶到了床上,梁永新虽然有些醉,但绝对没喝到神志不清,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他早就迫不及待了,好久没尝过这么嫩的姑娘了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,我来了!”

    梁永新一把将秒竹扑倒,身体直接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哈哈…”

    秒竹却一个劲的再笑,并且笑的还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梁永新愣住了,感觉对方笑的很怪异!

    “我笑你啊!”秒竹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笑我?”

    就在梁永新疑惑的时候,秒竹伸手摸摸他的脸笑道:“我笑你一个快死的人了,还有心情享乐呢,真是悲哀啊!”

    “臭娘们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让梁永新立刻醒酒了,然而就在这时候,突然一个巨大的黑影站在了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梁永新一惊,就在他刚要回头的时候,一双大手直接按住了他的脑袋,只见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极速消瘦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