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7章 重返滨海
    几分钟后,那名小警察又回来了:“麻烦您把车开到一边,请配合我们!”

    洪峰也没着急,按照警察的吩咐,他把车开到了一旁,随后和欧阳纹青就下车了。

    二人直接被带到了军用大吉普车内,车内有一名一杠三的上尉军官,旁边还有两名手握步枪的武警战士!

    “我说先生,您到底怎么了?该不会把咱俩抓起来坐牢去吧?”

    欧阳纹青都懵了,再大的武道门派,面对军队那也是以卵击石啊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左右,一辆挂着特殊牌照的奥迪a6开到了现场,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下车后,几步就跑到了吉普车内!

    而当洪峰看到此人后,顿时一愣:“洪彪?”

    “处长,总算是找到您了,出事了!”

    特案局刺客洪彪的出现,让洪峰立刻眉头紧缩,他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,要不然不可能这么着急来找他。

    三人坐着军用吉普车,开到了当地最近的一处军用机场,随后三人乘坐直升飞机,一路前往明昆机场。

    在直升机上,洪峰从洪彪口中得知,滨海最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欧亚菲不省人事,行者身负重伤。

    甚至还得知奉阳也不安宁,梁家彻底灭亡,木家和赵家联手打压海商,夏岚还差点被木子聪给沾污,韩东升的手下巴古死亡,木子聪被神秘人救走等等所有事情,他都大概有了一个初步了解。

    洪彪毕竟不是当事人,他所知道的事情也有限,这一切还得等回到宁省才能彻底问清楚。

    洪峰这一走就是将近半年,他夏天时离开的,现在都已经步入冬季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在毒虫谷密室内修炼,更是任何人都找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特案局大佬急的都快火烧眉毛了,最后实在没办法了,这才启动全面封锁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全国所有大小交通道路全被警察和武警给站满了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全国严打呢,其实就是为了找洪峰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路洪峰都是阴沉着脸,欧阳纹青也一句话不敢多说,不过在她心里却又很多疑问。

    这位大名鼎鼎的洪师傅到底是干嘛的?这军方对他都客客气气,并且还出动这么多人来寻找他,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啊?

    等二人来到明昆机场,登上了最早一架飞往滨海的客机后,欧阳纹青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是体制内的人?我看这些人都不简单,尤其是那个穿西装的,看起来好神秘啊。”

    洪峰阴沉着脸:“嗯!算是吧,我离开滨海太长时间了,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!”

    “先生别担心,吉人自有天相,应该会没事的。”欧阳纹青安抚一句,洪峰就不再答话了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左右,下午两点,洪峰带着欧阳纹青抵达了滨海,随后二人打车直奔天华医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华医院,三楼特护病房内。

    病床上躺着两个人,一个是长期昏迷不醒的欧亚菲,另一个则是全身溃烂,打着氧气,处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去的行者。

    欧亚菲的呼吸微弱,一直找不到能让她苏醒的方法,她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,天华医院请来了很多专家,但都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行者伤更是诡异,全身上下每天都在不停的溃烂,无论用什么药,都只能缓解一时,根本无法控制溃烂的扩散。

    各路专家都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,在他们看来,行者是必死无疑了,欧亚菲则是只能静静观察。

    洪斌一脸愁容的坐在沙发上,他看着病床上的二人不停的叹气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“洪斌,你去休息一下吧,我看着她们就行。”蓝玫瑰一手打着绷带,另一只手扶住他肩膀心痛道。

    洪斌摇了摇头:“我不累,头儿回来我该怎么跟他交代啊,都怪我啊,要是我有足够的实力保护她们,就不会酿成这个局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说,你已经尽力了,那两个缅甸人太强了,就连…就连樊笙和铁塔都死在了他们手上。”

    蓝玫瑰一想起那晚的情况,她就对刺豹和猪王恨之入骨,恨不得马上将对方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他们,我要杀了他们!”洪斌握紧拳头,恨的他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时坐在对面的岳万谷轻轻开口道:“师父这一走就是小半年,滨海和奉阳连续出事,哎…也不知道师父他…”

    就在他话还没说完时,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了,一个满头紫金色长发的俊美男子领着一个绝色美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当三人看到洪峰的样子后,全都愣住了,甚至都怀疑这是不是同一个人,这跟他临走时的差别太大了,整个就是脱胎换骨了。

    “洪爷?”蓝玫瑰慢慢站了起来,上下打量着洪峰,以及站在他旁边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师父您回来了?”岳万谷也赶紧起身,满眼激动道。

    洪峰冷着脸点点头:“都别这么看着我,谁来告诉我,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洪斌看着洪峰,缓缓起身道:“头儿,我…我对不起您,是我没保护好她们,头儿…”

    噗通一声,洪斌直接跪在了洪峰面前,跟个犯错的孩子一样哭泣道:“行者快死了,欧总也昏迷不醒。头儿,都是我的错啊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洪峰伸手将他拉了起来,看着他那憔悴的脸和满身的伤痕,拍了拍他肩膀道:“你已经尽力了,无需自责!”

    洪峰背手走到病床前,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两位大美女,一位闭眼昏迷,一位满身溃烂,简直惨不忍睹啊。

    “把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,全都告诉我!”

    他从蓝玫瑰口中得知了滨海发生的一切,在杨文怀儿子的订婚宴上,万仙门和洪一天同时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等离开酒店后,欧亚菲又被缅甸人埋伏袭击,这才照成现在的局面,樊笙和铁塔已死,杨文怀更是悲惨,四肢全部截肢,成了一个无手无脚的全残废人。

    蓝玫瑰和洪斌二人重伤,后来由于服用了洗髓丹,伤势才有所好转,二人算是捡回一条命。

    “洪一天?”

    洪峰眯眼咬牙道:“看来不杀他,是难以平息这场纷争了。这么说…是之前万仙门的甄长老救了菲菲一命?”

    “是的洪爷,万仙门并没有伤害一人,那位甄长老,只是说想请您去万仙门坐客。”蓝玫瑰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洪峰点了点头,他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万仙门的作风还和当年的妖界一样,不轻易得罪任何一人,更不愿与仙界为敌,想必他们已经怀疑自己是修仙者了。

    “嗯!我知道了,樊笙和铁塔的死,好好厚葬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万象集团的股份,就留给魅姐吧。公司再拿出一部分钱来安抚铁塔的家人,哎…真是可惜了啊。”

    洪峰内心有点微微的伤感,樊笙是他刚回滨海就接触的社会大佬。

    这一晃也跟在他身边快三年了,樊笙为人仗义,更对他很忠诚,这次能送命,也是为了保护欧亚菲导致的。

    “是洪爷,这些我都会安排好的。”蓝玫瑰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缅甸人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说是什么象神教的,让我转告您,他们那什么狗屁神主大人,会为您备好一口棺材。”

    洪斌气的胸口此起彼伏,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怒道:“不过我调查过,这个象神教在缅甸有政府支持,也挺棘手的!”

    “象神教?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洪峰忽然想到阿泰身边那位叫巫刹的法师,他不就什么象神教的大护法吗?看来整件事情也是因他而引起的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